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三江有月《丙申集》

远山星际 2018-10-02 02:06:08

三江有月《丙申集》





装部:


玉兰

出落莲模样,春恩报未迟。栖身庭与庙,得趣上高枝。


记四月十七异象

苍天何久霁,此刻易投虹。更有星凌至,人皆羡艳中。


无题

三观无比正,万象一般同。乖巧从高格,尊亲技未穷。


端阳戏作

奈何其奈何。一夏耐消磨。幸遇诗人节,江湖秋水多。


与三峡会议间隙扶栏口占

重伫黄牛下,隔江厘旧斒。或因今水谧,总惹淡云环。


丙申中秋寄诸友

恰逢连日雨,此夕慰霾藏。遥取峨嵋月,同君惜桂香。


惊蛰戏作

一夜春风抵剑门。蜀中活物尽回魂。行车疑入花篱网,淡了峨眉问至尊。


登南京覆舟山

因缘玄武一湖间。为就鸡鸣续蒋山。水墨六朝文武事,九华三藏色俱斒。




七夕戏作

晴明转瞬似归墟。萌雨知停入夜初。男女宜游天乞巧,人间今晒不多书。


再读《五藏山经》亦闻其与北美山系旧俗有合

六万里山寻未穷。中南西北半其功。岛夷自是无常地,可许达人东复东。


咏史

误因篝火谶狐鸣。二世江山一霎倾。太史公何施慧眼,刘邦曾帅楚王兵。


书殇

逰利逰名竞汗牛。菁华瘞灭不须谋。可怜手卷偏因伪,多是秦皇坑里留。


铺中三杰丙申龝事记

金水

夜裹浴巾忙洗浆。今番团座不龝装。轻衫一袭撑旬月,纵未风干裹汗凉。

幻庐

弈棋担粪不曾忘。急煞京都雅事王。看彼高豪如异体,自当落笔以龝装。

高凉

雏鸡两斩赋三章。僭越高豪入楚狂。油铺从今新典出,十分得瑟即龝装。




丙申冬日红叶设局饯行幻庐金水和轩高凉相陪约作绝句

道是房枭进了村。生云阁易帜为屯。果然大器招贤出,腹满诗钩倚马喷。

京华天色渐氤氲。已不少年声又闻。共守元心观故事,还将弱骨问浮云。


正月初六凌晨的城南高速,再叠徳劭韵

长驻灯河里,紧盯前后邻。

可怜驱车卒,皆是返城人。

问道惟高德,消疲无替身。

欲停诸驿拒,添堵又更新。


扬州东圈门席上与平山诸子论诗分韵得几字戏为扇面

归值烟花尾。卅年心已匪。

何堪水一湾,老柳残奇玮。

未许月三分,长天铺靉霼。

座中围壑峰,沐得春风几。




重游瘦西湖

三十年前诗尽删。闲愁抵作谒春湾。

斜阳顺柳千秋后,瘦水肥桥一问间。

纵使文章穷太守,何妨风月自相关。

琼花旧迹堪留驻,不上平山望远山。


山海经

气同庄列骨同丘,志怪奇书属正流。

秦火未殃十八卷,汉儒一辑两千秋。

初因道里全青史,考据荒唐到美洲。

却羡苍天无所易,羲和御处月如钩。


赏亿兆丰号砖茶有句

剥落衣冠认未休。人间秘术或奇谋。

此时假定传三代,彼物何妨付一瓯。

焙渥成汤红过酒,扇摩销骨嗓尖绸。

惘然长息兼平郁,弥被甘霖事有由。

注:亿兆丰号茶者,人道光绪年普洱也,吾实疑之;或云今人伪制,奸商乔设骗局而已,然其味色绝佳;又云有高人评鉴属改良红茶,系失传秘方之前朝武夷老货,其技兼法渥焙,味肖普洱极品,因普洱价高故冒以行市,然较之前朝武夷乌龙,觉味异颇远。


戏作

济世初心复上邦。镜中一汗只沧桑。

修齐偕惯子文禄,平治独依孙武章

便认私油难姓党,焉知公布不名堂。

六朝人物千年后,土木形骸浸肚肠。


过南京摄山(栖霞山)

一时风物拢烟霞。古寺金声到海涯。

大业有缘逢智者,天台就势著禅家。

名昭存蚀千龛佛,径寂枯荣彼岸花。

欲问江山终未语,红枫如火色无瑕。



 

龝装(四首)


荆宜山色料龝装。水白风清依例凉。

已许烟霞添酒态,不留胡俗占行囊。

宽衣正合偕游缓,青眼谁施丽日长。

兴致登临高绝处,思前贤句汗如浆。


俯望晴明不染埃。行行鼓掌唤云回。

赏龝装作老禅客,抱柱休联土秀才。

谁许诸峰形入世,不堪转角浪登台。

天工一笔招飞隼,间在毫尖写碧苔。


西江总惹蜀冈轻。烟树同流降此城。

问泽千年三楚扩,流觞有计一亭名。

诗文收拾龝装去,经纬编排曲摆平。

纵复东山知谢赏,武陵疑亦不周倾。


深资编剧昭厨艺,白斩传名锁玉泉。

南郡观兵车六驭,东山倚马赋三篇。

垂虹信有凌云恃,问鼎何辜作勺颠。

一派龝装轻骨季,十分僭越艳阳天。


藏山小筑分韵得端字记柴埠溪行

野店晴秋乡土餐。平原督使故人欢。

因生壮气惊浮梦,长觉清风越攒峦。

碧蚁藏渊搜瓿底,红峰如柱上眉端。

狂歌唤得闲鹰起,或是同游且细看。


中宵睡起,取桌子(无肠)寄慧苑老枞水仙而饮

夜静楼头冷月长。正宜素盏佐书香。

指尖未尽溪霞骨,舌下已延苔壁光。

七十年间知几友,三千里外责无肠。

青山恐老传消息,羽客而今思霸王。



谐部:


高凉兄命题桃花图,戏作

花朝未到一枝残。可证分投二事难。问讯瓶中轻薄子,当时何事奉潘安。


扬州分韵得几,诗成,金水兄言御春或不当子,命另赠

忆昔玩泥依草卉。转嗟才趣追随几。荻花如我满头霜,今慰卿卿犹立苇。


中秋前日京城锦官居分韵得宫字戏作

明月可赊樽意同。盈亏谋始亦谋终。不应有恨宽红叶,载满新诗入桂宫。

是日正午会幻庐、金水、红叶饮,言此即月夕,又及月末雅聚,红叶因佳事不能与。分韵初拟不应有恨,后易为皇宫贡酒。


邗师野史

鼾断诗人梦,巫山误壮游。

因惊棋艺废,未续雅骚愁。

蹬被先三手,翻身论一流。

不堪春夜冷,甘试指尖柔。

再一首

山庄堪度假,却梦水中游。

一念文君事,层翻土匪愁。

寒衾风未驻,良夜月先流。

窗外频传恨,当时误雨柔。


高豪赞

乐界王连举,商场叶子高。

成章仓帝愧,启聩许贤逃。

落拓大神气,琳琅万籁号。

收油凭雅序,绝铺被文豪。

又一首

色艺之才也,缠绵到恐高。

男神嗔峡险,女粉误歌豪。

言赚花千骨,诗赊纸半刀。

垂帘施秘诀,笃定墨能骚。




老狼颂

纵横油铺内,耍酷即生涯。

便是武松貌,依然文艺家。

提箫曾拱凤,落雁又平沙。

屁股朝前式,飞行或远些。


高豪吐血老张妒忌版

高豪听曲地,此刻复名邦。

蔽日非关酒,赛诗谁肯降。

诸般归一拱,大气越千幢。

号码箫端附,争游月下江


欲寻诗补贺蓝青杨敏寿,不得雅句,遂戏作

夜深愁煞老三江。南北大神催债忙。

敢问甘霖被嘉木,暗怜娇雪度陈仓。

出之绝胜风瓯道,倒也无妨浴谷汤。

十八年何须屈指,当时新瓦未诗偿。


戏作用老狼邗沟小土匪韵

一江之袖为何哀。东扯西拉不忍裁。

欲问寒湖谁拱瘦,因分寿果自嫌呆。

今宵月大窥神事,满铺油丰鉴鬼才。

领导英明新号令,这般风雅许重来。


为高凉兄命题图事戏作

是日高凉发闷骚。因诗盗取一夭桃。满群邀和甚招摇。

漫似武陵来信使,果真油铺出文豪。章成未误抢红包。


小编:五年前神勇的三江有月老师


小编:五年后豁达的三江有月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