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走玩灵溪】阳春时节游桃湖

灵溪发布 2018-08-09 13:59:57

 阳春时节游桃湖  


一曲湖边一钓矶,

桃花风定柳绵飞。

渔人岂识濠梁趣,

只解沙头尽醉归。

这是南宋时期文状元徐俨夫写他家乡桃湖的一首诗。正是百花争艳的季节,我们特地到苍南的桃湖村一游。这里不但自然景观美丽,民风淳朴,而且历史文化沉积极为深厚。

状元走廊寻古

桃湖村在灵溪镇西边,地处县城上游。从沈海高速公路温州至福鼎的“苍南观美”出口,直行约一公里,右边就可以看到桃湖村的“状元走廊”。

状元走廊,是上世纪90年代村民们利用河堤的自然景观建设起来的。

状元走廊前面,有一块天然石,刻着著名书法家萧耘春先生写的三个大字:“桃湖村”。走廊门口,有状元徐俨夫画像和简介。前边是一株株怒放的桃花,后面是一丛丛翠绿的水竹,一幅优美的自然画卷尽收眼底。

进入走廊,是木制的宣传栏。宣传栏分民间传说、诗歌作品等版面,对徐俨夫状元进行了系列的介绍。内容有《仙人送子》、《借力拉桶》、《抹椒苦读》、《孤云护读》、《科考纪事》等。地面还放置着不少天然的溪石,上面雕刻着当地文人的诗歌作品。

前两年,状元走廊因横阳支江水岸同治工程需要已经拆除。新的状元走廊已经设计出图纸,不日将投入施工建设。

徐俨夫(?——1260)字公望,号桃渚。亲仁乡桃湖人(今苍南县灵溪观美社区)。南宋理宗淳祐元年(l241)状元及第。历任绍兴通判、校书郎、刑部员外郎、著作郎兼礼部员外郎、秘书丞、礼部郎中等职。徐俨夫为官刚正,不畏权贵。曾因直言忤奸怒丁大全被罢免,遂杜门不出,潜心学问。

他的家一向清贫,官囊又没有积蓄,有时甚至三餐不继,常常“并日而食”。有人劝他向奸相丁大全谢过,委曲求全以存活。徐俨夫状元笑而不答,大书一联于门上云:“一任证龟成白鳖,那能拜狗作乌龙。”这是俏皮的讽刺。开庆元年(1259),蒙古军进逼鄂州,丁大全隐匿军报被弹劾罢相,流放后被护送将军挤落水而死。景定(1260—1265),理宗下诏重用徐俨夫,官拜礼部侍郎。徐俨夫才高学广,以文章名著于当时,景定元年(1260),徐俨夫再度起用为抚州知州,终为礼部侍郎。

桃湖渡中舟自横

沿着状元走廊一直向西边走,不远的地方,就是一个古渡口——桃花渡(又名桃湖渡)。

渡口中,原来有很许多枫香,最大的一批枫香于1958年被砍去“大炼钢铁”作燃料。渡口边,只剩下当年最小的一株长得千疮百孔的枫香,经鉴定也已经520年,林业部门专用的“名木古树保护”编码为:0001。

由于在观美地方,修起了公路桥,主要道路交通改变了,渡口不像以前那样一派繁忙的景象,几乎很少有人在这过渡。一只船在渡口中停靠着,渡船没有专人负责,却系着长长绳子,任风吹着,在自由地飘荡。真是“野渡无人舟自横”。

当地的人需要用船时,无论在北岸还是南岸,只要拉一拉绳子,船只就会拉到跟前,再拉着对岸的绳子就可以渡到对岸。

而在过去,这个桃湖渡却是平阳县横阳支江通向南港的著名渡口之一。特别是渡口南边,当年还竖立着高大的石头牌坊——徐俨夫状元坊。南宋著名诗人林景熙路过这个渡口时,写下了千古绝唱《过徐礼郎俨夫状元坊》:“名坊临野渡,曾此产魁豪。湖带诗书润,山增科第高。劫灰遗断础,鬼火出深蒿。东海扬尘久,无人钓六鳌”。

这首诗,记下了七百年前满目疮痍的情况,寄托了诗人的抗元情怀。可贵的是,这首诗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心声,在民间有着极其广泛的影响。当今我们查阅灵溪百丈乾隆版本的《林氏宗谱》时,两百多年过去了,宗谱中的诗,竟然完好无损,字字清晰。

遗憾的是,这个状元坊却在文革期间兴修水利时,被挖走作为水闸的基石,填埋在当地不远的河道口,上面建起了水闸。当地的很多名人,正呼吁水利部门,重新将这个宋代的状元坊取出来,还它原来的面目。我们期待状元牌坊能够重新面世,重现桃花渡口厚重的状元文化。

桃湖渡觅神童

在桃湖渡南岸不远的地方,有始建于清初的举人府。

举人张超英府第坐北面南,前后共三进,左右设厢房,台门位于整座建筑的中轴线东南侧,暗合建筑风水的“坎宅巽门”,可避火灾;“巽”即东南,五行为风,可图吉利。台门正前数米处,置一块青色的“泰山石敢当”,上雕石狮及八卦,避不祥之物。门口还有鱼池遗迹,是清代传统的古民宅。中间的一座古民宅虽经修缮,显得不大协调,但整个基调没太大的变动,留下了许多人文景观。

《平阳县志》载:张超英,字晋锡,号水南,亲仁乡桃湖人。天资聪颖,贯通六经子史,学徒遍郡邑。康熙五十九年举于乡,官任秀水(今嘉兴秀水)教谕。……著有《闺姓俪语》四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同徐俨夫一样,张超英也是一个非常清廉的官员,他一心忠于教育事业,桃李遍天下。

张超英是个神童,五六岁竟能作古体诗,在当地名声很大。他的母亲是本县的藻溪人。有一次,他到藻溪外公家做客,玩得大累了,向外公讨一碗茶水吃。外公就借这个时候好好考一考他。

他外公说:“‘观美鸭落燥溪,望外公倒清茶一碗’。你能对得出来,我自然会给你一碗茶吃”。 他外公笑他是观美的鸭子,在燥溪(现在的藻溪,以前一直写作“燥溪”)连水喝也没有了。张超英回答:“桃湖士上京城,朝天子赐御酒三杯”。这个对子很工整完美,含义深刻,一直成为当地的一个美谈。

后来,人们把“观美鸭”改为“观美人”,并把这对楹联,高挂在张超英府第的大厅上,现在还可以看到。

状元墓前观光园

徐俨夫的状元墓,在桃湖村西边山下,距状元走廊约一公里。由于文革之前已经沉没,许多文物才得以完整保留。此墓三十年前才被发现,后由政府出资进行保护性修整,现为苍南县文物保护单位。墓前立有牌坊,牌坊上刻有“宋徐状元俨夫之墓”几个大字,由徐俨夫状元的裔孙,我国著名宋史专家、杭州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徐规教授题写。状元墓不是很豪华,却保留着原生态。

状元墓南边,建立了一个占地50多亩的规模化生产基地,培育了珍稀抗癌植物——红豆杉。

状元墓对面,占地300多亩的台湾农业观光园正在崛起。美丽的观光园,代替了昔日林景熙诗歌中“劫灰中的断垣残壁”。观光园开发“番茄王国”、熏衣草生态园、竹柳产业繁育中心等项目。观光园中,庞大的半球形温室已经建成,玻璃温室连接成一片,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台湾农业观光园常年开放,游客不断,与徐俨夫状元的《春晚》诗句形成强烈的反差:“门掩春深过客稀,绿阴时复数红飞。疎帘半卷荼醾雨,小立黄昏待燕归”。

诗以言志,徐俨夫状元当年所处的环境,让他非常的郁闷。而当今,游客们心情舒畅,“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周边的农家乐,酒酣鱼肥。

岁月蹉跎,桃湖村六层的办公楼在田野中拔地而起。装饰一新的大楼,霓虹灯不分昼夜地在闪烁,不再是当年的县令陈容拜访徐俨夫状元时的“三间破屋供吟哦”的寒酸。

花开花落,逝去千株桃花,迎来百种名树。当零星的桃花与成片的红花继木争艳之后,飘香的栀子花香将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精神百倍。进入初夏,还有石榴 树,花开挂果。丹桂飘香的季节,正是花好月圆之时,上游的桥墩月饼全国闻名,这时再游一下桃湖,更有另一番风味。即便是寒冬腊月,还是有茶花、腊梅为你开 放。当然,春天气候宜人,百花齐放。山坡上有红色的杜鹃花与白色油茶花,相映成趣;田野中有多彩的紫云英与黄色的油菜花,非常壮观。

沧海桑田,昔日的“桃湖”,已经被淤泥所填没了,21世纪的今天,这里展现给人们的是清澈的江水、肥沃的土地、美丽的花草、整齐的民房……桃湖不再是一个蓄水的湖,是一片已经能够容纳海峡两岸的情怀土地。(文/林子周 摄/董希泽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