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女子38岁嫁六次,没有一个老公活过了3年,原因竟是…

阅红颜 2018-03-01 01:42:57


“幽明枯骨放妖光,姜汝素衣侍君榻。永日青冥近鬼方,空山百厉焚冢眠……”


    深夜,秒针滑向十二点,钟摆来来回回,敲响最后的声音。


    我被这凄厉空旷的声音生生吵醒,睁开眼,睡眼惺忪。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一个高大的影子笼罩进来。


    我想要看仔细一点,却发现不能动弹。


    “咚咚咚……”脚步声越来越近。随之靠近,从脚尖开始每根汗毛都竖起来,我却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慌乱之中,掌心猛然间感受冰冷,于是就紧紧地拽着那一块冰冷,似乎只有这一方坚定能够给我安心。


    冰冷,正在一寸一寸的往上爬。


    舌头顶开我的牙齿,湿滑纠缠,冰冷的手抚摸我的胸口,在某处停留,拉扯。身子就像是电流过一般,下意识颤抖起来。


    瞪大眼睛,我只能看到漆黑的一片。


    那声音还在我的耳边徘徊,宛若噩梦的旋律,不安被翻起。


    手还在我的身上,大腿内侧,还有最最隐私的地方。酥麻传遍全身,羞耻又惶恐。


    “呵……”一个声音兀自在我的耳边响起,声音瞬间退下去。


    “放松……”这是他说的第二句话。


    紧接着,疼痛就席卷。我就像是被生生的劈开一般,猛的挣扎。


    可是男人的手禁锢住我的肩膀,所有的挣扎都化作乌有。


    “啊!”我大叫起来。惊出一身冷汗。


    ……


    我叫卢苇,今年二十岁,是H交通大学大二学生。


    我的老家在凤阳村,这是一个很古老的村庄,谁也说不清楚这个村庄是怎么来的,谁也不记得这个村庄的历史。


    这个村子发生过一件事。就是有一年,供给村庄的河水断流了。一村子的人都指望这河水过活,村长只能请来这个村子里的耋老。和这个村子一样,谁也不知道老人家到底几岁。


    耋老形容枯槁,远远看过去就像一具枯骨。他叫人将自己放在光秃秃的河床上,安静得坐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忽然最后大喊三声“罢了,罢了,罢了!”就气绝身亡。


    这件事实在是诡异,但是接下来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第二天,老人的尸体就不见了。之后,村子里就死了很多人,先是一艘渔船被打翻,无人生还,接着就是有人莫名失踪,几天之后,尸体从河上浮起来。


    最令人惶恐的是,几天之后河水再一次断流,耋老的尸体就在河底。姿势扭曲,手脚绑在一起,堵在一个洞口。看上去就像是被强硬的塞进去的。


    可是他却仰着天空微笑!


    村里人说是冲撞龙王。要拿童男童女祭祀,最后请来一个得道高人。那人却说,洞里睡着一个大人,冥婚的法子最好。于是,每年都会在村子里选举出一个女子嫁给这洞里的大人。


    之后,每过一段时间,河水都会断流一次。每次断流,就是冥婚的日子。


    那一年,我十四岁。


    奶奶哭着抱着我,我至今都还记得,那一天奶奶老泪纵横的样子。


    我穿上素白寿衣,画着厚厚的妆。唇红齿白,毫无血色,我似看到了厉鬼。我被人拥簇着先是在祠堂里和一个刻着据说是那个大人的生辰八字的灵位拜天地。


    祠堂里都是白色,冰冷刺骨。


    等到十二点,我被一群人强行塞入河底的那个洞里。里面漆黑一片,我很害怕,趴在洞口看着外面的村民,他们木然的看着我,月光下,森然狰狞。


    外面唢呐吹吹打打的声音响彻天空,空旷,飘的很远。


    “幽明枯骨放妖光,姜汝素衣侍君榻。永日青冥近鬼方,空山百厉焚冢眠……”


    奶奶哭着趴在河边,几乎背过气去。妈妈不断的朝着村长磕头。每一次冥婚,女子都会暴毙而亡。


    无一例外。


    村长摇头离开,村民也三三两两的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脚踝处似乎有一双冰冷的手在触摸,一寸一寸的往上。我穿着厚厚的三层袜子,却还是阻挡不了寒冷。


    尖叫声响彻河底。


    村子里一片安静。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笨拙的往外面爬,脚踩在湿漉漉的河泥上,整个人却深深的滑下去!


    这个时候,爸爸将我拉出来,带着我往外面跑。顾不得身上脏兮兮的,我发疯似地跑。可是不管怎么跑,总是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妈妈见我回来,就连夜带着我离开村子。但是爸爸和奶奶没有逃出来。


    后来,妈妈告诉我,奶奶穿着寿衣代替我回到那个洞里再也没有出来。而爸爸,第三天就被发现淹死在河里,尸体肿胀,就像是泡了很久似的。


    而村子的事情之后也就没有被流传出来。我和妈妈来到H市开始新的生活,这件事一直都讳莫如深。


    而如今,床单上斑驳的血迹,身上的酸疼都在告诉我,这不是梦。


    “咣当!”有东西滚落在地板上。我下意识的转头。


    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一枚戒指。通体都是金黄色,上面雕刻着张牙舞爪的飞龙,是双龙戏珠。


    原来刚才我紧紧握在掌心的东西是这戒指!


    这戒指就是当年我在那个洞里带出来的!那个时候我太害怕,根本不记得戒指是怎么戴在手上的,又是怎么消失不见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戒指就像是印在我的脑海里一般,记得很深。


    我看着地板上的戒指,噩梦回笼,刻骨铭心。


    我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大夏天,没有开空调的房间里,我还是觉得彻骨的寒冷。我努力让自己忘记这一切,可是越这样,过往就越清晰。


    双腿颤抖,我强忍着恐惧将这戒指扔出窗外。看着戒指滑过一道抛物线隐秘在夜色中,才稍微安心一点。


    一夜无眠,我顶着黑眼圈起床,打开卧室的门,整个人僵在原地。那枚昨晚被我扔掉的戒指,兀自出现在门口。




 第二章:他来了!


    恶,过也。


    可是我做错了什么?看着地板上金色的戒指,我动弹不得。


    嘴唇翕张,如鲠在喉。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个字都吐不出来,连尖叫都是死寂。


    “哗啦啦……”厕所突然传来水声,妈妈起床了!


    我一个激灵,慌忙把戒指捡起来。


    戒指纹路生硬,咯的手心疼,冰冷刺骨。我生生打了一个冷颤,却紧紧地握住,宛若昨晚,似它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强打着精神,我匆匆吃了早饭就出门。在马路上看到一辆垃圾车,我没有丝毫犹豫,伸手就将戒指扔进去。


    看着垃圾车慢悠悠的停在十字路口,红色的尾灯一闪一闪。


    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戒指几次离奇出现,到底意味什么?可惜,并没有人来告诉我答案。


    摇了摇头,我转身朝着十字路口的另外一边走去。今天是大课,我不能迟到。


    晨曦微露,世界苏醒。


    我也进入学校。校园很大,路上学生熙熙攘攘。阳光倾覆,绿叶摇曳。


    教学楼就在大门对面,几步之遥。我朝之走去。


    脚步停在门口,我猛的回头,目能所及,学生三两成群,说话玩笑,轻松自在。可是我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这种感觉宛若……当年。


    “嘭!”


    有一团黑色的影子兀自滑过我的视线。来不及反应,就听到耳边满是尖叫声。


    呼吸之间,空气都残留着血腥味。


    有人跳楼了!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就像是被捞上岸的死鱼,声音断断续续,“求求你……”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却依旧喘不过气来。


    跳楼的是张倬,前几天还当着全班的面和我表白过,他怎么会……


    “卢苇,求求你让他放过我……”捏着嗓音,怪异扭曲。我看着他躺在血泊里,黄色的脑浆满地,嘴巴颤抖。


    疯了疯了疯了!一定是我疯了!


    我猛地摇头,再看的时候,他早就闭上眼睛。刚才的一切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似的。也是,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怎么可能还有力气说话?更何况他嘴巴是紧闭的!


    我的手却不断的颤抖,不断安慰自己。刚才这一切不都是噩梦。


    张倬跳楼的事情很快就传遍学校,我坐在教室,手脚冰冷。


    这一切不是偶然!张倬不会自杀的!


    看着满屋子的人,我想要跳起来把这些都叫嚣出来,可是谁会相信?


    “同学们,我们上课了。”班主任扶了扶眼睛,站在讲台上,拿着点名册,“我知道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我们班的张倬出了事情。现在警察已经来了,大家不用担心。好了,接下来我们点名。王佳佳。”


    “到!”


    “苏菲。”


    “到!”


    ……


    “卢苇!”班主任抬头,厚厚镜片下那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我。


    我低着头,“到。”


    “卢苇……”


    我抬头,发现班主任的眼睛瞪得很大,让人相信下一秒眼珠子都可以掉下来。瞳仁收缩,惊恐,“卢苇,求求你……”


    熟悉的话语,我猛地站起来,不知所措,“老师!”


    “求求你让他别来找我了!”班主任叫的凄惨,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匕首,满目惊恐,脸上肌肉抽搐,笑的扭曲,猛地朝着自己的喉咙刺过去。


    鲜血在空中飞溅,喷洒在前排的同学身上。


    “啊!”尖叫声响起。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两股惴惴,一个步子都挪动不了。


    班主任就像是一个瘪下去的气球,缓缓,缓缓倒下去。镜片溅上血点,嘴唇苍白颤抖,看着我,“幽明枯骨放妖光,姜汝素衣侍君榻。永日青冥近鬼方,空山百厉焚冢眠……”


    字字珠玑!


    我承受不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滑落。


    他来了!他来了!


    回头,周围的同学四散逃跑,那一双眼睛一定正在某一处看着我!我应该怎么办?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耳边,尖叫声震耳欲聋,尖锐刺耳。


    我用最后的力气爬起来朝着门口跑。声音渐渐小下去,只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声,粗重异常。


    门口,光芒刺目。


    我要离开这里!


    耳边似乎又传来那渗人的歌声,悠扬婉转,如泣如诉。就像是夙夜缱绻的呼吸声,勒痛我的神经。


    推开门,所有的声音回笼。嘈杂无比。


    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地狱。


    ……


    警察很快就将教室封锁。我站在人群中,看着医生将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抬上车,浑身冰冷。


    “真是晦气。”一个尖锐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苏冉转身离开。苏冉是我们班的班花,平时没少对我颐指气使呼来喝去。但是架不住人长得好看,追的人很多。


    教学楼就在大学门口,苏冉很快就打到的,上车。


    “嘭!”几分钟后,巨响。


    所有人愣在原地。


    几秒钟后,开始有女孩子哭起来,“苏冉的车出车祸了!”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是今天第三起死人事件了!脚步控制不住,我朝着大门口走过去。苏冉就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姿势扭曲的坐在副驾驶,浑身都是血,目光呆滞。


    不知道为什么,我松了一口气,至少她是真的死了。


    可是下一秒,她冲着我笑了!


    后退一步,我顾不上自己到底撞到了谁,疯狂的跑。我要离开这里!今天的一连串让我喘不过气。眼角酸涩,我感觉身后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我。甩也甩不掉。


    没有跑几步,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车爆炸了!


    我愣在原地,泪流满面。


    身后是惨烈的哭声,我不敢回头,吓得坐在地上,手脚冰冷。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响了。


    “喂。”


    手机那头嘈杂一片,有个声音钻进我的耳朵,“夫人,许久不见……”




 第三章:肚子里的东西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等回神时已经是手里拿着钥匙站在门口。走廊灯没有开,视线昏暗。我觉得浑身冰冷。伸手,放在门把上。


    手机忽然响了!


    我一个激灵,差点将手机扔出去。


    “阿苇,今天妈妈要加班,冰箱里给你做了吃的,你自己吃点。”妈妈的声音略显疲惫。在这座城市里存活太不容易,妈妈常常加班到凌晨。


    鼻尖微酸,我点了点头,“好。”说着怕妈妈察觉到我的不对劲,飞快挂断电话。


    进了家门,走到自己房间门口。视线往下,我看到那枚金色双龙戒指!


    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稀里哗啦。名为理智的那一根弦瞬间就断裂。惶恐和不知所措席卷而来。


    那个黑魆魆的河下洞,学校里三起死亡事件,一幕幕全都在我的脑海里闪过。


    情绪瞬间崩塌。


    我感觉一双手莫名出现在我颤抖的肩头。我吓得整个人摊在地板上,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连滚带爬的往房间里面跑。


    没有跑几步,就被一股力量抛起,整个人腾空一跃,失重的感觉。紧接着就被重重的扔在床上,被子粗暴的遮住视线。


    事情发生的太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后背接触柔软的床垫的时候,整个人都僵硬了。


    我知道,他来了!


    脚踝处,寒意一寸一寸的往上爬,似乎可以渗入骨髓,牙关节都开始打颤。


    手指轻轻的划过我的肚子,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脱落。


    肌肤暴露在空中,汗毛瞬间颤栗。


    我的脑袋被遮住,身子敞开。这个姿势令人羞耻,可是我不敢动。因为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我。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最后消失在枕头上。颤栗,惶恐,我咬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忽然间想笑,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乖的受虐者吗?


    可是我是真的吓破胆了。


    我清晰的感受到那一根手指划入我的身体,因为害怕,里面很干燥。进出的时候很疼。我觉得下面火辣辣的,却依旧不敢动。我清楚的知道,在我身上的不是一个活人!


    巨大的身躯覆盖在我的身上,他的动作很粗暴。


    冰冷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脖子,一路往下,来到我的胸口,蹂躏。将我的羞耻随着他的动作一点一点的粉碎彻底。


    最后就是熟悉的撕裂感。


    疼!


    我不明白,为什么是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从小到大我没有和男生接触过,经历那一场噩梦一般的冥婚,忘记已经需要很大的力气。来到这座城市,我更是半工半读。满心都希望好好读书,和妈妈好好生活。


    我以为,在将来我会遇到一个男人,两个人相爱,然后在一起。一切都水到渠成。


    而此时此刻,我却被一个陌生男人一遍一遍的凌辱,夺走我的初次。


    不甘心!真的是不甘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从我的身上离开,冰冷却依旧留在我的周围,手轻轻的拽着被角。


    手一凉,有一东西滑入。


    我从缝隙看过去,是那一枚戒指!


    “这是最后一次。”头顶,沙哑冰冷的声音响起,仿佛来自地狱的深处,吞吐着鲜血。


    “这是什么?”我鼓起勇气,顺着被子的缝隙看过去。只可惜男人背对着我,我只能看到他身上那一件明黄色的袍子,上面的龙纹和戒指上的一样,五爪金龙!


    “婚戒。“他回答,微微转头。


    我立马闭上眼睛。我怕,怕他狰狞无比。毕竟鬼并不是一个美好的存在。


    嗤笑声在我的头顶响起,下一秒我的被子就被粗暴的掀开,他的手掐住我的脖子,将我整个人拎起来,“睁眼。”


    呼吸不顺畅,我睁开眼。


    高挺的鼻子,深邃的桃花眼,眼底有一颗细小的泪痣,薄唇微漾,那一抹笑容带着杀气。


    呼吸困难,我手舞足蹈的挣扎,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丑。


    男人松开我。


    我跌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刚才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真的会死。手触碰到这硬邦邦的婚戒。


    我想起来了!


    那年冥婚,我从洞里带出来,后来爸爸带着我跑,我就将戒指扔掉。可是等我到家的时候戒指又神奇的出现在我的手上。我很害怕,于是再一次将戒指扔掉。


    爸爸的死,奶奶的死,还有最近学校同学的死,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和戒指有关系!


    我惶恐的看着戒指,又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修长的双腿优雅的交叠,身上金色的袍子微微抖动,这个男人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睥睨王者。


    所以,欺辱我的人就是杀人狂魔。


    “我在你肚子上放了一样东西。”


    “什么?”我下意识就捂住自己的肚子,这个男人十足变态,若他在我身上留点什么,我想想就觉得恐怖。


    “如果这肚子里的东西出了什么意外,你也就没有必要活在世上。”他走过来,捏住我的下颌,一字一顿。


    力气很大,我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捏碎了。


    “你什么意思?”我深吸一口气,看着那一双染上愤怒的桃花眼。


    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受够了!


    “学校里的那些人是不是你做杀的?”可笑,除了他还有谁?


    男人看着我,勾了一下嘴角,似乎是在嘲笑,“这件事,你不要管。”


    “为什么不要管?他们死的时候……都在叫我救救他们!”闭上眼我几乎可以想起那一幕幕血腥残忍的画面。


    “哼。”男人笑了,“现在你能救谁?”


    是啊,我能救谁呢?我连自己都救不了。我苦笑,看着他,“那么我就毁了它。”说着我捂住自己的肚子。


    男人一瞬间就变了脸色,狰狞的就像是一头暴躁的狮子,咆哮着扑过来,捏住我的脖子,“你敢。”


    不知为什么,我反而不害怕了,“你是死人,你不应该来纠缠我。”


    瞳仁微微闪烁,长长的睫毛轻覆,将里面的嘲讽抖碎,“你以为你是什么?你也不过是个死人。”


    我的心一颤,没来由的慌乱,“你说什么?”


    “六年前,你早就死了。”男人的眸子漆黑深邃,就像是万丈深渊,我看过去,只有无尽的冰冷和朽烂的杀气。


    我死了?


未完…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