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妙溯|《京西风云录》——京西古道源何在

妙峰山镇旅游行业协会 2018-04-15 22:42:43


京西古道根在哪里?

源在何处?

最最古老的道路是哪条?


《京西风云录》这就带你揭秘——

京西古道源何在





说不尽的风云变幻,道不完的沧海桑田,京西风云录,我是王玥波。从今天开始我将为大家带来十集《京西风云录》,今天第一集《京西古道源何在》。


俗话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即凡事皆有起始原由,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冤有头,债有主”,“树有根,水有源”;或者“盐从哪咸?醋从哪酸?”因此也就有刨根问底、追根溯源、打破砂锅问到底等词句。近些年来,不少北京城里人,还有从外地到北京来的人,或者去海淀的凤凰岭、北安河、大觉寺,或者去门头沟的牛角岭、峰口庵、大寒岭、黄草梁,干什么去?走京西古道。那么,京西古道是怎么回事?根在哪里?源在何处?最最古老的道路是哪条?


关于京西古道,简单地说,就是北京西部、或者说由北京往西的古老道路。关于京西古道的根和源,门头沟有一位研究京西古道的人,把京西古道的成因按历史、或者说时间分为两个阶段。一是远古人类迁移路线阶段。二是人工修筑道路阶段。下面,从中国的龙骨说起。


天然的通道

中医药铺里有一味中药叫“龙骨”,常与牡蛎合用,治疗中风、癫痫等病。这里所说的龙骨,当然不是过去北京居民家中糊顶棚时搭的龙骨,而是古脊椎哺乳动物的化石。早在1870年,即满清同治九年,英国生物学家、古脊椎动物学的开拓者理查德·欧文就发表了一篇中国哺乳动物化石的论文。后来,有一位叫哈贝尔的德国医生在北京行医期间,从中药店里买到不少龙骨和龙齿,闹义和团的时候,他把买到的龙骨、龙齿挑出一箱带回国。光绪二十九年(即1903年)。他把这箱化石送给了德国古脊椎动物学者施洛塞尔教授。教授发现其中有一颗牙齿化石是人的。1914年,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受中国民国政府聘请,来华任矿政顾问,协助开展煤田及其它煤矿调查,等于是得到了考察中国龙骨及古人类的良好机会。


1918年2月,他从在北京任教的化学家格雷戈·吉布手中,看到了从周口店鸡骨山采到的碎骨片。几天后,他骑着毛驴去了周口店,观察了2天,但收获不大。1921年,瑞典的安特生、美国的葛兰阶、奥地利的师丹斯基在周口店鸡骨山的另外一处地方有了重大发现,其中包括白色带刃的石英石碎片和人牙化石。1927年以中国地质学家丁文江为首,开始了对周口店古人类遗址的系统挖掘。1929年发现了第一个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被称为周口店“北京人”,鸡骨山也被人称为龙骨山了。在周口店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距今70万年、50万年和近2万年的“北京人”化石。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周口店“北京人”是从哪里来的?距今50万年到2万年之间又往哪里去了?后来,随着永定河上游的山西阳高县许家窑和河北省阳原县泥河湾等地的考古发现。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于1918年最早到周口店进行考古发掘,跟着又有奥地利人师丹斯基、美国人葛兰阶、加拿大人步达生,法国人德日进,中国人翁文灏、丁文江、李捷、谢仁普、裴文中、杨钟健、贾兰坡、刘德霖、瑞典人步林等参与周口店考古发掘。


法国天主教神甫文森特、生物学家桑志华、英国地质学家巴尔博、考古学家步日耶,中国考古学家裴文中、贾兰坡、谢飞、卫奇等参加泥河湾考古发掘。1929年在周口店发现了一个完整的一头盖骨,1936年贾兰坡发现了3个北京猿人头盖骨,有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全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三院士”头衔的贾兰坡先生在《周口店发掘记》一书中写道:


“距今大约70万年前,周口店来了一批原始人。他们在这里劳动生息,繁衍后代,渡过了将近50万年的漫长岁月。然后,在距今大约20万年前,他们突然销声匿迹,不知所踪。这些被我们称之为“北京人”的原始人,是从何而来,又去向何方呢?”


“只要打开地图,答案就不难得到。原来,在山西、河北两省的北部分布着一连串一、二千万年前形成的山间盆地,有人把它们统称为“大同盆地”或“古大同湖”。有名的桑干河由西南向东北横贯这些盆地,到达北京市北面的怀来盆地后与洋河汇合成永定河。然后,河流在一个名叫官厅的小镇附近开始穿越北京西山,出三家店而进入河北平原。所以,周口店和“古大同湖”之间虽然有崇山阻隔,但仍能通过永定河——桑干河河谷这条天然走廊而联系起来。在更新世时期,也就是距今260万年到1万年前,这条走廊既是动物迁徙的通道,也是人类移动的路线。”


贾兰坡先生的书里还讲了一件事。1936年11月间发现了三个相当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之后,他们要以周口店为中心,对周围百公里范围进行普查。1937年春,他们在门头沟军庄一带发现了三个有“龙骨”的地方,按照“项目经费”的报销范围,编号为周口店第16、17、18号地点,另将黄草梁天仙背洞编为第25号地点。在第18地点即灰峪村的仙人洞堆积层中,发现了27种古动物化石。经过测定,堆积层类似于山西芮城西侯度文化层,距今约180万年。可是,还没有继续挖掘研究,“七七”事变就爆发了。他们回到周口店的研究室,按照上级领导的指示,连周口店发掘出来的文物一同撤回北京,研究室只留下3个人看守。而这3个人,几天后都被日本人杀害了。运回到北京协和医院的大批文物,就包括几个头盖骨化石,但在随后的转移过程中,被人偷走了。贾兰坡先生直到2001年逝世前,一直在找,但带着终生遗憾地走了。如果不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在永定河畔,在灰峪仙人洞等地,继续进行发掘研究,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就不是距今70万年了,而是更早。


我们可以设想,从泥河湾马圈沟遗址算起,距今200万年到1万年间,以狩猎、采摘为主要食物来源的永定河流域先民们,为了解决需求与资源之间的矛盾,沿着永定河河谷上下往来迁移,包括在适当的支流、沟谷等地住上一段时间,例如,在门头沟清水河畔的前桑峪,发现了距今约11万年的人股骨化石,在黄草梁天仙背洞、齐家庄牛眼洞,在西胡林,在北京王府井,在房山区大石河畔,都发现了旧石器时代古人类的遗迹。而距今1万年左右,先民们已经开始了定居性的生活,发展农业生产,烧制陶器等,这样的遗址点就更多了,最具代表性的是“东胡林人”。


泥河湾、许家窑所在的河北张家口、山西大同地区与周口店所在的北京地区之间,隔着宽达百余公里的北京大西山,可谓崇山峻岭,沟壑纵横,丛林茂盛,卧虎藏龙,后来有人称之为百二河山,神京右臂。除了鸟道羊肠外,本来是没有路的。正如鲁迅先生所言:“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这条路就是永定河河谷。


永定河,上游即桑干河,发源于山西省朔州市宁武县管涔山,向东北流经朔州、山阴、怀仁、大同、河北省张家口市阳原、涿鹿到怀来,与源自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兴和县的洋河在怀来县夹河村汇合后始称永定河,又接纳源于北京市延庆区的妫水河,在官厅镇附近进入北京西山,向西南穿过二百里大峡谷,在门头沟区龙泉镇九龙山与猴儿山之间出山,过石景山区、丰台区、房山区、大兴区,河北省固安县、永清县、廊坊,经天津入渤海。连接了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山西、河北两个省及内蒙古自治区。永定河是一条季节性河流,干旱时涓涓细流,洪汛时波浪滚滚。冬春季节就是老天为远古先民们提供的一条穿越北京西山的天然大道,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距今四五千年前。那么,发生了什么新情况使这种老情况产生了变化呢?


人工修的道路

不管是我们现在见到的有铁轨路、柏油路或者水泥路面的公路,还是石头铺成的路面、甚至还有蹄窝或车辙印的古道,都是人工修成的道路。那么,京西地区人工修路活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及由谁进行的呢?有据可查的人工修路活动,始于距今五千年左右的黄帝时期,决策者是黄帝,执行者是竖亥,起点是今河北省涿鹿。为什么这样说呢?


从现在往前追溯五千年左右,那时候人类社会已进入到比较文明、发达的时期,并且由母系社会转入到父系社会,已经形成了以氏为名的部落群体。神农氏炎帝和轩辕氏黄帝两个部落先后来到了怀来、涿鹿盆地,为了各自部落的利益,哥俩在一个叫阪泉的地方接连打了三仗,最后轩辕得胜,两部落合二为一。正在哥儿俩发挥各自才智开展生产和创业的时候,又来了一股势力,即来自东夷,也就是今天山东一带的九黎部落,部落首领叫蚩尤。蚩尤部落人才济济,已掌握冶炼金属和制造金属兵器的技术,而且还利用大雾天气打仗,相当于今天人们所说的气象武器,所以在涿鹿大战的初期,着实让炎黄部落吃了不小的亏。后来,炎黄部落调整了战略战术,还争取到了援助,并发明了指南车,破了蚩尤的气象阵,擒杀了蚩尤。九黎部落残部南撤了,最后部分人撤到了今天广西、云南一带,即现在的黎族;部分人在南撤途中融入了当地,因此也就有了黎民百姓之说。


炎黄部落从涿鹿之战中,不仅取得了军事经验,而且还获得了政治经验,即实现更多、更大的部落联盟。经过一番联络协调后,不少部落表示愿意加盟。于是在一个叫釜山的地方举行了部落联盟大会,以统一符信的方式实现了部落大联盟,并一致推举黄帝为盟主。刚才我们提到的釜山,可不是韩国的釜山,这个釜山位于河北徐水区和易县交界的位置,风光秀丽,并且也是革命老区,著名的狼牙山就在附近。再说回黄帝被推选为盟主,按照五行的说法,东木南火西金北水中央土,和农耕文明土为上的说法,土为黄色,所以众人决定对“总盟主”就称“黄帝”。为了实现更大范围的统一,除了在涿鹿建立中国最早的都城“黄帝城”外,对不愿加盟归顺的部落采取军事行动,予以征讨。这样,仅在枯水季节能够通行的永定河天然通道就不够用了,必须开辟出能够四季通行的道路,于是选派竖亥为“交通部长”,负责劈山开路及管理交通工作。


汉代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扶万民,度四方,教熊羆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宋代罗泌在《路史》中写道:黄帝“命竖亥通道路。”竖亥不辱使命,不仅为军队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而且还提出了计量道路长度为的方法,即以步计量法,四步为一丈,一百五十丈为一里。我们今天的一华里,为500米,也等于150丈。竖亥经自己反复实验后,将方案呈报给黄帝,获得黄帝批准后予以正式执行。现在科技发达,户外徒步健身运动者可以买到计步器,追根溯源,发明者应该是竖亥或黄帝,可惜那时没有专利局。


功能性通道的开发

关于道路的名称,就像永定河的名字——多变。帝尧之时,称“康衢”;西周之时,宽容三轨者称“路”,容二轨者称“道”,容一轨者称“涂”,走牛车者称“畛”,田间小路称“径”。秦朝走天子的大路称“驰道”或“直道”。元代一般能走车、马的路均称“大道”。清代有“官路”和“大路”之分。1931年各省修建的、能走汽车的路称“汽车路”,后来多改称“公路”了。如果按功能分,京西古道也可以分为很多类,如皇上去潭柘寺的御道、香客去妙峰山的香道、运煤的驮道、大车道等等,但主要分为军道、商道和香道。


就人工开辟或修筑的古道而言,从一开始就打上了“军道”的烙印。黄帝让竖亥“披山通道”,为的是开展军事行动,征讨不顺者。现在河北省怀来县麻黄峪村与门头沟区黄草梁交界处的过岭古道,就是凿开一个石槽状修通的,而黄草梁古道上,横排着七座空心敌楼,并由2300多米的城墙相连,只留下一个豁口可以通过。再往东,还有二道城子、天津关关城、爨(cuàn)里安口,这些设施虽多是明代所修,但10多公里长的一段古道上,竟连设四道防线,足以证明这条古道在军事上的意义。更何况,古道在明正德十四年(1519)曾由守口千户李宫进行过大修,在古道旁一处石崖上现存有一处摩崖刻字,记录了这一段历史。天津关下面的柏峪和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爨底下又都是军户成村。这条古道为西北——东南走向,直通北京和塞外;还由一条西南——东北方向的古道连接了紫荆关和居庸关,在天津关交叉。金灭辽、元灭金的战事中,都利用过这两条古道,并取得了奇袭的效果。在这儿插一句,我们这儿说的天津关,不是现代人说的天津,这个天津关位于门头沟区西北部深山,斋堂镇西北,柏峪村的东边。


刚才我们说的是京西古道作为军道的用途,再来说说商道的演变。


前面提到的“交通部长”竖亥,有一后人名叫契,特别善于经商,并且因帮助大禹治水,被封为商,即殷商。传至纣王时,因荒淫无道,被周武王和姜子牙打败,建立大周朝。今门头沟区清水镇燕家台村西龙门涧曾出土百余枚商代贝币,说明距今三千多年前的商朝,京西古道已通商旅。距今一千多年前的唐末五代时期,割据幽州的卢龙节度使刘仁恭在北京西山中的大安山建造宫馆,设立玉河县,铸炼泥钱投入流通,换回金属钱藏在山洞中,还禁止南方茶商到北京,命军民自采山茶投入市场,获得丰厚利润,因此他将大安山改名为大恩山。契丹人建立大辽国,将北京立为“五京”中的南京,北京由军事重镇升为陪都。公元1153年,女真人建立的大金国之海陵王完颜亮将国都从东北会宁迁至北京,名为中都,正式开启了北京的建都史。公元1267年,蒙古人开始在北京建造元大都,使北京成为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辽、金、元三朝的北京,从陪都到中都,再到大都,都城的建设,人口的增加,对建材、燃料、食品的需求也迅速增长,使北京西山及永定河流域成为物资生产基地,物资运输的商旅道路也得到重视和发展。金世宗完颜雍曾下令修治怀来以南道路,以供粮商运输经营粮食,元代郭守敬曾开通金口河以漕运煤炭、木材、大灰、石料进京。平则门也就是现在的阜城门成为进煤之门,牛车可直抵西山窑口拉煤。前几年园博园曾展出的《卢沟运筏图》,展示了元代通过永定河漂运木材的盛景,与北宋时期张择瑞所画开封《清明上河图》异曲同功。另有民谚说“西山兀(wù),大都出”,即元大都建起来了,西山的树却被砍光了。今天京西古道牛角岭、峰口庵等处的大片蹄窝更是京西商道的历史见证。牛角岭立着的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修桥补路碑》说得更清楚:“西山一带仰赖乌金以资生理,而京师炊爨之用尤不可缺,道路忽而梗塞,各行生计攸关。”直到清末修通了京门铁路,民国初修通了京门公路,京西商旅道路的功能才逐渐消退。


京西古道还有一大功能就是香道

自东汉起,佛教进入中国,并迅速向北方发展,到唐代时,北京西山中已建起了一大批寺庙,如魏晋南北朝及隋唐在今日门头沟范围建立的潭柘寺、戒台寺,唐朝时建立的灵岳寺、灵岩寺、柏山寺、大云寺、白瀑寺、仰山寺、白衣庵等等,促进了进香道路的发展,例如斋堂川斋堂镇中的“斋堂”就是灵岳寺在山下供僧人、香客歇息、吃饭的所在,而斋堂与灵岳寺之间长达八华里的山路,算是经典的进香道。明清时期,碧霞元君崇拜兴起,供奉碧霞元君的庙宇在门头沟就有妙峰山娘娘庙、潭柘寺的阳坡园娘娘庙、斋堂镇的天仙娘娘庙、雁翅镇的九天娘娘庙和香子台娘娘庙。清代为了慈禧太后上妙峰山进香,太监大总管安德海为了拍“老佛爷”的马屁,捐资修路,掌玺太监刘诚印为了拍“老佛爷”和大总管二人的马屁,偷窃库银给安德海,结果是安德海大受封赏,名利双收,刘诚印则身败名裂,上吊身亡。如果换在今天习总书记的“打虎拍蝇”,安德海就没那么幸运了。


上面所说,可以概括为,京西古道源于远古先民的迁移,人工修路及军用古道源于黄帝的披山通道;商旅古道的源起不晚于商代,兴盛于辽金以来;进香古道源于西山寺庙的出现,发展于明清时期皇帝到潭柘寺进香和妙峰山庙会。清朝末期甚至民国初期,铁路和公路相继修到了门头沟;1937年侵华日军将战火烧到了平西,寺庙被毁,庙会停办;新中国成立后,现代交通道路的大发展,古老的道路陆续被取代,成为了历史的遗迹和见证。近些年来,又被人们发现和重新认识,使其成为受到保护的文物和发展旅游文化休闲产业的资源,再次呈现在人们的面前。


说不尽的风云变幻,道不完的沧海桑田,京西风云录,我是王玥波,我们下集再说。



▲向下滑动阅读文字版


京西古道风景区


自驾行车路线

阜石路(莲石路)→石担路→水峪嘴桥→京西古道风景区

公交乘车路线

890路(北京西站南广场——下苇甸)、929路(苹果园——千军台)、892路(苹果园——洪水口),到陇驾庄站下车南行500米,过水峪嘴桥即到。

咨询电话

010-6188 0498

门票价格

27元



资料来源:文化京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