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编辑审稿 | 如果有来生,我只想安静的做你院子里的那棵槐树

花火read 2018-08-09 17:27:01

愿关注我们的人都能找到

属于自己的皮球



陌上桑

作者:苏禾



内容简介:


她原本是一条远古时期的鲲修炼成人。


他是战无不胜的上神。


他俘虏了她。


他爱上了她。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微笑。



第一章


我叫木笑,周秦那个老家伙总是把我叫做笑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老的(得)连记忆力都消退了(,)还是根本就不愿意叫我的全名。


笑子,你走吧,去寻找你自己的价值吧!在这里你也学不到些什么,长生不老,不死容颜,剔除七情六欲。这些是我们活在这个世界的真正理由吗?不,笑子,你还年轻应该去找找自己,你也应该去找个可以爱你的人,可以让你放弃那些欲念。(要标“”)


这些话,他总在我为整理经书时候说,他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而)我又无视过多少遍了。


每次他说的时候,我的眼角(都)泛起了泪点(泪光)。他(师父(同一段落过多使用他不太好))还是想着她,那个笑起来可以把明月比下去的凡间女子,他总是那样说。


我遇见她的时候,那时候风正吹起她两颊的发丝,白皙的肤色,流动的眸子,嘴角微微上扬的样子。真的很美,师傅说的没错,她真的很美,像不染俗尘的仙子。(这里可以再美化些)


我问真在(正在)认真看她的师傅,说,师傅你们相识吗?


师傅笑了笑轻摇着头,说,不识,现在还不识。


作为大鹏家族的一员,眼力的敏锐程度就意味着你适不适合留在这里生存。


我看见师傅看她的眼神,那是多少仙子都不能(曾)拥有过的温柔。他把他的温柔全都给了一个凡尘女子。


我的师傅,他是一个乐在自由的上仙。他时常手持经书待在他的楼阁台上,看累了就伸伸懒腰,再看。他淡漠只因不问(闻)世间疾苦(冷漠和不问世间疾苦似乎是一种相互映衬的关系,而不是因果关系)他淡薄只因不问(屑)名利深重。(排比句用分号)他傲慢只因不随(听)天帝差遣(同上,傲慢和不听差遣,实在不适合一个“因”字。)


在那一天啊(去掉),他(的)目中无人彻底地激怒了天帝,在被打下凡的时候脸上没有半点失落。他不是面瘫,只是难得有人可以看见他脸上的一丝表情。(这话很奇怪,而且古代文出现面瘫这样的现代医疗词汇违和感很重。)


他对我说:‘’木笑,师傅此番就带你下去,尝尝凡人的生老病死爱恨情仇。我斜着眼不屑一顾的说:“周秦(加,)我一点都不愿意下去跟着你去挨饿受冻,要不是我比较善良早就拍拍屁股走人。”


他说你也是个女人,说出来的话怎么就那么像巫婆的扫帚又长又尖(巫婆...)(这里要表达的是女主的话语尖酸吧?用扫把长尖来做隐喻效果并不明显)。


又说:“算了,本尊不与小女子计较”。


我不动声色的跟在他后面不再多一言(不动声色和不发一言重复)


当他被打入凡间后,我也跟着一起落入了凡间。在此过程中我看到了我师傅那为之不多的笑容,我想,此刻他应该等了好久吧。


眼角溢出来的泪最终风干在蓝天白云之上。


一道雷声使我惊醒,当我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闪电的紫光打在枯死的树干上,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恐怖。我将身子蜷缩起来才发现我已显出了原形,偌大的翅膀差点使我重心不稳从树枝上跌落下来。


雷声越来越大,不出一会儿便下起大雨来。我突然想起那个该死的周秦老头,于是我发疯一般在那片林子里找寻。风,借助树的威武在我的耳边嘶吼;雨,从天而降的动力(狠狠地拍)打在我洁白的羽翼上。


林子很茂密,雨下的也很大。我几乎不能够张开我的翅膀,只能够(勉强(前面已经有了不能够,后面就换种说辞,让文章看起来华丽点))在地上靠着脚爪艰难的前进,我跌倒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次从地上爬起来。我的羽翼上沾满泥,身上全都是泥土的土香味(现在是在塑造悲惨的遭遇,就不要用“香”这个字眼了)。


世人都说漫漫长夜,可真是没有道理,我爬遍了整个森林还是没有找到周秦,白昼还不是一瞬间的事(这句话有些没看懂)。被泪水冲刷的眼睛,突见亮光时,刺疼的睁不开眼。


我真是傻到家了啊,被打入凡间还能有超神的法术吗?我已无法变成人形,怕是我的师傅已经堕入轮回之道了。


眼泪又不停地往下掉。


我该如何去寻找。


…………………………




第二章


十八年后,我在一棵槐树下看到了一位手持卷书的少年。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双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宛若黑夜里的鹰,冷傲孤清又盛气逼人。这不是我日日夜夜在(去掉)寻找(了)十八年的人吗?


我想向他靠近,但是我的身形只能站在他看不见我的地方。


心里满是激动却又是悲戚。突然想到以前在他的宫殿里他也是如此一般,而那时的我一身浅绿衣裙乌黑长发,虽不能说倾国倾城好歹是人形,还可以偷着乐的做她(他)的徒弟。如今确实一个硕大的鸟形,被人当成异物(是半人半鸟么?)。


而且,他踏过了一条黄泉路,趟过一条忘川河,走过一条奈何桥,喝过一碗孟婆汤,还怎能记得起的(去掉)。


我眨了眨被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在他看不见我的地方默默地看着他。


槐树上的淡黄色槐花随着轻风在空中飞舞,有一朵掉落在周秦那有着丝绸般光泽的黑发上。这不仅(不禁)让我想起我第一次遇到周秦的时候,他像是一个孩子一样。


在最原始的上古时期,我是一条生活在北边幽深的蓝色大海中(的)大鱼,那里被称为北冥。我和其他的鱼类在一起,吞食生物吸收天气之精华。独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自我修炼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变得越来越来大,而后变成了人们口中的神兽鲲。


只因不甘只愿在海里生存,我渴望除去海以外的世界。于是,一次次从海底跳跃。终于在未来的某一天,我的背脊长出一对翅膀,身体也开始变化着。


在无数次跳跃的努力下,我终于从海底世界里飞了出来。


我翱翔于各种山川看足各种美丽风景,当我穿梭在朵朵白云之间;当我追逐夕阳落日时,总是欢呼雀跃。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在我已活了三百岁以后我已修炼成人形。 第一次遇到周秦时,我在一个顶峰上,突然一个长的很好看的年轻少年站在我面前,他一身素白,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冷静沉稳,完全不与年龄相符,他玩弄着他的指甲并不看我。


天啊,那个时候我的想法真是傻啊,他一个神,我怎么能辨别出他的年龄。


“你到底是谁?”


“你才是谁?是谁给了你勇气站在我的地盘上?(“”神是这样说话的?)他的眼神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他的手,语气倒是很不爽。


“我,要你管,这有写你名字吗?”


“哈,还遇上个赖皮。”他斜着眼看我,都是不屑。“三百年的(改“才”)修炼成人形的鱼精,应该不想让自己的修为毁于一旦吧。”


“你才是鱼精”。我已然准备要逃跑。


在我快要逃跑之际,一根突如其来的绳索将我绑住。我大骂道(加:)“你这人怎么这样。”


“正好缺了个说话的伴,跟我走吧。”


“谁要跟你走,放开我放开我!!”


“反正我很无聊!”不容置疑的语气,不可一世的表情。那张脸上丝毫没有想放开的神韵(用词太儿戏了,“没有想放开的神色,神气,欲望”都行)


就那样好不讲理(毫不讲理),没有理由的带走了我。


凡间一天,人间一年。


他教我琴棋书画,学做女儿红。他教我学法术,变化无常。


他说“笑子,你得学会以一当十,并且永无止境的学习法术。”


他说“木笑,你太让我失望了,去抄经书,没抄完,不准来见我!”


他说“不错不错,笑子,你有很大的进步。”


纵使我知道我的师傅,是人家口中战无不胜的战神,是天帝都忌惮三分的上神。同样,我也知道我的师傅不过是位寂寞无聊,没人说话的少年。


三百年来的追随,无怨无悔的倾尽所有来靠近,他的故事我又何尝不知呢。



第三章


我的师傅他总是不停地对我说在他上次下界历劫时他(去掉)所遇到的那个女孩,他对我说的时候嘴角总是上扬。


“我是(在)一个荷花满池中的小亭中见到她的,她将她那如黑藻般的秀发绑成一个大的送送垮跨(松松垮垮的)麻花辫,并且随意的搭在她的右肩上,两鬓掉落下来的碎发在风中摇晃。她是光着脚的,并且她将脚放进了清凉的池水中。她看着右手拿起的荷叶哧哧的笑笑,那笑声及美。(回忆的口吻不对)”周秦他斜躺在古木藤椅上,摇晃着纸扇,眼神里尽是温柔。


“之后呢?”我特意在整理他经书时重重的摆在书架上。然后装作如无其事的问。


“笑子,你放轻点,为师的书可是很宝贵。”


我偷偷的撇撇嘴,手上的动作却是变得轻了。


“我就那么不自觉的走近了,我以为我的脚步很轻呢。笑子你师父可是从来没有像这样没有脑子过,你说是吧。”


他仿佛是在问我。又接着说;“她将她的脚快速的从水里拿出来,然后站起来一脸慌张惊措,还质问我我是谁。”


我说我姓周名秦。她突然就笑了起来一双灵动的眼睛在眼眶里打了一个转说到,看你生的如此俊俏,行为又如此落落大方。定然不是那种偷鸡摸狗的流氓地痞登徒浪子。周秦,周秦,本姑娘记住你了。


“笑子,是不是很有趣?她是不是很豪爽?”


你老(一般称“您老”)是有多久没有与外界里的人交流过了?”我挑眉看着他。我的言外之意是想告诉他,这不是有趣。


他没有回答我还在继续的说,“姑娘要走之际问我明日灯节可否一游。”


“在下求之不得。”


我咧开嘴笑着说“师傅下凡历劫竟还有如此桃花运,遇得美人,还有如此的良辰美景相伴。怕是师傅动了凡心吧”我眨了眨眼。


“我喜欢这种心跳(的)感觉。”我的师傅自言自语道。


“笑子,老朽活了一千年从未有过如此的感觉”他低头轻笑着。


“之后呢?”我的鼻尖开始泛酸,带着些许的醋意问到。


“可她并没有告诉我我们在那个地方见面。”


“啊”我诧异道。


“那天晚上,我在南街的北头那一片柳树下等着她,整条小街都是红火的一片。来来往往的人啊,好不热闹。湖里满是灯花,好看至极。那是你在天上所看不见。”


“师傅,你又老糊涂了?你不是带着我去过无数遍了吗?”我无可奈何道。


“哦,是吗?看来我真的是老糊涂了。”


“之后呢?”


“白日里的那个女子提着两个花灯走向我,她笑脸盈盈,铃铛般的声音打着我那跳动的心脏。”


她说,“你有玩过花灯吗?”灵动的大眼睛在黑夜中灼灼发亮。


“在下不曾玩过。”我微微作揖回答到。不自觉的我就那样笑了。


女子将一盏花灯抵在我面前,弯起的眼全是温柔。她说“不会啊,我教你好了。”


那个晚上,她笑的很大声,仿佛全世界都知道她的开心。不由(留)余地的感染了我,我从来都没有那般的开心过。


都说时间过得很快,真的,快乐的时光怎就那么短呢。周秦喃喃自语道。


她说她是一个孤儿,无家可归。于是,我便写书卖画存钱搭建属于我们的小房子。


她说她不会做饭洗衣。于是,我便承担家中所有的粗活累活。


她说,她想和为师一直一直在一起,于是我每天都期盼着日子过得慢一点。我还不想回去,只想和她做一对平凡的夫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将自己(的)全部都)给她。


我知道她就是我得(的)劫,同时我也知道此生注定是逃不掉的(改为“是我此生逃不过的劫“


可是她太傻了,太傻了。干嘛要去推开我,葬送了自己。


可笑的是,我是神啊,却没办法救她。


她不明白,没了她我就是一副空壳。行走在四海八荒的一具傀儡。


她微弱的声音对着我说,“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你可以下辈子再遇到我吗?”


“笑子,疼,好疼。世人都说剜心之疼是最疼的,我这就是吧。”周秦


“师傅,你下界到底是经历了什么?这次回来总是自言自语的。”


“经历了什么?”他的眼神逐渐暗淡了下去。“都已经过去了,对了,笑子,天帝传来的圣旨是让我去歼灭蛇族?”


“是的,就早在师傅下去历劫时,蛇族便闯入了人间。师傅不是见到了吗?他们无恶不作,人间血流成河。”


“这么多年来你在我身边,法术也是数一数二的,你代替我去吧,为师的手上不想沾染鲜血,就算他们是所谓的魔鬼。”


他自言自语道,“我想去找她。”


“是。”


“你直接去他们的老巢吧,人间,已经恢复正常了。”


“是。”


那一战,双方伤亡惨重,虽重创蛇族,我也是脱掉一层皮。虽伤痕累累,损失修为,那也是战果累累。在那场战役中,我赢了。



第四章


十年如一日,我每日白天躲在黑黑的山洞里,黑夜就盘旋于村北的那顶木屋之上。我看到过我的师傅为她撑起纸伞;我见过我的师傅摘下一朵樱花别在她的耳后;我见过我的师傅在桃花树下习武练剑。


我以为我没有再见他的可能,正大光明的见他。


春去秋来,树叶黄了又绿。


出乎我意料的,在这个只剩下残叶摇曳的冬天,我的面前站着的是我日夜想念的周秦。


“她真的没说错,这里真的有鹏。”他喃喃道。他的眼里虽有胆怯但更多的是喜悦。


我见他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若是此刻我是人形,他一定可以看见我脸颊上深深地梨涡。


他见我不动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眼里甚是惊讶。


“你不怕人?”


我点了点头。


“你听的懂我说话?”他不可思议道。


我再次点了点头。


突然他就直直的跪在我的面前,向我叩首。


“你是上古的神,凡人周秦只有一事相求。”


他顿了下,接着说;“内人上官婉儿突染重疾往(望)神君帮忙”


“我又点头。”你想要什么,我定会给你什么。


“有神医相助,她告诉我大鹏是上古的神兽,他由鲲演变而来。据说他的一双爪牙可以解百病,修行越长着(者)他的能力就越大。”


我还是点头,就算我知道他要的是什么。


“这么说你愿意让我砍掉你的?”他眼里泛着光,欣喜若狂的说。


他拔出身上的佩刀,那刻明亮的光闪灼我的眼,鲜红的血兹的一声飞在岩石上。我倒在了碎石上,咯的我背疼。他走到我的跟前,撕下他的衣帛为我包扎双脚。


他说“不知为何,你给我有种熟悉的感觉。”


我的眼泪如大雨似得从我眼角流出。强忍疼痛,从地上弹跳起来,振翅向天空飞去。


时间不过两日,我一直盘旋于周秦府邸上空。飞的很高没人可以发现我。


终于,我看到了周秦。他小心翼翼的搀扶着那个与他举案齐眉的女子。女子脸上没有红韵,像是大病初愈。他的眼里有心疼有喜悦。


我的眼睛还是那般的敏锐。


我可以离开了,对不对?对的,我应该离开。我对自己说着,伤口还在滴血,湿染了他的衣帛。


每一次的振翅都是再次撕开伤口,这种痛,就好比凡人的剜心之痛。


还是不愿意与他真的离别对吗?是的,不愿意。天宫六百年不是假的,师徒不是假,我喜欢他也不是假。


心一横,我向上飞去。


突然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飞在我面前,她止于我前。


我眼睛眯了起来,发出一种危险的信号。


那女子嗤嗤的笑,那笑声极美,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那个我师傅念念不忘的凡间女子。


一瞬间,狂风骤起。


她那极美的笑声俨然不见。狰狞的面孔,一副吃人的神情说,“你可还记得,三百年你在蛇界的所所为?”女子目光凶狠了起来,咬着牙说完“可我还记得哪里血流成河!”


“蛇界危害人类,作为神不得不替天行道。”我依旧眯着眼,随时准备一场大战。


“你以为你一句话就能磨灭你屠杀的哪里的生灵吗?”


“你到底是谁?”我问。


“当年,以为我活不了多久,就将我扔在死尸堆里,忘了?”


“当年饶你性命,如今不报恩反倒来寻仇。如此忘恩负义就不该让你存活于世”


“哈哈,你救我?上神你的胡话真的让我无话可说。你杀我同胞之仇,我今日就与你算清。”女子大笑。“喔我忘了,你本是要死之人,何必要浪费我的的精力呢?”


“哦?是吗?那就来瞧瞧。”我凝聚身上所以力气向她俯冲,却扑了空。


哈哈,你的爪子还在流着血呢。”疼吗?哈哈。


“我会让你笑不出来的。”我再一次凝聚所有的力量向她扑去。又再次扑空。再进攻再落空。如此反复。


女子笑的俞是张狂,狂风大作,她的长裙衣摆猎猎作响。细长的眉,鲜红的朱唇,冷冽的双眸。她大笑着,笑出泪来。“哈哈,都是徒劳的。”


她袖手一挥,我便被甩出几丈远。双爪在空中颤抖着,双翼还在震动,吃力的。


“神君可知是谁救了上官婉儿的命吗?”


上官婉儿不就是周秦在人间的妻子吗?


我不出声,只狠狠的看着她。


“是我呢,神君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感谢我呀!”她一转眼就立于我面前,左手一挥扯掉系在我爪子上面的襟帛。


“你当真比不上他在人间的妻子。”女子邪魅的笑着。


“你什么意思?”


“他什么都知道,包括他砍得双爪是他的徒弟。”女子的笑声越来越大,仿佛震动天地。


一瞬间仿佛晴天霹雳。“你骗我”眼泪就那么留下来了。


“我亲口告诉他的,不然他怎会知道你的行踪。”


我不语,眼泪模糊了双眼。


“你现在能够明白失去爱的人是怎么样的感受了吧,哈哈。”女子说完后边大声笑着,笑着。一个转身,消失了。


我的双翅像是被押上了千斤重,飞不动了。我的身子极速下降中,耳边的风还是那要猎猎作响,好似我第一次被打下人间一样。


我的眼泪在风中飘散。脑海中浮现出周秦的那句话,“不知为何对你有种熟悉感。”


不知为何对你有种熟悉的感觉。周秦,你可知道为了寻你我飞过了万水千山,终于找到了你却不敢向你靠近。


不管是熟悉的感觉还是你知道我是谁。这都不重要了,因为此生,我已无憾!


如果有来生,我只想安静的,做你院子里的那棵槐树。


— end —



作者简介:


苏禾。本人作为一个九五后,没有什么大梦想,爱玩爱吃,爱写写字。我希望我的故事可以让你感到温暖。可惜文采有所欠缺,望各位编辑大大不吝赐教。谢谢啦!



编辑有话说    



1.用词需要精简准确,标点符号也要正确运用。回忆线拉的太长,投入轮回女主变鸟的故事篇幅太小。人物塑造不行,主角说话口吻用词幼稚。


2.开篇文字不够严谨,无法吸引读者眼球,言词偏于随意。建议作者要多看看书,多针对某一个经典情节去设想若是自己将会怎么描写,将会更加充实自己的故事角色


3.单从剧情而论,似乎周秦口中曾说的“可是她太傻了,太傻了。干嘛要去推开我,葬送了自己”这个坑还没有填吧?而段首语中“他爱上了她”也没有直接或间接的体现出来。文末虽然有些混乱,但潜藏的信息量却比较大,稍加细腻一下会有更好的表现。如果能在结尾一并填上中间部分的坑,会是一篇很好的作品。




最近大家问了小花许多投稿、写文、写人、写故事、如何开头.....

完全有感受到大家满满的热情

上次邀请编辑进群也对这些问题一一作了解答

但是写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仅凭这三言两语也不能一时完全领悟

所以~写手训练第一弹进行中——

这是编辑针对粉丝们做的一个提升写作能力的活动

由编辑出题并在活动结束后N对一进行沟通

希望大家多多参加

期待你的来稿

点击下方图片了解详情




花火read为原创作者提供平台




点击图片 了解详情 

如果你也和本篇推送的作者一样,需要一个自我展现的平台 想要投稿不会石沉大海,想要编辑无偿审稿并给出中肯建议,想和花火read的读者以及粉丝朋友分享你的故事,不妨点击图片进入投稿页面,了解详情。





【粉丝群已开启,想进群的小仙女扫码验证通关密语】

↓↓↓


花火粉丝群

扫码进群撩起来

验证密语:小花我是小仙女

欢迎收听花火read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动动手指点个赞哦✬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灰常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