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一见误君心#文/竹林归晚

耽美文社 2018-01-12 04:35:16


不为调和众口,只为寻找有缘人。

关注耽美文社,获得你想要的资源~


小可爱听我说

再度收到一位小可爱的投稿,么么哒,欢迎竹林归晚作者大大~

 


第一章

/ /竹林归晚

初见叶浅离,是在临安的桃花祭上。

那日三月十九,是临安一年一度的桃花祭,临安的十里长韦坡尽是桃花纷纷扬扬,煞是好看,放眼望去,是一片不到尽头的桃树,桃花亦是临安百姓的信仰。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的三月十九是一个细雨朦胧的日子,不过这并不影响临安百姓对桃花祭的热情,祭祀仍如期举行。

人潮涌动,萧承影与好友秦天在人海里走散开来,他逆着方向往后退,并叫着秦天的名字,然而人声嘲杂,未传出很远,便被湮没在人群里,转头间却瞥见不远处的桃树下立了一个少年,少年面色苍白,犹如久病初愈一般,只见他身着月白轻衫,外面罩了一袭厚厚的貂毛斗篷,白皙的手执了一柄油纸伞,明明是春风和煦的时日,却觉少年周身笼罩了一层冰雪,冷得让人发寒,也许是人多杂乱,并没人过于关注他,少年静静地看着他,眼里毫无波澜,萧承影心里一惊,脑海里瞬时闪过了很多人的脸,就是对面前的少年没有一丝印象,他拨过人群,向少年走去,

“请问…你认识我吗?”

少年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话,只见他转过身子,向身后不远处的亭子走去,见萧承影没有动作,少年抬了抬下巴,示意萧承影跟上他,进了亭子,萧承影才发现亭子里还有一男一女,看衣饰穿着,大概是下属之类的,少年看他疑惑的眼神,他轻轻道,

“流光,扶摇,我的侍卫!”

他指了指蓝衣少女和他身旁面无表情的男子,见少年坐下,二人对萧承影抱了抱拳,自觉地站到少年身后,少年将手中的油纸伞递给蓝衣少女,他指了指石桌旁边的椅子,对萧承影道,

“陪我下一盘棋怎么样?”

萧承影心里不可置信,向来只有他使唤别人的,何时他被人这样对待过?今天还真是事事开了列外,不过他竟然没有太多的不意愿,萧承影一展衣袍,从容地在少年对边坐了下来,一番厮杀,二人竟打了个平手,萧承影眼里震惊,不可置信地再次打量了身前的少年,眼前之人不过十五六的样子,竟然有如此高的棋艺,少年淡淡一笑,如寒冰化水,萧承影只觉天地之间,能入他眼的大概也只有这个笑容了吧!恍惚间只听少年道,

“听闻临安王朝三殿下无所不精,文有琴棋书画,武熟读百家兵书,长鹿之战更是一举成名,如今看来到也不假!如此,我便放心了!”

少年话音没了,萧承影瞬时回过神来,对方将他的家底调查得清清楚楚,而他对对方却毫无所知,他不自觉地将手放到腰上,那里有一柄软剑,平时是用来防身的,如今到也有了个依托,他冷声道,

“你是何人?到底有何目的?”

少年清浅一笑,淡淡道,

“殿下不必多心,在下叶轩,字浅离,殿下叫我浅离即可!”

萧承影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疑惑地看着这个自称叶浅离的少年,见此,叶浅离又道,

“你只要记住我是来帮助你的人!”

萧承影心里一惊,他并不明白少年话里的含义,正要细细询问之时,只听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喊,一青年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不是秦天又是谁?他一手甩上萧承影的肩,抱怨道,

“承影你跑哪去了?害我找了半天!”

语罢才拉着萧承影下去,他边走边说,

“你知道今年的桃花祭谁被选中了吗?我给你说啊就是城北李员外家的千金,啧啧啧,那姿色可是人间少有啊……”

萧承影并没听清秦天说的什么,他一门心思似乎落在了少年身上还未收回来,

 

看着渐行渐远的二人,叶浅离收回了目光,他伸手唔在嘴边不可抑制地咳了起来,流光赶紧过来给他顺气,扶摇一把拦腰将他抱起,向山下的马车走去,少年嘀咕道,

“扶摇啊,你每次都这样,在此之前能不能先说一声!早晚会被你吓死的!”

被叫着扶摇的男子面如寒冰,他冷声道,

“胡说什么,就算我死了你也不会死的!”

少年一阵轻笑,声音和煦如风,在空气里飘散开来……


 


第二章

/ /竹林归晚

    临安地处西北,其东有大国风陵,南有离国,三国鼎力,各据一方,多年来到也相安无事,不过这些年老皇帝肆意挥霍,亲小人,远贤臣!将整个朝堂弄得乌烟瘴气,而两国对临安也是虎视眈眈,谁都想将临安纳入版图。萧承影回府不久,宫里的圣旨随后就到,他换了一身官服,大步流星地跟着宣旨的太监进了宫,未近御书房,就听里面传来莺莺燕燕的嬉闹声,萧承影不可察觉地皱了皱眉,身前的太监在门外喊了一声,

“皇上,三殿下到了!”

许久,才听里面传来一声咳嗽,紧接着里面的人道,

“皇儿进来罢!”

萧承影一敛心神,推门而入,他扫视了房内一眼,老皇帝坐在书案后,身边倚着几个年轻貌美的妃子,不待他请安,老皇帝道,

“朕接到李将军传来的急报,说临安周边的小国蠢蠢欲动,太子不能离京,承寒身体不好,秦将军必须保卫京城安全朕想来想去觉得你去镇乱更适合!朕派兵三万与你,明日一早你立即启程前往临安边界!”

萧承影心头怒起,他面上并无表情,道“父皇!此事……”

“勿需多说!此事就此决定!跪安吧!”

萧承影话未说完,便被老皇帝打断,他眼神如寒冰,收起心绪道

“是!”

出了宫门,萧承影发现皇宫不远处站了两人,竟是许久不见的叶浅离和他的侍卫扶摇,二人似乎等了他许久一般,见萧承影出来,叶浅离走近他,只听他低声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前面一家茶楼!”

二人避过老皇帝的眼线,进了一家不起眼的茶楼,刚坐下便听叶浅离道,

“你被派去边疆的事我听说了!”

萧承影心惊,但直觉眼前的少年不会对他不利,他道,

“的确如此!现临安内忧外患,如今我一离京,恐怕……”

叶浅离清浅一笑,眼里透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他道,

“殿下放心去边疆,若殿下信得过浅离,京都就交给浅离,更何况殿下此番去了边疆正好发展自己的势力…”

萧承影却因叶浅离的可称之为大逆不道的话而震惊,见此,叶浅离淡淡一笑,

“难道殿下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如今临安的情况凡是有点眼色的都清楚,我…不想再看到临安的百姓流离失所了…”

少年说罢似乎陷入了某种痛苦的回忆,萧承影安慰似的将手压上叶浅离的肩,待反应过来却迅速撤回了手,叶浅离心里划过一丝异样,他眼睛如黑曜石一般,道,

“以后我便是你的谋士了,隐谋叶轩!”


 

第三章

/ /竹林归晚

萧承影这一去便是数年,他日日飞鸽传书回京都,而收到的回信却是寥寥无几,心里一阵失望,他心系叶浅离,而却不知对方作何想法,昨日他又传书回了京都,这次他所传内容无关政事,无关当前局势,书信中寥寥几字,却足以让叶浅离知晓他的心思,几日之后,萧承影收到了回信,他颤抖着手取下信鸽脚上的纸条,却在看到所写的内容后,他一阵狂喜,只见纸条上写着‘吾心似君心,安好!一切放心。’

寥寥几字,让萧承影安了心。


然而京都的局势越演越烈,他在边疆尚可知道局势动荡,身在京都的叶浅离更是身处一片腥风血雨,萧承影决定回京都一趟,五年的岁月似乎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丝痕迹,他仍是初见时的模样,月色朦胧,他带着满身的风尘,出现在叶浅离的身前,只见身前的少年喃喃道,

“我又眼花了吗?怎么会看到他!”

萧承影心里一暖,更加确定原来叶浅离早已与他是一样的想法,他伸手将少年拥入怀里,道,

“傻瓜!真的是我,如今京都局势紧张,我放心不下你!”

叶浅离静静的不动,任萧承影动作,五年的磨练,他比之前更加硬朗,举手投足间带着不可忽略的霸气,如刀削斧劈的脸更是多了一股子不可一世的味道,许久,叶浅离才轻轻道,

“未经召见,皇子不可入京,你可是不要命了!”

萧承影并未将叶浅的话放入心里,五年之间虽有书信联系,但终抵不过相思入骨之苦,他道,

“我是偷偷来的,就想见你一面!临安就要变天了,你一定保护好自己!等我回来!”

叶浅离心里落寞,看着萧承影完美的侧颜,他压下心底的不舍,轻轻道,

“我明白…还有,你万事得小心!自己也要慎重,如今京都人人自危!”

萧承影应了一声,他放开少年,唤来马儿,在即将离去时,只听他郑重道,

“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活着!”

话音没了,他一扬马鞭,转身离去。叶浅离却在他离去的瞬间如力气被迅速抽干了一般摔倒在地上,她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寒冰决,直到那阵阵心悸眩晕感散去,才扶着栏杆缓缓站了起来,他的心疾越来越严重了,师父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响起,

“浅儿啊,你所患之疾,为师至今还尚未找到解决之法,这套寒冰决虽可以暂时压制你的心疾,但你今世切不可动嗔动怒动悲喜以及…动情!否则你终会万劫不复!”

叶浅离回过神来,却发现扶摇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旁,流光扶摇是师父云游时留给他的侍卫,不过三人却是一同长大,虽是他的侍卫,不过叶浅离从未将他们当成下属来看待,在他心里,流光扶摇如同他的兄妹一般。流光扶摇二人武功极高,足以护他一世周全,不过如今看来,最大的危险反而是来自叶浅离自身,扶摇脸色极其复杂,他轻声道,

“爱上别人,你会死的!”

叶浅离轻轻的一笑,似缓了许久,他才气息不稳道,

“纵使万劫不复,我也不怕,更何况他不是别人,他是萧承影!我太寂寞了,扶摇,你知道吗?我这里很冷…真的很冷!”

叶浅离指了指心口的位置,继言,

“想起他,我才觉得这里有了温暖!”

扶摇却在少年话音没了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冷着一张脸将少年拦腰抱着进了卧房去,他给叶浅离掖了掖被角,道,

“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有事唤我即可!”

少年轻轻应了一声,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萧承影的身影,许久,才模模糊糊地睡去……


 

第四章

/ /竹林归晚

周围一片灰蒙,不见人影,叶浅离站在这虚空里,脸色平静,他试着呼唤了一声,声音却在虚空里被弹了回来,心里焦急的时候,只见远处传来一丝光亮,伴随着喧闹之声隐隐地传入了他的耳里,叶浅离向着光亮处跑去,眼前却出现了无比熟悉的一幕,这里是皇宫的一隅,旁边有个不大不小的人工湖,天空灰蒙蒙的似乎还飘着雪花,几个不大的孩子在湖边打闹,突然,一个蛮横的小孩一手将坐在旁边的瘦弱的孩子推进了湖里,此刻正是寒冬腊月,湖水冰冷刺骨,孩子扑腾了几下沉了下去,叶浅离却感觉到无比的寒冷,正在痛苦的挣扎间,一个男孩子将厚厚的外衫一脱,跳进了湖水,旁边传来孩子们的惊呼,只听其中一人道,

“萧承影你不要命了啊!他只是个没爹娘的野孩子……”

被叫着萧承影的男孩却不管不顾,死命地将掉入湖里的孩子拖上了岸,叶浅离正庆幸间,画面一转,耳边是惨烈的厮杀声,敌国的兵马悄悄地潜入了临安的一个城镇,原本繁华的街道却瞬间变为人间地狱,敌人的长矛刺进国人的身体,叶浅离却无能为力,然而耳边有传来隐隐约约的呼喊声,

“京都的援兵到了,大家坚持一下!”

叶浅离正疑惑间,只见远方一队兵马呼啸而至,领队的人不是萧承影又是谁?长鹿之困得以解决,叶浅离很开心,那个英雄般的人是属于他,可画面又一转,只见萧承影满脸血污地看着他,身上的伤不计其数,他在叶浅离面前渐行渐远,无论叶浅离怎么呼喊他他都没停下来,只是耳边清晰地传来萧承影嘶哑的声音,

“活下去……”

叶浅离一惊,猛地睁开眼,外面早已天光大亮,他这才发现只是一个梦而已,扶摇满脸关切地看着他,显然是听到叶浅离的喊叫才赶进来的,叶浅离低声道,

“扶摇,我感觉很不好……”

话音刚落,只见他急促地喘气,脸色极度苍白,额上还布满细密的冷汗。扶摇熟练地将手贴上他的背心,缓缓过些真气给他,正保持着动作的时刻,扶摇的耳朵动了动,他心里焦急,就见流光跑了进来,她气喘吁吁道,

“我们被包围了!是皇宫的禁卫军!”

流光话音刚落,禁卫军领头走了进来,他冷声道,

“还请叶公子跟我们走一趟!”

叶浅离却不慌不忙,只见他披好衣服,才抬头看来人,

“不知草民犯了何罪?还需将军亲自来捉拿?”

来人冷哼一声,他一招手,外面的禁卫军鱼贯而入,见此,叶浅离厉声道,

“难不成将军也是蛮横无理之人,还想强行带走草民不成?”

扶摇流光二人迅速将叶浅离拦在身后,企图强行突围出去,要顾及到叶浅离的安危,二人武功再高,也会束手束脚,刚到院子里,扶摇流光二人就被抓住了,叶浅离冷声道,

“放了他二人我跟你们走!”

领头的男人道,

“叶公子觉得自己还有谈判的资格?”

叶浅离漠然一笑,他将藏于袖口的匕首架在了脖子上,道

“带一具尸体回去,恐怕大人不好交代吧?”

流光扶摇二人目眦欲裂,却又无可奈何,男人一思索,他将手一扬,道,

“放人!”

一队人马来去匆匆,留下二人在原地暗自懊恼,流光一拍脑门,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她冷静道,

“立马传信边疆…”

 

进了宫门,叶浅离直接被带去了御书房,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抬头看了看坐在书案后的老皇帝,这人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一国之主,亦是他的亲舅舅啊,多么无情的一个人!老皇帝打量了少年一番,只见他不怒自威道,

“你就是设计害太子落马,害死了我皇儿,将京都搅得腥风血雨的人?一个黄毛小子,哪来的本事?快说你背后之人是谁?”

叶浅离淡淡一笑,他敛了心神,道,

“草民不懂陛下说的什么意思!草民安分守己不知道犯了何罪?惹怒了天颜…”

老皇帝冷冷笑道,朕虽老了,但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你和萧承影关系不一般吧!叶浅离心里一惊,面上却一片平静,他道,

“我不懂陛下说什么!”

老皇帝冷哼一声,道,

“萧承影那个逆子,别以为朕不知道他在边疆的所作所为!他敢起兵,朕定让他后悔!”

老皇帝语落,他又道,

“来人!”

门外侯着的禁卫军齐齐地走了进来,老皇帝别有深意地看了叶浅离一眼,对领头的人道,

“带去刑部,好好招待!直到说出他身后之人为止!”


未完待续


客服微信:lyl_941116

qq联系方式: 186460345

官方贴吧:耽美吧

官方微博:@DM吧官博君

danmei-ba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