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瓮澄雪水酿春寒,蜜点梅花带露餐 | 古人爱梅成痴,爱到把梅花吃进肚里

遇见东书房 2018-12-05 15:54:11

文末有福利!不要走开!!

近两日各地纷纷发布暴雪黄色预警信号,甚至代表着南方城市的广东都被大雪临幸,全国大部分地区都笼罩在银装素裹的气氛中。

每到冬天,古代文人雅客最喜欢的便是踏雪赏梅,梅花在古代历史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梅有山林之风,高出众花之上,一向被视为冬的精灵,美与雅的化身,有洒脱的仙气、隐逸的清气、坚贞的傲骨。用梅做成的菜肴或点心叫梅花馔,清香绚烂,风雅养生,越吃越觉出尘脱俗、精神愉悦。

古往今来,在吃这个方面,中国人一直是走在世界尖端,中国人口味之繁杂,堪称世界之最,而对于美食的风雅,也是世上难得。吃,不仅仅是果腹,更是品尝其意境。文人对食物的已经追求更甚,从摆盘,到起名,一直追求着意境。

食·梅花粥

宋代林洪在《山家清供》中记载:“将梅花瓣洗净,用雪水煮;待白粥熟时同煮。”这种方法是用花煮粥,是为花粥,可以养容美颜,又是一种怡情养性的生活方法。

食·梅花沾糖

南宋诗人杨万里,最爱品尝原汁原味的梅花。

有一年,梅花开得特好,诗称“谷深梅盛一万株,十顷雪花浮欲涨”,杨万里在院里看到一棵老梅树,啊!突然就走不动道了,一个人倚在梅树边,摘一朵吃一朵,吃一朵摘一朵,周围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梅花瓣蘸白糖吃的很开心的,也是这位杨先生,一次跟老友们在院子里喝老酒,配菜吃得差不多了,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几朵残梅,一把搂过桌上的蔗糖就跑出去吃梅花了,丰俭随意,跟自助餐似的:“只有蔗霜分不得,老夫自要嚼梅花”、“赣江压糖白于玉,好伴梅花聊当肉”。他用梅花沾着白糖,竟然把梅花吃出了肉肉的味道和感觉,看来古代的梅花是真的好吃啊..(笑)

食·雪浸梅花酒

南宋淳熙十一年(1185)六月初一日,身为太上皇的高宗赵构,与在位的孝宗一起在冷泉堂避暑,御厨进呈了两样解暑饮料,一为“沆瀣浆”,一为“雪浸白酒”。孝宗便劝太上皇:“此物恐不宜多吃。”高宗回答:“不妨,反觉爽快。”孝宗于是进一步劝说:“毕竟伤脾。”(《武林旧事》)

赵构特别爱吃冷饮,爱到什么地步呢?81岁高龄因为吃冷饮得了风痰,本来吧也没啥,这么老了,哪能没点咳嗽啥的,偏偏御医在整治的时候呢,加了泻药,这下“泻动真气”一命呜呼了。上文提到的那位孝宗赵昚劝皇帝的时候口嗨的可开心,私底下自己也是个爱吃冷饮的,据史料记载,这个朋友好几年夏天就因为“饮冰水过多”狂拉肚子。

古人没有冰淇淋,炎热酷暑之时只能靠冰饮解暑,就此发明了雪浸梅酒。雪浸梅花酒早期呢只是单纯的白酒(一种米酿的清酒,度数低,酒劲小,非常柔和,具有新酿的香甜滋味,时间久了会酸败,古人常在夏天冰镇着喝)。夏天喝白酒的时候呢,宋朝人喜爱放一些植物香气提升风雅的意境,比如竹叶、荷叶之类的清苦香气。那么冬季的梅花酒又是怎么可能在夏天出现的呢?

宋代商家发明了一种保存梅花的方法:十月后,用竹刀取欲开梅蕊,上下蘸以蜡,投蜜缶中。夏月以热汤就盏泡之,花即绽,香可爱也。这种带着梅花香气的梅花酒风靡北宋汴梁、南宋临安,遍布在大小茶楼,堪比现代的冰镇可乐,南宋绍兴年间,茶楼在售卖梅花酒的时候,还特意安排一支小乐队,反复吹奏《梅花引》曲,既做广告招徕,也增添了情趣气氛。。

到了唐代,又增加了了藏雪这个技能,在雪窖里收集冬天洁净的白雪,到了夏天端上藏在雪堆中梅花酒,即为雪浸梅花酒。堆满白雪的大冰盆里,银酒尊盛满如酥般洁白的新酒。买上一“角”,酒杯刚凑到唇前,鼻息里先已盈漾着梅花的寒香,古人的避暑也是充满了雅韵。

食·梅花汤饼

最后这梅花汤饼,经常出没于各式各样古文小说中,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身,在此用一篇视频让大家感受一下,古人对食物之雅的执着。

视频来自@古人食:

那么,最后互动环节,说出你喜欢的一首跟梅花有关的诗,点赞最高的第一第二名将获得由东书房赞助的:

第一名:台北故宫博物馆  手账胶带一组

第二组:台北故宫博物馆  天子印章红包一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