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侠客行:我们的江湖路——长篇武侠小说《罗浮梦影》( 五十六)

电影原生小说 2019-01-11 05:53:18


十四、雪如梦  梦罗浮  泪满襟


斗换星移,转眼已是天启七年冬月。
在应山县城里,杨府大院灯火通明,一片欢声笑语。杨敬、杨政、杨牧兄弟身穿孝袍,对前 来祝贺的众族人和亲朋不断地拱着手。
天启皇帝突然驾崩了,这是魏忠贤没有料到的,只有云中龙一人知道天启活不长,但云中龙 岂愿说出来。
天启的死帮了信王和杨敬的大忙,他们本来已给魏忠贤逼到了绝路,眼看连自身的性命都保 不住了。
彭有贞迅速联络了各地王公贵族,边塞武将,不容魏忠贤反应过来,立即拥信王朱同检入继 帝位,逮捕了魏忠贤,打死了客氏。树倒猢狲散,阉党纷纷被下狱,充军、论死。杨涟、左 光斗等被迫害致死的东林党大臣都给平反了。
杨涟被迫封为忠烈公,杨敬也平步青云,作了刑部待郎,因为要守制,尚未到朝庭去任职。
夜深了,客人们纷纷告退,大厅中只剩下杨氏兄弟和彭有贞。
杨敬拍着彭有贞的肩膀,得意洋洋:“阉党终于灭亡,你我都是中兴之臣,今后当继承父辈 事业,好好大干一番。”
彭有贞却不那么兴奋,沉吟着:“我兄既受职于刑部,也是朝中大臣了,但不知对今后朝政 有何看法。”
“皇上天纵英明,今后正是你我大显身手之际,一、我们要整军练勇,外扫满虏,内除流贼 。彭兄,我看你有些消沉。当然,这次你只升了六品编修,是太委屈了你,我一定会向皇上 奏本,推举你的。”
“官大官小我倒无所谓。”彭有贞说着,却苦笑了一下,他助信王即帝位,功劳极大,但没 什么功劳的杨敬当了二品待郎,他却只是一个六品编修。他很清楚,他意见常和皇上不同, 已使皇上越来越讨厌他了。
“告诉你,我马上要替皇上干一件大事,这还是我向皇上建议的,彭兄足智多谋,还请多多 教我。”
“不敢,请问杨兄是何大事。”
“阉党余贼中有不少武林高手,留着他们尤其有害,历代刺客的故事还少了吗?光宗皇爷就 险点在做太子时被阉掌所派的刺客张差谋害。目前阉党中武功最高的就是闻人恨和云中龙, 我们一定要杀了他们。”
彭有贞大惊:“杨兄,闻人恨和那些阉党不一样,他曾数次扑杀魏忠贤,和云中龙也交过手 。”
“那只是他们狗咬狗罢了,别忘了,闻人恨曾念念不忘杀我父亲。若非我父为阉党所害,只 怕当真逐了他的心愿。他还害得我妹妹不忠不孝,我不光是和他有国恨,更有家仇。我知道 彭兄和他曾是朋友,但更知彭兄是读圣贤书的堂堂进士。古人云,大义灭亲,亲尚可灭,何 况朋友,难道彭兄忘了阉党追杀你的那些事吗?”杨敬眼里冒着灼灼的仇恨之火说道。
“可是,若没有闻人恨,我早让阉党杀了。”彭有贞望着杨敬,有一句心里话没有说出:你杨敬不也是闻人恨救出来的吗?
杨敬皱起眉头:“彭兄,你呀,总是好歹不分,是非颠倒。八成是和我妹妹在一起呆长了, 受了她的坏影响。彭兄,你可不要忘记,我指望着你把我妹妹拉上正道,家母也是这个意思 ,你可不能使我们失望。”
“唉!”彭有贞叹了一口气:“小弟惭愧。”
“算啦,不说这些。我为什么不让皇上马上处死魏忠贤,而是把他押解凤阳。这是因为云中 龙、闻人恨武功太高,我们主动去找他们那简直是大海捞针,只有让他们送上门来。那云中 龙自视不凡,必然会去救魏忠贤,而闻人恨为了那个叫什么娇云的烟花女子,也必然去杀 魏忠贤,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为此,我已请到五位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他们马上就要 随我进京,押魏忠贤南下。彭兄,你有兴致见他们吗?”杨敬说着,又高兴起来。
彭有贞惊异地问:“怎么,他们在这里?”
杨敬一笑:“政弟、牧弟,请五位议士。”他很感到骄傲,义士们一听说他是当朝第一忠臣 杨涟之子,无不慨然应允前去扑杀闻人恨和云中龙。
厅外一阵脚步响,杨政、杨牧带进来五位年岁不同的劲装大汉。
杨敬一抬手:“彭兄,这位是江湖大侠吉亮。”
吉亮向彭有贞点点头,他一直无法找到闻人恨,听杨敬说请他去杀闻人恨和云中龙,他很高 兴。可他也知道凭自己一人之力无法斗败云中龙和闻人恨两大绝顶高手,便找到了好友汉阳 帮主向大彪,又通过向大彪找到了武当上第二代弟子中的第一高手松雪。松雪自师父清月道 人败于闻人恨后,立志苦练功夫以雪此奇耻大辱,他天资极为聪明,加上和他切磋武艺的都 是武当前辈高手,两年来,武功已是突飞猛进,自信已可与闻人恨斗一斗了。接着,吉亮和 向大彪又请到了丐帮马长老,少林派的悟渡大师。
彭有贞听着杨敬的介绍,心中不住地大跳,他也喜好武技,虽没学精,但天下高手也大致知道。这五个人除松雪外都是久负盛名之人,倘若一齐围攻闻人恨,闻人恨只怕是凶多吉少。
杨敬并没有留意彭有贞神色上的变化,他虽恨彭有贞有时糊涂,可始终认为彭有贞是他最 可信任的朋友:“我马上要随五位义士进京,家中老母多病,俩弟年幼,妹妹又不懂事,望 彭兄替我尽兄长之责,小弟感激不尽。唉!本来小弟在家守制的,可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彭有贞无言地向杨敬点点头,又对众人一拱手,转身走进了后院。
彭有贞盲无目的地在后院花园里慢慢走着,只觉心里异常沉重。他和闻人恨自幼订交,实如 兄弟一般,况且闻人恨又救过他,君子受人滴水之恩,便当涌泉报之。可是,他明知闻人恨 就要遇到危险,却无力相救,这该怎么办?不,一定要救闻人恨,可自己武功既不高,又受 托为杨府照看门户,怎能脱身?找朋友前去,可自己哪里又有武功高强的朋友?
杨敏呆呆地立在花园中的一座小亭子里,亭中有一个石桌,桌上平铺着那卷《罗浮梦影》她 已快两年没见到闻人恨了,母亲兄长不准她出门一步。当然凭她的武功是谁也困不住她的, 但她不忍母亲为她过于伤心。母亲近年来身子虚弱多病。只怕再也受不了什么大的刺激。她已失去父亲了,她不能再失去母亲。可她又怎能一刻忘记闻人恨?只有这幅画才能给她带来 一丝安慰,她看看画,就象看见了闻人恨。
谁也不知道闻人恨在哪里,杜清芸毫不理会杨敬兄弟的白眼,常来看望杨敏,告诉她一些江 湖上的消息,许多人仍在找闻人恨,他们虽有着各种不同的目的,但都想杀了闻人恨。烟兰 谷也不安静,姬凌凤曾去过一次,闹着要杜老谷主收她为义女,杜老谷主没有答应。杜清芸和他父亲很忧虑闻人恨的安危,可毫无办法,因为他们也找不到闻人恨的踪迹。只听说闻人 恨刺杀过魏忠贤几次,但没有成功。
珠儿在亭下的空地上舞着剑,她在学《梅花喜神谱》上的功夫,只是她诗文领悟力差,剑法 内力等也就领悟得差了。虽然珠儿远没有她当年学武时的神速进步,但也初步有成,寻常江 湖武师,已不是珠儿的对手。
珠儿见杨敏又在发呆,收起了剑,走上亭子:“小姐,你总是这样痴痴地看着画儿也不是办 法,不如我们出去寻找闻人公子。”
杨敏卷起画轴,放入怀中:“天涯茫茫,哪里去找公子?母亲又多病,我又怎忍心离开。”
“我真不明白,老夫人待你百依百顺,可就是不准你出门,不准你练武,也不准我学武。”
杨敏苦笑了一下:“你不是正在学武吗,嗯,你再练一遍我看看。”
“不啦,说不定老夫人一会要来,她看见了又要生气。嗯,彭公子来了,我换衣服去。”珠 儿说着,一扭身没入花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