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浙诗实力】桑子|火,一头迷人的小兽NO.023

浙江诗人 2018-07-14 10:15:23

唯有批评不可辜负

平台十二月总值班|天    界    林夕杰

   △封面  

 《浙江诗人》2017年第2卷,128个页码。杭州出版社出版发行。2017年第3卷即将出炉,敬请关注和订阅!




【浙诗实力】之桑子专辑

诗人随笔:闲来写诗◎

桑子书籍封面◎

桑子手稿◎

桑子近作20首◎

桑子简介◎

桑子近照◎



本期为【浙诗实力】桑子专辑,欢迎继续阅读!

若喜音乐伴读,不妨点开 


诗人随笔

 

闲来写诗 

桑 子

 

1

闲来写诗。我从别的日子,从各种语言的译著,从乌得琴粗钝的回音,从男人的夏天、女人的秋天,从峡谷升起的月亮,从被忘却的一场战争中退出。

静默了一会儿,在庞大纪念碑前一大片三叶草中间。

城市在瓦解,众人如雨中的火车在尘埃中奔跑,只有诗歌在迎娶永恒的天空。

 

2

特朗斯特罗姆说,“诗是某种来自内心的东西,和梦是手足,一首诗是我醒着的梦。”

在梦里,我看见屋外在下大雪,一场连绵的大雪,而屋内足够温暖,最好有梅花在近旁,有花蕾放入香囊,像阳光落在枕上让人生爱,你一定深深迷恋过一些事物。

走进你今生的人,借助了你的前世。

 

3

是日处暑。西山八大处,市声远去,梵音清寂,阳光从高处悬下,僧人在寺中坐禅、颂经,拂尘,犹如从时间中逃离。空气在呼吸之间有着天启般的感知,可知未来事,可静此时心。

古塔,松针,香火,流云是彼此的景深。

静中的线条有虔诚的使命,灵光寺颓败的千佛塔是留在世间的叹息,猫从佛塔上走下来,顺从你掌心的抚挲,犹如在爱中,死心塌地。

 

4

一切皆注入永恒,而永恒无可注入。

一切缘于贪念,有贪念就有执着,但贪念未必不是好事,无贪念哪来万变,也谈不上认清其宗。往大处说,世间善恶是非,真假美丑,皆源于贪念;往远处说,特洛伊城十年大战,也曾留下了英雄与美人。

有贪念不可怕,反而有趣,有贪念而不知如何向好,才可怕。

闲来写诗,以贪念治愈贪念。从浓烈的夏天退步至辽阔的秋天,千年古寺,流云散淡。

 

5

西山,合掌以恭敬万有。

我们还将经历太多的时光,“过去”还有下一个被理解的场合。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好像诸神在世代中所占的地位。

我曾碰壁于辽阔的世界,剧情悲欢离合,时光将波谲云诡叙述得不动声色。而我爱你,可以或巧或拙地抵达目力所及与不可及的空无之处。

 

6

你曾用乌木梳梳我的长发,每一条河流至此流得更远。

我曾破译偶然的来龙去脉,所有的新鲜从来如此古老。

爱如佛陀,为我们修筑一条通往圣殿的道路,再没有别的,可以一次次将我从事物的幻象,将我羁留在此时此地的诱惑中解救出来。

诗是最虔诚的使命。爱,则是生命的秘密法则。

 

7

我曾走过许多地方。

那时候我喜欢黄昏、荒野和忧伤,而如今则向往黎明、市区和宁静。

每个人体内都驻扎着一座坛城,其复杂性毫不逊色于一片过熟林,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观察自然万物,犹如看到自己。

 

8

我不是一个好诗人。

不懂自由的生活,不懂艺术的革新。

除了对一些事物的偏爱和对你的钟情,一无所长。

我若爱你,必定是漫长的。

佩索阿说,“我不匆忙,忙什么呢?太阳和月亮不慌不忙,它们是对的。”

 

9

我们是卑微之物,而雪花是最终的果实。

它诞生

向世间一切晦暗之物,索要光亮。

 

最近力作


桑子近作20首


 

黄昏割草

 

坏棉花在天空吐絮

黄昏飘过割草人的头顶

辽阔天空被割小了

太小了啊,世界只剩下一蓬乱草

太黑了啊,镰刀割到了手指

太锋利了啊

枯草又死了一次

 

 

失眠

 

看不见的地方有魔法师

他变出了一个包罗万象的白天

—个了不起的大家伙——

 

一个多出来的白天

一匹马、一个骑士和一片天涯

和随心所欲的行走

 

但愿没有两个夜晚

 

 

果园

 

饥饿的野兽在说话:

你衣服上掉了一颗纽扣

 

是的

我说:但愿你知道

我这里还有一片果园

在峡谷与峭壁之间

 

 

另一个梦中

 

我们轻率地爱

漏洞百出地生活

获得珍宝又失去

见到国王也懒得招呼

火车从胸膛穿过而毫发无伤

 

我们成为猛兽,啃啮自己的躯干

我们坠入爱河,赞美闪光的液体

我们通过秘密的通道实现大迁徙

 

这最长的一天

我们重新遇见下山的太阳

与逝去的人在一起

 

我们回到多年前

看大雪纷飞

醒来告诉未眠人:旷野死了 

 

炼金术

 

炼金术是单身汉的科学

是孤独男人的沉思物

是雄性内部最烈的火

在最隐蔽、最温暖雌性体内

一个突发性事件

犹如火星的意志

 

在无限的特殊个体中熄灭

返回成为纯净之火

这潮湿的火苗

垂直的溪流

一场倒着下的雨

 

沙计时器抽回飞逝的时间

使之轻盈

太阳吸食了黑夜的能量

在悲剧和喜剧之间遐想两次

烧掉庇护在我们身上的道德败坏

光无事可做,让司炉者得以消遣

普罗米修斯啊,金色星辰的奶娘

 

 

火的起源

 

火往往是偷来的

人们摘下欧洛的生殖器

剖而两半,里面藏着通红的火

 

浪漫派要重温原始性的经验

人们爱开火的玩笑

无意识的地层深处:小蓝花是红色的

矿工是颠倒过来的星象家

 

火,一头迷人的小兽

它的情欲难被点燃也难被熄灭

饱餐吧!太阳神也会因饱食过度而死亡

 

每株植物都是液体的火焰

风吹得熊熊的火沙沙响

抚挲着太阳脸上的雀斑

 

孤独是块硫黄晶体被摩擦的感觉

火的精神顶端敏感处可阐释繁殖

太阳下山,把天空烧成了灰

露台的灯为人类保留了火种

爱情的火焰,燃尽我们身上一切尘世的东西

 

 

硫化物

 

植物的花粉

不纯的血

喝足了烈性酒的身体

物质贪婪资本化

 

但不稳定,像灼热的情欲一样

用全部的热情去解释一束火焰

 

与那些被声色迷住的事物

进行了一次幽灵般的沟通

死亡在暗哑之床上瞬间复活

疾病与黑暗的精神发出亮光

 

 

不燃烧的火

 

疲乏的人

是因为失去了十分热忱,十分活跃的流体

 

用最微弱的火

正在熄灭的火

去点燃一大块煤

两个小时后

看它变成一堆巨大的炭火

暗红色的河流一样的顽火

 

繁殖的伟力

像动物植物一样衰老和死亡

上帝曾把一些火关在地牢

伟大的闪电从沥青和玻璃中汲取了电物质

 

除非带着火的粒子,否则液体不能点燃

这些最小、最隐蔽,内在的火的小囊聚合在一起

不是金色的火焰

不是泛灵的光线

而是矛盾,是两种不同的元素

一起在事物中心起作用

世界主义者说:

火在我的体内,爱人是纵火狂

 

葡萄树和醉酒之徒

年富力强的葡萄树汲取了大地之火
渗出蜜糖一样的果实
一种立竿见影的食物,真正的精华

醉酒的人说,唯有酒最接近火
一根火柴就可以点燃它
它摆脱自身

在你心中扎入无数尖利的刺
燃起肉欲最高的快感

人喝醉酒,就结束了葡萄树的疯狂
一切花朵都是火苗
一切果实都是火种
大锅底咕咕噜噜,燃着精神微火

花朵叹息:现在我全身都是热情
巫婆与棕红色蒸汽之争就是火焰之争
一滴滴从包罗万象的沼泽地蒸馏出来
蛇从酒盘里游出

果实心血来潮看着别人死去
这是火的初夜
大地上模糊的过客
鲜润夜里的生还者
在诱惑中看到了野兽一样的凶光
地狱的高脚杯,被一束光照亮

 

火的花茎

 

最伟大的形象制造者

制造最伟大的形象

火,只有光可以与之匹配

 

孤单的人坐在火堆前

想入非非

一种伟大的在场

绵延着的在场

火红花束聚集起来,他伸出手取暖

 

讥讽的魔鬼占据他的思想

天真的地轴咔咔转动

红衣主教赞美火的花茎:这蓝色的小红花

 

它从我们思想中挣脱去,又在我们自身之中

它在天空播撒粮食

催促思想笔直地奔向它垂直的命运

在死之前

在夜之后

 

 

焚尸柴堆

 

火的怀抱中,死亡并不是死亡

用耀眼的钻石和蓝宝石的火星

打开玄武岩之门

吐出沥青和硫黄,吐出沙砾、金属和火

在火焰中死去是一切死亡中最不孤独的

——宇宙之死

 

熊熊之火燃烧

天地与思索者同归与尽

火焰的手臂温暖而深情

如情人之吻

 

漫天飞舞的灰烬是他们的骑乘

太阳从爆发的火山口被抛向了天空

 

 

火的禁忌

 

太阳在午后的干草堆上睡觉

雷声隆隆

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小普罗米修斯

 

想知道一开始就被禁止的事物到底有多糟糕

他们点燃了草垛

纵火者是一切犯罪分子中最隐蔽的

火光冲天,泛着奇特的红光

赶来灭火的女人

正好也长着这种泛着红光的突出的颧骨

一桶水打在太阳脸上

雌性的火扑灭了雄性的火

 

钻木取火

在给“钻木取火”命名前

木棍与我们分享了原始的冲动


光只在事物的表面闪烁
只有热才会深入其中,表明态度

目所不及之处
热渗入,又渗出
物与物之间通联:洼地,洞穴,矿井
一切事物都成为火焰的界限
火的秘密无法揭穿


它与爱的双重原始性
火的元素到处可见
它是被注入活力的光线
这头贪得无厌的动物

饕餮着大地的气息

 

抚摸,只是理想化的摩擦
含火的东西孕育着生命
这生育之火和使之成熟的火
只要这种摩擦是足够地温和与持续


火在成为木之子之前
首先是人之子
唯物主义在幻想,理想主义在行动

扔下木棍,我们死吧

 

 

你洗浴,在洱海里

 

你洗浴,在洱海里

洗到苍山马龙峰下起大雪

洗到湖底每块石头泛起青铜的光泽

洗到太阳成为森林里最小的一枚果实

滚落在后山

 

你洗浴,山脉耸起,大地退去

把骇人的风暴洗成水草一样柔弱

把昔日的战火洗成栓马桩上好看的花纹

 

这里是千万年前和千万年后的宇宙

清亮亮的光照见你的裸体

人世最美的男体

 

你洗浴,在洱海里

把永恒的时光洗成好看的露珠

顺从你金色肌肤的纹理

一万头狮子奔涌在秋日的大草原

嚎叫

 

我们的儿子诞生

在我们之前,在我们之后

 

雨天

假如是灰暗的雨天
下关的风会锯开大而笨拙的原木
看苍山如宽幕电影
看花园里灌满泥浆
看远远近近拘谨的道路
在静寂中走动

各自忠贞
身体犹如恰当的词语
散落在夜的深处
语言的极限与世界的极限毗邻而居


合欢花

首先我爱你   言说有局限
落在砧板上的油桃
分切成两瓣弦月
我们总是轻易读到彼此肌肤的暖

有月亮的夜晚
这里所有的房子都敞开
并且没有主人

黄昏
青铜的大澡盆
前来洗浴的人都是情侣
在开满合欢花的枝头
我们做着非常想做的事

到处都是你

不远处有蓝灰的湖
长发的你到处都是
《奥义书》上说:一片蓝天胜过一切
我也这样认为
我的马背上的蓝
我驮着它从苍山而下
走上宽阔的迁徙之途
偶尔栖息于倾斜的雨点之上
颤栗于花朵的原始与新绿的火焰之侧


做好一件事

后山的山坡不一定陡峭
每天有一大堆云爬上来

并探出身子
露台的灯是被星星点亮的
花园的也是

书中有许多杜撰的情节
所有深刻的东西都与时间有关
有春天的花朵开在十八世纪的墓碑上


每天太阳从东到西大跨越
它只做好一件事
让一切事情看上去不那么艰难


像谈论爱一样

我们谈论死亡吧
像谈论爱一样
这是十月的一天
我们吃甜瓜吃刺莓果
注意到蝴蝶身上有暗淡的金色
珍珠鸟的羽毛闪烁着光芒

我们彼此温存
想象尖叫声中的死亡
无穷的黑夜接替白昼
落日走进了最温暖的一块石头
世界长满了浅黄色的苔藓

 

熊月亮

我决心把夏天交出
让自己的颜色再淡一些 在枝头
把最甜蜜的一部分也交出
只留住长长的梦境

危险未曾抵达
炽热的太阳和整个下午的大风
还无关紧要
工蜂在花朵里蹭鼻子
根茎里的水分还有一个广阔而蔚蓝的湖
在无数个无聊的日子
我们做爱 亲吻
不用担心熊月亮爬上树
咔咔作响

   



桑子,70后,浙江绍兴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第29届青春诗会,第31届鲁院高研班,入选中国青年出版社中国好诗第二季,获第十二届滇池文学奖、《文学港》储吉旺年度文学奖诗歌奖、第二届李白诗歌奖提名奖等。著有诗集和长篇小说十余部。


瞧!它从我们思想中挣脱去,又在我们自身之中

欢迎吐槽!



往期荐读

浙江诗人|浙江诗人2017年第四季度同题诗通知

浙诗发布|“诗意浙江•中国知名诗人、作家走进遂昌”活动剪影

《浙江诗人》2017年第二卷【诗歌高地】之陈亚军作品选发

《浙江诗人》2017年第二卷【诗歌高地】之海湄作品选发

《浙江诗人》2017年第二卷【诗歌高地】之唐力作品选发

【浙诗实力】六月雪|我该把黑夜拉长NO.021

艾非|我用初次哑语赦免过的,是雨后初晴的天际线NO.611

石上清泉|月亮,为什么要反复变脸NO.612

【浙诗首发】周清波|唯有海风才是真正的王者NO.019

李佳妮|空寂的椅子,听不到远处的雨声NO.613

【浙诗实力】余刚|大多数人,都是路过NO.022

至乐|半夜三更,老是听到柳二婶在地头唱歌NO.614

夜舟|有些东西又是可以等来的NO.615

王一松|我是卖星光的孩子NO.616


浙江诗人|明日预告


王厚朴|秋已过半,万物暗自凋零


浙江诗人|采编矩阵


杭州:达 达        许春波

台州:天 界        林夕杰

金华:伊有喜        冰    水

绍兴:东方浩        何玉宝

嘉兴:张敏华

舟山:李国平

衢州:赖    子

丽水:流 泉        乔国永

温州:翁美玲        陈鱼观

宁波:寒 寒        吕付平

湖州:胡加平


浙江诗人|平台支持

浙诗文化传播
关注浙诗,是一种品质

浙江诗人|期待参与


每天一条,或诗或文

用最少的诗意,填补生活的空白

欢迎转发浙江诗人,用手栽培你的理想生活   

浙江诗人 ID:zhejiangshiren
您的灵魂不再孤单!


浙诗联盟单位|添加中......


       

  金华山景区        沙溪玫瑰庄园   

      

  天台寒山湖        天台经纬印业



 本月总值班|天    界    林夕杰


本期约稿:天 界

本期编辑:天 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