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TANC 游走于东西方艺术流派之间的华人现代艺术“独行侠”丁雄泉

艺术新闻中文版 2019-01-15 13:56:10


游走于中国传统绘画、抽象表现主义和波普艺术之间而不归属于其中任何潮流的丁雄泉被其女丁迷雅称为现代艺术的“同路人”。正在龙门雅集展出的“无关风月观风月——丁雄泉山水花鸟”,展出了丁雄泉除人物之外的山、水、花、鸟作品。



《鱼水同欢图》,1990年代早期,121.5x180.6cm



《桃花》,1990年代早期,145.2x361cm


上海。丁 雄泉笔下的风月是欢愉、缤纷、艳丽的,裸女、鲜花、鱼水、鸟儿以高明度的色彩在画面中肆意绽放,使他的作品与同一时期其他海外华人现代艺术家的作品呈现出 非常不同的面貌。正在龙门雅集展出的“无关风月观风月——丁雄泉山水花鸟”,展出了这位自称“采花大盗”的艺术家除人物之外的山、水、花、鸟作品,从自然 的角度呈现丁雄泉对人世风月的迷恋和浪漫情怀。


丁雄泉的山水花鸟作品像他的美女创作系列一样,宣纸上简约的线条勾勒与大块明丽色彩的铺陈相彰。“简笔”之意、“彩墨”于宣纸渲染的时间感、“丙烯”的存在意味,以及中国山水画的构图与西洋静物画的视角共同构成了他山水花鸟画的艺术实践。



《七只鹦鹉》,1990年代早期,124.5x249cm


《鸢尾花园》,1990年代早期,121.6x178.2cm


《汪洋中的彩虹》,1990年代早期,145.2x367.7cm


本 次展览由丁雄泉长女,毕业于布朗大学美术史系的丁迷雅协助策划。她曾以“花园”形容父亲的绘画艺术和精神世界。踏入其中,园中满是奇珍、异草、繁卉,以及 缤纷的异国情调、有香气的情色。它们的生命力像所有光彩耽于一瞬,在最饱满的时刻破裂——四溢流光只是它们神灵的碎片。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花园中浸润了多 少东方灵魂、西方神异,只看到花鸟的线条好像裸女的曲线,水果的色彩有似情欲的张扬。



《繁花似锦》,1990年代早期,171x121.5cm



《静物六联屏》,1980年代中期,180x48.5cm x 6


1929 年丁雄泉出生在无锡殷商之家,童年在上海度过,青少年时期曾一度在上海美专学习。1950年代初他离开上海,初到香港,短暂停留后远赴法国巴黎游学。在巴 黎,他与卡雷尔•阿佩尔(Karel Appel)、阿斯戈•乔恩(Asger Jorn)、皮埃尔•阿勒辛斯基(Pierre Alechinsky)等前卫艺术小组CoBrA的成员关系密切。



丁雄泉(1929年-2010年)


1957 年丁雄泉移居美国纽约画坛发展。时值抽象表现主义的热潮顶峰,波普运动蓄势待发,丁雄泉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其强烈冲击,创作了一批以挥洒和滴溅颜料的方式绘 制的抽象绘画,如作于1968年的《月光下的小花》(Little Flowers Under Moonlight),这幅画以不同深浅的紫色、水蓝、草绿为主,已初现其中后期令人愉悦的色调。


丁雄泉与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山姆·弗朗西斯(Sam Francis)关系密切


丁雄泉作于1968年的《月光下的小花》


现在为人所熟知的丁雄泉绘画,其风格确定于1970年代中期。受到波普艺术的影响,以及对自我的回溯,丁雄泉开始使用毛笔和丙烯描绘生活中的事物。之后,丁雄泉频繁往返于欧美、亚洲,台湾、香港、新加坡、日本等地,并定期发表新作。


1990年代,丁雄泉在阿姆斯特丹建立了超大面积工作室,以往在纽约工作室时有进行的彩墨联屏作品,此时转成为多幅2到3米的全宣纸大画。此次“无关风月观风月——丁雄泉山水花鸟”展览中的多数作品,都完成于这个时期。


从未真正走进哪一个队伍,像一个“同路人”,一直或左或右地在队伍内外绕行穿梭



丁雄泉的子女丁迷雅与丁擎汐


丁 迷雅提供的丁雄泉早期抽象水墨作品照片,丰满了考察丁雄泉整体创作的视域。1970年代中期绘画风格与对象的变化,使丁雄泉走向了与同是于20世纪中后叶 生活于海外的华人艺术家,如赵无极、朱德群等不同的艺术创作方向。丁迷雅认为,一直以来丁雄泉游走在世界现代艺术各大潮流之中,“但从未真正走进哪一个队 伍。他像一个‘同路人’,一直或左或右地在队伍内外绕行穿梭”。而在同样担任丁雄泉画展编选工作的丁雄泉幼子丁擎汐看来,正是这样位置使丁雄泉得以自由而 充分地汲取各流派的滋养。


《中国山水》,1990年代中期,222x96.5cm


《夕阳山水图》,1980年代中期,182x97.5cm


在 西方,赵无极、朱德群、丁雄泉一直被列入战后当代艺术领域,在亚洲,丁雄泉与赵无极、朱德群则同归于20世纪现代艺术的范畴。如此看似迥异的划分,实际上 是侧重于不同方面指出了这一代华人艺术家绘画实验的多种意义。在丁雄泉这里,“现代”是他的表现主义、素墨抽象,是他的当代人精神;“当代”则是他的彩墨 宣纸实践。丁雄泉写意彩墨实践的意涵将更多为人们所认识。这些散落于海外的华人艺术家,以其各自的方式接续着失落的“华人现代艺术”。



丁雄泉作于1995年的诗《梦》



龙门雅集展览现场


无关风月观风月——丁雄泉山水花鸟

上海龙门雅集 | 展至12月31日





撰文 | 秦艺


本文图片由龙门雅集提供

Copyright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新闻/中文版》为The Art Newspaper独家授权现代传播集团的出版物,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和翻译,否则权利人将根据知识产权法律追究法律责任。




《艺术新闻/中文版》


主编:叶滢

资深艺术市场编辑:陆晓凡

资深特写编辑:吴亦飞

资深专题编辑:周雪松

博物馆编辑:汪汝徽

编辑:黄婷怡、朱文琪

编辑助理:刘晨琛

执行出版人:曹丹

业务总监:安娜

联系相关编辑,可以电邮至:

编辑名字拼音@modernmedia.com.cn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www.tan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