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杭行记 · 郭庄——借景西湖的“海内孤例”,造就杭州第一园林

清欢纪 2019-07-11 16:12:33

古典园林研究大师陈从周先生说:
没来过郭庄,不算到过西湖。


这样说来,我确实已经去过无数次西湖了……

但这次去郭庄,悲伤地发现,我对它的的爱下降了10个百分点……

当然,这不可能撼动它作为杭州第一园林的地位。


红杏领春风,愿不速客来醉千日;

绿杨足烟水,在小新堤上第三桥。
这是郭庄以前的旧楹联,那是它还叫做“宋庄”。

宋庄是光绪年间绸缎商人宋端甫所建,命名“端友别墅”。民国时,曾经抵押给清河坊的孔凤春店,后来辗转卖给了闵人郭士林。


汾阳是唐代汾阳郡王郭子仪的称号,郭士林将其改名为“汾阳别墅”,想来应该是郭氏的后人吧。

庄随主人,所以俗称为“郭庄”。


郭庄作为杭州的第一园林,一方面确实是因为杭州现存的园林少。
比如西溪湿地的高庄,也叫西溪山庄,占地广阔,布局和命名很多地方都与红楼梦里的大观园相似,但大半已是残迹;

比如说芝园,是胡雪岩故居,只有两亩大小,还是徽派建筑;

再比如说汪庄,又叫水竹居,是现在的西湖国宾馆,不是想去就能去的。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郭庄确实有其他园林比不上的妙处。


陈从周先生将其总结为:
园外有湖,湖外有堤,堤外有山,山上有塔,西湖之胜得之。


进得郭庄大门,右转穿过月门,先见一条走廊。

左边白墙漏窗拱门,将背后的园景半遮半掩地透了出来。

右边则称为静必居”,是主人家居住生活的地方,典型的江南民居风格。


静必居的天井是石板铺就,中间是一个方形水池,种着睡莲。

水池对面是清梅松古斋,匾额上题着“香雪分春”,应该属于客厅。

再往后是西山爽气斋,一正两厢的合院,应该是居住休息的地方。

从命名上来看,天井中应该是以梅花为主,以花窗为框,想必十分雅致。
但由于已经损毁了大半,现在也无法修复重现了,只能用作花卉盆景展示。

隔着清梅松古斋外的月洞门向前看,一为濯缨水阁,一为两宜轩

两宜轩,不知道是不是取自“淡妆浓抹总相宜”。不过池水确实是引自西湖的活水。


两宜轩是一个轴对称的长形建筑,西接曲廊,东连长桥,环绕着一方清池,称为“一镜天开”。

主人以条石围池,翠迷廊蜿蜒曲折,尽头是一个半面亭。
可以想象,三五月圆之夜,与朋友对坐亭中,凉风习习蛩鸣幽幽,池中月映着天上月,真是一番赏心悦事。


园林东临西湖,池水也引自西湖,却以一道低矮的白墙隔住了西湖风光。
墙边有狭小的侧门,有漏窗,有桥洞,每一处都可以窥见西湖,却都是只鳞片羽。就像是有人一直吊着你的胃口,令人无限神往,却不能饱看那百倾碧波六里长堤。


漫步走过曲折回环的卧波桥,穿过平桥,直走到景苏阁前,才豁然开朗。
景苏阁最早是绣楼,后来可能改作了书房。
主人在楼下弹琴下棋、以文会友,在楼上远眺湖景,吟诗作画、笔墨消遣。


阁前拱门上刻“枕湖”二字,白墙黛瓦的圆形月门将湖景圈成一幅写意水墨画。
踏出门外,蓝天碧水中横卧一条长堤,是为苏堤也。
近处是三三两两的小舟飘荡在湖面上,远处的葛岭只余一抹浅浅墨痕,而中间苏堤上压堤桥的圆拱正与背后月门相对,犹如一幅山水画卷。


坐在露台之上,东赏苏堤,西揽双峰,南望南屏,北眺保俶,确实是“西湖之胜得之”。
遥想当年庄园主人,雨天闲卧景苏阁,仿佛枕湖而眠;晴夜静坐西湖岸,似伸手可触水底月,该是何等的自在潇洒。

再向前走,池畔有轩,轩名乘风邀月,敞室临湖正对六桥烟柳。
乘风邀月轩有点像宋代常用的金厢斗底槽,门窗隔扇都可以移动。
临湖一面正在风口上,夏天移去门窗便成为凉亭,可以迎风赏月,近嗅清荷。
小小的一阁容易生暖,冬天安上门窗,则可挡尽风雪,不让寒意扰了观景雅兴。


郭庄对古典园林艺术中的“借景”这一方法运用得淋漓尽致。
庄内引入西湖活水,庭阁轩窗,处处借景西湖,湖光山色、翠堤船影仿佛都成了园林的一部分。这是国内外所有园林都没有的。

花窗月门借西湖之景已是“海内孤例”,但主人并没有放弃对园内每一个细节的雕琢。无论是白墙还是长廊,各式花窗似隔非隔,仿佛景中有景。

最妙的是回廊外三层扇形花窗,将景致隔为三层,一层怪石一层曲树一层湖水,令人拍案叫绝。


郭庄南端沿湖则是一个船坞。光绪年间这里的船坞是西洋风格,重建以后则是木制的现代风。如果乘船出游,风景更是美不胜收。


郭庄现在经常承办花卉展览,仅今年就有兰花展、月季展、盆景展、菊花展等。每到这样的时候,园林处处花团锦簇,随手一拍都是美景。

现在虽然没有展览,但正是看红枫黄杉的好时节。


最后,再讲一下好感度下降10%的原因——就是这艘船!

原本这里有棵古树,隔着苔藓斑驳的老树看两宜轩若隐若现,现在水面如镜一览无余,少了许多幽静沉郁之气。




多说几句:

其实杭州园林曾经非常兴盛,《南宋临安私家园林考》里记载,南宋时期有文献记载的杭州私家园林达107个。
乾隆年间的戏曲作家李斗《扬州画舫录》里有写到:
杭州以湖山胜,苏州以市肆胜,扬州与园林胜,三者鼎峙,不可轩轾,洵至论也。
但到了现代,苏州有留园、拙政园,扬州有瘦西湖、个园、何园,而杭州园林却声名不显。

杭州园林遭到毁灭性打击,是在天平天国时期。

1958年,杭州府约有人口372.1万,而到了1865年,人口仅剩72万。
清军与天平天国的战争,导致杭州府人口损失率高达80.6%。
当时杭州是清军与长毛对战的重中之重,人犹如此,更别提当时的建筑了。

即便是现在修复的郭庄,“风姿再现,如古画之重裱”,虽然格局还在,虽然名字还在,虽然格局依然精美巧妙,但少了古树怪石,再也无法找回那些纯粹的古意了。




是时候举起小手来关注一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