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其坤话美育赵其坤:梅香正浓天下春,如何欣赏梅花的艺术之美

教师博雅 2018-11-01 10:30:37

*如何订阅我们?

*搜微信号"jiaoshiboya"或公众号"教师博雅"


------------------------



赵其坤,现任上海市黄浦区教育学院党总支书记。国画家,书法家,美术教育专家。现为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中国国画家协会常务理事,上海市美术教育专业委员会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上海市美术特级教师,上海市特级校长。


梅香正浓天下春,

如何欣赏梅花的艺术之美?

文 | 赵其坤


梅花因其迎寒独自开,先于百花迎春开放,既迎春又报春,苦寒之后展现出的娇艳自然为人们所喜爱,而其凌霜傲雪不畏严寒的特性更是文人墨客讴歌的对象。历史上对于梅花,人们写出了许多荡气回肠的诗篇。

梅花有很多的品种,以花瓣分可分为单瓣和重瓣;以色彩分可分为红梅、白梅、绿梅等。从种植地点和用途不同又可分为长在野外枝干高大苍劲的野梅,种在庭院供人观赏枝多花繁的庭梅,种在花盆经人工修剪枝干弯曲奇古的盆梅等。但是画面上表现的梅花往往是人们对梅花的一种主观感受,是画家心中的梅花,是对梅花坚强品格的讴歌,更是画家心灵的表达。(以下附赵其坤画梅原创作品)


  

梅花神姿绰约、暗香疏影,盛开在严寒风雪之中,铁骨铮铮,生机无限,显得格外清奇,孤傲不凡,为历代文人墨客所倾倒。不仅为其咏诗作赋,而且画梅之人英才辈出。如果从五代滕胜华画梅开始,之后的历朝历代几乎都有画梅名家。宋人杨补之首创折枝梅花,元代的王冕爱梅成癖,在明人徐渭的墨梅中,还可以读到“从来不见梅花谱,信手拈来自有神”的诗句。近现代的画梅大家不仅有吴昌硕的“写梅取有出世姿”的老梅新花,还有岭南关山月的红梅绽放和北方于希宁的素梅傲霜。当代画梅名家王成喜以写意梅花闻世,其独特的风貌,令人瞩目。王成喜的梅花,不仅继承了宋、元以后画梅大家的技法,又师法自然,独辟蹊径,把西洋绘画的透视与造型的方法融于中国画的笔墨趣味之中,让梅花与山水结合,与松竹结合,与诗词书法结合,赋予梅花以新的语言、活的灵魂,营造出勃勃生机和洋洋的生气。与时代审美品格相一致的梅花构图,既可以湿笔写生气,用焦墨写老辣,以动写静,以粗写精,以淡写雅,以简写理,以疏写情,用点写声,以韵传神。用草书笔法写花草,以篆书笔法写枝干,让中国画中的笔与墨、开与合、藏与露、散与聚、浓与淡、粗与细,幻化成无尽的诗意乐章,时而著浓艳于浑厚,涵茂密于清逸,形成了鲜明生动、形神兼备、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


古人画梅大多强调梅的高洁、雅逸、孤傲的一面,以稀、以少、以瘦、以疏为美,当代画家关山月和王成喜一扫历代文人画梅的萧瑟清冷的情调,而以繁花密蕊、浓艳瑰丽、挺拔刚健、笑临春风的面貌,着力表现梅花的“昂首怒放、香飘天外”的光彩和“三九严寒何所惧”的凌风傲雪、不屈不挠的精神。这种风格化的艺术语言,是由笔墨造型结构、墨与色的运用以至巧妙的构图方式所形成的。我也曾经尝试着以多种不同的笔墨样式,力求摆脱古人画梅的“疏枝潜粉”“清影横斜”“古朴苍辣”,而是以梅花的品格寄托志向,砥砺节操,去寻找并试图表达当代人的审美感受,去彰显梅花的“人格化”魅力,为了画好梅花,我曾经多次到南京梅园、无锡梅园、苏州梅园和浦东世纪公园中的梅园去写生,在风、晴、雨、雪中观察梅花在不同天气中的造型特点,研究梅花从含苞待放到盛开的全过程,仔细观察梅花的正侧、俯仰、向背的不同角度的透视变化,同时默诵古今咏梅的诗词名句,揣摩用笔用墨用色的方法,冥想变幻莫测的不同画面,并作了大量的写生笔记和速写稿。正是源于生活而有意扬弃前人的笔墨的程式,从当代的审美需求出发,探索出种种不同的表现样式,使画面能洋溢着时代气息,充满天趣、人趣和物趣。



无“女”不成梅,画梅要先把梅根分女字布局,即主干、辅干和破干。大枝小梗节虚招,淡墨行根焦墨梢。画干在先,干老屈曲,粗细盘旋,出枝清晰挺拔,使人“观之心旷,赏之神怡”。梅干的用笔以书法的笔意奋力写出,挺劲洒脱,浑朴自然,做到神完气足,劲力充弥,有时虽然枝梢柔细,但实如百炼精钢,弹扣之间仿佛铮然有声。


老干一般不可以着花,因为无姿态的缘故。为了显示老干虬曲苍劲,所以一般要点苔藓鳞皴,表示它经过雪压霜欺,久历岁寒,但显它的坚贞不屈、超然卓绝的气概。点皴时,用焦墨秃锋,点成圆点,不能作横点,待墨干后,用淡墨再加点一次,比较有生动的气味。若是着色的,也可用草绿加在焦墨上面,或头绿二绿也可以,不要全部覆盖,而是虚实相间地点焦墨在上面,也自然地生动了。


古人在画梅的构图中主张“疏可走马,密不透风”。在枝干交错中,繁花簇簇点缀其间,疏密有序,聚散得当。茂密处虽然花枝满目却丝毫不显塞滞,疏朗处气息通畅又能给人以水天无尽的遐思,更加衬托出梅花的清雅高逸。在花瓣的画法上,可以单瓣画,也可重瓣画,再以“破蕊法”画出花蕊,使花瓣能够分出上下高低,阴阳向背,与自然法理相吻合,画家可以借助笔下的梅花抒写自我的胸臆。去粉饰、彰天真,更能表现人们审美的纯真本性。


梅花作品中的繁花累累,缤纷烂漫,花朵丰腴饱满,明亮夺目,满树炽烈如火,通幅激情四射。如下图作品,画中梅花枝干虬曲,老干疏枝,老辣浑厚,而又不失典雅俏丽。疏影横斜之神态勾勒得淋漓尽致。梅花作品,可写春梅、雪梅、月下之梅、冰崖之梅等,无论是鸿篇巨幅还是尺幅小品,它不仅有着清雅俊逸的风度使诗人画家为之赞美,更以它的冰肌玉骨、凌寒留香被誉为中华民族的精华而为世人所敬重。



画家写梅,或正,或仰,或俯,或半开,或盛开,或含苞待放,都能以独有的意境美诠释着传统的艺术和精髓。画家用笔墨寓酣畅于刚劲古朴之中,常常以构图简洁凝练,墨法浓淡相宜,枝条萧疏有致,画面充满着摄人心魄的盎然生机。


在以梅修身的中国传统文化情境中,人与梅花的关系已经成了“我—你”的关系,不再去想到梅花的功用与属性。在这种直觉中“我的情趣与物的意志遂往复交流,在不知不觉中人情与物理渗透”。所以,在我国的诗性文化中,松竹梅雅称为“岁寒三友”。在这种文化中,人不是将树作为占有和利用的对象,而是以仁爱的情怀对待梅树,将它们视为知己和朋友。中国的梅文化,是通过诗性之思从梅中求得人类生活的崇高。


中国人重气节、守善道的精神,并非只是来自一些抽象的道德原则和规范,它是靠“天地之大美”熏陶出来的。高洁爱赏梅的胸襟,使很多爱国英雄的浩气长留天地之间。钱穆先生说:“中国人的人生是道德的人生,也是艺术的人生。最高的道德也是最高的艺术。反之亦然。”每当我们走入梅园中,就能使人产生一种诗性的梦幻景象,“虽非梅花开放季节,大地却久久沉浸于浓郁的梅香之中……”能感受到大地“梅香正浓”的人是有诗心、诗情的人,而由诗心、诗情所引发的的“道德效果”又非几句“重气节、守善道”的道德条目所能概括。只有诗意的道德才能使人受到“梅香正浓”的人格熏陶。


中国人的爱梅、寻梅、赏梅、咏梅甚至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中国文化“寄情万物,皆以养德”,它让自然人格化,让人与天地合一。在大地上寻找梅香,寻找诗意的心灵栖居之所。那些令人敬仰的具有梅花高洁品格的人,如唱《正气歌》的文天祥,作《满江红》的岳飞,著《岳阳楼记》的范仲淹,“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毛泽东,他们将道德诗化,把自我作为梅花一样高洁的艺术品来打造,他们的诗心、诗情及高贵的品格不仅令人敬仰,而且令人神往。

(以上画作均系赵其坤老师所作)


声明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版权归“教师博雅”所有

版权及合作请联系“教师博雅”

邮箱:hijiaoshiboya@163.com


(轻压手指即可关注"教师博雅")

教师博雅小编个人微信号:hi-jiaoshiboya,喜欢"小雅"、需要投稿或对内容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私信深入交流哦~

投稿邮箱:hijiaoshiboya@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