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不饰】唐代诗人如何歌颂姑娘们的胸

不饰 2018-09-13 12:57:41

按照史實,武媚娘應該露胸嗎?

首先交代一下胸的背景。

雖然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唐代風氣開放,姑娘們喜歡穿袒胸露乳的華美衣裝。但袒胸這個風尚,至少在武則天的時代還不流行。

這是初唐畫家閻立本的《步輦圖》,畫的貞觀八年(634)唐太宗乘坐宮女抬著的步輦接見吐蕃使者。圖中的宮女都穿得比較保守,最多露出脖子。

我們再看30多年後,唐高宗乾封初年,韋貴妃的墓葬壁畫:

顯然,這個美女同樣穿得很保守,一點也不開放。

那唐代美女什麼時候流行袒胸呢?武則天和唐高宗李治的孫女永泰公主,在大足元年(701)死去。她墓中留下了很精美的壁畫,上面的美人裝束是這樣的:

如果你放大這張圖仔細觀察她們的胸部,會發現已經勾勒出淺淺的美妙弧線。這時候的美人們,才開始比較大膽地露出一些胸部的曲線。而這時候武則天已經快80歲了。

也就是說,至少在武姑娘在後宮努力奮鬥的那段時間裡,唐代美女們並不喜歡袒胸。

另一個證據就來自今天壹讀君要說的主題了。

全唐詩中,大部分描寫少女胸部的詩,都在8世紀中期之後,也就是中晚唐。

胸,最要緊的是白

唐代的詩人,對美人胸部的共同讚美,就是一個字:“白”!

為了描摹這種動人心魄的白,他們使用最多的比喻物件就是雪。

比如唐憲宗元和十五年(西元820年)進士施肩吾。這個人有詩名,愛好修道學仙。據他自己表白說,“雖幸忝成名,自知命薄,遂棲心玄門,養性林壑”。按理說這麼一個高人,應該超出紅塵之上,視女色為紅粉骷髏,以便早日成為大師。可是施老師才不這麼俗。

修道歸修道,愛美人歸愛美人,兩碼事。

施肩吾像

他有一首詩,詩名就是赤裸裸的——《觀美人》。如果今天有詩人寫詩,名字叫《看美女》,一定會被噴死,可是施老師沒有,還被收進了《全唐詩》。

這首詩是這樣的:“漆點雙眸鬢繞蟬,長留白雪占胸前。愛將紅袖遮嬌笑,往往偷開水上蓮。”

雙眸如漆,胸脯似雪,兩筆就勾勒出一個水靈靈嬌滴滴的美人,壹讀君讚歎:“施老師真英雄也。”

醜不要緊,只要有才華,一樣寫好胸

還有一個愛讚美美人胸白的詩人,叫方幹。這位兄台脾氣不好,“為人質野,喜淩侮”,還不小心失足跌破了嘴唇破了相,被人叫做“缺唇先生”。

要命的是,方先生本來就長得不好看,跌破了嘴唇,更沒法看了。他醜到什麼程度呢?壹讀君給你看一段側面描寫。

唐寶歷年間,方先生拿著自己的詩去拜謁錢塘太守姚合。姚合是誰?當時最著名的詩人之一,跟劉禹錫、李紳、楊巨源、賈島都是好基友。尤其是跟賈島關係好,因為二人詩風相近,被人並稱作“姚賈”。能用自己的詩打動姚太守,不光仕途十拿九穩,詩壇上的地位也就奠定了。

不過,姚太守一看方先生的尊榮,就黑線了,差點叫警衛把他攆出去。不過太守畢竟是有太守的風度的,耐著性子看了方先生的詩稿——驚豔!才華!人不可貌相!於是設宴款待方幹數日。

方幹畫像,毫無疑問這是大幅度美化的,不要以為古代就沒有美圖秀秀

方先生從此發達了,不光有很多大詩人迎來送往,也可以瞪著眼看美女而不臉紅了。有一回看美女之後,他一氣寫了四首詩,其中兩首寫到了美女的酥胸。

其一是:“粉胸半掩疑晴雪,醉眼斜回小樣刀。”

其二是:“常恐胸前春雪釋,惟愁座上慶雲生。”

疑惑美人胸前是一堆晴日的白雪,又怕春天到了白雪消融。方先生也是憐香惜玉得緊。只是壹讀君實在不好想像他在酒宴上盯著美女胸瞪出眼珠的樣子。

胸前瑞雪,眼底桃花

前面說到那位姚合姚太守,他那幫交遊的大咖朋友裡,有一個叫李群玉的,也是個寫胸的好手。

李群玉,字文山,唐代澧州人。這位兄台是個很牛的人,比前面幾位都牛。

《全唐詩》裡有他的小傳,說這個人啊,性情曠逸,愛自由、不靠譜,多半是個射手座。他參加科舉考試,考上了一次就不考了,不玩了,回家寫詩過逍遙日子了。後來宰相裴休向皇帝推薦他,請他做了弘文館校書郎。他當了沒幾天官,又覺得沒勁,辭官回家了。

當然,當官期間,也免不了結交一些達官貴人。其中之一就是杜悰。這個人是誰?壹讀君都嚇一跳:政治家、史學家、宰相杜佑的孫子,大詩人杜牧的堂兄,李商隱的表兄。

有一回,杜悰家設宴,座中有歌姬陪酒。李群玉同志嗨了,寫了一首《杜丞相悰筵中贈美人》:

裙拖六幅湘江水,鬢聳巫山一段雲。

風格只應天上有,歌聲豈合世間聞。

胸前瑞雪燈斜照,眼底桃花酒半醺。

不是相如憐賦客,爭教容易見文君。

胸前瑞雪,眼底桃花,有燈,有酒,這個太牛了,比雙眸如漆,胸脯似雪還牛。壹讀君要是美人,早就把持不住以身相許了。

唐彩繪雙環望仙髻女舞俑,陝西歷史博物館藏。“胸前瑞雪,眼底桃花”也許就是這般模樣。

不要急,下面還有。

有個叫周濆的,他的履歷壹讀君已經找不到了,不過他有一天碰到鄰家女孩,就獸性大發寫了一首詩,流傳千古:

日高鄰女笑相逢,慢束羅裙半露胸。

莫向秋池照綠水,參差羞殺白芙蓉。

白天在路上碰到鄰家的小妹啊,她的胸那個白喲,嘖嘖,要是到秋天的水池邊照一下,白蓮花都要羞愧死了。

你看,讀這首詩,你就能體會到周濆看著美女嘬牙花子的模樣。

還有一個叫歐陽炯的,嚴格來說已經不算唐代詩人了,不過生在唐代。他也拿蓮花來比喻美女的胸。“胸前如雪臉如蓮”,這麼流氓的句子,也好意思寫,面孔羞紅了伐?

絕頂高手是這樣寫胸的

在最後出場的,必須是大牛中的大牛。

白!居!易!

對,就是寫《長恨歌》、《賣炭翁》、《琵琶行》的白居易啊。

你個濃眉大眼的,寫“侍兒扶起嬌無力”的時候,壹讀君就知道你老人家心眼其實壞壞的。

我們來看第一首:

《吳宮詞》

一入吳王殿,無人睹翠娥。

樓高時見舞,宮靜夜聞歌。

半露胸如雪,斜回臉似波。

妍媸各有分,誰敢妒恩多。

好像還是胸脯似雪的陳詞濫調嘛……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我們來看下一首:

《代謝好妓答崔員外》

青娥小謝娘,白髮老崔郎。

漫愛胸前雪,其如頭上霜。

別後曹家碑背上,思量好字斷君腸。

謝好是當時的名妓,跟崔員外擱一塊,白居易嫉妒吧?肯定嫉妒啊,不然嘲笑他們“胸前雪”映照“頭上霜”?

好吧,壹讀君承認,因為白老先生並不特別注意對胸的藝術欣賞,所以他寫胸的詩確實平平。

壹讀君用來鎮樓的,是另一個超級大牛。

溫庭筠,堂堂溫飛卿,花間派詞人的老大哥。他不寫胸,唐代詩歌史簡直就黯然失色。

他寫過“團酥握雪花”這樣直白蕩漾的句子(意思請自己領會),但壹讀君認為,下面才是他寫胸代表作:

“鬢如蟬,寒玉簪秋水,輕紗卷碧煙。

雪胸鸞鏡裡,琪樹鳳樓前。”

看到沒有,看到沒有!施肩吾們,方幹們,周濆們,你們的詩可以燒掉了。看看人家這境界,不是直勾勾地盯著美女胸瞪出眼珠子啊,人家優雅地、愛憐地、高冷地從鏡子裡瞥到美人胸的影子,還隔著碧煙般的輕紗,和姑娘如蟬的鬢髮。

這種欲說還休的境界,十個李群玉也趕不上。唐代的詩中的胸,至此為最高。

不服來辯。

圖片來自網路,文章來源:壹读(壹读百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