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彭玉麟:一腔柔情,十万梅花,百年相思

三个创业人 2018-01-12 01:43:57


他是那个让衡云不黯,江流不转的忠心国子;他是那个百战功高,英勇无畏的湘军将领;他是那个不慕名利,六辞高官的谦谦君子;他是那个以寒士起,以寒士终的清廉雅士;他还是那个有着儿女情长、英雄肝胆的痴心书生。

 

彭玉麟的一生铁骨铮铮,柔情似水,他百战归来一心画梅,只为心中那个永不能忘怀的梅姑。 

                  

书 生 笑 率 战 船 来

江 上 旌 旗 耀 日 开

彭玉麟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他早年是个书生,后投笔从戎,加入湘军。咸丰三年时他创立了湘军水师,购买洋炮,制造大船,训练将士。第二年他率领湘军水师于湘潭大败太平军,后随军攻陷岳州,在武汉、田家镇连败太平军水师。在与太平天国军队的作战时,他是出了名的足智多谋和无畏生死的悍将。

 

彭玉麟长于计谋,应变有方,善驭部众,在湘军中素著威望。他是一个越挫越勇的铁汉,也是一个顾全大局的将领,有一次率湘军水师在湖口被石达开打败他不是沉浸在失败之中,而是立即整顿水师,配合陆军作战,后于樟树镇、临江等地大败太平军。

 


彭玉麟作战勇猛,从来都是身先士卒。在小孤山之战,当湘军水师进攻时,太平军“缘岸列炮,丸发如雨”湘军水师的舰艇毫无遮挡,官兵尝试了很多办法防卫子弹攻击,但都没有效果。彭玉麟决心不再耽误时间,而是以血肉之躯迎战。他亲自上阵立在船头,只说一句:“今日,我死日也。吾不令将士独死,亦不令怯者独生。

 

此话大义凛然而又锋芒毕露,湘军将士闻之无不奋勇直前太平军炮齐发,湘军水勇则“出其矫捷之身、与敏锐之眼光”,能躲则躲,不可躲则成仁此役,湘军死伤虽众,但仍然“战两日破之”。彭玉麟十分高兴,写了一首诗:“书生笑率战船来,江上旌旗耀日开,十万貔貅齐奏凯,彭郞夺得小姑回。”并制为诗笺,分送好友。

 

当时人称彭玉麟是“江左功名成一恸”的战斗英雄。在攻占天京的战役中,他亲率水师策应曾国荃陆师沿长江东下,堵截天京护城河口。第二年他攻下江浦、九洑洲、浦口,断绝了天京粮道,成为攻陷天京的大功臣。在剿灭了太平天国后,他一心扑在清军长江水师的建设中,为清军这支水师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后来长江水师被李鸿章全盘接收,成为北洋水师最主要力量

 

晚清的洋务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彭玉麟一心一意推动水师建设,成为中国近现代海军创始人。 

                  

愿 与 梅 花 过 一 生

始 终 不 负 岁 寒 盟

彭玉麟外祖母家在安徽安庆,他自小在安庆长大,最喜欢和外祖母的养女竹宾一起玩耍竹宾即梅姑,年龄虽比玉麟大一些,但从辈分上讲却是他的小姨。他们两小无猜,几年的时光,便郎有情,妾有意,私定了终身。

 

彭玉麟和梅姑的爱情,有着美丽的开始,却未能有一个圆满的结束。他们的恋情,只因八字不合遭到父母反对。

 

在彭玉麟十六岁这年,他跟着全家一起搬回故乡湖南衡阳,尽管他们心里有万般不舍,却始终不得不忍痛别离,谁也未能想到,只这一别,便是十四年。期间,彭玉麟在父母的安排下娶妻成家,而梅姑依旧未嫁。

 

情劫难渡,但世人痴情者总有无数。在彭玉麟三十岁的那一年,他听闻舅舅在安庆病逝,外祖母和梅姑无人赡养,便立即派弟弟去安庆将母女俩接到衡阳来住。只是梅姑来到彭家没多久,因彭玉麟的妻子嫉恨彭玉麟与梅姑的过去,便唆使彭玉麟的母亲把梅姑出嫁送人,从此了却心头之患。

 

彭玉麟曾想阻止,却因为决断过迟,便错过了最后挽回的时机。而梅姑出嫁四年后,便死于难产。这也成为了他此后的生活里追悔莫及的一件事,也是一生的悲剧。所以他曾题诗“前机多为因循误,后悔皆以决断迟”,以此表达内心的懊悔与愤懑。也是此后,他的每一幅画中必定落款一句:伤心人别有怀抱,一生知己是梅花!

 


“自从一别衡阳后,无限相思寄雪香,羌笛年年吹塞上,滞人旧梦到潇湘”。这是梅姑死后彭玉麟所画的一幅梅花卷上题的诗,体会得出,许多无奈和心伤跃然心尖。

 

是过客,便做不了归人。只是彭玉麟却始终放不下这悲伤的包袱,也无力再去经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因为此生要遇见的那个人已然成为旧时光里不可抹灭的风景,是不论怎样的倾城才貌也无法敌过的美丽。这便是他所谓的“阿谁能博孤山眠,妻得梅花便是仙”。

 

“我家小苑梅花树,岁岁相看雪蕊鲜。频向小窗供苦读,此情难忘二十年然而,岂止是二十年。为纪念梅姑,他用了四十年的时间画了上万幅梅花图,他所画之梅堪为一绝,被称为“兵家梅花”,与郑板桥的墨竹齐名。他笔下的梅树,老干繁枝,身姿虬曲,铁骨铮铮,古拙苍劲。枝间的梅花,鳞鳞万玉,如泣如诉,吐蕊绽放,生机盎然。每一朵看起来都像在低声呜咽,在解释着一个无法言说的痛处。还有那些号称“梅花百韵”的咏梅诗,更是寄托了他一生对梅姑的思念,牵挂和内心深处的愧疚和悔恨。

 

铁骨柔情,遗世独立。万幅梅花,透过暗黄的故纸,依旧散发出阵阵幽香。


 


作者:刘文华


长按以下二维码   关注三个湖南人


欢迎投稿:sangehunanren@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