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10首用情最深古诗词,多少深情,尽归风雨

新国学新儒家 2018-12-05 17:53:25



 

诗词中满满是情,情深可至何种程度?看看下面十首,就能知道。原来,情到至深,不只是千行清泪,更会蚀骨销魂。人间多少深情,到头尽归风雨。

 

而风雨之后再回首,终于明白,那就是人生。

 


10、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越人歌

先秦·佚名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抛开诗歌背后的故事,这也是一首美妙的情歌。灰姑娘(越女)相识了一位王子,一下子芳心暗许,忐忑不安之余又欣喜若狂,于是便唱出了这首歌。“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山上有木,木有枝丫,人人都知道;可是我对你的喜欢,你却不知道。

 

由自然界顺理成章的现象,引出毫无规律可言的情爱,因此流露出一种痛彻心扉的惋惜之情。暗恋有千般痛苦,敢于唱出来,就是一种解脱。相比之下古人更直白大胆,当感情郁积于心难以抑制时,就付诸于歌谣。

 

这大概就是《毛诗序》所说的“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当你也这么喜欢一个人,又难以表达时,不妨引用这句。说不定,还能收到不可思议的效果呢。




9、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白头吟

汉·卓文君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日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据《西京杂记》卷三记载,卓文君作《白头吟》。

 

相传卓文君十七岁时,司马相如到卓府做客,以一曲《凤求凰》多情而大胆的表白,让卓文君一听倾心、一见钟情,但却遭到了父亲的强烈阻挠。卓文君毅然逃出卓府,与深爱之人私奔。

 

可司马相如却让卓文君失望了——当他在事业上略显锋芒之后,便意欲纳茂陵女子为妾,在锦衣玉食之时弃糟糠而慕少艾。卓文君于是作《白头吟》,并附书:“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卓文君哀怒的《白头吟》和凄怨的《诀别书》,使司马相如大为不忍,想到当年的患难相随,终于回心转意。


 


8、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长干行(其一)

李白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全诗写爱与思念,笔调缠绵婉转,动人而感人。最让人心动的,就是那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把青春年少的纯净情感写得栩栩如生,若在眼前。

 

诗词之语,本是情语,无论是刻骨相思在柳絮间漫天飞舞,还是独行于山涧松石处爽快清赏,人内心最柔软青葱的记忆总会不经意轻轻袭来,那流逝而去的水样年华也会在生命瞬间浮出水面。流光一瞬,余香满身。

 

很多的曾经,到现在却已成为儿时的回忆了。无论是竹马还是青梅,都已渐渐成长,都已有了各自的人生轨迹。只是偶尔想起时,会为自己的童稚而咧嘴一笑。那时童真的欢笑都已成为珍藏的照片,锁在了叫做心的相册里面,等待着偶尔得翻阅,然后不自觉地怀念逝去的日子……

 

有时,往昔故事带来的不单单是“只可忧伤的美好”,也会在那些淡然达观的心灵里生发出舒缓宁静的温情怀抱。而那些时光深处的青春懵懂、春跃秋悲,反倒化作轻舞飞动的美景,让自己的心欢快起来。


 


7、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题都城南庄

唐·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关于这首诗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书生崔护,去长安应试,未中。一天,他喝了几杯酒之后,到城南郊外散心,见到一户花木丛萃而门户紧闭的人家,便上前叩门。半晌,只听一位少女从门缝里问话,他对以姓名,并向她讨茶解渴。那少女转身取来茶水,便倚在门前桃树下。

 

崔护一边饮茶,一边寻找话题,想和她攀谈几句。那少女虽没有答话,然“目注者久之”。崔护饮茶之后,便起身告辞,那少女“送至门,如不胜情而入,崔亦眷眄而归”。

 

时隔一年,崔护情不可抑,又于这一天去寻访,却只见大门紧锁,空无一人。崔护便在门上题了这首诗,怏怏而去。原来那一天少女和她的老父亲出门去了,当他们回到家,那少女一见门上的题诗,便一病不起。而崔护也由于心中惦念不安又来寻访,少女在昏厥之中听到崔护的呼唤,又苏醒了,终于结成美满的夫妻。

 

故事的结局皆大欢喜。然而,在不经意间遇见某种美好的事物,而当自己再去追寻时,却已经不能复得——这种令人无限唏嘘伤感、人人感同身受的遗憾,或许才是这首诗千百年来一直被人想起、默念和不忘的原因。


 

 

6、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出自唐代歌谣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原诗句出自唐代《铜官窑瓷器题诗》,作者不详。后面则是江西诗人程东武续写,续接得非常完美,以至于现代人把整首诗都误认为是古人作品。

 

也正是因为太过凄美,现代人也宁愿相信这就是古人留下来的作品,并被奉之为中国十大最美古诗之一。二十多年前该作品一经问世,短短几天便席卷整个中国文坛。这在那个没有网络只靠电话和书信往来的年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这首诗感叹的是相爱却不能长相守的无奈辛酸。诗中的无奈是由于年龄的差距、距离的远近,那种辛酸则是关于不能长相守、有缘而无份的一切。或者:在谈请说爱的时候,不知情为何物;当知道的时候,人却已离去……

 

世间最让人伤感的事情,常常都是——已经晚了。

 



5、两曲《钗头凤》,千载惹伤心

 

陆游《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唐婉《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这两首《钗头凤》词,浸透着无限的情缘和无奈,诉说着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陆游与唐婉的沈园情结。从此以后,沈园这个不出名的地方名声大震,成为一代名园。

 

陆游一生波折重重,他不仅仕途坎坷,甚至连爱情也是不幸的。陆游和唐婉自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宋高宗绍兴十四年,20岁的陆游和17岁的唐婉结为夫妻,婚后两人琴瑟和鸣,相敬如宾,伉俪情深。

 

但是陆游的母亲却看不惯儿子和唐婉只知吟诗作乐,不追求功名;加上结婚三年,唐婉始终不能生养,在母亲和封建礼教的压力下,陆游只能被迫休妻,从此这对恩爱夫妻便各自奔天涯。虽然万般不情愿,但是陆游还是娶了王氏为妻子,唐婉则嫁给了赵士程。

 

一转眼已是十年,陆游黯然神伤地前往沈园,竟然意外地遇见唐婉和赵士程。昔日的情人虽然已分离十年,但是那段情依然深埋心底。正当陆游打算离开时,唐婉给他送去了酒菜,一时间,陆游触景伤情,怅然地在墙上提笔写下千古绝唱《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

 

当唐婉看到这首词,感伤不已,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竟然一病不起。在病中,唐婉也提笔写下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

 

至此,陆游和唐婉这对苦命鸳鸯就此永别,陆游也开始了几十年的风雨飘泊生涯。但无论身边的景象如何变迁,陆游始终忘不了对唐婉的回忆。每当陆游重游沈园,总是触景生情,提笔写诗,纪念那段逝去的爱情。

 

曾经沧海难为水。唐婉心中也始终不能忘记陆游,沈园偶遇后,她便积郁成疾,一病不起,带着哀伤永离人世。


 


4、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江城子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是苏东坡为悼念原配妻子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有着绵绵不尽的哀伤和思念。朴素真挚的深情,沉痛的生离死别,每读一次就更为其中的深情所感动。

 

阴阳相隔,重逢只能期于梦中,苏东坡用了十年都舍弃不下的,是那种相濡以沫的亲情。“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在梦里看见的,也全是逝去亲人往日生活里的琐碎片断。因为在那些琐碎里,凝结着化不去的亲情。

 

红尘男女对爱的期许,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有相濡以沫,有生死相许。而世间最为凝重、最为浑厚的爱,叫做相依为命。那是天长日久的相互渗透,是一种融入了彼此生命的温暖。


 


3、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摸鱼儿·雁丘词

金·元好问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

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当年,元好问去并州赴试,途中遇到一个捕雁者,告诉元好问一件奇事:他今天设网捕雁,捕得一只,杀掉了,另一只脱网而逃。脱网之雁见同伴死去,在捕雁者头顶悲鸣不已,盘旋不肯离去,最后也投地而死。

 

元好问看着捕雁者手中的两只雁,一时心绪难平,便花钱买下了这两只雁,然后把它们葬在汾河岸边,垒上石头做为记号,起名“雁丘”,并写下了这首《雁丘词》。

 

遥想双雁,“天南地北”冬天南下越冬而春天北归,“几回寒暑”中双宿双飞,相依为命,一往情深。既有欢乐的团聚,又有离别的辛酸,但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它们分开。而“网罗惊破双栖梦”后,爱侣已逝,安能独活,于是毅然追随于九泉之下。

 

《牡丹亭》中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生死相许,这是何等极致的深情!


 


2、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悼金夫人

清·赵艳雪

逝水韶华去莫留,漫伤林下失风流。

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赵艳雪,清代女诗人,康熙时期天津佟宏小妾。康熙六十年,同乡诗人查为仁的妻子金夫人病逝,她作《悼金夫人》。袁枚《随园诗话》赞此诗,“甚佳”。

 

“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这是怎样一种旷世的凄凉。所谓美人,却红颜薄命;所谓名将,常马革裹尸。人生,善始难,善终更难,其中多少凄怆苍凉滋味。

 


1、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陇西行·其二

唐·陈陶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闺中妻子不知征人已战死,仍然日日思念、夜夜梦见,想念的那个人却早已成白骨。一句诗,14个字,却让全诗有了震撼心灵的巨大悲剧力量。

 

知道亲人死去,固然会引起悲伤,但确知亲人的下落,毕竟是一种告慰。而这里,长年音讯杳然,人早已变成无定河边的枯骨,妻子却还在梦境之中盼他早日归来团聚。灾难和不幸降临到身上,不但毫不觉察,反而满怀着热切美好的希望,这才是真正的悲剧。

 

诗中少妇深信丈夫还活着,丝毫不知其已经死去,几番梦中相逢。诗意于是更深挚,情景于是更凄惨,因而也更让人一吟之下心痛不已,不觉泪下。

 

侵权必究,转载本文须注明:

来源:儒风大家(微信ID:rufengdajia)
编撰整理:儒风大家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课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