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江山如画】千古人文狮子山

监利人杂志 2018-08-29 12:47:51

《监利人》第66期微信版,每日精选,欢迎关注!




江山如画

千古人文狮子山

文/陈爱明


狮子山,雄踞葫芦口,山不算高,五十多米而已。《水经注》及史书中称为“忌置山”,屈原《哀郢》诗中称之为“大坟”。西北部主峰兀立隆起如狮头,东南部数峰低绵如狮身,昂首卧伏,状如雄狮。人们曾在狮子山发掘出多处史前人类文化遗址,出土一千多件文物化石,包括一件远古猛犸象膝关节。经论证,早在五、六千年前,这里就有古人类活动,属新石器时期“石家河文化”类型,是荆楚人文发祥地。作为荆楚南端独特的地标,狮子山守望着广袤的中原南大门,见证了史前史后人类社会的大跨越,历经了中华民族朝代更替变迁、成亡兴衰的大转折,浓缩了一部中华文明进程的历史画卷。


01

 “轩井流霞”溯远宗


狮子山主峰的“轩井流霞”,是人文之祖轩辕黄帝炼丹遗址。


《史记·五帝本纪》载,轩辕氏“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炎、黄部落结成联盟后,炎帝部落战神、九黎族首领蚩尤“作乱,不用帝命。”“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首战不利,被蚩尤施展飞沙毒雾阵围困,迷失方向,黄帝造指南车引军突围。后得九天玄女以及风伯雨神之助,将飞沙阵反困蚩尤部。黄帝部下熊、罴、虎、狼诸将杀入阵中。蚩尤领残部南逃至云梦大泽,黄帝在狮子山预伏兵马,将蚩尤围困。黄帝登上江中小山岛亲自擂鼓助威,应龙将巨人蚩尤擒杀,其部落归炎黄联盟。现江中“擂鼓台”,相传就是轩辕当年擂鼓之处。战后许多士兵、民畜被蚩尤毒雾所伤,黄帝亲自采药,在狮子山掘井碎石炼丹,医治人畜毒伤,以救万民。狮子山石碑有记:“轩辕掘井取水,云霞自井出,后人名之“轩井流霞”。”(另一说:轩辕黄帝统一中原后,南巡途中,被大江所阻,逗留狮子山,在此掘井炼丹。)井水呈殷红色,水漫石壁,映照万道霞光。长年不涸,且甘甜醇美,如饮流霞仙液,后人故称“轩井流霞”。


狮子山残碑曾有古人许多题诗:“绛云舒展趁晴暄,试拨藤萝旧井全。插地奇峰疑作柱,洒空飞瀑意探源。禅窗不碍红光射,怪族潜将白浪掀。太息鼎湖龙去久,人间犹自说轩辕。”(唐·佚名)“狮子山头玉井寒,轩皇曾此炼金丹。一泓圣泽春融碧,不似污池水易干。”(明·孔思明)“鼎烹玉液到今遥,王气葱茏破寂寥。记得乳泉甘似酒,银罂修绠试云瓢。”(明·谢過)


02

“望郢亭”前怀屈翁


公元前305年,因受奸臣谗言挑拨,屈原被楚怀王免去左徒(副宰相)之职,受“三闾大夫”,流放汉北。怀王不听屈原多次强谏而解散“合纵”,结果客死秦国。继位的楚顷襄王比其父更昏庸,将回朝的屈原再次逐放遥远的江南地区。


公元前约296年,一代骚祖带着思君、爱国、忧民的断肠之苦,离别郢都,走上了逐放之路。沿着夏水,诗翁一桨九回首,一步一伤神。“至于江滨,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在狮子山吟成《哀郢》名篇:“······将运舟而下浮兮,上洞庭而下江。背夏浦而西思兮,哀故都之日远。登大坟以远望兮,聊以舒吾忧心····”与洞庭隔江相对的“大坟”,正是狮子山。登山回望郢都,诗人百感交集。两次流放境遇不同:第一次因“忠不必用兮贤不必以”,被怀王赶出郢都,挂职“考察”,但还有谏言的机会。而这次却被逐放到偏远的南蛮之地(诚然也是楚邦发祥处),一旦渡江,却再无回归之望。好在楚地“江介之遗风”,给诗人以莫大慰藉。狮子山周围渔父田夫们闻说三闾大夫来此,箪食壶浆,用传统地方食品粽子热情款待,诗人食之津津有味。渔父挽留多日,畅谈国事,诗人感慨“举世混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已近深秋,王命不可违,当克日渡江。是晚,诗人又吟成《涉江》而辞行:“·······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济乎江湘。乘鄂渚而反顾兮,欸秋冬之緖风······”翌日清晨,渔父们驾舟一路送行,依依作别。


当屈原自沉殉国的噩耗传来,狮子山渔父们悲号!照常采摘江边苇叶裹粽,抛江祭祀。又在山头建“望郢亭”,长年祭飨。


03

岳飞平寇纪宗公


北宋季年,金贼大举南下,鼎州人钟相聚数万众,欲北上勤王。因朝中主和派当权,未能如愿,自立政权“大楚”,后被孔彦周委派内奸擒杀。杨幺收其部众,以君山为大本营,自称“大圣天王”。《宋史》载:“伪齐遣李成挟金人入侵······湖寇杨幺亦与伪齐通,欲顺流而下。”时值岳、韩联军连克襄阳等六郡,金人退守黄河。主战派奏请乘机荡平齐、楚等伪割据势力,以切“腹心之患”。“帝命飞为之备”。


绍兴5年,岳飞奉旨趋洞庭湖,封锁沿湖要津,在狮子山囤粮饷、设帅帐,沿岸遍插高宗御题的“精忠岳飞”旌旗。杨幺数十万众,大多穷苦出生,岳飞杀之不忍,采用诏安策略,晓以共同抗金之大义。杨幺部将多为钟相旧属,对杨幺与伪齐勾结,违背钟相初衷,早已不满。岳飞恩威并举,招黄佐、扬钦等六大首领率部投诚。杨幺借水战优势,退守湖中,“以轮击水,其行如飞,旁置撞杆,官舟迎之辄碎。”岳飞伐木制成巨筏,堵塞三江口诸港汊,用腐木乱草藤条织网,散布湖面。命将士“善骂者挑之,且行且骂。贼怒来追,则草木壅积,舟轮碍不行。”飞遣兵攻打,幺逃奔港汊,为巨筏所阻。岳家军张开牛皮遮挡矢石,用巨木毁其舟轮,“幺投水,牛皋擒杀之。”飞攻入杨幺大营,尽降其众,“亲行诸寨,安抚之,纵老弱归田,籍少壮为军。”


岳飞用8日之期,平定杨幺,又将奉旨北上。站在狮子山头,岳飞仰天长啸。想到自己的导师、当年东京留守宗泽,无限哀思涌上心头。当年,恩师留守汴梁,力撑残局,感化诏安各路山大王,聚20万忠义民军,指挥第三次东京保卫战,打退了金人五路大军,主持抗金大业。建炎2年7月,宗公连发二十道奏章请求还都东京,高宗不理,坐失良机。宗公忧愤成疾,疽发于背,临终吟诵“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大呼三声“过河!”含恨归天!“死之日,都人号恸,朝野无论贤愚,皆相吊出涕”,那情景历历在目。近年来,我军横扫金军,将其趋至黄河以北,开创了抗金大好局面。而今挥师,定收复河北,直捣黄龙,以慰恩师!开拔之前,率将士在山尾建一神庙,塑宗泽金身于内,并亲书“宗公庙”。


伫立宗公古庙前,遥想宗泽那荡气回肠的呼喊,吟诵岳飞《满江红》豪迈诗篇,深深感悟到民族英雄们那报国正气的激烈壮怀。


04

亘古狮山战火重


自古雄关好用兵。狮子山扼三江葫芦口,为兵家必争之地,一部中华民族英雄史,在这里演绎。


史书载,曹操平北方、取荆州后,顺江东下,与孙、刘联军“遇于赤壁”,因周瑜火攻,败走华容道(东汉末年,监利境内分设二县,西北部为华容县)。“忌置山南面江中有一忌置洲”,“曹操在华容道登岸之处,名曰忌置洲”,孔明遣张飞在葫芦口截杀,曹军仓皇溃逃。当年,曹公南下,踌躇满志,横槊赋诗,而后焚船登岸,气急败坏:“若郭奉孝在,孤何至于此!”反差何等之大。山谷中而今犹闻张翼德如雷吼声。此山为曹操败走华容道的起跑线,是“三国文化遗址”。


东晋隆安二年,桓玄欲代晋自立,控制了长江中下游,在狮子山设粮草转运站。荆州刺史殷仲堪率水师仓皇而下,与桓玄军遇于三江口,发生了史上有名的“荆河垴之役”(故址为白螺镇观音洲),殷仲堪兵败。可怜东晋以孝道闻世的一代名臣殷仲堪,在狮子山被逼身亡。


南朝刘宋升明元年,大将军萧道成弑君另立。荆州刺史沈攸之东下讨伐,屯兵三江口至杨林矶,设中军帐于狮子山,舟舰数百。趁沈攸之引杨林矶兵马攻郢州之际,萧道成诱狮子山守将刘攘兵倒戈,烧毁了狮子山军帐粮草,沈部军心涣散,纷纷投宋。沈攸之兵败自缢,萧道成受禅自立,建南齐。


南陈天康元年,湘州刺史华皎勾结北周,投奔西梁反陈,主力驻狮子山和杨林矶。江面舟舰数千,山上戈矛林立。陈朝大将吴明彻、淳于量率数万众迎敌,狮子山周围双方兵力数十万。华皎用火攻对方舟舰,激战中因大风突然转向,反烧了自家舟舰,被吴明彻击败,只身逃往江陵。


······


狮子山承受着五千年文化重载,威镇葫芦口险关,这里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狮子山作为永恒的人文符号载入史册。近代,列强的入侵,荡不了他巍然的雄姿,日寇的狂轰,毁不了他高昂的头颅。当代,狮子山又以崭新的面貌闻名于世,许多地名和物产皆以“狮子山”为品牌商标。尤其是狮子山周围一大群文人墨客,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组建了“狮子山诗书社”,传承国粹文化。广大诗词、书法爱好者,吟咏、笔耕不辍,创作了大量诗联书法作品,弘扬“团结统一、忠心爱国、斥恶扬善”的狮子山精神。作品以《狮子山》季刊形式连年出版,提升了当代狮子山文化品位。最近,狮子山诗书社已将十多年来诗书力作,整理成册,以《狮子山诗联墨韵》为书名,拟将出版,可谓是“十年磨一剑,砺得梅花香”。笔者另以小诗一首点赞狮子山:


一峰兀立楚荆南,山不算高文蕴繁。

猛犸于斯哮远古,轩辕曾此炼金丹。

涉江哀郢灵均泪,平寇挥师武穆幡。

亘古兴亡多阅历,葫芦口岸镇雄关。


(作者单位:监利县柘木宣办)



文眼汇

微信号:wyh170508

推荐理由:全是好文章,绝不发鸡汤,

只看不关注,错过悔断肠! 

这里的文章,每篇都值得一读!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小说阅读网站:http://1151.shucong.com

精彩小说,激情无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