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心上莲花:一场欢喜忽悲辛

心上莲花次第开 2018-08-20 16:09:49

三十多年前,农村的学校中考特别难,几乎一届学生也就一两个能考上中专或高中的。堂哥毫无悬念地落榜务农了。堂哥虽然是个农民,但有志气,人又聪明,还特别好学。他经常看各种小杂志上的致富信息什么的,还给很多的厂商写过信,还有外地的人专程来找过他。记得当时伯母特别自豪得说,儿子肯定会有出息!不过堂哥梦想虽多,但没有机缘,多少年都没折腾出个名堂,一直在村里种地。

后来体弱多病的伯父因心脏病,年龄不大就过世了。伯母还年轻,改嫁到县城。到了城里,堂哥的桃花运来了,经人介绍认识了邻村的姑娘芳。芳胖乎乎的,特别爱笑,性格特别温和,大家都很喜欢她。那时候经常看见他们俩骑着自行车亲密地在街上晃悠。芳和堂哥结婚了,虽然房子是老旧的,家里没什么钱,但有情饮水饱,小日子过得跟蜜似的。

婚后几年,他们的儿子强出生了。这是个精灵可爱的娃娃,长得几乎是堂哥的翻版。芳娘家嫂子的哥哥是当地一个大型民营企业的负责人,芳托嫂子找她哥哥,安排堂兄去企业里上班,不久又把他提为主任。工作比较轻松,收入也不少。在我印象里,这是堂哥最滋润最幸福的日子。如果没有以后堂哥的那场艳遇,这就是一眼望得到头的幸福人生了。

堂哥长得很帅,事业又如日中天,一时神采飞扬,身边难免地招蜂引蝶了。堂哥今天招上这个,明年惹上那个,关于他的流言蜚语的各种私房版本,在单位经常暗地里流传。芳的亲戚是高层领导,这种坊间传闻传到他耳朵里的并不多。偶尔听到点风声,也鉴于亲戚面子,怕因此引发家庭矛盾,睁一眼闭一眼,也没怎么理会。芳更是毫不知情。

芳和堂哥有一天因为一点小事,赌气说到离婚,一冲动就真的去民政局办了手续。芳还很傻很天真地等着他回来求她,没想到第二天,一个大着肚子的离婚女人就进了堂哥的家门。这是他当主任时暗地里好上的,而且已经怀孕了,那女人不放过他。堂哥为了收场,只能选择想方设法诱导妻子离婚——原来一切都是事先算计好的、赤祼裸地就是预先设好的一个局。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一切,一夜之间晴天霹雳一样就发生了。

几个人的人生都很彻底地改变了方向。堂哥马上被毫无疑问地开除了,回家种地。芳伤心欲绝,当年嫁给一无所有的他,想方设法地帮他发展起来,就图他对自己好。哪知突然之间,毫无征兆地被别人抢去了,而这中间的狗血过程,她直到离婚后才知情。这种打击,让她彻底傻眼了。这过程的纠葛就不说了,作为一个30多岁离婚的女人,在这场打击中,已经是心如死灰。她后面几次改嫁,都过得很不如意。

堂哥的这个小三上位的后妻是个悍妇,三下两下,就把堂哥治得服服帖帖的,自然年幼的强就成了最大的受害者了。强被后妈安排到另一个屋子单独睡觉,夏天,蚊子多得几乎能吃了他。后妈还在他睡的这边烧火,房间热得象蒸笼。冬天,倒是不给他烧坑了,屋子里冻成冰,被子脏的透亮。吃饭的时候,后妈不让他和大人一起吃,给他盛一点,让他自己坐小凳子上吃。堂兄怕老婆怕得要死,只能趁着老婆不在屋里的时候,偷偷给儿子夹块肉。年幼的强,没多久就从一个人见人爱的小男孩,变得蓬头垢面、整天怯生生的,跟个流浪儿似的了。堂哥和芳看着都不忍心啊,自己的娃自己疼啊!但芳的条件根本领不了。有一次他俩不知道怎么凑到一起,拉着孩子到我家,想让孩子跟我父母一起过。可父母身体不好,年纪也大,无法长期照顾。那一次,曾经的一家三口在我家里抱头痛哭,让人至今想起来都令人心酸。

年幼的强东家吃一顿,西家吃一顿。连上学都像打游击,在姥姥家上一年,去奶奶那上一年。这样的童年给了他怎样的阴影,无从知晓。我们也不知是怎么挣扎着长大的,只知道他初中毕业就没上学了。好在男孩子糙皮糙骨的,给口吃的就能活下来了。他又继承了堂哥聪明灵活的基因,在打工过程中,自己找到师傅,学了轿车修理技术,这两年谈了个女朋友。

几个月前,我忽然接到从未联系过的堂哥的电话。他尴尬的笑了几声,说想让我担保去借高利贷,给儿子强娶媳妇。而我事先从妈妈听到的是,他盖了新房,老婆不给强住。还没娶亲就分家了,把那几十年的老房子分给强娶媳妇,结婚家里也不管了。我一听就说不出的反感,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他。

后来听说,侄儿强和我堂哥他们为了娶亲的事说不拢,吵了一架。然后家里也不管他了,没有经济条件娶亲的强,只好答应去女方家入赘。

对于儿子,堂哥不仅小时候没能尽心养育照顾,长大后也没能按农村的传统给他盖房娶妻。不知道这个当爸爸的,是不是心有愧疚?

堂哥多少年都没个正式工作,又造了新房,生计艰难。那时城里到处拆迁,堂哥开着一个旧拖拉机,到处找城里待拆迁的老房子,趁着没人偷偷拆点砖卖。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他在拆砖的时候,房子突然塌了,把他埋在里面。他挣扎的露出头,挣扎着用手把压在胸口的砖一块块挪走,但没挪几块,人就不行了,窒息而死,弄出来时,整个头都黑紫了。死时只有四十六岁。

当初如果没有这场雷人的桃花劫,堂哥还在风风光光当着领导,犯得着辛辛苦苦去偷砖卖么?又哪会因此而搭上性命?妻子芳哪能半世飘零,侄儿强哪会受尽苦难?唉,不说了。

在堂哥的丧礼上,强跪在地上,哭得声嘶力竭,额头上磕得血肉模糊。他哭着说,爸爸走了也好,省得再受气了。

出殡的时候,强的后妈坚持让自己的女儿打幡。按老家风俗,出殡的时候一般都是儿子打幡,有儿子没有让女儿打幡的。不过还有个说法,由打幡的子女继承家产。这个做法的目的昭然若揭,一时间街头巷尾议论纷纷。

堂哥生前和强分家的时候,说好了把老房子给儿子强,新房给老婆与女儿。结果堂哥没了,那套破旧的老房子,他的后妈也不给他了,理由是他到别人家入赘了。那母女俩一起赶强:“这什么都没你的,赶紧走!”

回溯堂哥的一生,犹记得那个帅气的阳光少年,与芳那十指交缠的两情相悦,那妻儿笑语玎玲的小屋……转眼风波骤起,终至家破人亡,一场欢喜忽悲辛。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流水般地过去了。只有他辜负的人、他亏欠的义,还在这个世间缠缠绕绕,在因果相续中起起伏伏,不知哪里才是尽头。

柳点评:

当初风光之中,花花蝶蝶围绕之时,这位堂哥也许只是图个新鲜,占个便宜。人在浓艳场上,立不住脚跟,终于招上了这个惹不起的女人,毁了后半生,最终搭进了性命。这事看似一时失足而成千古恨,但能做出这种背弃妻儿的事,这种深藏不露的心机、这种出手就不留半点余地的绝情,这样的心性这样的人,招这样的事,到这种结局,又岂是偶尔?


点击关注↑“心上莲花次第开”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心上莲花次第开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slhcdk
心上莲花次第开论坛:
http://www.xslhcdk.com/index.php

心上莲花学佛交流群:249544792

心上莲花慈善平台官网:www.xslhgyw.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