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长篇连载——姜糖甜蜜蜜:私生女的诱惑(七)

轻薄桃花逐水流 2018-10-14 09:36:27

19

等得就是这句话!

姜糖露出愧疚的神色,吞吞吐吐说道:“我的信用卡每个月只有……两千额度……”

此话一出,不光姜鸿卓,连姜怀义都大吃一惊。要知道,从高中开始,她的信用卡额度就不止两千了。

姜糖垂着头不敢看人,一副凄凄惨惨受尽了委屈的模样。

姜鸿卓“啪”一声把筷子摔在桌上,怒视姜太太。两个孩子的信用卡都是挂在姜太太名下的副卡,姜家虽然富裕,但姜鸿卓从不溺爱孩子,在物质方面,一直是控制现金,两人都有副卡,但每一笔开销姜鸿卓都会检查,防止她们走歪路。

他从来没想过姜糖的信用卡额度只有两千。两千能干什么?怀义的一双高跟鞋都不止两千,难怪姜糖一直看上去充满小家子气,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编排。

姜太太暗里怎么做他不管,但是明面上,姜糖也是姜家的小姐,她灰头土脸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丢得还不是他的脸!

姜怀义从没见姜鸿卓发过这么大的火,娇艳的脸庞顿时没了血色。

姜太太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眼睛里迅速蓄满了泪水,声音飘渺幽怨,“你又不是不知道,姜糖的亲生母亲……我怕遗传了……学坏,所以才控制额度……她跟怀义不同,怀义犯了错我打骂别人不会说什么,姜糖不是我生的,语气重了轻了别人都会说闲话……我一看到她就会想起那个孩子,我我我……”她越说越伤心,眼泪更是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

“妈,你别难过了。”怀义哽咽着安慰姜太太。

姜太太扑到她怀里痛哭,“你本来应该有个弟弟的……”

姜糖冷眼看着她表演。她知道,这是姜鸿卓的死穴,也是姜太太的杀手锏,无论姜太太做错了什么,只要她提到这件事,姜鸿卓就会因为内疚而原谅她。当然了,她也没指望这点小事就扳倒姜太太,她只是想让姜鸿卓知道,姜太太不是她表面表现得宽容大方,不仅不喜欢养女,而且数次迫害她,两面三刀。

果然前一秒还怒容满面的姜鸿卓瞬间就消了气,愧疚地看着姜太太,眼睛里都是柔情,“音韵,是我错怪你了,你别哭了,是我不好。”

姜太太哭泣的声音渐渐小了,变成抽噎,“也是我考虑不周到,姜糖长大了,二千块钱的确不够花,明天我就去银行把额度提高。”

这就是姜太太,能屈能伸,既撇清了自己,又给了老公台阶,见好就收。姜鸿卓更加觉得自己刚刚太过分了,坐到她身边替她擦了擦眼泪,又柔声安慰了一阵,姜太太终于止住了泪水。

她看向姜糖,“妈一时疏忽了,你不会怪妈吧?”

姜糖一脸惊慌,似乎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引起了母亲哭泣而万分惊恐内疚,“是我不好,我不会说话,妈你不要生气。”

“妈没有生气。”

姜糖仍是诚惶诚恐,“手机我明天就还给小舅舅,信用卡我也不要了,反正我上班了会有工资的,攒一两个月就够买手机了。”

姜鸿卓闻言皱了皱眉头,上班的人怎么能没有手机,尤其这人还是老板的女儿?想到这里,他对姜太太的愧疚就没那么深了,他道:“姜糖,手机你留着,舅舅给外甥女送手机也没什么不可以。至于信用卡,你刚上班很多地方都需要用钱,也不能没有,明天,”他转向姜太太,“明天你把额度提高到十万。”

姜太太的瞳孔猛地一收缩,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指甲狠狠掐进手掌里,她笑得也不自然了,“嗯。”

姜糖淡淡地笑了,“谢谢爸妈。”

姜怀义狠狠瞪了她一眼。              

               

20

桌上几人寂静无声地吃着饭,忽然姜鸿卓想起什么,道:“对了,姜糖,贺家今天给我打电话,邀请我们一家明晚去他们家吃饭。”

虽然邀请的是他们一家,但谁都知道,姜糖才是主角,不然姜鸿卓也不会特地通知姜糖。

姜糖点了点头,姜怀义本来挺嫉妒的,后来一想贺家邀请的是他们一家,顿时又高兴起来,暗暗思考明晚穿什么衣服才能压住姜糖。

吃完晚饭,她就不迫不及待地到房间选衣服,姜太太进来时,满床都铺着各式的礼服和裙子。

“妈,明晚我穿哪件好?”姜怀义兴致勃勃。

姜太太扫了一眼床上,摇头,“明天我们去商场挑,哼,我要叫所有人都注意到我的女儿。”

“谢谢妈。”姜怀义高兴地搂着姜太太的脖子亲了亲。

姜太太道:“明天是个好机会。”

“嗯,我会好好打扮,争取和连禹哥拉近关系。”

姜太太眼眸深沉,“我说的不是这个。你知道贺太太最讨厌什么吗?她最讨厌作风不正,私生活不检点的人,如果让她知道姜糖故意勾引她的儿子,她还会喜欢这个贱人吗?”

姜太太露出绝美冷冰的笑容,姜怀义迟疑,“可是这样贺太太会不会连我一起讨厌?而且,你不会真的让他们俩……”

姜太太笑得越发阴毒,“妈会掐好时间的。贺太太那边你大可放心,姜糖可是舞女的女儿,她下贱是有遗传的,你不同,你是我孟音韵的女儿,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身份高贵,怎么能和贱人相提并论?”

姜怀义摸了摸自己漂亮的脸颊,优雅地笑了。

 

一直到第二天傍晚出发去贺家,姜糖也没有收到信用卡额度提高的信息,不管姜太太是真忘了还是假忘了,这个时候她都不适宜再和姜鸿卓提——都已经答应提额度了,还这么心急火燎地做什么?养母也是很忙的。

可一不可二,不然姜鸿卓会疑心她。   

姜糖知道,姜太太会“忘记”这件事很久。

姜怀义今晚盛装打扮,比宴会那天更娇艳夺目,观之姜糖,却只是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妆容也非常淡雅。

姜鸿卓上下打量姜怀义,眉头微微蹙起,“怀义,只是家常便饭,你会不会太隆重了?”

姜怀义不以为意,“隆重才显得我们看重这顿饭,没有谁不喜欢被重视。”

说得也有道理,他的目光又落在姜糖身上,相较姜怀义,她真是低调太多了。

“音韵,”他说,“去把保险箱那条‘虹之泪’钻石项链拿给姜糖戴。”

姜太太眼皮子一跳,虹之泪虽不是姜家最贵重的钻石项链,比起姜怀义脖子上的,更加不值一提,可是在姜太太心中,姜家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姜糖的份。

可是姜鸿卓的话她不能不听,尤其在信用卡事件之后,姜鸿卓已经对她隐隐有些不满了。想到这里,她咬了咬牙,不情愿地转身去楼上取了虹之泪。

低调素净的姜糖佩戴上虹之泪之后,瞬间变得高贵起来,澄澈的眼神似乎也有了璀璨的光芒,甚至隐隐有些夺目的意思。

姜太太看着姜糖,更加恨了。

倒是姜鸿卓,非常满意此时的姜糖,“这才是我的女儿。”他哈哈大笑。

姜怀义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项链,不屑地扬起嘴角。

 

21

贺家客厅内,贺太太伸长了脖子。贺良抚着她的肩膀,轻声安慰,“别急,马上就到了。”

贺连禹漫不经心地翻着杂志,嘴角一直挂着似有若无的嘲讽笑意——这么快就能被邀请到贺家,姜糖该高兴疯了吧?

“老爷,太太,姜先生他们到了。”这时候,门房领着姜家一行人一边进屋一边高声汇报。

贺太太迅速站起来,如果不是贺良拉住她,她怕是早就冲过去了。“别吓着姜糖。”他轻声说,同时挽起贺太太的手臂,不急不缓地迎上去。

姜鸿卓和姜太太身姿挺拔,虽说已到中年,仍是能看出年轻时容貌出色,两人站在一起,倒也是一对璧人。

两位千金跟在父母身后,贺良首先看到姜怀义,眼前一亮。这姑娘穿一袭金色修身长裙,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灿烂生光。衣料是极为光滑的丝绸,贴出凹凸有致的曲线。头发编成样式华丽复杂的长辫,里面夹杂着金丝,也是灿烂生光,分外夺目。尤其是颈上的一串钻石项链,价值不菲,更显得她贵气十足。

她跟小婵并不像,贺良立刻知道她不是姜糖。他的目光转到另一位女孩身上。短发,容貌清秀,穿着普通的白衬衫、牛仔裤,见贺良看向她,羞涩地笑一笑,甜美温和,很有亲和力。

的确和贺连婵有几分相似。贺良很欣赏她的低调,比起姜怀义的张扬夺目,身为军人的他更喜欢亲近平和家常的女孩。

一番寒暄问好之后,众人在沙发上坐定。贺太太握住姜糖的手,急切地问,“我看报纸上说你差点被谋杀了,是不是真的,你有没有受伤?”

姜糖心中一暖,轻轻拍了拍贺太太的手,浅笑,“我没事,让干妈担心了。”

贺良道:“那你日后要多注意安全。”

“贺伯伯放心,谋杀不是针对我的。”从一开始,姜糖对贺良的称呼就是“贺伯伯”,并没有因为贺太太是她的干妈就打蛇随棍上的叫“干爹”,这让贺连禹十分意外,同时也更加认定姜糖心机深沉。

隆重装扮得姜怀义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过分关注,这让她十分不满,频频向姜太太使眼色。然而姜糖和贺太太详谈甚欢,贺良一脸宠溺地凝视着妻子,她也不好贸然插话。

她把目光移到旁边一脸冷漠的贺连禹身上,他心不在焉不知在想些什么,姜太太咳嗽一声,说:“怀义,你要像连禹学习,他不比你大几岁,已经是公司的总裁,一人掌管公司上下,不必叫父母劳心,你呀,不知你爸要何时才能退休。”

贺连禹听到自己的名字,抬头看了姜太太一眼,客气地说:“怀义也很能干,女孩子孤身一人在国外也很不容易的。”

姜怀义似是被触动心事,眼圈一红,却仍带着笑容,“最辛苦不是学业生活,难熬的是对亲人的思念……”其实她一有假期就跟同学出去旅行,每年有一次飞回来已经很不错。

贺连禹淡淡“嗯”了一声。

姜怀义得到鼓励,继续倾诉,“好在学业繁忙,我一想家就拼命学习,忙到连男朋友都没有时间交……同宿舍的同学还笑话我不会享受青春……”

贺连禹心不在焉地听着,没有作出回应,姜怀义凤眼一转,将话题转到他身上,“连禹哥这么优秀一定有很多女孩子追吧?”

他呀,喜欢他的女生很多,可他一个也看不上。”贺太太百忙之中抽出空来损了儿子一句,“也不知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贺良比较看得开,“不是男生就可以了。”

贺连禹有些尴尬,余光瞥到姜糖嘴角含笑,不由地又有些恼怒,“爸,妈……”

见大家的注意力转到自己身边,姜怀义暗暗窃喜,捋了捋耳后的一丝小卷发,娇滴滴地说:“这种事情是要看缘分的,缘分到了挡都挡不住。”

贺太太忽然问:“姜糖,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                             

贺太太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姜糖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在这时佣人过来通知开饭,打断了话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