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停工令”倒计时,还有7天...

高阳人 2018-12-09 16:32:26


点击 上边的↑↑↑高阳人关注我们

实名

 屋内有一张刻云纹雕瑞兽楠木桌,桌子边摆着四个同样花色的凳子。一扇画有梅兰竹菊的屏风屹立,屏风后是一张弦丝雕花架子床,床幔如流水般下落,隐约可见床上被子拱起的轮廓。

  倪絮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柔滑的绸缎寝衣,脸上的□□也不翼而飞,没有感到丝毫醉酒后的不适。

  窗外飘来一股清淡的花香。

  扫了一周屋里的摆设,发现这不是在客栈,正发愣,就有人捧着衣服走了进来。

  “倪少主。”

  “月宁?”

  顿时有一种回到了空莱的感觉,可空莱的公子府上并没有如此奢华雍贵的房间,更何况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来了泗禹,昨晚似乎是遇见了蔺可聿,还喝了几杯——噢不,是好几坛酒。

  月宁依旧是一丝不苟的帮倪絮装扮着,费半天功夫为她挽了个自个儿满意的髻之外,还在她脸上施了薄粉,用上了口脂,粉嫩的嘴唇颜色更深了些,也看起来更加水润。为她换上了一身靛青色长裙,裙摆上绣了几枝青竹,为素色的裙子添了几分清丽。

  月宁十分满意,觉得现在倪絮走出去街上都会有人认为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好容易等月宁忙活完了,倪絮松下紧绷的背脊,“月宁,这是哪儿?”

  “这里是荆王府。”

  荆王?

  月宁似乎知道她的疑惑,“七皇子前几日被封为荆王。”

  “为何我会在七皇子这儿?”

  就算她醉了,蔺可聿也不能把她往情敌家里带吧?

  月宁未来得及回答,就听得门外一婉转悦耳的女声回答了——

  “自然是我兄长将你带回来的。”

  来人身着一条多彩艳丽花间裙,凌云髻中插了一支蓝玉簪子,簪子坠着渐变紫蓝色流苏,见到倪絮时水眸含笑,粉唇勾起,行走间优雅温婉至极。身后跟了两名侍女。

  要说乔予轻是光彩耀人的美艳,洒脱不拘,那么眼前这位便是内敛优雅而精致的美,没有一处能让人觉得是不妥当的,一看就是精养出来的大家闺秀。

  如此的绝世容颜,只能让她想到一人——

  “斯南郡主。”

  聊风晓虽然迈着小步子,但很快走到了倪絮跟前,拉着她的手就坐在她旁边,热情又自然。

  倪絮心下有些复杂,知道面前的人是蔺可聿的心上人,又觉得自己跟她实在是不同的类型,也做不到她这般温婉大方,更何况她这么美,越想心里越是酸酸涩涩的。

  但聊风晓似乎是没有察觉她的神情有异似的,拍着她的手,脸上的笑更深切了些,“这位就是音离谷倪少主了罢?这般年轻就有过人的医术,真是了不得。”

  “月宁你快去厨房把倪少主的早点拿过来。”

  倪絮见她这般自然的吩咐蔺可聿的人,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但又不想去深想自己为何如此。

  “倪少主医治好了兄长的腿,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郡主不必——”

  话没说完就被聊风晓打断了,笑着说:“不要郡主郡主的叫我,叫我晓晓就好,父王和兄长都是这般叫我的。”

  嫂嫂自然也要这样叫——

  当然这后半句话她没说出来,怕把兄长还未到手的心上人给吓跑了。

  昨晚兄长抱了个男子回来,把她吓了一跳,生怕自己多年来的猜想成真了——咳,这也不能怪她不是?谁叫兄长都二十六了还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后来月黎解释说那是倪少主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早就想见见倪絮了,之前问兄长都被打岔过去了,心里更肯定这位姑娘在兄长心中地位不一般,所以一大早听说倪絮醒了就赶了过来。

  越看她越喜欢,水灵灵的样子,像是夏日里荷塘中展开的粉荷,伸着粉嫩的花瓣,晶莹水珠在上面滚落,散着幽幽清香,让人眼前一亮。

  比起之前兄长那些束手束脚又矫揉做作的追求者要好多了,果然兄长的眼光就是不一般么。

  看倪絮情绪有些低沉,心中了然,看来未过门嫂嫂也不是不在意兄长的,只希望兄长能够原谅自己这个小小的试探。

  但试探归试探,还是不能太过的。

  “倪姑娘如何看待传言?”

  倪絮咦了一声,瞪大眼睛看着聊风晓,似乎是不知道为何话题突然转到这儿。

  黑溜溜水润润的眼睛瞪大,粉唇微张的可爱的模样让聊风晓真有些忍不住想要捏捏这姑娘看着就软嫩的脸蛋,可想想兄长笑里藏刀的模样,最终还是忍住了。

  “传言无非是一传十十传百,但三人成虎,往往不实。”

  倪絮想起曾有传言她是大师傅沈西风的私生女,还编出了一个痴情爱恋惨遭抛弃的故事,令人听之落泪闻之动情——可惜是假的,她既不是大师傅的女儿,而大师傅也从未喜欢过谁,用他的说法来说,就是他最爱的是医术,心里装不下其他人了。

  还有说青梧侠曲冷苦恋玉卿公子蔺可聿的,只是因为上次二人碰面后去茶馆喝了个茶,交谈甚欢。

  “世人总是选择自己愿意听的部分去听,久而久之,拼凑起来的也就不是原来真实的消息了。对他们来说,只是平凡生活的一剂调味,无人愿意去分辨或找明真假。”

  聊风晓颔首,“倪姑娘说的没错,正如我所想。”

  “其实兄长是我父王收养的孩子。”

  倪絮这下也明白之前聊风晓所说的话的意思了,玉卿公子痴恋斯南郡主,也不过是传言。想到这里脸上有点烧,明明知道那些是传言,不可尽信,为什么自己还傻傻的真的信了?

  姑娘,你不懂,这不就是关心则乱?

  聊风晓大致讲了一下,蔺可聿受她父王所托照顾自己直到嫁人的事。

  但说是照顾她,其实就是他挑拣的一批人护着她长大罢了,他与她其实甚少见面——不然传言就得是玉卿公子乃斯南郡主的童养夫了。直到前几年七皇子有意求娶她,蔺可聿才来了泗禹,代替她父王考验七皇子,那时传言才慢慢升起,等到他们发觉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说了。

  “可他明明答应了照顾你,为何不亲自照顾?”总感觉不是他的一贯作风。

  聊风晓掩嘴笑,“你大概不知道,兄长不喜与人太过亲近,他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我那时候小,父王刚去世,爱粘人,他怕我粘着,就出府住了。不过因为兄长向来浑身仙气儿,那股疏离的感觉也就十分自然了,倒没有多少人发现。”

  想起从前,逢年过节兄长还是会来与她聚一聚,她那时还小,短胳膊短腿的像个小萝卜,扑向兄长时每每都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然后让下人抱走她。

  不过都是很小的时候的事情,她倒是不怎么记得,都是奶娘告诉她的,也权当是乐子来听,兄长对她怎么样,她心里还是清楚的。

  倪絮歪头一想,她还真没发现,之前在空莱的时候,出去游玩两个人也有挨得很近的时候,那时看书偶尔有不懂的他也耐心解答,想想那时候两人坐的也挺近的,并没有发现他有不自然的样子。

  聊风晓见她这样便知她在想什么,笑得更是灿烂,“你没发觉兄长身边只有一个月黎,但他也不让月黎碰他,什么都是自己做。”

  倪絮点点头,好像是这样的,明明之前他腿脚不便的时候可以让月黎抱上床或者扶他上床,可他总是自己一点一点挪上去的。

  聊风晓揶揄一笑,看着她,“至于你,大约是个例外。”

  吃过朝食,聊风晓带着倪絮去前院的八角亭。

  “兄长一早就被子啸拉去下棋了。”

  子啸是靖长熹的字。

  “真是,明明知道自己赢不了兄长,非得往上凑。整日就知道沾酸吃醋,还净是些没理由的。”

  倪絮却有些理解七皇子的心情,如果自己是男子,有这般绝世容颜的妻子,也是会藏着掖着只愿自己知道的吧?

  八角亭内,两名男子对坐下棋,听见了脚步声都抬头望向声源处,但目光所及,却是两处。

  亭中二人,一人身着绣着金色云纹的常服,看起来厚重华丽,贵气逼人,上位者的威严自发的笼罩着四周。但他旁边的另一人却半点不受影响,即使穿着简单的浅云色交襟长衫,几枝翠竹点缀,优雅温儒,也让人不可忽视。

  靖长熹起身迎向聊风晓,柔声唤了声夫人,才转头对倪絮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蔺可聿也站了起来,之前倪絮与他从未碰过面,第一次见到他便是在空莱,那时他都是坐在轮椅上的。

  如今才发现他身姿颀长,笔直如竹,却也不让人有压迫感。

  看着她的那双黑眸,似乎幽深了不少,但依旧带着笑意。

  院中有一株桃花,开得正好,忽而一阵风吹过,几片花瓣飘落,带着独有的香气在站着对视的两个人之间飘飘荡荡,悠然落下。

  倪絮想起昨夜她无理问他醉了没,他也如现在一般定定的看着她,似乎要看出什么又似乎只是单纯的看着她,眼眸中盛着万千星光似的,压低了的声音带着不明的情感,磁性又撩人的说出醉了两个字。

  脸开始发烫了。

  亭中的人轻笑一声,不知为何郡主和七皇子都已经走了,只剩几名侍女低着头站在一边。

  “倪姑娘,好久不见,过来喝一杯茶?”

  倪絮颔首应好,才发现摆满棋子的桌子旁边还有一个小几,放了一套茶具,一壶茶正在煮着。

  “倪姑娘近来过得可好?”

  一坐下,方才莫名的气氛好像消失不见,倪絮轻松的将自己最近的事告知他。

  蔺可聿带笑一一听着,不时给予回应,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二人宛如许久未见的至交好友,言谈甚欢。

  说着倪絮发现刚刚明明是在蔺可聿对面的凳子不知为何她坐下时已经是在他身旁了,想起聊风晓的话,不动声色的把凳子往一边挪了挪。

  但这不动声色,也只是她以为的。

  蔺可聿眉头皱了一下,又复平缓,低头似乎是感叹,带着莫名的惆怅,“才几日不见,倪姑娘已经与我生疏了。”

  倪絮连忙摇摇头,又摆手,“就是听人说你似乎不喜欢与人太过接近。”

  她没把聊风晓的话当真,只以为她是调侃自己的,毕竟蔺可聿对谁都是一副温和的样子,以前或许是他见她是个姑娘,不好意思说她罢了,她现在知道了又怎么好意思还为难人家。

  她也知道自己或许是对面前这人动心了,可这般出众又待人极好的人,谁也难免不是?她却不敢想蔺可聿也是心悦于她的,只当他对谁都是这般好了,毕竟自己也救过他,他又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如此也不算是特别了。

  蔺可聿看出她心中所想,一时无言。

  他发觉,小姑娘似乎对他有什么误解?明明就算是第一次见她的聊风晓和靖长熹都看出来了,这姑娘还以为自己是在还她的恩情?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早上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