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那个命犯桃花的女子

伊娃 2018-12-12 08:26:43

~~~~~~~~~~~~~~~~(1)~~~~~~~~~~~~~~~~

 

2010年冬天。周末。

我坐在电脑桌前写QQ日志。

小钰拖着轰鸣的吸尘器,把我驱逐到沙发上去。

 

你每天写这些东西有意思么,就不能干点有用的?~小钰问

你每天拖着吸尘器吸来吸去的有意思么?~我问。

我每天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看着就觉得心情舒畅。

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小钰说。

我把心里想不明白放不下的事情,一字一句地梳理清楚了

就觉得特别轻松。我也觉得特别有意思。~我说。

 

07年前我嫁给娃娃爹的时候,小钰跟我说

你嫁个外地人赚一万的,不如找个北京本地赚五千的。

以后结了婚买房养孩子看病,你就知道日子有多难过了。

不幸被她言中。

 

这是我二度逃回北京。

一家老小南下长沙,全部积蓄买了房子,还欠了一屁股债。

在长沙拿3000块钱做文案的日子,我觉得自己已经穷疯了。

 

小钰刚刚结束了十年的婚姻。几乎是净身出户。

在南四环租了一个一居室。一个月的租金将近4000。

拿了十几万块钱出门,也就是三年的房租钱。

 

小钰五官小巧,身材秀挺,长发及腰。

是那种从人群中走过,男人会目送50米开外的女人。

命犯桃花的美女在二手市场行情依然火爆。

前脚离了婚,后脚就有高富帅堵上门来。

 

每天中午11点,胡哥的宝马准时在楼下候着。

接了我和小钰去吃中饭。然后陪我们去逛街。

吃完晚饭。唱歌。或者泡温泉。

 

胡哥的老板,偶尔跟我们一起唱了一次歌。

号称爱上了伊娃的声音。

然后每天中午楼下的停的车变成了两辆。

因为他老板开大奔,我们就叫他大奔哥。

 

大奔哥喝两口小酒,最常讲的口头禅就是

~北京这地儿,你有什么事儿,你说!

我第三次听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当真了。

 

我说~大奔哥,我还真有个事儿想麻烦您给问问。

我爸是个共产党员,这辈子最爱的就是毛爷爷。

他老人家很快就要过70大寿了,他最大的心愿,

就是能把他的照片跟毛爷爷一起,在天安门城楼上挂一天。

要是一天不行,挂一个时辰也可以。

你看这个事儿,能不能找个人问问。

需要花钱的话,咱也凑点钱。

 

全场笑喷。

 

~~~~~~~~~~~~~~~~(2)~~~~~~~~~~~~~~~~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概有十多天。我就怕了。

我问大奔哥~你每天这么陪着我们不累么?

大奔哥说~我一年365天,除了春节那十来天在家,

有350天都是这么过的。

反正不陪你们就是陪别的领导或者哥们儿。习惯了。

 

我去清华科技园找了个活儿,面试完出来,

顺道儿在宇宙中心五道口附近找了个地下室落脚。

我告诉小钰,上班后就没时间跟他们一起玩了。

让她转告两位哥。

 

前几日每天都会接到大奔哥的电话,嘘寒问暖。

后来我假装开会中,不再接他电话。

 

周末跟小钰和胡哥去三里屯喝酒。

胡哥说,他老大很伤感,过手美女无数,

不知道为什么就被一个长成我这样的妹纸嫌弃了。

 

在梦回北京的那些日子里,我曾经想过。

如果有一个能在给我买房买车的男人,

不管他长什么样儿,我都从了。

 

但大奔哥出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对自己的误读。

与其跟一个无趣的人四目相对,锦衣玉食。

我宁愿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或者在地下室吃着泡面写博客。

 

~~~~~~~~~~~~~~~~(3)~~~~~~~~~~~~~~~~

 

某天跟小钰吃饭。她说起她认识的一个女孩子。

农村孩子,没念过多少书。

十多年来北京,在一家美容院工作。

跟一个报社的编辑在一起两年。各种被嫌弃。

 

后来嫁了一个北京人。

年级大她十几岁。长相一般。开出租车。

父母是军队的退休干部。给他们买了房子。

一家人对她宽厚有爱。

结婚时买了全套黄金首饰,她不满意,立刻换成白金的。

婚后她说要自己开个美容院,公婆小姑就凑了几十万给她。

 

开了美容院,不断跟各种男人不清不楚。

憨厚的老公忍无可忍,跟父母和妹妹说了,

要求她离婚,然后把钱还了。

 

她离了婚,欠了债。

那些眉来眼去翻云覆雨的男人,也没有一个肯帮她。

她去找前夫忏悔。前夫不让她进门。

 

小钰周末约她吃饭。

她一手挽着一个男人,一手扶着腰哈着气上楼。

小钰忍不住笑道

~你说你这孙子怎么就这么背,泡个澡都能把腰闪了。

身边的男人立时甩开她,手指眉心骂道

~你这傻逼,竟然敢骗老子!转身下楼走人。

 

她埋怨小钰~你这缺心眼儿的,干嘛跟他说这个?

我跟他说我怀孕了做了手术。他昨天给了我两千块钱。

小钰说~你闪了腰我知道,但这个话你又没有提前跟我说过。

……

 

这是18年来,我听过的最污的段子。

还特么是原创的。

 

我说小钰,我建议你少在这种朋友身上浪费时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逻辑,这个东西是有惯性的。

不评判她的对错,但今天这一幕如果被你男朋友看到,

难免会影响他对你的评价和判断。

 

小钰冷笑道,什么意思,看不起人家?

人家好歹还没住地下室,出门还开着几十万的车。

你觉得自己是个白领?没准儿哪天人家就变成你老板娘了。

 

我说是。完全有这个可能。

但我上班归老板管,不归老板娘管。

如果老板娘看我不顺眼,我就换个老板。很简单。

 

这是我在北京,跟小钰吃的最后一顿饭。

 

~~~~~~~~~~~~~~~~(4)~~~~~~~~~~~~~~~~

 

小钰从结婚的第一天起,就在等拆迁。

等了十年。终于拆迁了。

分了三套房,房本上写的都是婆婆的名字。

 

跟公婆小姑在城中村的屋檐下生活了十年,

在一地鸡毛中,各自将就和隐忍了十年。

 

最早是老公魏宝挣得少,一个月几千块钱。

舍不得出去租房子。

后来魏宝公司接了一个项目,老板暴发。

魏宝也赚了一百多万。

那时北京四环外的房价还不到五千。

她算计了一下,如果买了房,他们手里就没多少余钱了。

当时股票疯涨,好的时候一百万进出一个月能赚十几万。

买房明显不合算、

 

我跟她说过,付个首付买套小户型自住。

免得跟公婆住一起久了伤和气。

她说受不了每天一睁眼就欠别人几百块钱的感觉。

加上老公的妹妹智力有点问题。找了个外地农民工入赘。

如果她和魏宝自己买了房,拆迁只分两套房的话,

公婆可能就会把房子给小姑一家。

 

拿着一百多万炒股,赚了钱出去满世界玩。

呼朋唤友。胡吃海喝。

结婚第八年,魏宝觉得胸闷,

去医院检查,当时就被扣下。

心脏四根大动脉堵了两根半。随时可能引发心梗。

 

手术后终身服药。

不能碰荤腥油腻不能干体力活不能着急不能生气。

公婆急眼了。

就一个儿子,有个什么意外连个后人都木有了。

玩命逼着俩人生孩子。

 

刚结婚的时候怀了两次她不愿意要。俩人都贪玩。

现在着上急了,找全世界风景最优美的地方,

努力地睡了两年,肚皮愣是没动静。

 

去队里谈拆迁补偿的时候,她和公婆意见分歧,

一家人闹得鸡犬不宁。

房子到手了,缘分也到头了。

 

她去了三亚一个月。魏宝去了丽江一个月。

回到家后,她在魏宝的相机里看见了一个穿着他外套的女孩。

拨了一下电话,他的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是她的手机号码。

以前显示的是两个汉字~老婆。

 

~~~~~~~~~~~~~~~~(5)~~~~~~~~~~~~~~~~

 

我在北京的时候,每次他们俩吵架,都会找我投诉。

我就叫大家一起出来吃饭。

常常是饭吃到一半,一言不合小钰就摔下筷子走人。

魏宝抓起车钥匙,就忙不迭得去追媳妇儿。

留下我一个人埋头苦干作死滴吃一顿,打着饱嗝去结账。

 

我一度怀疑,这是不是他们两口子为了吃饭不买单做的局。

后来只要小钰一摔筷子,我就说~别介,把单买了再走!

然后集体笑场。

 

我记得我离开北京的前两个月,小钰又闹着离婚。

拿着所有证件,把魏宝拖上车,开到了民政局门口。

魏宝说,那能不能叫伊娃出来吃顿饭,咱们好合好散。

小钰说,办完手续再吃不迟,免得民政局下班了。

 

进了民政局,小钰去洗手间。

出来看见魏宝站在门口,孩子一样地哭起来。

一边哭一边说~小钰,你真特么的跟我离呀,你丫真狠!

 

小钰跟我说这个事儿的时候,带着几分完胜的快感。

那时魏宝刚刚做完手术大半年。刚刚穿越生死线。

那是一个人内心特别脆弱的时候。

 

以前无论小钰怎么折腾,魏宝都觉得那是自己家媳妇,

又长得这么好看,不得宠着点。

但这一次,魏宝哭的时候,也许是因为他突然醒悟,

这是一个美丽的任性的冷酷的,随时会离开自己的女人。

魏宝在那一刻,所有的依赖和安全感,轰然坍塌。

 

09年,股票赔钱。拆迁纠纷。

小钰又折腾着要离婚的时候,

魏宝很平静地开着车带她去民政局。

路上还提醒她检查证件是否带齐了。

办完手续出来,魏宝没哭。小钰哭了。

 

~~~~~~~~~~~~~~~~(6)~~~~~~~~~~~~~~~~

 

小钰说有次跟胡哥吵架,胡哥嗓门比她还大。

她愣了一下,忽然泪崩。

我跟魏宝在一起十年,他从来没有这么大声吼过我。

她说。

 

是不是一定要弄丢一个人,才会知道他的好?

 

小钰前面谈过一个男朋友。是一个高校的老师。

离异。在上海开了一间外贸公司。

一起吃过一顿饭。握着小钰的手,满眼的爱意。

每天一早一晚的问候,甜腻得让观众胃部不适。

 

每次去上海,把车留给小钰开。

车里的油,每次都精准到刚好够送他到机场再回来。

过年带小钰回家,除了管饭。

红包没有一个。衣服没有一件。

一个北京男人,却有超乎上海男人的算计和凉薄。

 

小钰也曾顿足跟我说,要自己赚钱养自己。

这辈子一定要住在写着自己名字的房子。

 

然后。也就是说说而已。

北京的房价已经不是十年前,靠诚实的劳动可以买得起。

她来北京的时候,初中毕业。唯一的技能是打字。

年轻。貌美。早早嫁人,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年近四十。依然风姿卓越。

能够随口讲出一个关于自己的,无辜动人的故事。

唯一的天赋和才能,就是吸引不同的男人。

 

《红玫瑰和白玫瑰》里,红玫瑰的游戏动机是:

一个人学会了一样本事,总舍不得放着不用的。

 

~~~~~~~~~~~~~~~~(7)~~~~~~~~~~~~~~~~

 

小钰曾经跟我说过,她从不跟亲戚和老乡往来。

 

她幼年时父母失和。母亲高大强悍,常常暴打父亲。

后来父亲失踪。

 

上中学时,一向性格腼腆成绩优秀的哥哥,

抢劫杀人。被判死刑。

四邻皆知。一家人如芒在背。

 

弃学后,17岁谈了一个男朋友,然后被劈腿。

她打了他一个耳光,击穿了他的耳膜。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独自北上,流浪江湖。

其中的酸楚。不为人知。

被人欺骗。欺辱。也学会了撒谎和欺骗别人。

 

贫寒流离的岁月,残酷的成长和青春。

有太愿回头不愿复习的过去。

 

她把她最好的一面都留给了我。

她说我是她唯一愿意承认的老乡。

她说我在生活中的角色,就是她想成为的那种人。

 

她是我在地铁里丢了钱包。

第一个出现,带我吃饭送我回宿舍的人。

她是我交不起房租时,打给我钱不需要写借条的人。

她是送我去驾校,在五环路上手把手教我开车的人。

她是我买第一辆车,带我办理完牌照一起开车回家的人。

她是我买第一套房子时,借钱给我安家落户的人。

 

她在最好的年龄,来到了中国最好的城市。

遇见了疼爱她的男人。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按照命运的脚本,她应该是坐拥千万身家的中产妇人。

 

但剧情的逆转,出乎意料。

她在十年之后,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除了那张姓名和年龄都与自己无关的北京身份证。

 

是命运和生活,塑造了一个人的价值观和生存逻辑?

还是价值观和生存逻辑,塑造了命运?

 

如果你能够静下心来,沉入水底。

剖开命运的表象,看到它下面脉络清晰的因果链条,

你会发现一个人所经历的一连串的成功或者失败,

并非单纯的运气所致。

 

一个人的人格的黑洞,和没有底线的行为逻辑。

会耗尽你所有的好运气,将你带入业力的痛苦轮回。

 

而有人格健全和价值观正向的孩子,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挺过挫折和风浪,在雨过天晴之后一次次重新起步。

时间,会成为他的朋友,为他带来祝福和好运。

 

~~~~~~~~~~~~~~~~(7)~~~~~~~~~~~~~~~~

 

2014年。我在太古汇买了一瓶香水,叫【三宅一生】

这名字真特么励志。那时我刚刚买了第二套房子。

是啊,一辈子怎么能只有两套房子呢?

至少要有三套房子,才能过好一辈子

 

我也只有一样天赋和本事,就是写字。

从3000块钱的文案写起。写到4A的事业部一狗。

写广告语。写新闻稿。写PPT。

写QQ日志。写博客。写公号。

 

我只能靠我的键盘,码出我的未来。

码出我的【三宅一生】。别无他途。

 

经历过年少的轻狂和无畏,年岁渐长。

对于世界和他人的幻想希翼,盲目的冲动和热忱,

如缓缓退去的潮水。一切都在生住坏空的途中。

 

爱恋和怨尤都不过是自己用心力燃放的烟花。

绚烂之后,只余灰烬。

不复再有力气倾心投入一个人,一份感情。

  

一场相遇和相逢,不过是为了结伴走路,彼此取暖。

如果彼此的善意日渐淡薄,

言语带来误解,交谈成为辩论。

没有人是错的。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不同的人。

各有各的来处,也各有各的归宿和前程。

 

世界不是白与黑,对与错那么单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直觉、取舍和坚持,

有自己的困惑、无奈和隐衷。

 

前路漫漫。不断卸下不必要的行囊和负累,

才能弛然行走。

为一起走过的路程,看过的风景。

彼此记念,彼此感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