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立春·梅花:一种清孤不等闲

笔走龙湖 2018-10-07 11:08:30

        古籍《群芳谱》对立春解释为:“立,始建也。春气始而建立也。 中国传统将立春的十五天分为三候:“一候东风解冻,二候蜇虫始振,三候鱼陟负冰。”   阳和起蛰,品物皆春 ,让我们在植物笔记《草木有本心》中一起领略一下立春之时梅花的昭质仙姿吧!



植物百科



(Armeniaca mume Sieb)


        小乔木,稀灌木,高4-10米;树皮浅灰色或带绿色,平滑;小枝绿色,光滑无毛。叶片卵形或椭圆形,长4-8厘米,宽2。5-5厘米,先端尾尖,基部宽楔形至圆形,叶边常具小锐锯齿,灰绿色,幼嫩时两面被短柔毛,成长时逐渐脱落,或仅下面脉腋间具短柔毛;叶柄长1-2厘米,幼时具毛,老时脱落,常有腺体。花单生或有时2朵同生于1芽内,直径2-2.5厘米,香味浓,先于叶开放;花梗短,长约1-3毫米,常无毛;花萼通常红褐色。

       梅原产我国南方,已有三千多年的栽培历史,无论作观赏或果树均有许多品种。许多类型不但露地栽培供观赏,还可以栽为盆花,制作梅桩。鲜花可提取香精,花、叶、根和种仁均可入药。果实可食、盐渍或千制,或熏制成乌梅人药,有止咳、止泻、生津、止渴之效。梅又能抗根线虫危害,可作核果类果树的砧木。



文人书写


梅花落

                           南北朝·鲍照

中庭多杂树,偏为梅咨嗟。

问君何独然?

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实。

摇荡春风媚春日,念尔零落逐风飚,

徒有霜华无霜质。

早梅 

                          唐·柳宗元

早梅发高树,迥映楚天碧。

朔吹飘夜香,繁霜滋晓白。

欲为万里赠,杳杳山水隔。

寒英坐销落,何用慰远客。 

山园小梅·其一 

                        宋·林逋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

                                     宋·李清照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

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

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诗歌





漫步春光

诗/许彧澜 

那天

我走到小路的尽处

便看到一株晚梅

冷俏俏地

开了

春风已骀荡

河里的水也

涟涟地红起来

一切都明媚得

好像押了一个缠绵的韵

唇齿摩擦间

数不尽的江南味

 

缓慢飘落的花瓣

融化在阳光里

半空里微风的呢喃

宛如琴音盛开

凋零时候

你以最天真的眸子

仰视

——天空

簌簌地 下起了雪

 

最喜欢在半凉的天光下

走过铺满阳光穿过树梢罅隙

投射在地面的碎光的小路

任落叶潇潇

应该要珍惜

一年中

明亮到要炸裂的

春光

应该要珍惜

在风中眯着眼

看阳光打亮

对面的来来往往的人脸部的轮廓的

日子

因为那是

青春末端

成熟以前

最后的

清凉。



散文

 

   梅花的江南生活美学

 

                                                          张娟

     

       刚刚过完年,梅花便开成了年初第一件盛事。中山门脚下的梅花山转眼之间便锦绣一片。家住在梅花山附近,一天中最幸福的事,就是在薄暮时分去梅花山漫山遍野疯跑。暮色四合,幽香满山,风吹过花瓣漫天飞舞,夕阳提醒我们要赶快回家,可是美景清幽又割舍不下。

       

       江南城市对花特别偏爱,刚到南京那几年,一到二月份,便有人在打听梅花有没有开,一待有花信,便纷纷去往东郊。在器物性的日常生活里,赏梅已经成为一种具有生活仪式感的习俗,令我惊讶的是,南京人对梅花的热情,可能会远远大于春节的鞭炮和元宵节的花灯。明末清初有个小说叫《玉娇梨》,描写了到灵谷寺看梅的生活场景:“这灵谷寺看梅是金陵第一胜景,近寺数里皆有梅花,或红或白,一路冷香扑鼻,寺中几株绿萼更是茂盛,到春初开时,诗人游客无数。”一待赏梅之时,只怕人人都是诗人。现在的灵谷寺早已不是赏梅佳处,梅花基本都集中在中山门外苜蓿园大街往南的梅花山,而这片梅花山面积也是年年扩充,现在已经和地铁站无缝对接。现在我就住在附近,有时去四牌楼开车从梅花山经过,无需进园,就已看到梅花参差错落,漫山遍野,一派春光。

       

       历史上有很多咏梅的佳句,比如王安石“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首诗讲的就是南京的梅花。遥想北宋年间,王安石就住在南京的半山园。半山园就在中山门城墙脚下,今天的南京海军指挥学院。因为是军事院校,平时很难入内。刚入职的时候,在此处参加“大学语文”培训,老师刚好是我的博导,中午时分一起去半山园参观。此处地势较高,距离东城门和钟山都比较近,东晋名相谢安也住过这个地方,并留下了“谢公墩”一处,王安石后来风趣地写了《争墩诗》,今日此处灰瓦白墙,门前有花圃,旁有老桧树,不知是否是王安石所植,不过最重要的是,据说他曾经在半山所植梅300株,所以才会有此咏梅佳句。想当年,王安石退居金陵,骑着一头小毛驴,时而到定林寺游玩,时而在半山园养花。定林寺在去紫霞湖的路上,寺边山泉凌冽,诗人时常用其漱口,口齿生凉,得意之处便脱鞋在岩石上随意一躺,“但留云对宿,仍值月相寻”,游玩罢,骑着毛驴回到半山园,对月赏梅,无我两忘,又要得意一番,此处尘不到,只因时时自有春风扫。

       

                                 

       

        现代人写梅,最脱俗便是张枣:“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南山。”在课堂上给学生讲过,有个学生和我说,读完这首诗,整天都觉得一个古装女子镜前独坐,梅花入雪纷纷扬扬落了一天。是的,梅山最美风起时,一到薄暮风过,漫天遍野飘着薄薄的花瓣雨,幕天席地,平日如潮的人流散去,这里是最纯粹的梅花山,纯粹到仿佛王安石会骑驴前来,仿佛万历状元会悠然自得敲石煎茶赏花,而花瓣雨中穿行的是人事动荡之外亘古不变的悠然天地。

       


       前年冬天,梅花盛放之时,忽遇大雪。真正领会到什么是“踏雪寻梅”。古人曰:“梅花为天下神奇”,宋代《梅谱》讲到赏梅前三即为:“澹阴;晓日;薄雪”。雪后赏梅,雪必为薄雪,否则大雪压枝低,梅花会被冻伤。明代诗人冯梦祯就曾与人相约赏梅,遇雨雪,忽听侍儿报新晴,立刻跃身而起。古人痴态,今人遇雪也类似。紫金山一俟雪后,犹如仙境。当时我带小儿旷课踏雪前往梅花山,一路尽遇小朋友,原来都是翘课前来赏梅。娇艳的梅花上面冰雪未融,凝成冰珠,晶莹剔透,犹如人间仙境。连小儿也说这是圣诞老人送给他的礼物。



      

        既是上天礼物,人间又岂可辜负。从古至今,似乎市井小民对梅花的热情从未停歇。春风吹到,梅花千树,一望数十里,文人墨客,举家老小,便头戴花环,身着春装,手持长枪短炮及各种自拍杆,或品茗赏花,或以歌言志。梅花开放着,玉兰已经舒展枝叶了,而不日早樱和二月兰也要如梦似幻地开满山坡了,接下来,乡间的油菜花,桃花、杏花、李花、海棠花也都开始热热闹闹地登场,春天如同一场气势磅礴的演出,经过秋收冬藏,春天扑面而来。

       

       晋唐之时,诗人咏梅多为自然野生梅花,宋朝之后,园艺逐渐普及,庭梅、宫梅渐多,到清代由园艺疏梅发展出龚自珍的《病梅馆记》,抨击文人化审美对天然梅花的扭曲。其中第一句讲到的就是南京“江宁的龙蟠里”。梅花是历史折射的镜子,而在人事的扭曲之外,自然的梅花一直沉默地年年生长,伴随民众从古至今,流连忘返。梅花自有自己的生活美学,于繁盛间、薄雪下、落英时自开自落。梅花是市井生活,是大时代里的小情怀,是对大自然的敬畏与热爱,是江南人的一种植物崇拜。于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中,想起初见这个世界时,每个人各自欢喜的模样,爱自然的人都会善良,在人间的痴态都值得被原谅。事功为可学,有情则难知,对自然感怀,也是生命美学的一种建构。从古至今,自觉不自觉,我们都在建构着自己的美学和世界观,而自然,永远是最伟大的摹本。

 

   


创意展示



     许彧澜作品



 

直接获取植物笔记,

链接在此  ↓ ↓

                 复制这条信息,打开手机淘宝

        ¥VBUtkGhuGV¥ 

                                                 

                                           排版/倪旖


点击有彩蛋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