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一位悲苦艺术家出生,却在喜剧片里成了逍遥才子

我们爱历史 2018-02-27 09:44:04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视频

专栏

音频

辟谣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任艳

字数:2588字,阅读时间:约6分钟



历史上的3月6日,中外有许多名人逝世,如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关肃霜,美学家朱光潜,古文字学家容庚,美国作家赛珍珠等等。然而,这一天也有一个人的出生,在天空划过一际耀眼的亮光。日后,他成长为一代艺术大师,为中国美术史画上了不可或缺的一笔。

这位艺术大师,诗、书、画皆精,尤其是其画作。他对各种画技兼收并蓄,山水画、人物画精妙绝伦。他的画作存世不多,引得各大博物馆争相收藏,收藏人士不惜重金购买,假如这位生前穷困苦顿的艺术大师身后有知,会不会苦笑一声叹无常?


▲唐寅《孟宫蜀妓图》局部


这位艺术大师就是大明朝有名的才子——唐寅,唐伯虎。一提到唐伯虎,人们大概会第一时间自动脑补接上三个字——点-秋-香。经过小说和电影的艺术加工与演绎,这段流传了几百年的风流韵事,成为坊间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也是百姓与那个遥远的唐寅联系最为紧密的纽带。只是,真实的唐寅,不仅没有貌美的秋香可点,生活更是凄惨困苦,窘迫到你想不到的地步。

一:山空寂静人声绝


成化六年(公元1470年)的三月六日,温婉秀丽的苏州城内,随着“哇”地一声啼哭,一个婴儿来到了这个世界。因为这一年是庚寅年,所以家人给他起了名字——唐寅。唐寅没有含着金汤匙出生,却也出生在小康之家,父亲经营着一个小酒馆,一家人衣食无忧,其乐融融地生活着。


19岁那年,唐寅奉父母之命成婚。幸运地是,唐寅娶到的结发妻子——徐氏,温柔贤淑,善解人意,两人情意相投,爱意绵绵。不久后他们生下一个可爱的儿子,生活对于唐寅来说,完美到无懈可击。


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唐寅也许可以这么幸福地生活下去。可惜,历史没有假设,所有的一切按部就班地接踵而至。


唐寅25岁那年,父亲不幸过世。唐寅悲伤不己,可这只不过是灾难的开始。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慈爱的母亲,恩爱的妻子,可爱的儿子,甚至是已经出嫁的妹妹,一个一个至亲相继离世。接二连三地打击,让年轻的唐寅难以承受,他蜷缩在自己的房间,环顾着曾经笑声不断的家里,如今,却再也听不到任何熟悉的声音了!这残酷的现实一遍又一遍敲打着他的心灵,痛苦无法言说,将他全身团团困住。


▲唐寅 《梅花书屋图》

二:刹那断送十分春


唐寅从小聪颖异常,正是“奇颖天授,才锋无比”。他十多岁时就拜师学画,画艺精进。另外,学业也没拉下,聪明加上爱学习,唐寅妥妥一个学霸。十六岁那年一出手,就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中秀才。


25岁时,在亲人一个个相继离世的打击下,唐寅一度颓废厌世。痛彻心扉之时,在好友的劝说下,消沉了好久的唐寅终于又看到生活的一丝曙光。他重捧起书卷,准备踏上仕途之路。经过精心地复习准备,才华出众的唐寅夺得乡试第一名,是为解元。唐解元一扫多年来的愁苦,抑制不住的开心,“春风得意马蹄疾”之际,唐寅扬起了生活的风帆,憧憬着自己连中三元的霸气归来!


然而命运如此无常,它又给了唐寅重重一击,将他打入深深的谷底,再无翻身的机会。


考中解元的第二年,唐寅去北京参加会试。志在必得的唐寅豪气冲天,答得一手漂亮试卷,主考官对唐寅早有耳闻,如今看到他的答卷,不禁一拍大腿,高兴地说:“这一定是唐寅的卷子”。似乎,唐寅离会元只有一步之遥,唾手可得,可事情急转直下,让人措手不及。


事态的发展非常戏剧化,这一次科考因为怀疑考题泄漏转眼变成了科场案,唐寅莫名其妙地被卷入其中,不仅取消考试资格,还戴上一副冰凉的镣铐锒铛入狱。监牢里“吏卒如虎,举头抱地,涕泪横集”,这可怕的监牢给唐伯虎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记。一年的牢狱之灾后,被革除仕籍的唐寅出狱,孤身一人踏上了游历之旅,也踏上了他后半生凄惨的旅途。这个原本可以带给唐寅光明前程的科考,却瞬间断送了他整个人生,将他所有的豪情击得粉碎。

三:相思两地望迢迢


挚爱的结发之妻徐氏去世后,考中解元的那年,唐寅又迎娶了他的第二任妻子何氏。风光无限的唐寅赴京赶考,一年后归来时却成了人人鄙视的落魄书生,原指望夫君考取功名,自己也有荣华富贵可享的何氏,知道唐寅这辈子是没指望了,不时地抱怨、寻衅生事,不堪其扰的唐寅一怒之下,一纸休书把妻子送回了娘家。


人生失意至此,唐寅举杯无泪,一场大病袭来把他击倒。久病初愈,人生全没了滋味,为了生活,唐寅不得不卖字画为生。字画诗酒相伴,他颠狂潦倒,放浪不羁,可心里的痛楚,谁能明白?就在他最孤独最失意的时候,沈九娘来到了他的身边。


沈九娘原是苏州名妓,曾与唐寅有一面之缘。当两人再次见面时,爱意同时在两人的心中悄悄萌芽。唐伯虎每次作画,沈九娘必是铺纸、研墨;而每次看到九娘,唐寅也是灵感备至,笔下的美人更加风姿万千。终于,寅与沈九娘走到了一起,幸福牵手。


▲唐寅《仕女图》


有了妻子的陪伴,唐寅作画更加用心,不久竟存下一笔积蓄。二人倾尽所有买了一所宅子,唐寅起名为“桃花庵”。他们搬入新家时,女儿出生。唐寅作画卖画,九娘操持家务,不时有朋友相邀前来饮酒作赋,挥毫作画。生活对于唐寅来说,虽不富足,却已足够,正如他所感叹的:“万场快乐千场醉,世上闲人地上仙”。然而,“地上仙”的日子终究短暂。


正德七年(公元1512年),38岁的沈九娘因为操劳过度,竟然一病不起,不久逝去。唐伯虎失去的不仅是相偕的伴侣,更是精神的支柱。他永远无法忘记,九娘临终前紧紧拉住自己的手:“蒙你不弃,娶我为妻,本想操持好家务,让你专心于画,然我福薄寿短,我走了,你善自保重。”妻子的话犹在耳旁,佳人却再难寻觅,唐伯虎泪如雨下,从此刻骨的相思只能远隔阴阳。

四:只当飘流在异乡


沈九娘去世后,唐寅再也没有续娶,一个人带着5岁的女儿过活,仍以卖画为生。可是天灾人祸不断,他赖以生存的字画生意,常常陷入困顿,只得艰难度日。嘉靖二年(公元1523年)的冬天,54岁的唐寅终于走完自己的一生。身后,家无余财,连安葬之资都无法凑齐。赖朋友相助,唐寅最终被安葬在“桃花庵”附近。


临终之际,唐寅挣扎着写下一首绝笔诗:


生在阳间有散场,

死归地府也何妨。

阳间地府俱相似,

只当漂流在异乡。


“漂流在异乡”的唐寅,历经人生磨难,尝遍世间冷暖,他捡拾起所有的悲苦、落寞,将这一切凝聚在笔端,挥洒于纸间,留下多少让后人惊叹的旷世之作!


▲唐寅 《明梧竹十亩 》


时光流转,当我们流连忘返于这位艺术大师的诗词、画作之间时,唐伯虎落寞、失意的一生就此隐去,披上一件后世送给他的风流才子逍遥人生的外衣,在人间久久传唱。也许唯有如此,才配得上这位艺术大师的所有才情,也更符合人们对这位才华横溢之人的美好希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