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三月,黛玉写过的桃花诗

读书向暖 2019-01-16 04:45:39


三月里处处是美好,湖水清了,桃花红了。宝哥哥和林妹妹坐在桃树下读《西厢》。书中也是暮春,书外也是暮春,一般的落红成阵,一般的风飘万点愁人,一般的一腔心事正伤春。


恰是桃花不知人愁,落的满身满书满地都是。绛洞花王不肯轻踏一步,怕脚步残了落花,兜了花瓣散在水中,让它随水而去岂不好?宝玉当自己是惜花人,却不知黛玉更有惜花心:“将花扫了,装入绢袋,拿土埋上,日久随土化了岂不干净。”二人立于花冢之前,相对无言。那些花事是阳光生的翅膀,随青春恣意飞散。

还是这个三月,黛玉轻轻扣着怡红院的门,却赶上晴雯碧痕拌嘴,使性赌气拒不开门。无父无母的姑娘想到眼前的寄人篱下,独自立于苍苔花径中,呜咽悲泣,回到潇湘馆又哭到二更天。第二日,在花冢旁,黛玉吟出了催人心肝的《葬花吟》。彼时,众姐妹正花团锦簇地祭践花神,满园绣带飘飘,谁也不知这花园角落里有一人暗自悲伤。

宝玉来了,听着那些伤心词: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他虽悲伤恸倒于山坡之上,却并不知黛玉为何事伤心。他的哭,是由黛玉推及其它,舍不得若许年后,“斯处,斯园,斯花,斯柳,不知当属谁姓矣!”眼泪同落于桃花之下,却是你流你的,我流我的。泪眼相对,不知所以。

两年后,又是仲春。

宝黛经历了一场又一场心事,通过了一次又一次试探,一句“你放心”是世间最真的情话。

春日烂漫,谁又写了一首好诗?湘云叫宝玉快瞧:


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

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
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

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
花解怜人花也愁,隔帘消息风吹透。

 风透湘帘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

闲苔院落门空掩,斜日栏杆人自凭。
凭栏人向东风泣,茜裙偷傍桃花立。

 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

雾裹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

天机烧破鸳鸯锦,春酣欲醒移珊枕。

侍女金盆进水来,香泉影蘸胭脂冷。

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

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

 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

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原来仍旧是桃花。湘云兴冲冲说:“这首桃花诗好,就把海棠诗社改为桃花诗社。”宝琴笑着说是自己写的,宝玉不语。窗外飞花片片,窗内读诗人的泪水滚滚而落,宝玉读懂了诗中的伤悲,他知道非潇湘稿不能出此哀音。


从《葬花吟》到《桃花行》,此桃花已不再是彼桃花。静悄悄的岁月中,谁会为谁的一首诗潸然泪下?谁又忆起那年的桃花?一滴泪激起的涟漪,是黛玉捧在胸口的吉光片羽,她含泪而笑,心已欣然。众人商议诗题,黛玉要大家都做桃花诗一百韵,分明不是有意作诗,只是炫耀自己甜蜜蜜的小得意。

春水易逝,桃花已衰,黛玉在纷飞的花瓣中“落花人独立”,心中却已然“微雨燕双飞”。


品红楼、读金庸,细看金瓶梅.......


读诗,为心灵插上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