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当代诗人】郑永钤:剑气犹凝寒月色,夕阳偏照踏青人.

塞上吟坛 2019-07-11 16:38:44

诗人简介




郑永钤:男,1948年生,安徽合肥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散工委委员,安徽省散曲学会会长,《安徽散曲》主编,《安徽吟坛》副主编,中华散曲论坛顾问和点评导师,安徽省篆刻研究会会员。幼承家学,工书画。诗词曲论多见于《光明日报》《中华诗词》《中华辞赋》《中国当代散曲》《新安画派论坛》等几十家报刊杂志等,多次获奖,入选《诗百家精选》和《当代散曲百家选》,出版诗集《郑永钤诗词选》。

 


贺新郎·过洛阳再游龙门

天下之中矣!历千年、山河拱戴,几朝王事?五水悠悠流不断,多少繁华梦呓。一点点、兴亡和泪!闻说北邙闲土少,尽英豪、叱咤沉荒是。云未散,沧桑意!     我来紫陌红尘里,见垂杨、多情依旧,向人凝翠。行入龙门瞻万佛,佛祖慈悲笑耳!指点处、长桥犹记。三月洛京春最好,正柔风、拂面轻轻起。回首望,神都地!


金缕曲·登山海关有感榆关抗战

 第一雄关否?扼咽喉、依山襟海,巨龙西去。越过秦楼穿汉堞,万里绵延古戍。连云际、苍茫风雨,百二关河堪作险,锁京门,应是无双处。制羯虏,镇东路。     奈何国脉微如缕?欲回天、挽澜无力,寸心如许!取义长争光日月,肝胆昆仑砥柱!悲壮烈、如歌如诉。万里长城磅礴在,好男儿、青简昭昭赋。赤子梦,精魂铸!

注:榆关抗战是中华民族第一次以长城为依托抵御外国侵略者的大规模战斗,是自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第一次大规模的以武力抵抗日军入侵,也是“七七”事变前中国军队最大规模的抗日战役———长城抗战的先声。榆关抗战纪念碑现位于秦皇岛山海关南门旁。


唐多令·登老龙头关塞感赋

排浪石城奔,混茫元气吞,起龙头、万里雄浑。历尽沧桑成胜境,登临眺,揽涛云。   潮打旧锅墩,天开绝塞春。纵百年、前事难湮。靖卤台边浮怒雪,风未静,又边尘。


临江仙·将军崖壁画之谜

         界外星云谁抖落?飞来壁上苍苍。漫从遗迹问端详,烟霞来不应,风雨蚀沧桑。    轻扣时光台上石,尘封千载茫茫。天书太古费思量,将军牵马去,前史几多藏?


临江仙·咏荷

 一水三千尘不染,凌波顾盼从容。红衣俏立谢天工,由它凉热去,开合自临风。    俯仰何须忧得失,陶然舟兴方浓。半川荷气月朦胧,湖光偏韵好,深浅拂花丛。


临江仙·丙申春笺寄景银兄

者是梅花明月地,几时消受清寒?春风吹忆旧亭栏,世间情义重,同道往来怜。    散去千金豪气在,登临歌啸悠闲。樽前射虎话南山,吟涛飞百丈,声振响云天。


临江仙·又过城南桥

     记得莺飞春水绿,虹桥半落烟霞。重来已是向黄花。霜天红叶好,林外夕阳斜。    风雨沧波都见惯,几多故事生涯?当年一曲浣溪沙,诗心明月里,纤指拨琵琶。


临江仙·宿常德草坪镇有怀

枉水沅江流不尽,古今多少豪情。当年屈子涉江行,高驰怜道远,世浊问谁醒?     襟抱山河拼热血,将军浩气沧溟。春风犹唤杜鹃声,草坪镶有梦,月照一川明。   

 


浣溪沙·再聚匡河拈韵得“春”字

拈得诗廊一字春,鸟啼声里写天真,清波十里绿如茵。     酣酒浮生须快意,流云故事总销魂,林花记得那时人。


浣溪沙·四题

零落江南秋一枝,凝香犹自染霜垂。西风黄叶正悲时。    只合卷帘怜瘦色,虚言伴月共清姿。年年谁唱短亭词?


几许卿卿未许行,几多风月叹飘零。天涯一键到荧屏。     风雨当年缘一劫,星桥今夕渡双星。几重思念故人情。



抛尽浮钱欲买春,春归无计闭重门。蔷薇开谢几黄昏?     溪月溪桥为有梦,菱歌菱水了无痕。瘦人时节总销魂。


曾是罗浮客里身,孤山寻梦亦销魂。两三疏影逐香尘。    未敢春风明月恨,不辞冰雪旧时痕。当年谁是探花人?


浣溪沙·一说昭君

日烁烟尘万里沙,曲中胡马去天涯。何曾回首帝王家?     羞杀汉宫承泽露,长存青冢动胡笳。年年芳草舞风斜。

    注:“青冢”,即昭君墓,位于呼和浩特市南郊呼清公路9公里处西侧。相传每年“凉秋九月,塞外草衰”的时候,惟独昭君墓上草色青青,故称之为“青冢”。


浣溪沙·二说西施

一曲香溪谁浣纱?屐歌舞谍俏生涯。苎萝山下女人花。    清白潭身留妾恨,春秋霸业付寒鸦。泛舟烟水亦堪嗟!

注:1、西施擅长跳“响屐舞”。

       2、相传当年西施入吴时,由范蠡陪同,舟从越国会稽出发,顺西小江而行,过苎萝山来到这里。此时已近黄昏,西施望着夕阳西下的家乡,想着自己背井离乡,前往吴国,将委身于吴王,便泪流不止。范蠡深知西施的心情,于是决定在此停泊一宿。当时正值夏末秋初,江南天气依然炎热,俗称“秋老虎”。西施为了洁身自爽,欲留清白于此,便在两水交汇的潭中沐浴。


浣溪沙·三说贵妃

一树梨花和泪垂,君王薄幸断魂祠。娇多恩重只当时。    社稷从来天意重,红颜何必苦情痴?马嵬坡下草凄凄!

注:马嵬坡前,贵妃自缢于马嵬坡路边佛祠的梨树下,时年38岁。


浣溪沙·四说貂禅

绝代姿容掩月羞,满村桃李为卿收。分花拂柳运机筹。    声色为戈挥佞贼,连环设计套温侯。忻州好女最风流!

注:1、貂蝉故里在忻州市东南三公里的木芝村,村中传闻,早在貂蝉出生前三年村里的桃李就不开花了,至今桃李树依然难以成活。

2、忻州民间有云:忻州无好女,定襄无好男,意即自忻州出了貂蝉,定襄出了吕布后,当地风水都被占尽了。



五律  过凤阳明中都城遗址有感

雨霁云犹暗,荒城草木深。

帝京龙啸去,淮水凤翔临。

得失空余恨,兴亡自在心。

萧萧风万里,秋色入寒林。


五律  癸己岁暮读诗有感

岁暮梅花发,江山又欲春。

吟诗浮大白,追梦念征尘。

庾信文章老,少陵风雨贫。

肃然歌正气,天地物华新。


七律  甲午岁末致诸友好

凭栏引啸一声春,大野云山入眼新。

剑气犹凝寒月色,夕阳偏照踏青人。

不将真性掩荒草,何以芳馨伴此身。

斗室能追高格意,鬓花渐落到衣巾。


七绝  登避暑山庄四面云山亭

万壑松风远翠楼,云山四面一亭收。

关河景色原无恨,未许皇家独占秋。


[双调·沉醉东风] 窗外长江

春日曾在芜湖弋矶山上小住数月,窗外长江,一线西来,浩浩东去,作此以记。

云澜涌惊涛乍起,玉带飘走舸疾驰。临窗白鹭飞,隔岸青山翠。听几声渔唱夕暉?大浪淘沙去不归,对江月千秋画里。


[正宫·端正好]  养母情

梦追寻,魂牵盼,思往事今夜难安。生逢离散江南岸,是慈萱抚养深情叹!    

[滚绣球]   冷飕飕四壁空,路漫漫一境寒,烈日下娘打工挥汗,风雨中娘步履蹒跚。皴裂手一双,劳累灯一盏,苦凄凄侵霜磨难,颤巍巍辛苦飘残。忘不了寒天雪地敲冰冻,忘不了小巷长街背影单,为生计娘帮人洗补度艰难。


 [倘秀才]   当家产治儿病心操力殚,走荒山寻单方天冷地寒。顶着狂风夜色阑,情切切,意潺潺,抚今昔不由我泪潸潸。


[脱布衫]   想那一声一叹,操尽忧烦;一言一行,透暖温寒;一针一线,起晨带晚;一生一世,把儿期盼。   

                

[醉太平]   时光易删,岁月难返,我几回回梦醒泪难干,都化作心潮涌波腾浪翻。铺沙画荻仁心叹,退鱼剪发贤良赞,断机教子疏愚顽,娘恩自古重如山。


[随 煞]   低徊人子南风叹,弱水三千只一箪。争奈鹤归去不还,思念娘亲梦也难。寸草茵茵流水潺,跪乳羊羔愧羞赧。



[南呂•一枝花]  赴西安采风太白山有吟

美哉秀玉峰,奇矣寒冰地!终南星坠处,精化为白石。月照清溪,望一川积雪银光溢,喜万壑藏云天浪追。紫气来,栈阁飞霞;落叶衔,鸟儿净水。


[梁州第七]  竦身看路遮雾迷,回眸观夕照烟微。果然是太乙青天会!插花负雪,眺谷披晖;千姿秀出,百态萦回。拔仙台丛岭似舟飞,不融洞滴水挂冰垂。杜工部驻马曾留题,王摩诘终南乃忘机,柳宗元此地也神怡。徘徊,有谁?唐家天子温泉浴,犹题诗恩泽众生意;《关学》名儒张载兮,殁馆舍无殓也悲催!


[尾聲]  长安回首乾坤替,今日山川归庶黎。思古怀幽俺一吼秦腔醉!且怡,梦随,惇物山留我故依依。

注:太白山在《尚书•禹贡》中谓之“惇物山”


[南吕•一枝花]   美丽合肥

江南唇齿乡,淮右襟喉地。环城翡翠秀,映日水波奇。美景堪题:教弩听松立,包园戴月归。乘车儿游三国遗城,步行儿拜中堂故里。


[梁州第七] 对千年风光揽胜迹,赏一城晴雨沐春辉。数英雄也曾见风云会,周郎雄略,孝肃寒威;亚樵时杰,白石词瑰。历霜雪润雨春回,展云翼圆梦鹰飞。蜀峰下一排排楼阁参差,巢湖畔一串串明珠缀拾,紫蓬山一座座名刹云集。心痴 ,景迷。觑这壁女人街婉转娇艳,逗燕舞莺戏。看那壁艺术馆龙腾凤栖,引足驻神驰。


[尾声]  城中红火榴花醉,城外湖山绿色围。一片丹青好研墨,画丽,曲飞,端的是科技名城万般儿美!

注:石榴为合肥市“市花”。


[双调·水仙子】] 题《故山春暖柳如烟》画

一篙春水载乡情,两岸垂杨入画屏。四围山色松云径。乘兴归闲对景,漫天涯芳草青青。船向斜阳系,云从碧嶂生,春暖野禽鸣!


[越调·武陵春]   儿时碎影·合肥老八中前身

一塘云影半烟霞,绿柳斜阳下。隔岸遥呼捣闲话,浣衣纱,萍浮鱼戏真图画。岸边种瓜,几间草屋,菜园尽处是梨花。


[越调·武陵春]  儿时碎影·合肥老南油坊巷

门前老树噪昏鸦,小巷风情画。几户炊烟夕阳下,有人家,泥墙茅屋蔷薇架。香街好踏,赤阑佳话,一曲浣溪沙。


[十二月带过尧民歌] 雪 夜

冽朔风琼楼冷冷,绽梨花银界盈盈。立玉筍千峰素影,叠冰盘万树莹晶。盖恶途乾坤净净,扑归人飞絮轻轻。   [过]  这春来悄悄无声,这柳枝桃叶应醒。对寒窗不夜天明,对几株疏影香凝。魂萦:三分一段评,闲说林和靖。


[双调·沉醉东风]  题梅花图

唐伯虎闲题玉蕊,朱公醉梦冰姿。魂留写意笺,韵落分香笔。徐青藤墨拂云枝。陶宗仪有铁线圈成个个奇,敢情是都开在画里?


[中吕•阳春曲]  雨中泼墨山

山奇山幻狂颠韵,云淡云浓点画神。揎衣泼墨尽情喷,湿画魂,枯笔少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