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沐芦草堂 • 颠龙翻海一卷收论王覚斯法书

月雅书画 2018-02-13 04:55:44

 









拍卖正在进行,马上加入,捡漏多多!!


颠龙翻海一卷收 • 论王覚斯法书


王氏作草书其笔势飞舞,颠龙翻海,魄力沉雄,有英姿卓荦之概,独标风彩,纵敛留韵,观之可论矣。


王铎草书唐诗卷局部


师古临习独宗羲献


王铎书法上追“二王”,尤以王献之为主,广涉遍临魏晋唐宋诸名家法帖,承米襄阳而态势过之,独创“涨墨”法,以润笔或浓墨掺水挥毫于点画间有意渗晕,墨溢笔画之外,线条互为并合,虚灵透澈,墨色焦、润、枯、湿渗晕交叉变化强烈局部点线溶于一处,使笔触与块面体积线条在运动中产生律动感,尤如曲乐之奏,八音合鸣,显现出一种别开生面的笔墨趣味和空前的艺术效果。王铎一生对《阁帖》研究最为深入。《吴养充墓表》书写时年仅28岁亦1619年。作品文雅端庄,多钟繇笔意参王羲之圣教序法乳。通篇循规蹈矩出于钟王。应是王觉斯早岁学古面貌。弥足珍贵者则是1625年为《景圭先生临圣教序册》和《宁萝先生书圣教序句轴》两件作品,佐证了王氏所云:“《圣教》之断者,余年十五,钻精习之”不伪虚言之说。王孟律临习确实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无论形神笔墨气象,均足以与古人比肩。通会法意临池求似笔势在飞舞变化的线条中多有联属,墨有渗涨,意态圆润。内含颜鲁。此时作品由行楷演化行书确有意临可寻之趣味,然又不失追寻魏晋风度,朝夕沉酣其中,务求神似笔肖,在思考与勤奋中渐次奠定了自己的书法艺术风格,面貌初显,门庭筑基。此时作品虽然流传稀少。但焚膏继晷,刻意仿学的苦功还是不言而喻。钱谦益在王铎墓志铭中说:“秘阁诸帖,部类繁多,编次参差,蹙衄起伏。趣举一字,矢口立应,复而视之,点画戈波,错见侧出,如灯取影,不失毫发。”钱氏所言在王氏《临兰亭并律诗帖》中亦可印证。此卷临作笔法精熟,字型逼肖,尽得晋人精髓。而王氏书后尾跋则云:“恨腕中鬼不能驱笔,带习气不得畅快。”文字间为我们留下了一代草宗对已临池超越自我的信息。又则一跋云:“有诮我以恶札作业,来生忏悔,余将含笑而不之顾。”王氏对习古有着自己独特的真知灼见,高于常人的审美追求,以及不入流俗对传统精神的把握。无论誉之、谤之,都为之不动。

王铎临《圣教序》局部

王铎临《圣教序》局部


王氏师古临帖汲取魏晋书家中和典雅韵致,以节制个人创作狂放纵逸之“度”,使之不偏离书法本体陷入“野道”之中,运用自己的笔法与体制来临习古人,成为一种创作形式。“他临王羲之、王献之最多,但却用了几十种笔法、体制来临,以遗貌取神‘意临’来逆反古人,摆脱古人”。王氏高扬“独宗羲、献”从13岁至幕年始终不渝。58岁临《淳化阁帖》与所画山水合卷中书云:“予书独宗羲、献。即唐宋诸家皆发源羲、献,人自不察耳。动曰某学米、某举蔡,又溯而上曰:某虞、某柳、某欧,予此通临五十年,辄强项不肯屈服。古人学书诗文,咸有萭,匪深造博文,难言之矣”。他认为“二王”是书法的最高境界,唐宋以降的书法均发源于此。其深寓意尚不仅于此,实乃是王氏对书法史观及自我评价之说。


崇颜推米真气纵横


清人梁献评云:“王铎书,得执笔法,学米南宫,苍老劲建,全以力胜,然体格近怪”。又云:“王孟津行草大字,劲装古服,魄力雄迈,盖初法南宫,而实得力于诚悬遗意,顾力太猛,稍顾令含蓄”。“盂津王觉斯,书法得清臣、海岳衣钵”。“觉斯年伯书法,全用清臣、海岳、北海诸家,不止入山阴之室也”,“觉斯草书绝伦,实出自怀素”。粱献列举唐宋数位大家诠释王铎书法由来。其实“除了二王,东晋以外,王氏一生尤推崇两人:颜鲁公;米海岳。颜氏者,人也,德行耳。海岳者,书也。然就书艺本体来说,王氏真正崇拜的是米芾”。他认为真正慧释二王精髓的是米南宫。“米芾源于羲、献。纵横飘忽,飞仙哉!学得《兰亭》法,不规规摹拟,予为焚香寝卧其下。”王铎对米氏已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他从米芾的书法中发现了自己对二王的理解。找到了直达二王堂奥的度人金针。从王铎仿米书之作《赠今础先生扇面八帧》及临米氏《群玉堂帖》作品察看,其用笔迅捷劲健,结体倚侧,气势恢宏的米家样式跃然纸上。如果我们更深入地翻阅米芾履历,不难发现王氏与米芾有着共同相似处。米芾才识过人,因其狂放,世称“米颠”。诗文书画无一不精,少时学书临仿,以乱真惊世,潜心力学,工夫之深,常人罕比。宣和年间任书画博士,饱览内府珍藏。其胆识过人,恃才傲物,每每诮颜柳,贬旭素。晚年自负之极,有“老厌奴书不玩鹅”之句,连王羲之也在其摆脱弃置之列。我们不能说王铎找到了自己的楷模,只能说发现某种特有的规则以描述某些书家与书法本体的一种关系。王铎与米芾一样不仅对魏晋传统忠实崇拜,而且他们对二王作品的“再造”同样是惊世醒人的。王献之《中秋帖》,据鉴定考证定为米氏摹本。王铎《琼蕊庐帖》遍临《淳化阁帖》晋唐名迹,几可乱真。自喻二王“嫡传”称“吾家羲之”,常在其所临王书作品上书临吾家逸少帖”。王氏学习唐宋诸家,却保持批判姿态,不屑与之相提并论,在《草书杜诗跋》中:“吾书学之四十年,颇有所从来,必有深于爱吾书者。不知者则谓为高闲、张旭、怀素野道。吾不服、不服、不服!”王氏是不甘于“如灯取影,不失毫发”的书奴地位的,他要在“不规规摹拟”中寻找自我。从明崇祯初年到崇祯十一年,他出人各家,步步回头,时时顾盼”,将诸家之字,点滴归源,庶几不为所诱。这是积累与沉淀的过程,也是胆敢独造前的准备阶段,此时王铎自我超越的内因基本形成,等待外部因素的出现。


王铎《赠今础先生扇面》


五十自化好书数行


一个伟大的艺术家需要天分、勤学、境遇、师友、机缘诸多条件归于一身,其艺术创作才能进入佳境。否则难矣。王氏在封建社会名利场中命途是多舛的。但在书法艺苑里却是一棵永恒灿烂的巨星。1638年,王绎仕途失志,故乡难归,六年的动荡流离生活脱尽了官场桎梏。多有余暇,此时王氏更多的是进行了艺术上的梳理与思考及创作,丧考妣,亡妻女,困厄潦倒的生活引发了王孟律无限情感动荡与起伏。激越不平愤激之气,化为书艺笔势墨色渲泄出他内心世界无法向世人纳喊的心音,而此时书法却又成为王氏疗疾内伤最为灵验的一计药方,自然也是他最为倾心关注的艺事。经历了近40年的书学之路,王铎进入了书法艺术创作的成熟期。一件不同寻常风格的佳作——《为啬道兄书诗卷》悄然问世。是卷虽未署年款,但从风格面貌上可以推为书于明崇祯十四年(1641年)左右。全卷纵放有度,气力完足,大处铿锵激昂,细部灵动飞扬,章法变动如鬼使神差法不尤人。卷尾自跋:“每书,当于谭兵说剑,时或不平感慨,十指下发。出意气,辄有椎晋鄙之状”。叙述了王氏在创作中的心理感受,他不再亦步亦趋的学仿古人,而是手中之笔为情感所驱使,奔腾舒卷,不能自已。此作应为鸿篇巨制到来前的序曲。



王铎《赠张抱一草书诗卷》


1642年,王铎流落怀州,受到地方官张抱一的照顾,为其所书二件自书诗卷《赠张抱一行书卷》,诗作五律五首。其书骨格刚健奇伟,体魄险绝,笔力沉实,时出渴笔,是一种雄强之力的充分展示。此卷笔势放而能敛,不同于仿米之作,甚至有早年临习圣教序的痕迹,在探索与回归中找到了契合点。观其点画布局,笔墨已入自由自在的境界。随后又赠《张抱一草书卷》,成为王铎书法艺术中的登峰造极之作,精彩奇幻。


前卷书于《壬午春暮于怀州公署》,是在“张公祖招饮舟中”的当天。所书但非当日诗作。而后卷狂草王氏记书于“崇祯十五年三月夜”,所书诗即是前书所记招饮舟中事,第一首是《张抱一公祖招集湖亭》,想是王铎即事作诗之后,于次夜兴来挥毫。王铎云:“文当如寂寥深山,独坐无人,老猿忽叫,陡然一惊”。(《文丹》)夜则静,静极而动;夜属阴,阴极而生阳。于是,蓦然间,真正的“海中神鼇”出现了,如狮、如象、如龙之力聚集起来了,“戴八弦,吸十日,侮是宿,嬉九垓,撞三山,踢四海”,墨象、墨迹一泄于纸。一种神力推笔的艺术创造,在静夜中神秘诞生了。王氏在失意、战乱、困顿的异乡,创造出惊世骇俗的长篇巨作,达到艺术上的升华。也应验了挚友黄道周对他的预见与期待。黄石斋早年曾经断言:“行草近推王觉斯。觉斯方盛年,看其五十自化。如欲骨力嶙峋,盘肉辅茂,俯仰操纵,俱不繇人,抹蔡掩苏,望王逾洋,宜无如倪鸿宝者。但今肘力正掉,著气太深,人从未解其妙耳”。黄道周、倪元璐与王铎同年进士,职任翰林共事多年,私交甚笃,王氏《拟山园选集》诗集亦得黄、倪协助参订。其政治志同,艺术道合,书画品评,互为提勉,交流艺事,为一时书坛之佳话。王氏果然不负老友期望,明天启三年,“自化”成家,随之又创作了一系列的书法杰作。纵观崇祯十四年(1641年)至弘光元年(1645年)间王氏书法作品,其创作确以达到了王氏一生高峰期的艺术成果。王铎也充分欣赏与肯定自己的超越,他在《再跋自书琼蕊庐帖》中写道:“此予46岁笔。50以后,更加淬砺,仍安于斯乎?”王觉斯成功的奥妙就在于师古而不泥古,扬弃而不否定。


王铎《行草自书诗》


墨迹诗卷苍劲飞腾


唐诗卷为王氏书写唐人岑参、王倠、杜甫九首作品,草法惊鸿与同时期作品相比较有别于笔势结体之变化,作品给人以激昂凝重自然含蓄而内省的多重气息,在飞腾的线条里笔势劲弱并存“纵敛相生”。如江河之水行于崇山大岭之间,随势宛转,冲撞逆回,浩浩荡荡,倾泻奔流,点画“意”联,枯实对应,飞腾跳踯,节奏明快,墨色干湿互应,笔竭而势不止,展卷沉思,独具才情的王觉斯为明未书法史留下了弥足珍贵的一页。纵观王氏书法艺术不难寻觅出他经过近50年的临习与努力,别出新意的开创了魏晋以来书法美学的新篇章。在“二王”中和之美外独树一帜的创立了与之相联相通,又截然相反的书法艺术形象——表现出气盛雄强姿势之美。在他所营造的书法世界里,充满了力的激烈与冲突。用笔以“韧性”见长,善于在行笔中增其曲折弯扭。自喻:“吾临帖善于使转,虽无他长,能转则不落野道矣”。王氏凭着这种高超的书写技艺写出摇曳多姿的线条形态。形成急促多变的转折。加上欹侧的笔势,律动异常的变化,转与涩行的用笔在绢素上产生震荡起伏和雄强壮美的艺术效果,展示出王氏书法回味无穷的艺术魅力。使我们再一次感受到孙过庭“草以点画为性情,使转为形质”的精辟论述,同时察这一时期的作品佐证了王氏参悟草法在用笔过程中的丰富性和草书线条的表现力,使其书写的动感更加强烈,内涵更加深刻,在技法上耐人寻思。唐诗卷墨迹完美龙尾且好,是一件庋藏大作。


王铎《书唐人诗册》


王氏书法全面,小楷者高古纯朴,以阁帖中钟繇为家法,《书画合璧册》里所临“贺捷表”,用笔淳厚、章法茂密,字型呈扁方,稍存隶书韵味,与魏晋人的形神相通。在笔划细部,刻划精微,而且一波一磔,劲健圆浑,融汇唐人法度,更见新意。《米芾行书天马赋跋》的小楷,略带行书笔意,结体宽博,字态俊美,通篇点线参差错落,浑然一体,平稳整饬中透出飘逸洒脱之气,是从王羲之《黄庭经》脱化而来。大者苍劲大度。书体有碑刻传世,墨迹较少存留。《李成小寒林图跋》见其楷法功力,法度出自颜真卿大字“麻姑仙坛”和“家庙碑”,但用笔中锋,兼施侧媚,结字严整,笔力沉雄,章法如钟鼎铭文,不拘格式,大小字迹间,镶嵌得趣,寥寥一十二个字,却给人以大气磅礴之势。王铎楷书的功力往往被忽视,其实,那些草书的神来之笔,仰仗的是楷书的坚实功底,否则难以神完气足。


王铎对篆隶书法曾经大力提倡,说:“书未宗晋,终入野道。怀素、高闲、游酢、高宗一派,必又参之篆籀、隶法,正其讹画,乃可议也。慎之!慎之!”王氏在书法创新中把篆隶的学习做为手段,对于以后碑学派的兴起有其前瞻的意义。在书法实践上,王氏不是着眼于篆隶书法的创作研究,而是站在史学与书法艺术的双重立场,运用篆隶的字形订正错讹的文字笔画,汲取汉以前书法的营养,充实作品的古朴气息。因此,他的楷、行、草等类作品中凝聚着篆隶气息。事实上,篆书尚未发现,隶书作品留传稀少。辽宁省博物馆藏《隶书三潭诗》法在汉代《鲁峻》、《衡方》碑之间,用笔率意,体态自如,无后世写隶书的习气。卷尾王铎自识:“素予未书隶,寓苏门始学汉体”。此作当是王铎53岁时初学汉隶之作。


唐张怀瓘《书断》卷上“草书”曰:“然伯英学崔、杜之法,温故知新,因而变之以成今草,转精其妙。字之体势,一笔而成,偶有不连而血脉不断,及其连者,气候通其隔行,惟子敬明其深诣,故行首之字,往往继前行之末。世称‘一笔书’者,起自张伯英,既此也”。张怀瓘说“一笔书”是一个字笔画可连可断但血脉不断,一行末的字与下一行起首的字要遥相互应,笔断意连。这样通篇就能够以一贯之的艺术交果。王氏法书其“一笔书”犹能振古耀今,笔势连绵,奔腾跳跃,左突右冲,放意得逸。纵深盘桓,构筑出动人心魄的艺术境界。犹如长江大河潮,奔流浩荡,势不可止,纵观王铎是卷叹为“明代书法史及法帖中最壮观的一幕”。


王铎《枯兰复花图跋帖》


诗宗子美画若晨星


王铎书艺之外,诗文、绘画亦佳。王铎能诗,产量甚丰,仅五言诗就愈万首,现存近4954首。诗文千余卷,王氏清初赴燕都,多焚于天津舟次,今行世者仅十分之二”。刊集有《拟山园初集》17册,《拟山园选集》82卷,文震孟、黄道周作序,另有《拟山园文选集》32卷,亦毁之。王氏以文学书艺优而入仕,入清后更以赋诗属文为乐,曾言:“其留以告天下后世,后世读而怜其志者,只数卷诗文耳”。言语之中含有一番深意,期待后世之人能从他的诗文中,读懂他的内心世界,昭白他的志向与平生愿望。王铎诗学,宗唐祧杜,陶铸汉魏,对明代诸派,独推崇前后七子李梦阳、李攀龙。他最尊崇的是唐代大诗人杜甫,甚至以杜甫再世而自居。王氏早年诗歌多有对国家时局之忧患,“天寒戌雪三边白,月暗狼烟万道红”,“秦关不断兵戈气,洛土还闻租税催”。也有对权臣愤恨以及心怀济世救民之志确又报国无门的感叹诗作。“禄食谁知怀抱主,可怜绿鬓欲成翁。何当更却苍生望,惆怅严泉愧不才。”他内心世界期待盛世的到来,“贞观苟可冀,虎岳也回翔。”政治失意后,诗中感怀身世归隐田园的内容渐多。《自待》:“衰颜百事倦,自待亦何言。冷冷阶中草,萋萋河上园。秋风老马啮,夜月卧龙魂。”在《孤蓬书任丘旅舍》中说:“孤蓬迢递欲何依,垂老江湖尚未归。雪里三年血泪落,家中几次梅花飞。匡勷气锐时难遇,磊砢英多知已稀。纵尔波涛轻蹙沓,繙经犹有水田衣。”躬耕江南心意越于行间。

文/张继刚


张继刚

字慎之、号知行、1966年生,辽宁师范大学毕业,师从杨仁恺先生三十年。古书画鉴定家、书画家、学者,当代文人画家之主要代表,倡导“文人画之士人精神”。创建“云庐艺社”学术机构,集目鉴、比较、分析、考订、心性学等综合学科,创立了“书画鉴定与心性学”之鉴定学理,涉猎文、史、哲、艺、诗、词、曲、赋,发表论文300百余篇。出版《张继刚画集》、《张继刚花鸟画集》、《明清近现代画家丛书•张继刚卷》、《沐芦草堂论书画》、《艺苑弥珍•古代书画鉴赏》、《沐芦草堂文集上下卷》、《蒲华研究》、《沐芦草堂书画跋记》、《沐芦草堂丛稿》、《蒲草集》、《沐芦草堂诗、词、韵语三卷》、《西泠问话•张继刚卷》、《过眼烟云•古代书画鉴定丛书》、《云歌词》、《鉴跋记》、《畅画论》、《积序笺》、《碎玉集》、《甲骨注疏》、《稀音诗境》、《砚池滴音》。


访问美国、法国、英国、北欧及亚洲国家诸博物馆,应邀访问耶鲁大学、巴黎大学、悉尼大学讲学,应海南省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重庆三峡博物、四川省博物馆等国内外诸多博物馆邀请举办“文心诗境. 张继刚诗书画博物馆巡回展”,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大学收藏。


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文献与书画鉴定保护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海南热带海洋大学文物鉴定与保护修复研究所所长,云庐艺社社长,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






——月雅往期经典,点击下图直接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