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好”神仙之“色”的情仙——裴航

学衡 2018-12-05 16:35:15

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仙:裴航


干春松



神仙信仰可以说是中国古人理想主义和功利主义的奇妙结合,是人们追求长生、珍重生命的思想体现。本书上篇紧扣生命本体感悟,从生与死、理性与迷信、神仙特征与品位、幻想与现实、方术与享乐等层面,全面解读中国神仙信仰的心理及文化构成,使读者获得诗一般的阅读体验和仙境熏陶;下篇全面介绍了中国道教的各派神灵和修道方法,结语则语重心长地阐释了神仙信仰对疲惫不堪的现代人的精神世界的抚慰作用,读来令人心生向往,得到暂时的解脱和灵性渲泄。




干春松著

海南出版社,2016年8月


仙:裴航


为了吸引更多的教徒,道教也标榜什么人都能成仙,而且编造了众多的成仙故事。裴航这位好色之徒,正因“好”神仙之“色”,也被选拔成仙,实在也是孔夫子“未见好德如好色”的一个例证。




裴航是唐朝长庆年间的一个书生。因为状元落第,便去一个叫鄂渚的地方遣散内心的痛苦,顺便拜访老朋友崔相国。崔相国看来是个富豪,因为他一下子就拿出20万钱给裴航,裴航便拿着这笔钱周游各地。


一次在去襄汉的船上,裴航听说同船有一位叫云翘樊夫人的,国色天姿,美丽绝世,但裴航总没有机会一睹芳容。于是就赋诗一首叫云翘的侍女袅烟带去。诗是这样写的:“向为相越犹怀想,况遇天仙隔锦屏;倘若玉京朝会去,愿随鸾鹤入青冥。”看来这首诗收到了一些效果。几天后,樊夫人便叫袅烟去叫裴航来见她。她对裴航说:“我丈夫现在汉南做事,想弃官而到幽林深谷去隐居,急着想见我一面,我现在正担心能否及时赶到那里,哪有时间在这里逗留呢?但有幸能与你同舟共渡,希望你不要认真。”并答诗一首:“一次琼浆百感生,玄霜揭尽见云英;蓝桥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岖上玉京。”裴航看完之后,又惭愧,又钦佩,又叹息,唏嘘不已,但也不能完全理解樊夫人那首诗的含意。等到了襄汉的时候,夫人叫侍女拿着随身行李,不辞而别,裴航四处寻访,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民国(裴航遇云英于蓝桥)画板


后来,裴航继续游历,在经过蓝桥驿站的时候,因为长途跋涉,又饥又渴,于是便下车找水来解渴,走了不多远,发现路旁有几间茅屋,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妇人正坐在屋檐下纺纱织布。裴航便走上前去,作一长揖,向老妇人说:“在下裴航,路过贵地,想讨口水喝。”老妇人扭头朝里屋喊道:“云英,端罐水出来,给这位郎君喝。”裴航想起樊夫人的诗句里有云英之句,正暗自惊讶。一会儿苇帘下伸出一双倩倩妙手,冰莹如玉,捧出一瓦罐。裴航战战兢兢地接过来喝,“晶晶亮,透心凉”,真像喝到琼浆玉液一般,周身妥帖。


裴航趁着还罐,揭起苇帘一看,双目一眩,只见面前站着一位女子,娇艳异常,光彩照人。裴航心旌摇动,企羡不已,便回头对老妇人说:“裴航等长途跋涉,人困马乏,希望能在这里休息一会儿。”那老妇人似乎毫不经意地说:“悉听尊便。”裴航便得寸进尺。过了一段时间,又对老妇人说:“刚才看见屋里姑娘容艳绝世,虽芙蓉、桃花难以比拟,因此心生爱慕,而踌躇不忍离去,我愿意出很重的聘礼来娶她,不知道您老人家是否答应?”老妇人说:“我年迈体弱,只有这一位孙女在我身边,昨天有位神仙给我一帖灵药,但必须用白玉做的杵臼捣舂一百天才可服用,因此如果你想娶我孙女,就请献上一个玉杵臼,至于其他金银丝帛对我没有什么用处。”



裴航遇仙


裴航跪地拜谢说:“希望能给我一百天的期限,我一定带着玉杵臼来迎娶,但希望您不要把那位绝代佳人再许配给别人。”老妇人说:“一定按你说的办。”裴航来到京城,到处寻找玉杵臼。很长时间过去了,还是毫无所获,裴航甚至都要绝望了。心诚则灵,忽然有一天,裴航遇到一位卖玉器的老翁。老翁说:“这附近有一个玉杵臼,但是价格惊人,非三百缗缗:穿钱的绳子。这里指成串的钱,古代一千文为一缗。不卖。”裴航倾囊中所有还不够,所以只好把马车和车夫、仆人全卖了,这才勉强凑齐,然后带着玉杵臼昼夜兼程,步行回到蓝桥。老妇人见他如此狼狈,笑着说:“真想不到世上还有像你这样守信用的君子啊!”于是就把云英许配给了裴航。云英微笑着说:“我们的婚事虽然定了,但还要你为我奶奶先捣药百日,然后我们才正式结婚。”老妇人从她的衣襟里拿出药来给裴航,裴航对于这个附加条件毫不在意,立即捣舂起来。但是到了晚上还能听见捣药的声音,裴航十分惊奇,从门缝中一瞧,发现一玉兔正在那里捣药。到了一百天,老妇人拿起药就吃下去了,并且对裴航说:“我得出去一会儿,通知各位亲朋好友,为你们准备帷帐。你在这里稍等片刻,马上就有车来接你。”说完便拉着云英走入深山。果然不一会,车马隆隆把裴航接到一座巨大的宫殿前面,朱红色的殿门没入云霄。仙童灵女把裴航领入帐中,举行婚礼。诸事完毕之后,裴航又向老妇人跪拜,表达其不胜感激之情。然后,老妇人把裴航介绍给诸位亲朋,原来他们都是神仙中人。在众仙中,有一位女仙真高挽云髻,霓裳羽衣,别人介绍说,这是云英的姐姐。裴航行完礼,女仙说:“裴先生,没想到同舟从鄂渚到襄汉吧?”裴航很惭愧。左右的仙人向他介绍说:“云翘夫人是刘纲仙君之夫人,已列入高级神仙之列,是玉皇大帝的女史。”老妇人把裴航夫妇带入玉峰洞中,满室珠宝,琳琅满目。每天饮露餐雪,吃琼英之丹,身体逐渐清朗起来,浊物渐渐消失,毛发纯正,神态悠闲自若,不久便越级升入上仙行列。



(民国连环画册封面)


太和年间,在蓝桥驿站的西边,裴航不意遇到友人卢颢,便跟他讲述得道成仙的经过,并赠给他蓝田美玉十斤,紫府之丹十一粒,并附了几封书信给亲朋好友。可这卢颢却给鼻子要脸,头皮碰得咚咚响,要求裴航指点迷津,裴航则似乎完全不记得自己因色成仙的过去,冠冕堂皇地招出了老子。他说:“老子说要‘虚其心,实其腹’,现在的人心里杂念太多,这样离神仙还远着呢!”这卢颢愣是执迷不悟,裴航便进一步开导他:“人心多妄念,腹漏精液,虚实可知也,凡人虽有不死之术,还丹之方,但像你这样的人是不可救药的。”说完便不知去向。




仙与道:神仙信仰与道家修养》

引  言

 

两千多年前,夕阳正伴随着农舍的炊烟向西边慢慢地沉下去,秋虫的鸣叫在凉爽的晚风中飘荡,倦懒的孔子坐在河边的石头上,任潺潺的河水从指尖流淌,不时有调皮的小鱼在水波中跳跃。一直默默无语的孔子望着不知疲倦东流而去的河水,一声沉重的叹息从他嘴里啾然而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差不多与此同时,希腊的哲人赫拉克里特在另外的一条河边也发出同样的慨叹:“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每一个富于感情拥有健全理智的人,总会因为某一种突然的触发,如夏夜的星空、缤纷的落花、燕子的归程乃至自己头发中悄然生出的白发……而陷入对于自己生命的沉思。正如著名的印象派大师高更在太平洋的岛上所说的一句最平常不过的话:“我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而种种的思虑之中,最扣动人心的地方就是对生命的思考。有时,我们常常会莫名地感到一阵恐惧涌上心头。的确,我们的人生无时不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之中,犹如在贝多芬的《命运》主题中那段命运之神不可阻止的脚步声,它使我们无奈、焦躁、绝望,苦心经营的人生顿显渺小,“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随着死亡的降临,孜孜以求的名誉、地位、财富,都将随风飘散。可以说对于生死问题的思考,耗费了人类历史上无数智者的思虑。人们无奈地面对一个与生俱来的难题,我们的灵魂需要一个安顿处。


叔本华说过:“虽也是贪生,却更是怕死。可死总是站在后台,无可避免,并且随时准备走到台前来。”几千年来,人类一直与死亡的阴影作着顽强的抗争,所有的神话、宗教都几乎是人类与之相抗争的精神轨迹,这一切凝聚着一种共同的心声:以想象中的永恒来抗拒死亡、消解死亡。而中国人甚至希望通过一种修炼达到肉体的永生。因此,古人们本能地拒绝死亡的必然性




有一个外国神话说:月神曾经派一只虱子来传达他的一个担保,即人可以不死。不过月神的话听起来有些拗口:“像我死又在死中活一样,你也将死又在死中活。”多事的兔子担心虱子的能力,在半道上追上了虱子,说它可以把这句话带给人类。然而兔子却忘掉了话的内容,只好乱说一通,“像我死又在死中腐坏一样”云云。兔子返回月亮之后,月神非常生气,在气头上就刺了兔子的嘴一下,从此以后,兔子的嘴唇就裂开了。


兔子的嘴唇裂开当然只是小事一桩,可怜的人类从此便无法再摆脱死亡的厄运。其实我们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几乎所有民族的神话中都有类似的原型,即人类只是因为一个“很偶然的原因”(例如偷吃了伊甸园的禁果之类),才导致死亡之不可避免。而按其“本来的面目”,人是可以永生的。古埃及法老的金字塔和木乃伊,中国秦始皇的兵马俑都是基于这样一种信念,他们因为一种偶然的原因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只要经过一个特殊的阶段,他们就可以因为神的召唤或在别的特定的条件下恢复生命。


这种永生的信念在不同的宗教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如基督教对于复活的信念,佛教基于灵魂不灭而引出的对于来世摆脱轮回的教义。但显然这些宗教都将目标定在来世或是上帝举行末日审判之时,对于自身的肉体往往持否定态度,如佛教将人体视为“臭皮囊”,认为人的欲望肯定是阻碍精神升华、灵魂走向彼岸的最大障碍。




但有一部分中国人则肯定现世的快乐,从早期的方士到后来的道士,一直将肉体不死作为最高理想并进行各种实验。


在中国的早期文献中,记录着中国人对于永生的信念。中国古人们认为在海上、山上或远方奇异的国度里,存在着这样一个世界:在那里泉水如美酒,涧水似蜜露,遍地是金玉异物,漫山仙草灵药。神仙们生活在这里,乘云驾雾,呼风唤雨,吐纳天地之精华,吸食宇宙之甘露。漠然虚静而恬适欢愉,淡泊无为而自得其乐。中国人还认为,一般人只要吃了不死之地的东西就可以像神仙一样长生不老,并一样能飞升漫游于天地之外。这种肉体不死的信仰与逐渐形成的房中、食气、吐纳等成仙方术,与方士们连续不断的求取不死之药的努力一起,构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神仙信仰,并在汉代以后,发展成为中国本土宗教道教的中心教义和中国民间信仰的核心内容之一,发展至魏晋、唐代而达到顶峰。




神仙信仰由神仙、仙境和成仙方术三方面组成。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尤其是在成为道教的中心教义和终极理想之后,体系日渐完备。首先道教在与佛教的激烈斗争中,积极地吸收其思想观念和教规仪式,诸如道观的设立,经典的收集等等,到了宋明之后,道教(如全真教等)甚至由重生向厌生转化,充分体现了佛教、特别是禅宗对于神仙信仰的影响。道教对于儒家的屈从是全方位的,这完全是为了在儒家主导的中国占据一席之地而不得不采取的姿态。从净明派对于忠孝的强调,到神仙谱系的完全等级化设计,神仙世界已经完全是人间秩序的翻版。神仙方士们利用自己的独门方术和对于房中术的阐扬,往往能迷惑君主而使自己处于既危险又有利的地位,这种上层路线影响着道教的教义。


神仙信仰系统化的重要步骤是神仙境界和成仙方术的完善。道教的神仙世界有三十六天、三岛十洲和洞天福地等,而成仙方术则是以外丹和内丹为核心的炼养体系。


中国的神仙信仰与古代的神话传说有密切的联系,但区别是明显的。所谓神仙指的是像神一样生活的人,其立足点在人而不在神。这浸透着中国人思维方式的独特韵味。而且,神与仙的形象和职能也有重大差别。天神一般具有奋斗牺牲和拯世济民的精神,如盘古之开天辟地,女娲之炼石补天,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而仙人则超脱悠闲,享受生活的乐趣。他们居高处远,踏雪无痕,乘云驾雾,潇洒自在,立足于个人的自由和解脱,因此有人认为他们是利己主义和个人主义的。




我们知道中国神话的重要特征之一是神人同一,而非西方神话思维之神人同构,并非将人与神看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存在。因此在中国人的观念中,神和人之间并非存在不可跨越的界限,这既为神仙可学而成思想的出现奠定了基础,同时也使得道教徒可以毫无困难地将神话人物改变成神仙。


所以,中国的神和仙其实从来就没有分得很清楚,而中国人对于信仰的随意态度助长了这种混乱,在三教合流的趋势之下,道教将民间的神灵、佛教的菩萨、道教的神仙通通归拢到自己的阵营中,致使宋明之后的神仙谱系中既有七星二十八宿、雷公、风神、雨师、电母等自然神,又有如来、观音等佛教的菩萨,又有各种学道成仙的人。各种各样的行业保护神也加入了神仙行列,如厕所神紫姑、门神、财神等,凡是在人所需要的地方就会有相应的神存在。神仙信仰逐渐失去其独树一帜的独立性而融化在众神共处、儒释道三教教义杂陈的中国民间信仰的大熔炉中。




神仙信仰可以说是理想主义和功利主义的奇妙结合。其理想性体现在不甘心接受人终有一死的必然性,幻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或某种奇异的经历达到肉体不死的目标。这体现了中国人对于自然生命的崇尚和反抗死亡的勇气。而其功利性体现在肉体不死的目的只是为了延续快乐,正如有的学者所指出的,神仙信仰的产生标志着古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已从浑沌茫昧的原始信仰中逐渐洞识宇宙秩序的自然和谐与人生秩序的安排。在现实社会里,人类永远无法脱离自然与人文的轨道。于是乡民的内在心灵,不再如原始生民般对自然现象充满了好奇心,也不渴望有创世英雄的无比伟大的力量,而是希望重建宇宙的秩序,提升外在的生命,回归一个和谐自足的乐园。”中国人向来主张“神道设教”,也就是说对于宗教缺乏必要的虔诚而多关注宗教的教化作用。因此在中国宗教中,特别是在神仙信仰中,强调以自己的力量来获得超越,而非西方宗教那样期待上帝的拯救。


在众多的神仙传说所虚构出来的神仙中,有的是从中国的神话传说中借鉴过来的,如西王母、东王公、后羿等,有些是早先自然崇拜的遗存。这都体现着道教的驳杂性。不过神仙队伍中的大部分则都是历史上实有其人的,不同的时期根据不同的神仙理念、不同的道德理想塑造出不同类型的神仙,真可谓江山代有神仙出。在这些神仙中,有些是与神仙信仰关系密切的帝王将相,有些是解民于倒悬的清官廉吏,有些是忠士烈妇,体现了神仙信仰与现实道德的妥协性。神仙中更多的是那些掌握了一些神奇法术的方士、道士,或声名远扬的隐士。他仙与道:神仙信仰与道家修身们或祈雨免灾,或能变形遁身,但他们的共同前提是忠义刚烈,体恤民意,蕴含着正义战胜邪恶,体现了中国古代老百姓的所喜所恶和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很多人完全是因为深受民众的喜爱而被尊奉为神仙的。如三国时期义勇双全的关羽,沿海地区渔民心目中的保护神妈祖等。


神仙传说一般收录于汉魏的志怪小说、唐代传奇、宋代话本以及史籍的“方技传”中。大量的则存在于方士和后世道教徒所作的神仙传记中。著名的如刘向的《列仙传》、葛洪的《神仙传》、明代的《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历代神仙通鉴》等,总计共有五百多位。各种神仙传奇在民间广为流传,深为人们所喜闻乐见,像《西游记》《封神演义》等小说都浸润着中国神仙信仰的丰富内涵,成为我国文学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求仙证道为目的的种种神仙方术也为中国的医药、化学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神仙信仰作为具有享乐倾向的宗教信仰,它追求的是一种虚无飘渺的境界,以为人们的现实生活提供安慰,这反映了人们由于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而屈服于自然的局限性。神仙信仰由于和巫术、民间方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因此其内容芜杂,甚至有着许多迷信、卑琐的观念,可以被看做是人类认识自然历程的一个缩影。

 

本书从结构上分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通过对神仙信仰的文化、心理根源的发掘揭示神仙信仰的来源、变化,介绍神仙信仰的内容,如成仙的境界、成仙的方术等等。


第二部分则根据对历代的神仙传说和这些被尊为神仙的历史、传说人物的真实史实的对照,介绍了这些在民间影响巨大的神仙。根据不同的原则,人们对于神仙的分类多种多样。本书借鉴前人的意见,将神仙分为三类:把出现在天地未判前的神灵称为先天真圣;而因为遇仙或通过修道而成仙的称为后天仙真;对那些有功于国家、护国佑民而为民众所景仰的,或是从自然崇拜中脱胎而来的神灵则称为民间神灵,分别予以介绍。另外,为了便于读者对神仙信仰有感性的了解,书中还配置了几十幅插图。

 


目录


引言

 

上篇


第一章   超越生命:神仙信仰的心理、社会构成

一   生死玄机

二   帝王与神仙

三   巫师、方士、道士与神仙

四   梦与神仙   梦境与仙境

 

第二章   理性与迷信:神仙信仰的流变

一   贵生与长生

二   天与人   神与人

三   阴阳五行和精气

四   道家与神仙

五   道教与神仙

 

第三章   仙风道骨:神仙的特征和品位

一   神仙的形象

二   神仙的品位和神仙谱系

 

第四章   仙界灵境:中国古人的乌托邦

一   三十六天

二   三岛十洲

三   洞天福地

 

第五章   炼形与炼神:成仙方术种种

一   服气

二   导引

三   行气和胎息

四   存思、守一、内视

五   房中术

六   外丹

七   内丹

八   外炼方术

 

第六章   实用理性和享乐主义:神仙信仰与中国人的心理

一   入世与出世

二   心灵与肉体

 

 

下篇


第七章   先天真圣

一   三清与元始天尊

二   玉皇大帝与四御

三   太上老君

四   西王母(王母娘娘)

五   东王公

 

第八章   后天仙真

一   华夏始祖——黄帝

二   月宫孤栖——嫦娥

三   房中之祖——彭祖

四   封神之神——姜太公

五   纵横始祖——鬼谷子

六   文始真人——尹喜

七   南华真人——庄子

八   求仙使者——徐福

九   茅山仙祖——三茅真君

十   万古丹王——魏伯阳

十一   太极真人——刘安

十二   诙谐岁星——东方朔

十三   太平教主——干吉

十四   役使鬼神——费长房

十五   首席天师——张道陵

十六   太极左仙公——葛玄

十七   竹林狂士——嵇康

十八   水府仙伯——郭璞

十九   净明教祖——许逊

二十   雅恤民意——麻姑

二十一   蓬莱水监——陶弘景

二十二   天师——寇谦之

二十三   情仙——裴航

二十四   扶摇子——陈抟

二十五   王重阳和“全真七子”

二十六   显化真人——张三丰

二十七   八仙

 

第九章   民间神灵

一   钟馗

二   财神赵公明

三   关圣帝君关羽

四   天妃娘娘(妈祖)

五   灶神

六   城隍

七   土地神

八   门神

九   东岳大帝和碧霞元君

十   酆都大帝

十一   文昌帝君

 

结语   神仙与现代人的生存智慧

一   珍重生命

二   享受生活

三   神仙境界:中国人的智慧

 

主要参考文献


后记


后  记

2003年夏天,与朱卫东等友人在庐山避暑,中间去著名的“仙人洞”一游的时候,恰遇庐山道长叶至明先生,一袭白衣,仙风道骨,相谈甚欢,原因是我们有许多共同认识的师友。他劝我们找一些树枝支在岩石的缝里,可以治疗腰肌劳损等疾病,临别不仅送了一些书给我,还送了一张平安符给我们的一位朋友。后来我一直在想,叶道长是否希望成仙呢?这个问题不知是否会得罪他,但是在科技思维取代传统信仰思维的今天,那些曾经吸引了无数的中国人向往的信仰,今天依然存在于我们的心里吗?以理性的方式想问题,是现代人的基本准则,所以我们这个时代好的诗人往往只能以自杀来表明他们对于时代的拒绝,例如海子。工业化是幻想的杀手,生活的诗意大半存在于那些看起来不切实际的幻想之中。对于一个在体制化的学术机构里工作的人而言,这本书或许只能是一种不合规范的作品。但每一次重新阅读这本书,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神回故乡,想起今年已经快九十岁的奶奶给我讲的故事,那些在我家旁边的小桥上看着满天星星的夏日的夜晚,那些萤火虫、那些蚊子,那些情景一度被我自己遗忘了,但随着年龄的增大,这些记忆又回归到我某一个难以入睡的夜晚。


多么希望我能像嵇康那样相信神仙可学而致,多么希望整个夏天都能在某一处仙境安静地待着。因此我坚信,现代人对神仙的了解绝对是生命的一种营养剂。


这本书已经是第四次出版了,可能已经有很多朋友与我分享过与仙人们沟通所带来的愉快。这次抽出精力,做了进一步的修订,完全是因为我的朋友申明、喻阳等人的鼓励,无论是内容和文风的确定,还是版式的安排均有他们的辛劳在其中。在此谨表敬意。


 




作者简介:

干春松,1965年生,浙江绍兴人,哲学博士。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北京大学儒学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孔子研究院“泰山学者”特聘专家,国内外多家学术团体的客座教授及访问学者。


主要代表作品有:

《制度化儒学及其解体》《制度儒学》《儒学概论》《重回王道:儒家与世界秩序》《保教立国:康有为的现代方略》等。




购买此书

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当当半价活动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您喜欢我们的文章,欢迎与朋友分享!阅读更多原创文章,请关注【学衡】微信公共平台!我们也一如既往地期待您和我们分享您的意见、文章和智慧!投稿信箱为【xueheng1922@126.com】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学衡】微刊由北大学人发起,意在承续民国《学衡》杂志“昌明国粹,融化新知”之宗旨,秉持“学术自由,兼容并包”之主张,介绍、反思古今中外之学术,分享新的知见与思考。文章力求内容原创、思维敏锐、文字雅洁,栏目涉及学术、学人、文艺、时评等等。《礼记》言:“合志同方,营道同术”,愿海内有同志者助我臂力,共襄盛举。

长按图片 识别二维码 添加学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