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真正的纯真永远出现在罪孽的附近

共享书房 2018-11-07 17:56:57



M·斯科特·派克 《少有人走的路》 书摘:


1.

最适合关怀心灵的地方莫过于家庭,因为家庭生活包含了人生的方方面面。


2.

家庭是心灵最重要的居所之一。


3.

现代心理学和心理疗法有一个缺陷:过于注重可知的目标—所谓正常的、人们普遍接受的价值观。


4.

任何真正的入门仪式,都是从死亡走向新生。

 

5.

健全的母爱,要允许孩子去冒险。

 


6.

治疗自恋的良方正是自恋本身。

 

7.

在神话里,纳西索斯的心灵最终变成了一朵盛开的鲜花。他没有变成一个成熟的大人,更没有因少年时代的愚昧而忏悔。

 

8.

在我看来,纽约的帝国大厦高高耸立,给人以充满自信的感觉,而其他城市的许多建筑则太强调个性,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它们仿佛是在别的建筑旁边感到自卑,所以才迫不及待地表现自己,以博取人们的注意。帝国大厦则不会因为旁边更新更高大的建筑,而损失一丝一毫的气度。这正是自爱应有的表现。


9.

我们总是认为,恋爱中的人对爱人的缺陷视而不见,固执地认为对方是完美的——所谓“爱情是盲目的”。然而,实际情况可能正好相反:爱情让一个人得以窥见另一个人真实的、纯洁的、神圣的本性。

 

10.

真正的纯真永远出现在罪孽的附近。



11.

“归属”(be-longing)是一个主动动词,需要我们主动采取行动。费奇诺曾在一封信中说:“爱是生命唯一的守护者,但要得到爱,必须去爱别人。”


12.

贤者纳斯鲁丁(Nasruddin)去找音乐教师学习音乐。

“每节课的学费是多少?”他问。

“第一节课15块钱,之后的每节课10块钱。”教师告诉他。

“很好。”纳斯鲁丁回答,“那我就从第二节课开始吧。”


13.

他们就像划过天际的流星,短暂、耀眼,在我们这个驯顺且怯懦的世界里飞驰而过。

 

14.

一个只关心秩序和稳定的社会,会在”为大多数人着想“的借口之下,慢慢地、不知不觉地丧失生命力。

 

15.

“世人皆喜爱圣徒,因为圣徒最接近上帝的完美。基督以他神赐的本能,一直喜爱罪人,因为罪人最接近人的完美。他最大的愿望不是改造人们,更不是终结人们的苦难……他以世人无法理解的方式,把罪行与苦难视为美丽的神圣的事物、一种完美的形式。”-王尔德《深渊书简》(De Profundis)



 

冬天了。

但最近新闻里比冬天更让人感觉寒冷的消息很多,在所见的评论里,有两条视角比较特别,没有陷入一味的悲愤,而是分别从事件与自身进行了追问,摘录于此:


“以前在工作中實行 Six Sigma 的時候,做的最多的是事故分析。出了事故,一定要實事求是地回答下面幾個問題:
1. What happened?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2. What is the impact? 这个事故对谁有影响,有什么影响?
3. What triggered it? 是什么触发了这个事故?
4. What is the root cause? 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深层原因是什么?
5. What to do to address the problem immediately? 对于这个事故本身应该如何处理?由谁来执行?
6. What to do to fix the root cause? 在流程和制度上如何改正和监督,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由谁来执行和监督?


真希望这些问题都有答案。”

(by 擲佈為衣)


" 过去的一段时间大家都很艰难,所以我说点别的。

两年前的这会儿我正处在一个低谷里。当时的生活状态非常低落,而我凝聚不起来足够的行动力断然离开。我不甘心于接着沿那条道路走下去。确切地说,不是不甘心,是我内心的警惕本能告诉我那条路会通向绝境。但我不知道如何挣脱出来。

我后来跟人说我那时像是一台一直在空转的发动机一样。徒劳、茫然、被无法落在实处的行动的欲望折磨得奄奄一息。

从那时到现在,生活一直在缓慢地向上爬坡。中间当然有转折,有起伏,但我基本上变成了一个好得多的人。

有很多原因,无法细述。但有一个在关键时候一直帮助我的因素,我自己很少提及,也很少见别人谈论:

我见过,体会过,亲近过这世界上许多美好的东西。

世界总的说来当然很糟。但你不能不承认,它仍然时不时带给你一些惊喜。而且你越是上天入地欺山赶海,越是摔打和放松自己,越有机会见到它们,越是有能力欣赏它们。极阔大,极幽微,人面桃花,涓滴重露。上帝待人通常不公,但在它心情好的时候,也不薄。

然后我时不时会强烈觉得,我得让自己配得上这些好东西。

我不是总能做到。通常都做不到。像大多数人一样,我不是个自带鸡血的人,没法持之以恒地爱世界或者爱自己。但这种想法会带来支撑力,帮着自己对抗虚无。生活也许没有终极意义,但人还是可以试着去创造,去打破自己的界限,去让自己跟得上自己的审美。

很难。而且细细算账的话,也未必就多值得。你没法去追问其间的意义,无论如何,天地仍然不仁,万物还是刍狗。

但你终究是离你见过的最美的东西更近了一点儿。"


(by 木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