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长篇小说《落泪的山茶花》连载九

南方大地 2018-04-15 20:29:33

(接上期)

            

 

姜六成只读了两年小学,连信都不会写,他的第一封家信,还是余为国帮他写的呢,他怎么有书呢?豆大的字,难认识两个,他怎么会看书呢?在他们追问他时,他讲清楚了这本书的来拢去脉。
  那天白雪受伤后,柏日寒安排姜六成保护肇事现场,等申海南他们把白雪背走之后,柏日寒方胜也去追肇事司机了,围观群众自然都散了,只有姜六成独自一人留守现场,他呆呆地坐在那里,无事地两眼扫来扫去眼前的来去匆忙的路人,默默地等候余为国他们快点来到他身边,时间一久,他觉得无聊了,他想,这城市兵就是滑头,都走了,就留他一人在这,姜六成觉得自己被柏日寒耍了,觉得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心里恨之入骨,嘴里嘀咕着:这些狗下出来的,就没个好东西。姜六成有些后悔了,后悔不该来,特别后悔不该跟着这些城市兵走,被他们卖了我我都不知道。当他无意间看见肇事车的车轮下,压着一本厚厚书时,他走了过去,他低头就去用力扯书,扯不动,书被车轮子压得严严实实,姜六成无奈,他只好等着肇事司机来开车,一直等到下午快两点了,来了两个交通监理站的同志,那肇事司机也来了,就是没看见柏日寒他们几个来,这些家伙们把我给甩了,也许他们躲着我,在下馆子喝酒呢,姜六成这样想着。监理站的同志看了现场,用卷皮尺量了现场,作了现场记录,忙完之后,有一个监理同志,与姜六成握了握手,说了声:谢谢你!解放军同志。说完,他们都上了肇事大货车,叫肇事司机开车走了,留下了姜六成和那本满是血迹斑斑而又留有车轮痕印的厚书,姜六成捡起这本书,从街道墙上,撕下一张标语纸,认真地将书包好,放进了军用挎包里,姜六成饿着肚子呱呱叫,也舍不得花一分钱买东西吃,他也不指望,这些城市兵会再来找他,他就这样饿着肚子,打道回府,他还有点雕虫小技,拦了一辆顺路的手扶拖拉机,搭乘到了河洑镇,步行上山,回到了新兵连。
  余为国听姜六成说到这,并打岔说:我说呢,那天我们从医院出来,我去叫了姜六成,可是,到了肇事现场,根本没看见姜六成的影子,原来,他就是这样先走了。
  白雪说:那本书,是我从图书馆借来的,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书是苏联重残盲人作家尼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长篇小说。书中保尔柯察金在战争中身负重伤,全身瘫痪,双目失明。表现出百折不挠的顽强革命意志,而且,保尔同冬尼娅有着不平常的爱情经历,书中塑造得保尔柯察金是最为成功的共产主义战士的形象,保尔说: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回首往事,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卑鄙庸俗而羞愧;是一部闪烁着崇高的理想光芒、洋溢着炽热的革命激情的长篇小说,书中的故事情节,深深地吸引我,所以,后面来车了,我也不知道。白雪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
    “你放心,白雪,我们会帮你要回这本书来的。余为国对白雪说。
    “那好吧,你先回去吧,不要被我们连长看见了,要不我送你下山。申海南也对白雪说。
    “算了吧,申海南,你再当甫志高,我非枪毙你不可。余为国顶了一下申海南的二肋,他申海南以为们不知道他的小把戏呢,那天,他是最后一个从医院出来,他的鬼就出在这里。
  柏日寒似乎也看出了门道,他直接揭露了申海南:你小子把地址告诉了白雪,你怕我不知道?那天,你就比我们后离开白雪病房,你说,你走在我们后面干什么?你不就是在写地址给白雪吗?真是有狼子野心啊。
  申海南也不想再声辩,他也没什么可声辩的,事实就是如此,现在,他唯一的想法是,想尽快送走白雪,以免灾难临头,这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书,已到了连长那里,很快就会到班里查,若这时,又被连长抓住这帮人在和一个大姑娘在一起,那正好,这书中的冬尼娅,就是白雪了。
  大伙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送白雪,其实,申海南提出他送白雪,是不妥的,一个新兵,单独和一个大姑娘在一起,是不允许的,只要被连领导抓住,或者,被班长看见或是被其他人看见,而又时报告了连部,可想而知,这对狗男女,必遭祸殃。
  白雪似乎知道了他们的为难,她想,为什么解放军这么严格,女人就这么难接触解放军呢?这军营也这么神秘得不能进去,难道这次上山来感谢解放军,是错的?白雪想不通,解放军还真伟大,也真神秘。
  白雪向他们每人鞠了一躬,并说了一句︰不麻烦你们了,我自己走。说完,屁股一摆一摆地走了,申海南欲拔腿想追,被余为国拦住了,他们向白雪挥手道别,望着她美丽的背景,都发出一声无形的叹息和脸上显露出无奈的情绪。
  白雪走了,接下来就是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的事,姜六成原本不识字,可他把这本书带回来,却惹了麻烦,连长把姜六成叫到了连部。
  连长坐在办公桌前的木椅上,手里翻着这本带血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指导员也在办公室,坐在连长对面,姜六成坐在另一角的木櫈上,姜六成显得拘束而不安。
  连长抬眼看了看姜六成,姜六成觉得连长的眼光,火辣辣地射向自己,犹如火光在燃烧全身,使他全身发热和颤抖,姜六成根本不敢抬头看连长和指导员,就像一个孩子做错了事,在父母面前等着挨骂或者挨打,也好像犯罪的犯人,在接受法官的审判。
    “姜六成。连长收起了火辣辣地眼光,语气柔和地喊了一声。
    “到。姜六成迅速起身并作立正姿式答道。他这才勇敢地平视着连长,他必须要这样做,因为部队军人都是这样,上级和下级交谈,下级应严肃认真对待,两眼必须要注目对方,下级见上级,士兵见首长,都得敬礼,姜六成这才算个兵,不像小孩或是犯人。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叫到连部吗?连长问道,连长的口气还是那么地温和,没有发火。
    “报告连长,不知道。姜六成傻傻地望着连长答道。
  连长举起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问:这本书,你总知道吗?这是本什么书啊?
  姜六成回答:这书,是我……是我捡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书。
那我告诉你吧,这是一部苏修的书,而且内容不健康,描写了爱情的东西,你从哪捡来的啊?这书上怎么还有血呢?
  姜六成无语。
  又等了一会儿。
  姜六成还是无语,傻傻地站在那里,像根木桩,一动不动。
  连长和指导员耳语了几句,当然,姜六成没法听见,只是指导员走了过来,指导员对姜六成说:小姜啊,你也别着急,若这本书,真的是你捡来的,与你也没什么牵连,你看啊,这本书上,为什么有那么多血迹呢?这里面必定有问题,说不定会与一起血案有关,连长问你在哪捡的,你没说,那这样吧,你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就来报告,这本书,我们准备交公安局处理,因为这书上的血,疑点太大了,过两天就送公安局,你回去吧。
  姜六成回到了班里,他赶急把余为国拉到偏僻的地方,说了指导员的意思。
    “什么?指导员讲,把书交公安局?余为国有些诧异。余为国着急的地转了两圈,又挠了挠脑袋,觉得这事有点蹊跷,他转身对姜六成发起了火:你专门添乱,上次你差点了那女兵,不是我帮你包住了火,你早回你那土墙屋了,捡、捡、捡什么书吗?字都不认得几个,还扛着厚本本书干鸟?装什么蒜,想装大学生啊?这下可好,就那么一本书,捅到公安局去,弄出了一个血案来,你看现在怎么办。
    “有什么怎么办,就直说了呗。姜六成拉长了脸说道。
    “说得倒轻,不是受表扬的事,而是背处分的事,也不是哪一个人的事,而是牵到我们几个人的事。余为国说着说着,觉得这事很严重,余为国立即和姜六成去找方胜老大、柏日寒还有申海南,当他们聚在一起,商量来商量去,却拿不出好办法。

 (未完待续) 



         


  

           本版编辑:耕夫

南方大地》公众号简介

《南方大地》公众号于2017年10月10日建制。面向祖国南方,遍布全国网络信息,随着手机微信传播,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她是文学、文艺的平台,也是健康休闲的港湾,同时,设有军人、退伍军人活动中心,传播正能量,为了推介您的产品和企业宣传,请投放广告宣传。

栏目:文学芳草地、戏曲·影视、摄影·视频、书法·美术、新闻、军旅生涯、红五星记忆、健康生活、商行平台等等。

投稿邮箱:home_lak@126.com

敬请关注! 欢迎投稿!

 

南方大地公众号平台,是你的用武之地,你可大显伸手,施展才华。

      敬请关注南方大地公众号

文学作品、曲艺、剧本、摄影、视频、图片、美术书法等等,尽管砸来,在南方大地播种、开花、结果。

           
       
       扫二维码关注南方大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