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一不小心嫁了腹黑男 林菲菲 楚西航《完结》

小林书书 2018-12-05 17:06:04

1、夜招牛郎 



   是夜,皇亨五星豪华酒店!    林菲菲仰躺在大床的丝被上,床头的电话被她一次次的拿起又一次次的放下。    终于在挣扎了半个小时后,林菲菲一咬牙将白天熟记在心里的那个电话号码给拨通。    “喂,您好,这里是艾丝妮俱乐部,我是8号接线员露露,很高兴为你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电话的那头传来女子充满职业性的娇媚之声。    “我……要一个男人……”林菲菲声音有些发颤。    “好的,请问有什么要求?”电话那头的女子声音依旧娇媚且平静,因为这样的电话她一天要接好几百通。    “没……“林菲菲握着电话的手在一个劲的抖动。    “好的,请问您现在在哪里,我们需要你的详细地址。”    “皇亨酒店……518号房……”林菲菲硬着头皮报上。    “好的,我们的人十分钟左右就到,谢谢你的光临,祝你玩得愉快,再见!”女子娇媚的声音很职业的讲述着结束语。    直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断线的忙音,林菲菲还傻傻的握着电话,此刻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林菲菲,你到底在干什么?竟然夜招牛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荒唐了?    好半晌,林菲菲一个机灵,触电般的将手中的电话筒丢在地上,就像在丢一件很脏很脏的东西。    “啊……”将头狠狠的埋入被子里,林菲菲一阵发泄的惊叫。    这是一个漫长的十分钟,更是一个纠结的十分钟,林菲菲几次三翻的想捡起地上的电话取消这一次荒诞无稽的行为。    可是,一想起叶一凡与苏蜜二人的嘴脸,她一狠心,终究不愿捡起电话。    曾经,这两个人是她生命里最爱最爱的亲人,一个是她相恋五年的未婚夫,一个是她从小疼到大的亲妹妹。    可是就在昨天,她一不小心撞破了他们赤身**疯狂纠缠的一幕,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她才知道,她竟这么愚蠢的一直被他们两人这样狠狠的背叛着。    而叶一凡出轨的理由竟然是她没有将身子完完整整的交给他。    说来别人可能不会相信,她与叶一凡相恋五年竟然还保持着处子之身,平日情到浓时,她也只肯让叶一凡让亲一下摸一下,始终不肯突破最后一道关卡。    因为她是一个思想传统的女人,她只想把自己最美好的第一次留到新婚洞房,她只想在女人最幸福的那一天将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他。    却不想,这竟成了他出轨的导火线,抑或是,他根本就是在找借口。    可就是这个借口刺激了林菲菲。    她好恨,好怨,她的每一寸骨血都在疯狂的叫嚣翻腾,望着外面城市的夜,那般灯红酒绿,繁华炫目,林菲菲的心头突然升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凭什么只有他能够风流快活?    而她却要在这里为他苦守处女之身?    他不是他不稀罕么?    那她还这么在乎做什么?    男人可以欢天酒地,女人同样也可以。    于是,林菲菲做出了她这辈子最出位最大胆的一个决定——夜招牛郎!    望了望墙上挂钟,等待的十分钟早已经过了,但那个应招的牛郎却还迟迟没有出现。    “怎么还不来……”林菲菲不禁囔囔自语。    此刻,她脸颊发热,混身发烫,因为,为了不让自己退缩,就在刚刚她已经给自己喂了催情药。    这一次,她真的是豁出去了。    却不知,就在她忐忑不安的等待时,皇亨五星级豪华酒店的不远处发生了一场交通事故,一个长得白净清秀的年轻男子闯红灯,结果被撞,当场重伤昏迷,立即被送往了医院。    除了这被撞的清秀男子本人,谁也不知道他就是林菲菲今晚的应招牛郎。    话说另一头,这肇事司机见自己撞了人,并没有打算逃,却叫坐在副座的身着米白色休闲服、头戴白色鸭舌帽的年轻男子赶快走。    男子头上的鸭舌帽压得很低,低得遮掩住了他三分之二的容颜,只露出一个精致的下巴,留给人无尽的遐想。    男子知道自己身份特殊,此处又繁华喧哗,记者很快就会闻着血腥味而来,就算这人不是他撞的,可他毕竟坐在这部车里,若是被记者拍到了,指不定会把他写什么样,到时明天他定会登上各大报刊的头条。    这样的结果是他不想看到的。    所以,他二话不说,将鸭舌帽又压低了几分,然后下了车,淡定自若的离开。    却不想,那些记者竟来得如此之快,无奈之下,他东躲西藏的竟入了皇亨五星级豪华酒店。    可那些记者被他想像中的还要难缠,他们竟然根据他修长的背影就判定了他的身份,然后也不去报道车祸事宜,全都紧咬着他蜂拥而上。"


第 2 章 惊艳初见


   “该死的!”楚寒一声轻咒,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低着头就冲了电梯,然后随意的按了个八楼。    随着电梯门的关闭,晚上一步的八卦记者们顿时被挡在电梯外。    但他们并没有气馁,立即也进了旁边的电梯,跟着按了个八楼。    楚寒早就知道他们会这样,所以,他在电梯开动后又把五、六、七楼按了遍,然后在五楼出电梯。    耍了一个小心机。    虽然他已经脱离了“驾车杀人”的嫌疑,但这“酒店幽会”的罪名同样不小,对他将来的政治路途都会抹上污点。    他倒没什么,可父亲在乎,年迈的爷爷更在乎。    就算是为了他们,他也一定要成功逃脱。    但记者太多,后来的那一批一看楚寒来这手就立即分工合作,从五楼到八楼都撒下了狗腿子,来个大包围,誓不叫季秋寒落网。    楚寒头痛,这下当真是被他们给堵死了。    眼看前无去路后无退路,楚寒只能去拧酒店客房的门,一间间的试过去。    “咔!”就在楚寒已经听到了那些记者的脚步声眼看就要被逮个正着的千均一发之时,终于有一扇门,被他给拧开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楚寒一个旋身便闪了进去,然后,立即反锁。    正热得脑袋昏沉的林菲菲,立即被锁门的声音惊醒,猛的爬起身便见屋里突然闪进来了一个身着米白色休闲服男人,此时正透过房门的猫眼观察外面的动静。    “你……来了!”林菲菲心下一紧,下意识的拉起丝被挡在胸前,满脸通红的看着秋秀寒,这个人应该就是她之前一直久等不来的牛郎吧,看身材最少有一米八五以上。    “嘘!”楚寒转身作了一个静声的手势,然后顺手将那顶遮住他三分之二的脸的鸭舌帽给取了下来。    “啊!”林菲菲连忙一把握住自己差点要尖叫出声的小嘴,天,天啊,这个世上竟然还有长得如此帅气的牛郎。    只见他五官清雅俊逸,墨眉如画,眸若星辰,碎碎的头发垂在额前,一身米白的休闲服穿在修长挺拔的他身上,显得格外的清爽,阳光,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下意思的林菲菲便在心里,将他与叶一凡比较了一番。    叶一凡虽然也长着一副好皮像,但他是那种冷峻英伟型的,而眼前的男人却是温润如玉型的,各有千秋,但在此刻林菲菲的心中,无疑眼前这个男人更入她的眼。    “我……”楚寒原本是想向林菲菲解释他只是想进来躲避一小会儿,可是当看向床上的女子,只一眼,后面所有的话都咔在了喉咙里。    其实林菲菲并不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但却是最有味最有感觉的女子,她的肌肤很白很白,而且白里透着红,粉嫩的仿佛能够掐出水来。    她有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她的眼睛很美,是千里挑一的双眼皮单凤眼,她的鼻很小巧,唇,丰润娇艳,微微轻启,隐约可见里面那一排雪白贝齿。    咋一看,你可能不会觉得她很惊艳,但是却非常耐看,且你越看会觉得她越美。    特别是此时的林菲菲只着了一件淡紫色吊带睡裙,精美的锁骨,白皙的玉臂都裸露在外,在房内柔和的灯光中,泛着诱人的粉色光泽,还有她那双43寸的修长美腿,紧紧的重叠在一起,那么的直那么的均匀,简直让人看得血脉澎湃。    楚寒喉咙一干,一向自持力很强的他,突然觉得混身炽热的不行。    “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林菲菲见楚寒一直盯着她看,原本混身烫热的身子觉得越加的热了,她知道这是催情药的作怪,只能尽力的压制内心的那股陌生的冲动。    “洗澡?”楚寒有些莫名,随即点头一笑,“我的确该洗个冷水澡……”好降降身上突然升起的莫名的火热。    而且刚刚被记者一路追着,他也出了一身的汗,正觉得黏黏的,很不舒服。    林菲菲微下头,羞涩的指了指右侧的一扇门,“那里是浴室,你去吧,我……可以等你。”    “那我就不客气了。”楚寒也没深思林菲菲最后的一句话,近乎逃一般的闪进了浴室。    很快,浴室里便传出了洋洋洒洒的落水声。    林菲菲紧紧的揪住胸前的丝被,胸口一起高低起伏。    她好紧张,真的好紧张!    一想到就要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做那种事情,她就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幸好,幸好这个男人……还不错,林菲菲又禁不住在心里一阵庆幸。    因为,潜意识里,林菲菲并不想希望自己随意找的男人比叶一凡差,而楚寒无疑是可以与叶一凡分个高下的出色男子。    至少,外表上可以。    五分钟后,楚寒穿着浴房里备份的白色浴袍走了出来。"

第 3 章 缠绵第一次


而这五分钟对林菲菲来说,却是那么的漫长那么的煎熬,催情药已经被她的身体完全吸收,她现在混身热得快要着火了,小脸更是红的吓人。    望着混身软绵无力的趴在床上神色有异的林菲菲,楚寒目光一颤,连忙走向前,扶起林菲菲,急声道:“你被人下了药?”    “我……”林菲菲无力的依在楚寒袍襟敞开的胸膛,一瞬间的肌肤相亲,那舒爽的清凉感立即令滚烫的林菲菲舒服的轻呻了一声。    下意识的,小手就伸进了男人浴裕里,在男人清凉强健的肌肤上一阵游摸,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降低她自身燃烧的热意。    “该死的,别摸……”楚寒好不容易被冷水浇下去的**,立即就被林菲菲轻易的挑动起来,下身胀痛的紧绷感,让楚寒禁不住低咒了一声。    可林菲菲哪里还管他受不受得了,不但小手一阵乱摸,还将自己整个身子也贴上了楚寒,那肌肤相亲传来的清爽感,让林菲菲越发的贪恋楚寒的身体,迷糊中,竟将楚寒的浴袍给扯丢到了床底下。    “你真的不要再惹我,否则……后果自负。”搂着怀中柔软香艳的酮体,感受着那只逼着一件薄薄丝绸睡裙的摩擦,楚寒身上的火已经全部被点了起来。    “嗯……”林菲菲此时已经被催情药弄得晕晕沉沉,哪里还听得见他的话,只知道拿自己的身体用力的往楚寒的身上磨蹭,让他身上的温度带走她的燥热难受,而肩上的吊带更在她的扭动中掉了下来,露出了那对被黑色湘纹文胸紧紧包裹的浑圆。    直看得楚寒一阵血气充脑,“这可怪不得我了。”一个翻身,楚寒将林菲菲反压在床上。    可是望着身下女子那满脸情*迷茫的小脸,他突然心生不忍,偏过头,扯过床上的被子将林菲菲暴露在外的身体掩盖起来,轻声道:“你有没有老公或是男朋友,他现在在哪里,我带你……去找他……”    虽然这话说得有些违心,而且令他自己也一阵不爽,但他却不得不这样做。    眼前的女人一看便知是被喂了媚药,他虽不是柳下惠,但也绝不趁人之危,如果这女人有室之妇,他实不能毁了人家的清白。    “没有……他不要我了……我也不要他……”林菲菲微睁着惺忪的丹凤眼,伸手捧着前面温润男子的脸,微仰起身,主动吻了过去。    22年来,她总是活在自己筑起的保守封建的伽锁里,说实话,她有些累了,真的累了,今晚,她要活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活出一个不一样的精彩世界。    所以,今晚,是她彻底放纵自己心灵的特殊一夜。    林菲菲的话与主动,无疑是对楚寒最大的鼓动,什么狗屁君子,他再也装不下了,一把掀开盖住林菲菲的丝被,楚寒的身子再不犹豫的覆了上去。    有着层层薄茧的双手开始慢慢的抚摸林菲菲滚烫的身体,灵动的十指三下五除二就将林菲菲身上的衣物褪去,二人紧紧相贴,彻底的坦诚相见。    即便是在床上,楚寒也如他的外表一样,温雅轻柔,并不急色,低唇与林菲菲缠绵深吻。    “嗯……”林菲菲被他高超的吻技与手技弄得身体一阵颤抖,禁不住一阵轻吟,体内一种陌生的情愫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令她仿惹置身云端,随风欲飞。    楚寒被她的一记轻吟叫得骨子一酥,再按耐不住。    “唔……”林菲菲被他摩得好一阵难受,禁不住躬起身子相迎。    她的主动令楚寒好一阵心神荡漾,低首轻咬住林菲菲的小巧的耳垂,声音嘶哑道:“宝贝,可以吗?”    “嗯……”林菲菲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一声轻哼也不知道是答应还是只是在*吟,小脸娇艳如桃,美不胜收。    “我就当你答应了……”楚寒魅惑的亲吻着林菲菲轻蹙的眉心,腰身一挺,却仿佛遇到了一层屏障。    “啊……好痛……”林菲菲一声痛叫,身子瞬间紧绷,眼泪立即就掉了下来,真的好痛。    “你……竟然还是处子?”楚寒立即打住,震惊万分的望着林菲菲,随即他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欣悦的笑容,将林菲菲轻柔的搂进怀里,一阵轻柔的抚摸,柔声哄道:“放松,放轻松,就痛一下下,一下下就过去了,不疼……


第 4 章 温柔攻势


    林菲菲在他的轻声细语和高超技术的挑逗下不由自由的慢慢的放开了自己,虽然还很痛,却多了丝丝陌生的*感,让她无法抗拒。    楚寒知道林菲菲初经人事,所以他只用了男上女下的简直招式,两人纠缠疯狂了半个小时,最终林菲菲实在受不住双重*感,竟疲惫不堪的晕睡了过去。    “真是个小妖精。”还未尽兴的楚寒有些无奈的看着怀里林菲菲的睡颜,嘴角扬起了一抚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温暖如春般的笑容。    第二天清晨,当阳光自窗帘透入房内,床上的林菲菲睡意朦胧的翻了一个身,可随即下身传来的疼痛与不适令她睡意全消。    缓缓睁开眼,望着房里奢侈豪华的装饰,林菲菲还有些置身云雾的感觉,睁着眼睛看了好久,猛的一拍脑袋,这才想起自己是在皇亨酒店,自然也记起了昨夜之事。    虽然当时她因服食了催情药而意马心猿无法自控,但过后,那段激情的记忆却分外的清楚,思及那温润男子每一步温柔的亲密举动,更是令林菲菲一阵心跳加速。    可此时,房内只剩下她一人,早没了昨夜那湿润男子的身影。    摸了摸还有些余温的床,想来他才走不久,林菲菲的心头突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他竟然走时也不跟她说一声,难道就这么不想面对她?    林菲菲突然一个机灵,她怎么可以对一个一夜牛郎生出眷恋之情,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林菲菲猛的摇了摇头,忍着下身的不适,立即下床走向了浴室,她得用冷水让自己清醒一下。    “啊!”谁知林菲菲一打开浴室的门,顿时就惊恐的发出了一声惊叫。    为何?    因为浴室里正站着一个身材高大健美的果体男人,混身上下满是白色的泡泡,正在擦着淋浴露。    正在洗澡的男人也被林菲菲的尖叫声吓到,连忙扭头望了过来,然后冲林菲菲干净一笑,露出三分之一雪白的牙齿。    林菲菲瞬间石化。    望着那张熟悉的俊雅面孔,林菲菲的脑海有一刹那的空白。    下一秒,她砰的一声关上门,一路小跑钻进了被子里,身体竟激动的一阵微颤。    他……他竟然没有走。    这个认知,让林菲菲的小心肝一阵猛烈的跳啊跳,仿佛随时随地都要跳出嗓子眼来。    不一会儿,楚寒披了件浴袍出来,正欲走向床上的人儿,这时,响起了一阵门铃声,从室内的监控机可以看到是酒店服务生送早餐来了。    楚寒开了门,让服务生将早餐一一摆上桌。    然后走到床边,拍了拍用被子将全身蒙着严严实实的林菲菲,柔声道:“早餐已经来了,还不起床濑洗?”    林菲菲悄悄的探出一个头,却不敢直视楚寒的眼睛,扯着丝被包着身子就冲进了手洗间,因为她没有穿衣服,她竟然赤身果体的睡了一个晚上。    望着林菲菲这等羞涩可爱的举动,身后的楚寒禁不住一阵清爽大笑。    林菲菲在洗手间好一阵整理,梳洗,数十分钟后才裹着白色浴袍从里面小心翼翼的走出来。    “怎么那么久,早餐都快凉了,快点过来。”楚寒迎向她,很自然的搂住她的腰身,一起走至桌前,然后还很绅士的为她拉出一张坐椅,微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言行举止间,尽显高贵优雅。    望着眼前有着高素养的优秀男子,林菲菲不禁有些愣神,昨晚只觉得他温柔体贴,想不到于他相处起来,竟也让人觉得如此舒服。    两人对坐吃完早餐,林菲菲正欲出声问楚寒何时走,却不想,楚寒却突然一把将她拦腰抱起,然后朝不远处的大床走去。    “你要干嘛?”林菲菲的心猛的一颤,紧紧着揪着楚寒的袍襟,小脸一片惊慌。    “当然是给你上药。”话说着楚寒已将林菲菲平放在宽大舒柔的大床上。    “上什么药?”林菲菲赶紧朝后一缩,她没受伤啊,哪里需要上什么药。    “乖!”楚寒左手抓住林菲菲的脚踝,右手就去掀林菲菲的浴袍下摆。    林菲菲这才明白,他竟然是要给她那里上药,顿时,直羞得她满脸通红,恨不得有个洞就嘴钻进去。    连忙一把抓住楚寒的右手,林菲菲满脸红晕的摇头,小声的道:“我……我自己来。”    “不,我来。”楚寒长手一伸自床头拿下一瓶药,看着林菲菲的眼睛俊雅的脸上带着坏坏的笑,道:“昨晚你晕睡过去后,我已经给你擦了两次药,早就轻车熟路,放心,不会弄痛你的。



第 5 章 清醒的基情


    林菲菲一听,更加羞得不行,同时心中又有些小感动。    想不到他竟然会这般细心的为她着想,难怪她今早起床只是觉得小有不适,并没有出现像其她女孩初夜后的那种撕裂般的疼。    难道,干他们这行的都会这么细心的呵护顾主?    思及此,林菲菲突然觉得很堵。    楚寒并不知林菲菲心中所想,他见她低头不语,只当她已经默认,便也爬上床,将林菲菲的浴袍扯开,便就欲脱掉林菲菲的小*裤。    “别……”林菲菲立即被他大胆的举动惊回神,连忙夹紧双腿,羞得耳根子都红了。    “别怕,乖啦,我会很轻的。”楚寒将林菲菲轻拥在怀里,很有耐心的开导道,柔和的目光低望着林菲菲,嘴角带着迷人的浅笑。    初经人事的林菲菲哪里扛得住他这般温柔的攻势,而且他的目光是那样的怜惜那样的磊落,她若还扭扭捏捏倒显得她娇情了。    “可是……现在是大白天,晚上再那个吧。”保守思想深入骨髓的林菲菲还是放不开,但却是退让了一步。    可话一出嘴,她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露嘴了,她竟然要人家晚上再上药,那岂不是在暗示人家再留一天?    林菲菲被自己的小心思弄得头低得更低了。    “晚上自然也要上药,但现在更需要上药。”楚寒自是听出了林菲菲语气中的依恋,唇角的笑容不禁更深了,随即很是婉转的回应了他的答案,又道:“你若觉得太亮怕羞,我把帘子拉上便是。”    说着,楚寒拿起床头的摇控,轻轻一按,窗帘顿时自动缓缓拉拢,但由于此时太阳正艳,透着帘子照射进来,整个房间还是亮堂堂的。    林菲菲还想拒绝,可又担心自己这样子他会觉得她太娇情,索性紧紧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他要怎样就随他吧。    楚寒知道她这是已经答应了,轻轻的将她放平床上,然后温柔的褪下她身上仅有的衣物,开始认真仔细的为林菲菲上药。    药,带着淡淡的香气,很是清凉,涂抹上去令人一阵舒爽,特别是他的手腹带着薄薄的老茧,显得有点粗糙,每触碰一下她,她都会像触电一般混身一颤。    感受着林菲菲的颤抖,楚寒的心也禁不住跟着颤抖起来,原本只在边缘擦抹的手指,开始一点点的朝里移进。    “嗯!”林菲菲一声轻呼,吓得两腿立即夹紧,睁开一直紧闭的双眼,嗔怪的瞪向楚寒。    却不知,她这翻动作这个眼神,越发的激起了楚寒的欲火。    “乖,快松腿,你这样夹着我的手,我怎么给你上药?”楚寒倒在林菲菲的身侧,一手撑头,目光灼热的盯着满面绯红的林菲菲。    “你……你那哪里是在给人家上药,分明就是……”林菲菲被她看得一阵脸红心跳。    “就是什么?”楚寒的唇角再次扬起了他那抚坏笑。    “你……坏蛋……”林菲菲算是终于明白了,这厮看着温润无害,其实就是一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    楚寒一阵好听的爽笑,低头一口咬住林菲菲可爱的耳垂,吹气如兰的道:“我的手被你夹的好疼……”    林菲菲被他吹得脖颈一阵酥痒,一听他说手被她夹疼了,她下意识的就松开了双腿,结果……    “啊……”林菲菲被刺激的一声尖叫,顿时是又气又羞,拿起双拳就对着楚寒一阵捶打,“你这坏蛋……你欺负我……唔……”    话未骂完,已经被楚寒突然覆过来的双唇堵在了嘴里。    直吻到林菲菲几乎断氧,楚寒才犹然未尽的放嘴,却一路从林菲菲的脖颈这上吻到胸部,然后一口含住那粉红的花蕾。    “嗯……”林菲菲身子一颤,禁不住的躬起上半身,小手下意思的抱住了楚寒埋在她胸前的头。    明知道现在的自己并没有吃催情药,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再与他发生任何关系,可她的身体却已经无法拒绝他的触碰,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她喜欢上了与他在一起的感觉。    楚寒感受到林菲菲在没有服药下的情况下也接纳了他,顿时越加的深情温柔起来。    当身再次紧密契合的那一刻,两人都发自内心的轻吼了一声,此刻的他们都是清醒的,却也都是意乱情迷的。



第 6 章 厨房里强吻


   晚上十点,林菲菲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她与叶一凡合住的小套房。    可脑海里总是忍不住的想起自己与楚寒一天一夜疯狂纠缠的情景,临走时,他问了她的手机号码,但她却故意报了一个假号码,虽然他给她的印象很好,但理智告诉她,她与他根本不是一路人,再多做纠缠只会给彼此徒添麻烦。    这一次她回来,便是打算收拾东西离开这里,离开叶一凡。    可是,当她推开门,不禁愣在了原地。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良久,林菲菲才回过神来,震惊万分的望着坐在大厅沙发上的二老,正是她那原本该呆在乡下的父母。    而她的妹妹苏蜜,此时正亲腻在苏母的怀里。    苏父亲切的拉过林菲菲,笑道:“是一凡打电话叫我们来的,他说要我们二老来这城市好好玩些时日,怎么他没有跟你说吗?”    苏母斜睨一眼林菲菲,不咸不淡的道:“还是一凡孝顺啊,这么好的女婿你可要给我抓牢了,别到时给别的女人抢了去,哭都来不及,那孩子我是越看越喜欢,真希望以后蜜蜜也找个这样的好男人啊。”    不知为何,苏母从小就比较疼爱苏蜜,对林菲菲总是不冷不淡的,即便林菲菲再乖巧听话,在她眼里似乎也永远比不上任性娇纵的苏蜜。    正窝在苏母怀里的苏蜜泯唇一笑,抬眸挑衅的看了一眼林菲菲,对苏母道:“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找一个像姐夫这样的好男人,姐姐,你会支持妹妹吧?”    林菲菲一身子一僵,眼前再次浮现那日苏蜜与叶一凡裸身纠缠的一幕,目光冷冷的回视苏蜜,抢了她的男人还来问她支不支持,她这个妹妹当真是厚颜无耻来了极点。    可苏父苏母都在这里,她也不好发作,心中顿时也明白了叶一凡叫她父母来的用意,他分明就是逼她,拿她的爸妈来逼得她不能生气不能搬离这里。    至少她爸妈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她只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叶一凡呢?”林菲菲望了望屋子四周,却不见叶一凡的身影。    “姐夫正在厨房呢,他说今天要让我们爸妈尝尝他的手艺。”苏蜜笑容满面的回道。    林菲菲扭过头,根本不理她,随即强扯起一丝笑容,对苏父苏母道:“爸,妈,我过去……帮他打打下手。”    说完,便急步走向了厨房。    叶一凡真的长得挺不错,五官俊挺,一双桃花眼特别迷人,有着一米八二身高的他,由于他平时喜欢运动,所以身材特别的好,绝对是那种令女人一看就会脸红心跳的大帅哥。    林菲菲走进厨房时,叶一凡正在切胡萝卜。    “叶一凡,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想干什么?”林菲菲怒目而视。    这厮背着她与她的亲妹妹乱搞,东窗事发了,却又在她的父母面前扮好男人,她以为这样,她就会原谅他吗?    做梦!    叶一凡放下手中的菜刀,突然身子一动,猛的一把抱住林菲菲,抵在厨房的墙壁上,脸色阴霾道:“我还没问你呢,你一天一夜没有回家,是不是跟别的男人厮混去了?”    虽然林菲菲有着一米七二的高挑身材,但到底是个女人,气力哪里比得过叶一凡,被他这么死死的压在墙壁上,她竟是一动都动不了,只能怒容斥道:“你放开我,我去做什么与你无关,以后你的事也与我无关,你爱跟谁上床就跟谁上床,我不会再为你伤心,更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我要与你解除婚约。”    叶一凡听得怒了,双目充血道:“想解除婚约,没门,我告诉你林菲菲,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说完,低头就狠狠的吻向林菲菲的唇。    五年的相恋,他叶一凡的确是真心真意的在爱着林菲菲,可惜,林菲菲总想把第一次留到新婚洞房,可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这么优秀这么卓越,外面对他倒贴的女人要多少就有多少,最终他受不住诱惑还是出轨了。"

未完!待续……

后面尺度过大,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小林书书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