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中医血液病专家:不要太迷信化疗!中医药在急性白血病治疗上有充分的优势.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2018-06-14 08:57:06


本篇综合三位在白血病治疗上见识卓著的名老中医治验总结,他们是:

现北京西苑医院血液科主任、名老中医麻柔先生

已故中医血液病学科创始人、中医大家吴翰香先生

已故传奇老中医李可先生


 

麻柔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血液科主任。中国中医科学院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三级实验室“血液细胞实验室”负责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内科血液学科学科带头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五”重点专科血液科学术带头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全国第四批名老中医师带徒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中西医结合会北京分会理事,中国抗癌协会老年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血液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名老中医药专家麻柔传承工作室负责人胡晓梅是随麻老学习十余年的博士,她这样介绍麻老:“擅长诊治各种血液系统疾病,包括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各类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过敏性紫癜等。患者大多经过西医治疗,效果不理想,从而求诊于麻老,有不少患者经过麻老的治疗,确实取得了奇迹般的疗效。此外,胡晓梅还特别写了这样一段介绍“麻老博学多才,潜心学习研究哲学原理。他认为,唯物和唯心一直是哲学界讨论的焦点,在中医学中,也充斥着唯物与唯心的争论。”而麻老的观点是“唯物和唯心本就不是对立的,而是一体两面,所以,还是‘心物一元’能统一唯物和唯心的认识,而避免偏颇”。在这个问题上,平台主人的观点与麻老一致。

 

本篇也试图简略综合已故上海曙光医院血液病专家吴翰香先生(吴老介绍详见中医血液病学科创始人吴翰香教授治疗白血病经验、传奇老中医李可(李老介绍详见传奇老中医李可治疗小儿白血病医案 不可思议的治疗过程先生关于“白血病”的医论医案,将截至目前白血病中医治疗及中西医结合治验部分(偏“扶正”)极重要经验总结梳理摘录如下:

 

溯源·表现



麻柔观点——

 

中医学无白血病病名,由于白血病具有贫血、发热、出血及浸润的表现,如肝大、脾大、淋巴结肿大等,因而常将其归于中医学的“虚劳”“血症”“徵积”范畴;由于起病急,进展快,死亡率高,故又有归属为“急劳”者;由于常有发热,又有称为“热劳”者。

 

由于“耗血伤髓”而出现虚劳证,而虚劳证的病位主要在肾,我们今天探讨的具有虚劳表现的白血病病因病机也多从“肾”论证。

 

温病中提出“热入营血”“血热妄行”等证,与急性白血病出现的高热、出血倾向有某些相似…急性白血病的病因病机、临床表现及发展转归与温病有很多相似之处。…温病中注重祛邪的理论,对治疗白血病也具有指导意义。

 

急性白血病主要是白血病细胞在体内异常增生积累的恶性肿瘤性疾病。临床常有肝、脾及全身各部位的淋巴结肿大。故从中医学宏观的症状、病因病机来看,本病的病理机制为“痰”。


 吴翰香先生

吴翰香观点——

 

急性白血病在临床上往往发热和贫血症状同时出现,与祖国医学中“热劳”、“急劳”的症候相似。这种有稽留热、出汗多、进行性消瘦、口舌溃烂等见证的疾患,与急性白血病的临床表现极为相似,仅缺少了血象和骨髓象资料。

 

在临床上,大部分急性白血病早期临床见证很像“温病”,但仔细进行观察,就会发现它的发热与温病的发热明显不同。首先,它没有阳明经证面赤、气粗、渴饮、脉大等实热症候,相反,在壮热时出现面色黄白少华,气息短促,口不渴或渴不欲饮冷,以及细数脉、淡白舌等虚象。此外,精神状态也无阳明实证那样躁狂,而是神情倦怠,委顿,懒言,抑郁。据此以论,显然急性白血病的发热是属于虚热的范畴。说得更明确一些,是一种具有类如伏气温病发热标象的一种内伤虚热。

 

急性白血病的出血症状在中医文献中统称为“血症”。中医对血症有个概括性的整体认识:一为血热迫血妄行,一为气虚不能摄血。前者为实证,伴有发热、发斑、外感等证;后者为虚症,是因气虚脏统失司,血不循经,血失气散。

 

急性白血病的继发感染,主要由于免疫功能降低,缺少正常中性粒细胞,丧失了防御功能。这种现象属于“卫气虚”的范畴,是因虚致病。《内经》所谓“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往往由轻微的刺激,便引起严重的后果。

 

白血病的浸润现象,大多表现为肝、脾肿大和淋巴结肿大。淋巴结肿大属于中医的“失营”“马刀”、“痰核”范畴,多数为肝肾阴亏,痰毒胶结的本虚标实证。肝、脾肿大在《内经》、《难经》上称为“积”,根据部位不同,有不同的名称。

 

李可观点——

小儿白血病类似“小儿急劳”,又因其主证为高热,大出血,亦可归属血症范畴。初期邪毒炽盛,充斥表里三焦,入营动血,可借鉴温病治法。

 

编者综述

综上,前二位在京沪名医院,亲自经手治疗患者人数甚多,故可以系统观察研究,细致入微,思考总结亦深入细腻。而李可老中医正如他自己所言“受条件局限,未能进行系统观察研究,一得之见,偶然性、片面性在所难免”,但他分期辩证“攻邪扶正”、“固护脾肾元气”的论断与二位一样切中要害。三位先生观点中都提到了“温病”,但这也是他们最显著的分歧所在,麻老与李可属于“借鉴温病治法”的态度,而吴老则对急性白血病的发热与“温病”的发热做了进一步的分辨。也许因为吴老是我国血液病治疗投入精力最多,临床医案亦多的资深老专家,所以在对白血病的认识方面能“致广大而尽精微”,令人钦佩!

 

医论·治疗总原则



麻柔观点——

麻老认为,急性白血病应采用扶正与祛邪相结合的治疗原则进行分层治疗。白血病早期诱导缓解阶段,以邪实为主,治疗以祛邪为主,扶正为辅;晚期或巩固阶段,邪实不著,虚象较重,则治疗以扶正为主,祛邪为辅。中医药在本病治疗上有充分的优势,尤其是在本病缓解后,可通过中医扶正治疗减低患者的复发率。

 

急性白血病的病机,麻老认为在初期阶段以邪气(热毒)盛为主,正气(气阴)亏虚为辅;经过化疗达到缓解后为正虚邪恋,以正气亏虚为主;化疗无效或耐药复发的患者以正虚与邪盛并重。在治疗方面,麻老采用扶正与祛邪相结合的总治疗原则,但在病程各阶段有所偏重。

 

所谓扶正,就是扶助正气,增强体质,提高机体抗邪能力。正气即真气、元气或真元之气,其来源于脏腑的生化,特别是与肺、脾、肾关系密切。它是人体生命存在的统帅和动力。扶正疗法适用于正气不足的多种虚损性疾病,尤其是在治疗急性白血病中更有重要的作用。

 

目前,急性白血病的西医学治疗方法主要是化疗诱导缓解或骨髓移植,而化疗所产生的毒副作用常导致患者严重感染,甚至死亡,移植后感染致死率也相对较高。而中医药在调节机体的免疫功能和调整阴阳气血方面取得了显著的疗效。

 

吴翰香观点——

自从抗白血病的化学药品问世并应用于临床以来,急性白血病的缓解率得到提高,患者的缓解期和生存期有所延长。但是,反复的定期强化化疗,往往在没有达到临床治愈的目的时即“半途夭折”。其故在于化学药品不生眼睛,没有智能,良莠不分,在杀灭白血病病理细胞的同时也损害了正常细胞。至关重要的是其破坏了机体的免疫防御能力,导致患者出现严重的贫血、出血和继发感染,使病情陷于不可挽救的地步。而且反复使用同一化疗方案,有可能使白血病病理细胞产生耐药性而不受损伤,相反使正常细胞遭受灭顶之灾,导致患者不能存活。

 

尤其是周围血象白细胞计数偏低的,必须停止化疗;若有复发迹象时,需另选联合化疗方案,才能起作用,否则徒劳无益。这样,可以避免骨髓移植太过,免疫功能抑制太过,不犯“虚虚”之祸。否则全血细胞减少,免疫功能丧失,不死于白血病而死于毒药过量所引起的难以抑制的感染和出血,岂不惜哉!

 

1.急性白血病在初治时,采用联合化疗诱导缓解,一般来说,成功者居多,失败者较少。…至于在缓解期对患者进行定期强化治疗以巩固疗效,并非是越多越好。…我们要使急性白血病患者的病情达到临床治愈水平,必须要苦口婆心地去劝告患者,联合化疗毕竟是“大毒”,应当适可而止。这需要医生做大量工作,唤醒他(她)们不要太迷信化疗。



2. 到中医门诊来的急性白血病患者,多是在西医医院接受联合化疗之后,因不良反应太大而来服中药调理。患者一般表现为“正虚邪恋”。正虚,除病人自觉少神、乏力、疲劳之外,血象可见三少或二少或一少(贫血);邪恋,是指联合化疗之后,还有一小部分残余白血病病理细胞潜匿在机体某一角落内,伺机复发或转变。所以,必须采用“扶正祛邪”这个治疗原则。扶正,就是调理阴阳、补益气血,提高机体的免疫防御能力;祛邪,就是消灭残余的白血病病理细胞及并发症。


李可老中医


李可观点——

初期邪毒炽盛,充斥表里三焦,入营动血…此期人体正气尚强,用攻不可犹豫,杀得一分邪毒,即保得一分元气,攻癌即所以扶正。若禀赋素虚,邪从寒化、虚化,甚则初病即见正气先溃,气随血脱,奄奄待毙,或高热出血之后,复加化疗摧残,气血耗伤殆尽。当此生死存亡系于一发关头,则当急急固脱为先。一切攻癌解毒、苦寒败胃之品,毫末不可沾唇。扶得一分正气,便退却一分邪气,保得一分胃气,便有一线生机。…中西医结合,中医没有现成饭可吃。丢弃了“以人为本,辨证论治”的法宝,何来中医的特色与优势?…可见“以人为本”的思想,固护脾肾元气的治则,在癌症治疗中具有特殊地位。

 

编者综述

综上,前两位是北京上海著名医院名满天下的名老中医,后一位则是处身基层县医院的自学中医,古稀之年所获“传奇老中医”称号也是民间交口称赞的真传奇,而非官方称谓。但从针对白血病的医论治则总纲看,具有高度的一致性,观点亦大同小异。区别在于前两位身居名医荟萃的大都市医院,虽有数十年丰富临床经验,但出言谆谆委婉十分谨慎(需要说明的是,麻柔先生的治则非亲自写出,乃学生整理),而后者仅以寥寥白血病治疗医案便抓住要害,出言亦洒脱通透直截了当。其中玄奥微妙,值得有心人细细参悟一二。

 

辨治·方药


 

麻柔临床——

麻老在这类疾病的治疗上,以扶正和化痰散结为主,兼用健脾渗湿、温中化湿、燥湿健脾等以利水湿运化、减少聚湿成痰。处方以当归四逆汤合温胆汤燥湿化痰,合四君子汤健脾益气,并结合症状、舌苔、脉象加减。脉滑、舌苔白腻者加温中之砂仁、白蔻仁和健脾化湿之苍术、薏苡仁等,合用益气补肾之中成药以达祛邪不伤正、扶正以祛邪的目的。标本兼治,病症结合,临床疗效明显。

 

麻老针对体内微小残留病,用扶正抗白冲剂(人参、黄芪、何首乌、淫羊藿等组成)与化疗配合治疗,结果表明可改善机体免疫功能,提高5年持续完全缓解率。

 

人体血液的生成、调节与肾关系密切,脾肾不足,即可使气血阴阳亏虚。因此,健脾壮阳、补气生血的中药对造血系统有明显影响。有人以益气养阴解毒方,或健脾补肾方配六神丸,可避免或延迟白血病复发。

 

吴翰香临床——

本篇仅摘录针对“化疗后全身虚弱、胃纳呆顿、味觉迟钝”患者,根据“大毒治病适可而止”的原则使患者病情达到临床治愈水平的总结。考虑篇幅具体医案亦省略。

 

辨治包括:血癌经毒药攻伐,元气受伤,邪毒未靖,余邪留恋,苔白、脉沉,治以扶正祛邪为主。进行辨证论治时要发挥中医学四诊八纲的独特优势,权衡缓急,区别标本,急则治标,缓则治本。

 

归纳所用的主要药味为:天门冬、牡丹皮、甘草、生黄芪、白术、茯苓、枸杞子、北沙参、生地黄、全当归、地骨皮、女贞子、鹤虱、太子参、黄柏、金银花、青蒿、蜀羊泉、鸡血藤、川芎、淫羊藿,以及六味地黄丸、梅花点舌丹等。也就是在二至丸、当归补血汤、四君子汤、四物汤、三才封髓丹、当归六黄汤的基础上,随证组合加减化裁。

 

李可临床——

亦仅摘录其针对白血病气血两竭型,“症见面色萎黄虚浮,唇指白如麻纸,眩晕不能坐立,纳呆,心动震衣,自汗如洗,两目失神,舌光绛无色,六脉虚浮搏指”。

 

三复温脾统血汤药味组成:生黄芪、当归、红参、麦冬、五味子、山茱萸、姜炭、三仙炭、炒谷麦芽、龙眼、阿胶、炙甘草、生姜、大枣。

 

红参、山茱萸取来复汤之意,合用当归补血汤、生脉散、益气固脱;三仙炭温脾统血,龙眼、阿胶滋阴救阳;炒二芽醒脾。诸药相合,敛肝固肾,益气复脉,温脾统血。

 

编者综述

限于篇幅,本文仅针对性提纲挈领摘录三位名老中医关于急性白血病治疗医论医案部分重要内容。简单对比麻老扶正抗白冲剂、吴老归纳的药味组成,以及李可老中医三复温脾统血汤的药味组成,不难看出其中君臣将帅主心骨“黄芪”、“人参”、“当归”的不可或缺,以及补肾固肾健脾类方药的加减化裁。虽思路不尽相同,遣方用药可谓殊途同归。

 

切记:本篇仅供参考,若需临床应用请以就医诊断辩证为必须前提。

 

参考文献:

《麻柔血液病带教实录》 《吴翰香论治血液病》

《李可肿瘤医案》   《实用中医血液病学》

《古今名医临证金鉴·肿瘤卷》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