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唐代才女上官婉儿为何惨遭黥刑?

趣历史2016 2018-02-13 03:58:15

上官婉儿,一代才女,在香消玉殒千年后,其墓现身咸阳,顿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我们不妨循着历史的足迹,去探究这位不凡女性所经历的是非恩怨。

上官婉儿又称上官昭容,唐代女官、诗人、皇妃。陕州陕县(今属河南三门峡)人,上官仪的孙女,上官仪获罪被杀后随母郑氏配入内庭为婢。十四岁时因聪慧善文为武则天重用,掌管宫中制诰多年,有“巾帼宰相”之名。唐中宗时,封为昭容,权势更盛,在政坛、文坛有着显要地位,从此以皇妃的身份掌管内廷与外朝的政令文告。她曾建议扩大书馆,增设学士,在此期间主持风雅,代朝廷品评天下诗文,一时词臣多集其门,《全唐诗》收其遗诗三十二首。710年,临淄王(即唐玄宗)起兵发动唐隆政变,与韦后同时被杀。

家世显赫 童年聪敏

相传上官婉儿将生时,母亲郑氏梦见一个巨人,给她一秤道:“持此称量天下士。”郑氏料想,腹中必是一个男孩。谁知生下地来却是一个女儿,郑氏甚是不悦。但上官婉儿日后专秉内政,代朝廷品评天下诗文,果然“称量天下士”。

婉儿的童年是辛酸的。她的家世显赫,她是唐高宗时宰相上官仪的孙女,曾祖父上官弘曾在隋朝时任江都宫福监。麟德元年(664),上官仪因替高宗起草将废武则天的诏书,被武后所杀,刚刚出生的上官婉儿与母亲郑氏同被配没掖廷。在掖廷为奴期间,在其母的精心培养下,上官婉儿熟读诗书,不仅能吟诗着文,而且明达吏事,聪敏异常。

仪凤二年(677),上官婉儿曾被武则天召见宫中,当场命题,让其依题着文。上官婉儿文不加点,须臾而成,且文意通畅,辞藻华丽,语言优美,真好像是夙构而成。武则天看后大悦,当即下令免其奴婢身份,让其掌管宫中诏命。

违忤旨意 处以黥面

不久,上官婉儿又因违忤旨意,罪犯死刑,但武则天惜其文才而特予赦免,只是处以黥面(在脸上刻记号)而已。此一节,史家说法各异,一说为嗣圣元年二月,武则天废中宗为庐陵王,自己当皇帝。扬州司马徐敬业率十万之众讨伐武则天,当时“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写了《为徐敬业讨武曌檄》。婉儿从宫人手中得到,因文采飞扬,婉儿爱不释手。在与武则天交谈中,婉儿讲出要爱护人才的话,招致女皇帝的不满。

另一说则离奇一些,武则天万岁通天三年的一天,武则天与男宠张昌宗兄弟二人正在吃早餐,上官婉儿也一旁坐下吃饭。突然,武则天一扬手,一把利刀射向上官婉儿的额头,上官婉儿赶快用手捂着脸,朝武则天跪下求饶。原来,上官婉儿在吃饭时,多看了张昌宗两眼,被武则天一气扔出匕首。这事当然怪不得武则天,而是上官婉儿不该暗中与张昌宗偷情。张昌宗因长期是武则天的男宠,天天出入武则天身边,不知不觉中让正值壮年的上官婉儿看上。经不住张昌宗的引诱,上官婉儿动了心,这事让武则天暗中知道。武氏平时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自己年事已高,不能满足张昌宗。不料,在一块儿吃饭时,当着武氏之面,上官婉儿还公开送了“秋波”,张昌宗也一旁挤眉弄眼,武氏当然气愤不过,马上下令将上官婉儿关了起来。武则天心里也矛盾极了:婉儿常为她制诰下令,几乎不用武氏操心;不杀,又咽不了恶气。于是决定代之以黥刑,让她永远接受教训,不得越轨。

这样的刑罚似乎并没对婉儿造成任何不良影响,当宦官给她朱色刺青后,婉儿的额中央长出一朵红色梅花。当婉儿伤好照镜子时,让她惊呆了:那秀丽的脸上,添上一朵梅花,更加娇艳动人,反比原来更加靓丽,简直叫锦上添花。武则天也离不开婉儿,再见面时,武则天一下子看呆了。以后,上官婉儿遂精心侍奉,曲意迎合,更得武则天欢心。从圣历元年开始,又让其处理百司奏表,参决政务,权势日盛。

虽然后一种说法似乎有戏说的嫌疑,但在上官婉儿身上,发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因为上官婉儿并没有政治节操,她这种无立场无派系八面玲珑的政治手腕既帮助她得势,同时也成了刺向她自己的一把利剑。在私生活上,上官婉儿也同宫廷多数女子一样,与一些宫官在宫外购筑宅第,经常与他们交接往来。武三思就是得到上官婉儿的支持,权倾人主,不可一世。上官婉儿又与其私通,并在所草诏令中,经常推崇武氏而排抑皇家。中书侍郎崔湜也是因为与上官婉儿在外宅私通,后被引以为相的。

阴符太平 难逃厄运

景龙四年,太平公主势力日盛,上官婉儿又阴符太平公主。六月,唐中宗被韦后与安乐公主毒死后,上官婉儿与太平公主一起草拟遗诏,立温王李重茂为皇太子,是为睿宗。韦后知政事,相王李旦参决政务。七月,临淄王李隆基率羽林将士冲入宫中,杀韦后及其党羽。婉儿本是个聪明人物,竟带着宫人,秉烛出迎,并把她与太平公主所拟遗诏拿给刘幽求观看,且托他婉告隆基,期免一死。刘幽求见她娇喉婉转,楚楚可怜,便满口答应。凑巧李隆基入宫,就将草制呈上,替上官婉儿代为申辩。但李隆基却说:“此婢妖淫,渎乱宫闱,怎可轻恕?今日不诛,后悔无及了。”遂杀了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虽为失败者却得到了不少同情,死去的第二年就恢复了上官昭容的身份,而且被追谥为‘惠文’。李隆基虽剑杀上官婉儿,但是他仍然肯定上官婉儿的文学造诣,即位后还念其文才广征她的作品,编成文集二十卷,一代旷世才女,不至于湮没在历史长河中。张说为她写:“敏识聆听,探微镜理,开卷海纳,宛若前闻,摇笔云飞,成同宿构。古者有女史记功书过,复有女尚书决事言阀,昭容两朝兼美,一日万机,顾问不遗,应接如意,虽汉称班媛,晋誉左媪,文章之道不殊,辅佐之功则异。”贞元时,吕温曾做《上官昭容书楼歌》,尚可见其文学生活的片段。上官婉儿在唐代历史中是个极有魅力的后宫女性,在《旧唐书》、《新唐书》的“后妃传”中都有专篇记载。

上官婉儿从武则天开始,到中宗复位后景龙四年,当皇帝的秘书至少有32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尽管上官婉儿也曾一度享尽荣华与权力,但她仍要仰皇上、皇后、公主的鼻息,仍要曲意逢迎,这个中甘苦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后来,她仍未逃脱厄运,做了皇权争斗的牺牲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