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桃花夫人和饼师妻子

可能的抒情 2018-10-30 14:57:44

桃花夫人和饼师妻子


陈可抒/文


「息亡入楚」是一个很值得感概的小故事,据《春秋左传》所载:楚王贪恋息妫(息夫人)的美貌,便找借口灭了息国,霸占了息妫,与之生了堵敖和楚成王两个孩子,但即便如此,息妫从不与楚王有任何交谈,楚王问她怎么回事,息妫回答说,她被迫一女嫁二夫,无法寻死,便只能选择无言。

刘向的《烈女传》里也记载了息妫的事迹,说她后来设法找到息侯(此时息侯已经被迫做一个守门小吏),两人双双殉情。后来又有人添油加醋,说楚王听说二人殉情,大为感动,将二人合葬在桃花山上,又有人建了一座桃花夫人庙纪念息妫,四时奉祀。

故事的版本还有很多,时间久远,孰真孰伪已经难以考证了。息妫因为国灭家破的关系,誓死不和楚王说话,这大概是有历史原型的,但我们凭借一般的常识来看,这楚王也是够笨的:既然息妫不说话,又何必等她生了两个孩子以后才去好奇地问询呢?这神经反射弧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的正常人类。

所以这故事里一定有不少后人添油加醋的部分,息妫的不言也许只是态度,行动时未必能如此决绝,两人的殉情或者无奈而痛苦,未必会如此悲壮华美。但历史就是这样,总会有人类的美好愿望不断地修正,更美的事物总会流传得更久一些。

诗也一样,息妫的故事已经成为常用的典故了,但诗人们的感慨似乎很难超越这个故事本身。宋之问写的是:


可怜楚破息,肠断息夫人。
仍为泉下骨,不作楚王嫔。
楚王宠莫盛,息君情更亲。
情亲怨生别,一朝俱杀身。
——宋之问《息夫人》


从「楚破息」的事件,写到息夫人「肠断」的感情,再写到「息君情更亲」的内心独白,直直写成了波澜不惊的叙事体,而最后的「一朝俱杀身」,更是一点也不美,明明是凄美的殉情,却写成了案件描写。

其它的评价还有很多,如:


感旧不言长掩泪,只应翻恨有容华。
——胡曾《息城》
应是蜀冤啼不尽,更凭颜色诉西风。
——吴融《送杜鹃花》
衔冤只合甘先死,何待花间不肯言。
——汪遵《息国》
一生虽抱楚王恨,千载终为息地灵。
——罗隐《息夫人庙》


这些诗,都是从咏史的角度加以描写,但是,由于息妫的故事已经足够精彩了,其中的道理也很清晰,所以,这些诗越评论,越无法超越原事的精彩。而真正写得最漂亮的,当属王维的四句:


莫以今时宠,能忘旧日恩。
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
——王维《息夫人怨》


看花是情生,满眼泪是情发,楚王是情障,不共言是情誓。短短十个字,理在韵中,意在言外。

更有孟啟在《本事诗》中又将此诗敷衍出一个故事,说:宁王宅邸旁边有一个卖饼人(饼师),妻子纤白明媚,被宁王爱在心里,花大价钱买回成亲,将近一年后,故意把卖饼人叫来,问她:还想念那个他吗?此女含泪无言。在座文士无不悽异,宁王偏偏还让大家赋诗,王维便速速下笔,写下这首《息夫人怨》,讽喻此事,宁王深受感动,将卖饼人妻子归还。

这个故事细究起来也是漏洞百出的:王维一向善于明哲保身,恐怕很难用如此激烈的笔墨来进行讽喻宁王,再者宁王既强抢人妻,又当着众人之面使二人重逢,这种表现也实在太戏剧性了,暴戾乖张又自带打脸,完全不符合他恭谨自守的性格。


不过,故事就是故事,优美的故事才会传播得更久,王维的《息夫人怨》写得很漂亮,超过了息夫人的故事本身,而《本事诗》宁王的故事又让它成为了戏剧性更强、更有意味的经典。



周六·诗段子

又有趣,又说明问题。雅和俗的完美结合。诗段子,每周六更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