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今日鉴赏】故宫藏陈师曾大作:100幅精读

青州画廊联盟 2019-01-16 06:17:29

陈师曾(1876年-1923年),名衡恪,字师曾,以字行,号槐堂,又号朽道人,祖籍江西义宁县,出生于湖南凤凰县,中国画画家,陈三立长子,陈寅恪长兄。梁启超称他为“现代美术界具有艺术天才、高人恪、不朽价值的第一人”。陈师曾是吴昌硕之后革新文人画的重要代表。在文人画遭到“美术革命”冲击之时,他高度肯定文人画之价值,善诗文、书法,尤长于绘画、篆刻。其山水画在承袭明代沈周、清代石涛技法的基础之上,注重师法造化,从自然景观中汲取创作灵感;写意花鸟画近学吴昌硕,远宗明人徐渭、陈淳等大写意笔法,画风雄厚爽健,富有情趣;人物画以意笔勾描,注重神韵,带有速写和漫画的纪实性;风俗画多描绘底层人物,像收破烂者、吹鼓手、拉骆驼、说书、喇嘛、卖糖葫芦的、磨刀人等等,斑斓多致。


陈师曾 设色山水图轴 纸本设色 88.7×45.6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画高山幽谷,山谷中林木茂盛,若干屋舍临流而建,更有泛舟扬帆者,如处世外桃源。此图以水墨、花青、浅绛作淡设色山水,用笔粗率,略有沈周笔意,但笔风更为刚硬。笔划或纵或横,不求皴笔的细腻效果,突出笔划的意味,用墨相对单纯,体现了陈师曾山水画的基本风格。



陈师曾 腊梅秀石图轴 纸本设色 136.5cm×45.1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腊梅在隆冬时节盛开,因其色黄如腊而得名,多生于江南地方,北方较少见。陈师曾笔下的腊梅枝干挺拔,花朵缤纷,将腊梅花清雅幽淡的特质表现得恰如其分,透过画面宛若飘出阵阵幽香,沁人心脾。用大笔浓墨写湖石,造型于朴拙中见灵秀。



陈师曾 梨花图轴 纸本墨笔 56.8cm×31.4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这是陈师曾对景写生的一幅作品,选取梨花一枝,纯用水墨描绘,洁白剔透,出尘脱俗。花朵以纤巧的墨线勾圈,叶片用没骨法,浓淡相间,片片分明。陈师曾的花鸟画多笔姿刚健,而此幅则柔媚清秀,颇有华嵒的风神。自题中的诗句平淡天真,婉约动人,字里行间透露出画家关爱自然与生命的情怀。



陈师曾 山水花卉图册 纸本设色 每开17.9cm×31.5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这是陈师曾的早期画作。从画法来看尚未形成个人面貌,主要是仿摹诸家,如金农的梅花,罗聘的竹,倪瓒的渴笔等等。笔墨松弛率意,体现出画家处于技法探索阶段时的多样性尝试。



陈师曾 梅花图轴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绘梅花一枝斜出,骨秀神清,孤峭挺拔。花朵用圈花点蕊之法绘就。画面有陈师曾长题一段,先简单叙述了自古画梅的渊源以及画法的变迁(其叙述与史实略有出入),之后谈到文人画梅的弊病和自己画梅的方法。他认为画的太过粗野则不能表现梅花的高洁清雅,而太过柔媚又不能展现梅花冲寒傲雪的风神,两者都背离了梅花的品格,只有“奇不伤正,怪不伤雅”才能算是佳作。



陈师曾 芭蕉山茶图轴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画面虽然没有陈师曾本人的题识,但通过姚华与释戡二人的题记得知此图为泽民女士收藏的陈师曾之旧作,原是泽民托释戡请师曾补题,但未想师曾去世仓促,释戡于是请姚华代为补题,而姚华误以为画主即释戡,所以题为“散释”作,个中经过颇为曲折。图中画芭蕉与山茶,蕉叶已呈枯黄凋败之势,而一旁的山茶花开正盛。芭蕉树纵贯画面,刚健挺拔,布局大胆,甚有气势。山茶以红花配墨叶,与蕉叶穿插掩映,疏密得当。



陈师曾 溪山云雨图轴 纸本墨笔 141cm×38.2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陈师曾在其《文人画之价值》一文中提出:“文人画首重精神,不贵形似。”此图即是这一论点的极好的体现。图画山谷幽涧,板桥茅舍,云烟缭绕,杂树成林。画面构图饱满,景物丰富,与传统程式化的“四王”山水截然不同,皴擦点染间不刻意追求章法技巧,布局和用笔随意疏放,浑然天成,但又不失中国画的笔墨功力。画家用笔墨来塑造物象的形态,而不是以形态去附就笔墨,与单纯为了突出笔墨形式的绘画相比,陈师曾这种尊重自然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这一时期画家创作心态的转变。



陈师曾 墨笔山水图轴 绢本墨笔 67cm×27.3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幅作于1916年的山水画在陈师曾的绘画中属较早年的作品。作品构图稳健,笔墨深厚,反复的皴擦点染与他后期空勾无皴的山水画法有很大的不同,明显带有“金陵八家”之首——龚贤的笔墨意味。陈师曾画山水直接从师法古人入手,尤其是师从与“四王”对立的画派画家,龚贤即其中之一。陈师曾在学习参用古人的画法时抱着取古人为己用而并不屈从古人的态度,将古人的笔法融会贯通,因此下笔挥洒自如。



陈师曾 读画图轴 纸本设色 87.7cm×46.6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的创作取材于真实的历史事件。1917年,国内发生水灾,北京一批文化艺术界的知名人士大行义举,在中央公园即现在的北京中山公园举办展览,筹款赈灾。展览汇集作品六七百件,规模相当可观。自题中提及的三人都是当时北京文艺界的领袖级人物。


画家身临现场,将自己看到的画展场景从第一视觉的角度如实地记录,真实生动,具有接近新闻照片一样的写实性。画面上社会各阶层人士汇集一堂,气氛热烈,有穿长袍马褂的老少国人,也有西服革履、金发碧眼的西洋人士,还有身着洋装的时髦女郎,人群排列错落有致,形成一定的空间层次。画中人物的面部用笔简洁随意,带有些漫画色彩。作者省略了线条,直接用大块墨色塑造人物的形体,短促细碎的线条只在局部作些勾勒,此外还用接近“飞白”的手法表现物象受光面的明亮部分。这种对线条的省略和对光线的感受及表现与中国传统的绘画技法有着很大的不同,由此可以看出陈师曾的西画造诣。


《读画图》以传统的命题,新鲜的内容,中西合璧的技法诠释作品,体现了陈师曾富有创造性的绘画实践和探索。



陈师曾 仿沈周山水图轴 纸本设色 140.5cm×40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为陈师曾对临沈周山水之作。画疏柳远山,漠漠湖水中一叶扁舟横渡,空中鸥鸟飞翔,极尽空旷淡远之致。这幅作品是画家于仓促间临写而就,因此笔墨粗放有余而厚重不足,尤其是柳岸部分,师曾自己也不禁感叹“幽闲之趣盖已离之远矣”。



陈师曾 佛手图轴 纸本设色94.9cm×41.5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中画佛手果,造型准确,形态逼真。陈师曾于诗文典故方面的文化修养颇为深厚,此图中的题文出自清代龚自珍的《露华》,内容颇多涉及佛家典故。图文相合,使简单的画面更具深刻的内涵。陈师曾晚年得到一块安阳出土的唐代鋕石,出于对金石书法的喜爱,所以将自己的书斋命名为“安阳石室”。



陈师曾 藤萝鸲鹆图轴 纸本设色 97.5cm×49.2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中画紫藤花与鸲鹆(即八哥鸟)。花繁叶茂,点染间不甚讲求笔法,墨、色交融,浑然一体。八哥鸟形体准确,神态生动自然。陈师曾作画关注写生,认为不可脱离实物,但也不可拘泥于实物,追求的是“不即不离”,“不似之似”,“入乎法中,出乎法外”的境界。



陈师曾 桃花图轴 纸本设色 132.9cm×33.5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画虬枝枯干,桃花盛开。用笔较干,墨色中多有飞白之处,表现老树粗糙的质感。花朵直接以纯色点染,笔法圆熟老练。



陈师曾 拄笏拜梅图轴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中以墨笔圈花法画梅花,画石则全用浅绛色。梅与石相互衬托,使梅花的峭拔与石块的朴拙对比得格外鲜明。构图别出新意,行笔颇见力度。



陈师曾 斑鸠图轴 纸本设色 122.8cm×32.5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本幅作品画石著墨不多,笔画草草而成,简单地表现出石面凹凸的肌理;花叶运笔灵活飞动,色墨相参;鸟雀非师曾所长,图中二鸟形态朴拙,用笔较为拘谨。画中斑鸠的“鸠”与“九”谐音,一方面暗示作画于九月的时间,另一方面国人历来视“九”为吉祥数字,有寓意吉祥的含义。



陈师曾 紫藤图轴 纸本设色 137cm×32.7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属“红花墨叶”画法。藤萝花是中国传统民居中常见的庭院植物,它既有繁花密叶供人欣赏,又有浓荫匝地让人纳凉。花开时节,一串串淡紫色的花朵自叶间垂下,色彩幽淡,香气袭人。陈师曾此幅紫藤花最大的特点在于他的构图。绘画作品表现藤萝通常突出其下垂感,故而多将花枝置于画幅上端,下部虚空。陈师曾则反其道而行之,构图集中在下方,上端以少量花枝相呼应,取得画面的平衡。顿挫有力的笔法表现出老藤的遒劲刚健。



陈师曾 桃榴枇杷图轴 纸本设色 87.5cm×44.8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绘桃、石榴、枇杷各一枝,参差有序,果实累累。画中以花青色配以浓淡不同的墨色画桃叶,再以重墨勾勒筋脉。桃实红绿相间,色泽自然。石榴的枝条硬朗秀挺,小叶片片看似随意,然点画得轻灵活泼,与较浓重的桃叶、枇杷叶相映衬,使画面轻重有别,富有韵律感。



陈师曾 蔷薇图轴 纸本设色 142.2cm×34.4 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绘桃、石榴、枇杷各一枝,参差有序,果实累累。画中以花青色配以浓淡不同的墨色画桃叶,再以重墨勾勒筋脉。桃实红绿相间,色泽自然。石榴的枝条硬朗秀挺,小叶片片看似随意,然点画得轻灵活泼,与较浓重的桃叶、枇杷叶相映衬,使画面轻重有别,富有韵律感。



陈师曾、王云绘 鹦鹉图轴 纸本设色 92.7cm×33.5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绘两只虎皮鹦鹉并立于花枝之上,一只正面,一只侧面。作品设色精雅,明快清丽。从笔法来看,花卉似师曾手笔,而鹦鹉应该是王云所绘。王云的花鸟学华喦的小写意画风,用笔轻快,风格俊逸,注重色彩与写实。本图中鹦鹉的画法甚为工致,结构准确,造型优美,而师曾的花卉也较平常豪放的大写意不同,法度严谨,秀逸明朗。



陈师曾 菊花图轴 纸本设色 133.5cm×32.6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绘悬崖立壁,石缝中的几丛菊花俏然开放。陈师曾以大写意法画菊,一方面得吴昌硕浑厚之趣,另一方面博习古人,富潇洒之致。此图中山石的画法较菊花更富特色,用大笔粗略地勾勒出轮廓,形态几近抽象,显示出画家独具特色的艺术个性。



陈师曾 榴石图轴 纸本设色 133.2cm×32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中画秋季花果,有石榴、秋葵等。用笔相当饱满,笔势灵动。敷色时融入淡墨,以缓解色彩的浓度和鲜亮,从而达到雅致的色彩效果。



陈师曾、张大千 墨荷图轴 纸本墨笔 178.5cm×47.4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中陈师曾画荷用笔粗放,富有拙趣,而张大千画的水草笔触伶俐潇洒,英气勃勃,二人之画风差异明显,但相互补充,配合颇为默契。画面突出了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品格,令人观之似觉暗香浮动。



陈师曾 秋花图轴 纸本设色 177.8cm×89.8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中画秋葵、雁来红、菊花等秋季花卉,构图随意,笔势挥洒自如。陈师曾的大写意花卉看似横涂纵抹,不究章法,实际上他所画花卉形态结构严谨,全然符合植物的自然生长状态,这与他留学日本学习博物学不无关系。



陈师曾 墨荷图轴 纸本墨笔 62.7cm×26.5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此图布景用笔都极其简省,以少胜多。“简笔”(或称“减笔”)画法早已有之,宋时梁楷即以此法著称。画家用高度概括精炼的线条或笔划塑造物态,寥寥数笔却形神兼备。陈师曾此作笔力似徐渭之狂纵,风格如八大(朱耷)之孤傲,所画墨荷昂然向上,刚强不屈,抒发出画家胸中郁勃之气。



陈师曾 蕉石幽鸟图轴 纸本设色 137cm×32.9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中画芭蕉、湖石、蔷薇花和小鸟等景物。其中芭蕉和湖石用大写意笔法,笔势粗放不羁,色墨结合,水分充沛。蔷薇花枝与小鸟的刻画相对细腻,在构图时布置在画面的黄金分割点上,既增添了画面的生趣又平衡了构图。画中作者的自题诗句内容幽默俏皮,诗画情景交融,相得益彰。



陈师曾 花卉图轴 纸本设色 123cm×29.4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图中以写意笔法画菊花、玉兰、牡丹、萱草四种,参差排列,随意布局,与题画诗句相互穿插,好像将杂画长卷改为纵向构图,别有新意。



陈师曾 蔬果图扇 纸本设色 16.7cm×51.9cm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陈师曾 荷花慈菇图 纸本设色 89.5cm×46.5cm 中央美术学院藏



陈师曾 花卉



陈师曾 秋花奇石图



陈师曾 秋花图



陈师曾 山茶花图



陈师曾 红梅



王震、陈师曾合作 芭蕉小鸡



陈师曾作 芙蓉花开 1921年



陈师曾 富贵神仙 1921年作



陈师曾作品



陈师曾作品



中国书画超市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