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扶桑之书(7)

八岁檀歌 2018-11-07 17:19:27



“距离祝融和公共大战过了几百年了?”九尾狐望着四野问我。

“水火大战?我记得是三百年。”

“三百年,是吗?已经三百年了。”她喃喃自语,又看向我。

“我叫涂山灵,你要叫我灵儿知道吗?虽然你是木部少君,但我的身份也绝对配得上你。”九尾狐说,“三百年前水火大战,我和哥哥被发疯的应龙和洪水追杀,哥哥为了救我而死掉了。最后我也因为重伤陷入了沉睡,哥哥说百年之后之后会有人把我唤醒,那个人就是我的命中之人。

九尾狐说,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还带着几许苍凉的伤感,让人感觉穿越了千年回到那些伤心往事。

“所以,我就是那个人?”

我思绪快速转动,脑补起来。已经知晓了大体情况,意识到自己不仅不要死,还因此撞上了常人难遇的艳福。只是有些担心不知道这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啊。

“嗯。”她点了点头,“所以我不会杀你的,不过呢,你唤醒我的方式有点意思啊,没想到我在一千年之后,再次睁开眼看到的居然是你那玩意……”九尾狐嘴唇微动,伸出小舌在唇边舔了舔,忽然又变得魅惑危险起来。

“啊,饶命啊。我不是故意的。”我连忙说,一脸的谄媚,目前已经确定自己不会死了,还博得了美人心,一点谄媚一点甜言蜜语又算得了什么,千千万万遍都可以啊。

“饶了你啊,可以的哦。不过以后可就是我的人了,只能听我的话哦。”九尾狐咯咯笑了起来,“当然嘛,灵儿也会保护你的哦。看你似乎一点秘术都不会的样子,真是一根废柴呢,乖乖做灵儿的小宠物吧。”

我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根废柴,但是能做这九尾狐的宠物也不错啊,实力强大又美得不可一世,能做她的宠物我还求之不得呢,哇咔咔。

“只是,桑儿怎么会跑到青丘山来?”九尾狐说,已经改口对我亲昵起来,叫我桑儿,话语里还有说不尽的温柔。

我立马将参加大荒七部大会,半路遭遇土部,然后带着大椿半道跑路,误入青丘山的事情说了出来。

“哦,原来正好七部大会召开了啊,桑儿遇见我可真是命中注定啊。”九尾狐收起了尾巴,对我一笑,“带我也一起去七部大会吧。”

“啊,你也要去?”

“是啊,睡了一千年,好久没有出来走动了。也想看看现在的七部大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九尾狐说着伸了个懒腰,妖娆的身体在我面前暴露无遗,看得人血脉偾张,不禁大流鼻血……

“怎么,不愿意带我去啊?”

“没,没,仙女说的哪里话呢,能和仙女一起去那我是求之不得啊。”我说。

“这话我爱听,不过我可不是什么仙女啊,我——妖女哦。”九尾狐伸手托住我的下巴,用湖蓝色的眼睛盯着我,“不过你可不能叫我妖女,你,要叫我灵儿。”

说完她身形就忽然变幻,化为一道白影飘忽而去。随后,四周的雾气缓缓散了开去,明亮的天光从天而降,视野开阔起来,巨高而黛绿的青丘山映进了眼帘。郁郁葱葱,山峰奇异。想来是灵儿解开青丘山的雾气封锁了。

“大椿,别躲了。我们去大荒原。”

我朝旁边的小树丛喊了一声,大椿立马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早就注意到他躲在那小树丛里面了,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关键时刻居然弃主逃亡,真是太不靠谱了。

“厉害了,少君。三言两语就搞定了这美女。”大椿朝我竖起了大拇指,以示敬佩,“少君你桃花运来了,爱情真的来得快若龙卷风啊。”

“废话少说,刚我被抓住的时候你跑哪里去了。”我骂了一声,转身就朝山下走。

“少君我没逃啊,我就在附近准备营救你呢,你看我衣服都准备脱了。”大椿一边拉扯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说,还不停对天发誓说自己对我是忠心耿耿,忠贞不二。

“你一个男的,忠心耿耿还好,谁他妈要你忠贞不二啊。”我吐了一口口水,朝山下走去。

 

我带着九尾狐灵儿还有大椿一起赶向大荒原中心,一路上灵儿倒是有说有笑,时不时到处东看看西望望,对什么事物都相当好奇,像个小女孩一样对我不停追问。

大椿也是跟灵儿搞好了关系,嘴上不停地喊着什么“涂山大人”,“狐仙姐姐”,“少君夫人……”听得灵儿眉飞色舞,笑的花枝乱坠。两个人一个人恬不知耻的拍马屁,一个咯咯笑个不停,倒是把我这个正主给忘了。

不过三个人在晴空万里,春风浩荡的青草原上行路,气氛和环境倒是十分令人清爽愉悦。那个时候我满怀期待的看着七部大会召开的方向,觉得会有更令人开心的事情发生,一切都不是我想的那样子,在那里等待我们是——刀与剑,血与火。

青丘山和木土两部修整的地方并不远,只是半日功夫我和大椿就已经追上了木土两部的队伍。灵儿倒是没有和我们一起进入队伍,她说自己的上古凶兽出身,撞上七部首领说不准会发生冲突。所以她还是跟在附近的好,反正只要能看到我确定我的安全就行。

我自然是没有异议,要是真带她回去免不了有事被父王一阵质问,说我浪荡成性不检点什么的,年级轻轻就有了对象,而且还是一个妖女,一头上古凶兽。

“哟,扶桑弟弟,你可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了。”一回到队伍里,后土就凑了上来,生怕我看不到他一样,“之前你不见我可担心了,想去找你可是句芒叔叔又不让,说什么你就是去撒尿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对啊,我就是去撒尿去了。”我随意应了一口,杠起了木部大旗往前方走去,根本就不想和他多说什么。

倒是前面的父王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严肃,让我眼皮都忍不住一跳。幸好父王又马上转过头去和轩辕说话去了。看到这情形我不禁又感激起这轩辕来了,要不是他和父王谈笑甚欢,我估计又免不了一顿责骂。

大荒原的中心距离我们并不远,只是半日功夫就已经抵达。而当我们到达大荒原的中心之时,那里已经是人马汇聚,大旗冲天了。远远望去,广阔的青草荒原之上,四色的人马聚集,几万武士列作整齐划一的数十座整齐方阵,气势雄大如山如海。他们每一个人手中都握着长戟,戟锋遥指向天空,阵势严密威武,静谧之中自有一股肃杀。

地面上插满了旌旗,而四杆大旗鹤立鸡群般从这无数小旗间升起,指向苍穹。风来,旗帆翻滚猎猎作响。

白虎啸月旗,深水应龙旗,九星龙雀旗,旗,分别对应是金部,水部,风部,雷部,再加上我们木部和一起到来的土部,大荒七部除了火部还没有出现之外,其他六部已经是全部抵达。

咚、咚、咚……

沉雄的大鼓被敲响了起来,每一声都雄壮有力,,从大荒中心冲向四野八方,令空气都要动摇。金、水、风、雷四部的几万武士齐齐转向看向我们,将手中长戟猛然驻地,然后奋力举起刺向天空,喉咙一开,发出令天地都要颤抖的强大吼音。

“大荒主宰,七神至尊,不败不灭,万古长存。”

“大荒主宰,七神至尊,不败不灭,万古长存。”驻戟吼天,这是大荒七部会盟的礼节,表示对方认同你是大荒七部之一,欢迎你的到来。而当他们呼喊完毕之后,我们木土两部所有人全部下马,将手中长戟指向天空然后重重驻地,发出同样雄壮的吼声,还以礼节。

“大荒主宰,七神至尊,不败不灭,万古长存。”嘶吼声在荒原上阵阵闯荡,壮烈如成千上万头上古凶兽同时现世。

我也跟在大家后面喊,嘴巴却忍不住咧了起来。真是太苦逼了,别人手中驻的都是长戟,唯独我手中驻的是大旗,要把这杆大旗指向天空,真的是太重太费劲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