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欧洲人为了报道《武媚娘》被切胸,取了一个长长的标题……

楚天金报 2018-10-14 11:26:10

▶▶关注楚天金报


1、点击上方“楚天金报”蓝色小字即可关注。

2、长按方框中字母即可复制微信公众号;

在右上角+添加朋友粘贴微信号即可关注。

楚天金报
微信号:ctjbwx【←长按复制】

推荐理由湖北地区最实用、最靠谱、最好玩的媒体公众号。新闻资讯、消费秘籍,时尚攻略、生活宝典,凡是咱们本地的,都在小金的碗里头。赶紧加入金报帮,不用闯关,不要会费,夏天都能让你穿貂!


这几天打开微博,到处都是网民们愤怒的嘶吼!因为由范爷主演的热播电视剧《武媚娘传奇》在被叫停4天后复播,大家发现剧中所有女性,上至武媚娘,下至洗衣宫女的胸部镜头全部被剪了。。。就这样,一部史诗巨作就变成了《大头媚娘和小头皇帝》。
编译:新欧洲 七七


外国友人们表示很惊讶,纷纷报道了这件在他们看来非常不可思议的事。

法国人是这样报道的。。。



(为避免露沟,一部电视剧被查水表了。)




(把胸藏起来,这样子观众就看不到了。)



(一部电视剧中女人们暴露的着装被审查了。)

但最拼的还是英国第一小报《每日邮报》。那个长长长长的标题一下子就把我震到了,嗯。。。一口气读完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明目张胆的使用了cleavage(乳沟)这个词。。。干得好!

这位名叫 DAN BLOOM 的记者的文章内容是这样写的:

中国的影迷们最近都非常的生气,因为一部斥重金拍摄的讲述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帝的电视剧遭审查后,那位女皇帝的乳沟镜头全被剪掉了。

上个月末,《武媚娘传奇》忽然遭停播,而在此之前,社交网络网民都在兴奋地讨论剧中演员低胸的装束。现在这部剧又回到银幕上了——但是镜头已经被裁剪了,以至于观众们只能看到范冰冰的脸。。。




这部名为《武媚娘传奇》的电视剧是中国电视剧史上投资最多的电视剧之一,剧中讲述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帝(公元690年至公元705年)的传奇一生。

据新华社报道,这部剧最初于12月21日在湖南卫视播出,但在上周却因为“技术原因”被叫停。新年的第一天,这部剧回来了,但眼尖的观众很快就看出这部剧发生了变化。

网友们把一些“被剪前”和“被剪后”的对比图发到了新浪微博上,以表达他们对于有关部门如此干涉群众看电视权利的不满情绪。

网友们说,这样的裁剪让这部剧花在3000套服饰(其中女皇帝一人就用了上百套衣服)上的100万元人民币全部浪费了。


一些网民抱怨说把武则天的胸剪了实际是不尊重历史事实。

Shanghaiist上有人说道,“在唐朝,一个女人的社会地位越高,她衣服的领口就越低。”

“我对于她们的领口精确起来到底该多底也没有个彻底的研究,但我认为这部剧应该尊重历史事实。”

“不管这部剧是好是坏,我对于影视审查制度都表示深深的不满。”


新浪微博推出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参与调查的86000名用户中,95%的人认为这样的审查制度是非常失败的。

“展示乳沟就是色情吗?这样做是不是太封建了?”



但据新华社消息,还是有人支持这项决策。

一位名叫 Jingjingmi-ko的用户写到:“有那么多大球球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都不能专心看电视了。”



小伙伴们,你们怎么看呢?


可是,按照史实,武媚娘应该露胸吗?

首先小金要交代一下胸的背景。


虽然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唐代风气开放,姑娘们喜欢穿袒胸露乳的华美衣装。但袒胸这个风尚,至少在武则天的时代还不流行。



这是初唐画家阎立本的《步辇图》,画的贞观八年(634)唐太宗乘坐宫女抬着的步辇接见吐蕃使者。图中的宫女都穿得比较保守,最多露出脖子。


我们再看30多年后,唐高宗乾封初年,韦贵妃的墓葬壁画:



显然,这个美女同样穿得很保守,一点也不开放。


那唐代美女什么时候流行袒胸呢?武则天和唐高宗李治的孙女永泰公主,在大足元年(701)死去。她墓中留下了很精美的壁画,上面的美人装束是这样的:



如果你放大这张图仔细观察她们的胸部,会发现已经勾勒出浅浅的美妙弧线。这时候的美人们,才开始比较大胆地露出一些胸部的曲线。而这时候武则天已经快80岁了。


也就是说,至少在武姑娘在后宫努力奋斗的那段时间里,唐代美女们并不喜欢袒胸。


另一个证据就来自今天壹读君要说的主题了。


全唐诗中,大部分描写少女胸部的诗,都在8世纪中期之后,也就是中晚唐。


胸,最要紧的是白

唐代的诗人,对美人胸部的共同赞美,就是一个字:“白”!


为了描摹这种动人心魄的白,他们使用最多的比喻对象就是雪。


比如唐宪宗元和十五年(公元820年)进士施肩吾。这个人有诗名,爱好修道学仙。据他自己表白说,“虽幸忝成名,自知命薄,遂栖心玄门,养性林壑”。按理说这么一个高人,应该超出红尘之上,视女色为红粉骷髅,以便早日成为大师。可是施老师才不这么俗。


修道归修道,爱美人归爱美人,两码事。


施肩吾像

他有一首诗,诗名就是赤裸裸的——《观美人》。如果今天有诗人写诗,名字叫《看美女》,一定会被喷死,可是施老师没有,还被收进了《全唐诗》。


这首诗是这样的:“漆点双眸鬓绕蝉,长留白雪占胸前。爱将红袖遮娇笑,往往偷开水上莲。”


双眸如漆,胸脯似雪,两笔就勾勒出一个水灵灵娇滴滴的美人,壹读君赞叹:“施老师真英雄也。”


丑不要紧,只要有才华,一样写好胸

还有一个爱赞美美人胸白的诗人,叫方干。这位兄台脾气不好,“为人质野,喜凌侮”,还不小心失足跌破了嘴唇破了相,被人叫做“缺唇先生”。


要命的是,方先生本来就长得不好看,跌破了嘴唇,更没法看了。他丑到什么程度呢?壹读君给你看一段侧面描写。


唐宝历年间,方先生拿着自己的诗去拜谒钱塘太守姚合。姚合是谁?当时最著名的诗人之一,跟刘禹锡、李绅、杨巨源、贾岛都是好基友。尤其是跟贾岛关系好,因为二人诗风相近,被人并称作“姚贾”。能用自己的诗打动姚太守,不光仕途十拿九稳,诗坛上的地位也就奠定了。


不过,姚太守一看方先生的尊荣,就黑线了,差点叫警卫把他撵出去。不过太守毕竟是有太守的风度的,耐着性子看了方先生的诗稿——惊艳!才华!人不可貌相!于是设宴款待方干数日。


方干画像,毫无疑问这是大幅度美化的,不要以为古代就没有美图秀秀


方先生从此发达了,不光有很多大诗人迎来送往,也可以瞪着眼看美女而不脸红了。有一回看美女之后,他一气写了四首诗,其中两首写到了美女的酥胸。


其一是:“粉胸半掩疑晴雪,醉眼斜回小样刀。”


其二是:“常恐胸前春雪释,惟愁座上庆云生。”


疑惑美人胸前是一堆晴日的白雪,又怕春天到了白雪消融。方先生也是怜香惜玉得紧。只是壹读君实在不好想象他在酒宴上盯着美女胸瞪出眼珠的样子。


胸前瑞雪,眼底桃花

前面说到那位姚合姚太守,他那帮交游的大咖朋友里,有一个叫李群玉的,也是个写胸的好手。


李群玉,字文山,唐代澧州人。这位兄台是个很牛的人,比前面几位都牛。


《全唐诗》里有他的小传,说这个人啊,性情旷逸,爱自由、不靠谱,多半是个射手座。他参加科举考试,考上了一次就不考了,不玩了,回家写诗过逍遥日子了。后来宰相裴休向皇帝推荐他,请他做了弘文馆校书郎。他当了没几天官,又觉得没劲,辞官回家了。


当然,当官期间,也免不了结交一些达官贵人。其中之一就是杜悰。这个人是谁?壹读君都吓一跳:政治家、史学家、宰相杜佑的孙子,大诗人杜牧的堂兄,李商隐的表兄。


有一回,杜悰家设宴,座中有歌姬陪酒。李群玉同志嗨了,写了一首《杜丞相悰筵中赠美人》:


裙拖六幅湘江水,鬓耸巫山一段云。

风格只应天上有,歌声岂合世间闻。

胸前瑞雪灯斜照,眼底桃花酒半醺。

不是相如怜赋客,争教容易见文君。


胸前瑞雪,眼底桃花,有灯,有酒,这个太牛了,比双眸如漆,胸脯似雪还牛。壹读君要是美人,早就把持不住以身相许了。


唐彩绘双环望仙髻女舞俑,陕西历史博物馆藏。“胸前瑞雪,眼底桃花”也许就是这般模样。


不要急,下面还有。


有个叫周濆的,他的履历壹读君已经找不到了,不过他有一天碰到邻家女孩,就兽性大发写了一首诗,流传千古:


日高邻女笑相逢,慢束罗裙半露胸。

莫向秋池照绿水,参差羞杀白芙蓉


白天在路上碰到邻家的小妹啊,她的胸那个白哟,啧啧,要是到秋天的水池边照一下,白莲花都要羞愧死了。


你看,读这首诗,你就能体会到周濆看着美女嘬牙花子的模样。


还有一个叫欧阳炯的,严格来说已经不算唐代诗人了,不过生在唐代。他也拿莲花来比喻美女的胸。“胸前如雪脸如莲”,这么流氓的句子,也好意思写,面孔羞红了伐?


绝顶高手是这样写胸的

在最后出场的,必须是大牛中的大牛。


白!居!易!


对,就是写《长恨歌》、《卖炭翁》、《琵琶行》的白居易啊。


你个浓眉大眼的,写“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时候,小金就知道你老人家心眼其实坏坏的。


我们来看第一首:

《吴宫词》

一入吴王殿,无人睹翠娥。

楼高时见舞,宫静夜闻歌。

半露胸如雪,斜回脸似波。

妍媸各有分,谁敢妒恩多。


好像还是胸脯似雪的陈词滥调嘛……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们来看下一首:


《代谢好妓答崔员外》

青娥小谢娘,白发老崔郎。

漫爱胸前雪,其如头上霜。

别后曹家碑背上,思量好字断君肠。


谢好是当时的名妓,跟崔员外搁一块,白居易嫉妒吧?肯定嫉妒啊,不然嘲笑他们“胸前雪”映照“头上霜”?


好吧,小金承认,因为白老先生并不特别注意对胸的艺术欣赏,所以他写胸的诗确实平平。


小金用来镇楼的,是另一个超级大牛。


温庭筠,堂堂温飞卿,花间派词人的老大哥。他不写胸,唐代诗歌史简直就黯然失色。



他写过“团酥握雪花”这样直白荡漾的句子(意思请自己领会),但小金认为,下面才是他写胸代表作:


“鬓如蝉,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

雪胸鸾镜里,琪树凤楼前。”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施肩吾们,方干们,周濆们,你们的诗可以烧掉了。看看人家这境界,不是直勾勾地盯着美女胸瞪出眼珠子啊,人家优雅地、爱怜地、高冷地从镜子里瞥到美人胸的影子,还隔着碧烟般的轻纱,和姑娘如蝉的鬓发。


这种欲说还休的境界,十个李群玉也赶不上。唐代的诗中的胸,至此为最高。


不服来辩。



(来源:新欧洲、壹读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