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经典阅读香魂归来在晚秋

四年之约 2018-10-10 13:51:30

在爱与恨的两岸之间,时光是一条河,否则时光就是一团雾,说没就没了。如果你要登岸,就要选择一边,无爱无恨的境界于人们无关。
假如给你一日的时光停留在惠州,你当然会选择与美相伴,与这里的西湖共度一日的生命。一丝偶然的牵引最容易让人流出那被层层淡忘尘封的情感,一路风尘赴命定之约。这之前记忆不曾留下有关西湖的痕迹,没有知识准备的直接接触,生动新奇。
“天下西湖三十六”,惠州西湖当然不是最华丽的,当年这里不是得意着的天堂,而是失意者的故乡,所以一直以来,雕琢不多,附会也少,还是自然清新的本色。自王朝云伴苏东坡谪惠,这湖就有了灵魂,有了生命,与其人一样,得意时不张狂,失意也不露消沉之色。
“一自坡公下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千年的湖绝非一时兴起挖个水坑放几条小船可比。如果湖是城市之眼,虽眉目各有不同,养的都是城市的灵气,映的是城市的心,滋润的是一城的人生。惠州西湖曲线优美,标榜“以曲折胜”实不为过,相应的是岭南风物人情,加之蕴含的文化精神,湖水的眼神自然秀慧,湖边的湖边的树木花草多有岭南特色,像紫荆、古榕等,可比作城市之眼的睫毛,风起时,睫毛流动,美目流苏。
一日可以感受西湖的气质,一日不可度量这里的风物人情。看那挑着水果开始一天生活的人也挑着清晨的露水,黄昏时挑一担夕阳回家,我真不知是浸在感动里还是浸在湖水中了。这里是最早开放的地区之一,很多人富了起来,很多人质朴依然,很多人深爱着西湖,西湖也滋养着、收藏着它们温润的青春、记忆和梦想。
西湖曾经很远,离我二十年,西湖很近,离马路只烟头一闪一灭的距离。岸边一样是尖锐的噪杂,物欲横流,人气蒸腾。湖山做温柔的抵抗,眠鸥浴露,洗眼净心,这情景徒增了我柔可克刚的信念——温柔就是力量。
这里四季并不分明,你依然能神往于她动人的风姿。温暖的下午,看那骑车访友的老者已脱下征袍现真身,那倚着柴门的人可是将芳菲看尽;下雨的早晨,想那楼台听雨的少年还不知真愁;月明之夜,孤亭中有高士抚琴,天亮时西湖睁开秀目,他已消失在人群;黄昏时分,千年的诗意沁人心脾,白云酣醉,湖上好风如水。
真诚的来,就会迎面撞上永生在文字里的人物,也是囚禁在时光中的英雄。
唱“大江东去”的人,也曾吟“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比之“临断岸生新绿时,是落红带愁流处”,不留纠缠的酸腻,只有清醒的凉意、自觉的苦闷,沉静如秋水长天。旷达人生的感伤也是明亮的,然纵有高才雅量,也难免悟透现实而又不合时宜的悲凉,只有朝云能解,只有知己落泪。
最是那传说惹人疲惫,而这里苏堤的由来却不一样。传说在月白风清之夜,西湖孤山上,苏东坡因思念而梦见已逝的朝云来到面前,衣裙是湿的,因问缘由,朝云说;“湖上无路,妾涉水而来”。梦醒后发愿建堤。传说凄美,如樱花似雨落,轻轻地打在会疼的心上。
几年不读书写字,真过了些清醒的日子,时候到了就免不了沉淀的思绪又泛了上来,却已酝酿不成某种情怀,风云再起时江湖已改,山河依旧处梦里情怀。今日只因“湖山此地曾埋玉,风月其人可铸金”,所以我要歌唱,我会感伤。子期不听,伯牙摔琴谢知音;朝云一泪,东坡绝唱敬红颜。
二十年前,井边汲水的少年听到“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留下无名的感伤,二十年后,心花开放时却是清晰的寂寥。今人只慕天才高放,千古文章;不识一泪永驻红颜,已漏隔世遗香。恍然间是谁在花瓣里呼吸,温暖的感动里远去的已走近。身在大好湖山,怀想风流人物,我当在“一亭孤月冷梅花”的夜晚来看你挂泪的容颜。一日不短,二十年不长,你是时光的囚徒,我是匆匆过客,你是镜中一湖春水等待风来,我是走进镜中的人不知还能不能出来;你等待了很久,我也等待——香魂归来在晚秋。
街灯炫目,只因忘记了星空。在这个演员登台而将英雄当成道具的年代,在这个各路烟尘都敢与日月争辉的年代,我还是要以人们生活的土地立脚,借西湖之水抽空将西湖打扫。仰望星辰,勇敢的人们将洒下热泪;低头看水,何日能“见志士弹冠而起,喜英才奋而向前”
离去,不做轻轻的走状,离去,不做沉重的回眸,只是离去。
别了,那二十年中流出的一日时光。
作者:彭涯 
四年之约
与你相伴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