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他是江湖真钓客

亲爱de生活 2019-01-11 04:28:33

春旭兄长是我于现实中所遇旧体诗作得最好的人。这话我公开赞过太多回,因为心中着实佩服,所以不惮替他树“敌”。

珍珠原不该久藏瀚海之下,欣闻《梅寒剑庐诗稿》即将付梓,这些在我读来口齿噙香的诗作,值得被更多人看见。

近看我春旭兄长,似乎看不出很多“诗人气质”,他身上有经世者的见识与周全,这是他入世的一面;可是他的诗却完全坦露了他的内心世界,那是一方广阔自在的天地,是独属于他的逍遥江湖、山水田园。

少年时,谁不曾向往诗与远方,中年后,多少人不得已封存起做诗的那支笔?诗人的一颗诗心,最是做不得假。春旭兄长于我心目中,是真正的诗人。任岁月再多纷扰,诗心从未老去。

他轻易就能开发出那些易被旁人忽略掉的微小意趣,并乐在其中。石隙青苔、寒窗冰花、夜灯树影、海浪流沙……他将它们定格下来与友分享,使我也能轻易意会到天地造物的丰盈与美妙。他的独特视角与微妙感知,与他作诗颇有互通处,寓情于物而余味悠远。

旧体诗不是人人都能做得。现代人疏离文言语境,旧诗若想做得好,我以为有三难。其一是后天的学养积淀,这是最基本的门槛;其二是对文字的感觉和锤炼,字字要使到妙处,这是诗的艰辛,亦是诗的乐趣;其三也是最难达到的一点,表达作者情怀,贯穿作者性情气味。

春旭兄长诗作,不仅有神出古人之意味,更贵在性情俨然,天然率真。读兄诗作,即能读出他的为人。

如论生命中对他最快意的事情,我猜多半是行路与会友。

兄生于胶东,安家于蜀地。交游广阔,川鲁两地均多挚友,又因工作缘故,长年穿梭南北西东。平素微信寒喧,我打头一句常是,“邵哥现在哪里?”兄也时而向我自嘲,不是在被接风中,即是在被接风的路上。

海北天南遍看风物,便眼量过人;人皆为师择善而学,自胸襟开阔。行路与会友的快意,映照诗中,便有两“多”——花多,酒多。 

爱花,爱到由北自南再由南至北一路逐春而行,只为不负花期,所以他的春天要比旁人都长些。在他的诗集里,迁客骚人多善感,他愁浅淡我愁浓(桃花)”、“佛座移来清净根,闲云态度水精神(荷)”、“不向园畦争艳宠,惯于山野见霜心(野菊)”、“不凡且待年关近,红破雪光香透寒。(梅)”……一年四季,但见花事纷纷,花之风骨精神,实为兄之情思所寄也。

爱花,是因他天性喜爱美好之物,好酒,则缘于他平生待友真诚。兄不胜酒力,而凡饮则必酣畅,只为知交在侧,酒为触媒耳。一粒闲田懒种子,不浇浊酒不开花(《自嘲》)”,“街边夜饮连呼酒,醉倒诗心未肯眠(《癸巳秋与李彬、赵青阳二兄同游光雾山之二》),“把杯又复当年醉,絮说三湘烟柳斜(《南游途次宿迁胡集会同窗孙志邈》)”,“信有行游花万里,谁同醉泛五湖舟(《鹤山归来述怀》)”……兄诗饮酒句多不胜数,然传情达意,几无重复。

兄交友,心若喜爱便不加遮掩,全情待之。我先生与兄早前亦在酒桌初会,一见如故,隔年先生不幸罹患恶疾,兄闻知后即刻延请名医,并不远千里相伴诊治。由是可见,兄之所以友结四方,以之柔肠与侠气兼具也。丁酉年初,兄结集丙申诗稿而自为题“花痴酒狂”。云痴云狂为何耶?我留评曰:花痴因有柔肠在,酒狂却为侠骨多。

犹记甲午岁中,为兄一首七言惊艳到。中有句云“他是江湖真钓客,浮沉岁月一竿抛(邵春旭《于贾兄乾初借山琴堂赠新知米兄立刚》)”,不日兄又新作《自嘲》一首——“坐井观天一老蛙,惯常方丈作云涯。不枯不涨春秋水,也是江湖也是家”。我留言说,兄诗凡有江湖二字,都是品质保证。乾初兄长即时赞同。兄回,如此不吝美言又是为何?乾初兄长代为答复:“让你热爱江湖”。

江湖是什么?在我看来,江湖就是人心中的天地。而我春旭兄长,江湖载酒,呼朋唤友,潇洒自在,虽天命之年亦少年耳。


青衿小菊,曾经的媒体人,如今的策划人。力求诚恳写字,认真待人。生活千疮百孔,依旧值得亲爱。

个人公众号:亲爱de生活    dearlife16

 多谢观看,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