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春天,十个海子诞生

和你心有灵犀 2018-12-05 16:36:26

1989年,年轻的诗人躺在山海关附近的铁轨上,黄昏的夕阳如血一般惨烈。正如他诗中所说——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他身边带着四本书:《新旧约全书》、梭罗的《瓦尔登湖》、海雅达尔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德小说选》,成为人们不断解读他的密码。


遗书里写着“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




至此,这个天才诗人完成在世上的使命,追逐着他一直思索的生命意义而去。


 海子去世以后,诗人西川写过一篇名为《怀念》的文章,那篇文章是这样开头的:“诗人海子的死将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神话之一。”现在29年过去了,海子的确成了一个神话:他被那些喜欢诗歌的人崇拜,他的诗歌被广泛流传,每年的3月26日,人们在默默的读他的诗歌。



(梵高《初升月亮下的麦垛》)


《月光》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好!

照着月光

饮水和盐的马

和声音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美丽

羊群中 生命和死亡宁静的声音

我在倾听!

这是一支大地和水的歌谣,月光!

不要说 你是灯中之灯 月光!

不要说心中有一个地方

那是我一直不敢梦见的地方

不要问 桃子对桃花的珍藏

不要问 打麦大地 处女 桂花和村镇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好!

不要说死亡的烛光何须倾倒

生命依然生长在忧愁的河水上

月光照着月光 月光普照

今夜美丽的月光合在一起流淌

1986.7初稿

1987.5改



北方的树林


槐树在山脚开花

我们一路走来

躺在山坡上 感受茫茫黄昏

远山像幻觉 默默停留一会

摘下槐花

槐花在手中放出香味

香味 来自大地无尽的忧伤

大地孑然一身 至今孑然一身

这是一个北方暮春的黄昏

白杨萧萧 草木葱茏

淡红色云朵在最后静止不动

看见了饱含香脂的松树

是啊,山上只有槐树 杨树和松树

我们坐下 感受茫茫黄昏

莫非这就是你我的黄昏

麦田吹来微风 倾刻沉入黑暗

1987.5



一滴水中的黑夜


一滴水中的黑夜

一滴泪水中的全部黑夜

一滴无名的泪水

在乡村长大的泪水

飞在乡村的黑夜

山坡上,几棵冬天的草

看见四海龙王 在黄昏之后

举起了一片淹没了野鸽子的

漆黑的像黑夜的海水

一样的天空

海水把你推上岸来

一滴水中的黑夜

推到我的怀抱

朝夕相伴,如痴如醉

一滴泪水有她自己的笑容

就像黑夜中闪闪的星星

这些陌生人系好了自己的马

在女王广大的田野和树林

                                                                    1988.2.11




阿尔的太阳 *

——给我的瘦哥哥


“一切我所向着的自然创作的,是栗子,从火中取出来的。啊,那不信仰太阳的人是背弃了神的人。”**


到南方去

到南方去

你的血液里没有情人和春天

没有月亮

面包甚至都不够

朋友更少

只有一群苦痛的孩子,吞噬着一切

瘦哥哥凡·高,凡·高啊

从地下强劲喷出的

火山一样不计后果的

是丝杉和麦田

还是你自己

喷出多余的活命的时间

其实,你的一只眼睛就可以照亮世界

但你还要使用第三只眼,阿尔的太阳

把星空烧成粗糙的河流

把土地烧得旋转

举起黄色的痉挛的手,向日葵

邀请一切火中取栗的人

不要再画基督的橄榄园

要画就画橄榄收获

画强暴的一团火

代替天上的老爷子

洗净生命

红头发的哥哥,喝完苦艾酒

你就开始点这把火吧

烧吧


1984.4

—————————————

   * 阿尔系法国南部一小镇,凡·高在此创作了七八十幅画,这是他的黄金时期。——海子自注。

  ** 摘自凡·高致其弟泰




我,以及其他的证人


故乡的星和羊群

像一支支白色美丽的流水

跑过

小鹿跑过

夜晚的目光紧紧追着


在空旷的野地上,发现第一枚植物

脚插进土地

再也拔不出

那些寂寞的花朵

是春天遗失的嘴唇


为自己的日子

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伤口

因为没有别的一切为我们作证


我和过去

隔着黑色的土地

我和未来

隔着无声的空气


我打算卖掉一切

有人出价就行

除了火种、取火的工具

除了眼睛

被你们打得出血的眼睛


一只眼睛留给纷纷的花朵

一只眼睛永不走出铁铸的城门

  黑井


1984.6


黑夜的献诗

                          ——献给黑夜的女儿



黑夜从大地上升起

遮住了光明的天空

丰收后荒凉的大地

黑夜从你内部上升


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

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

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丰收之后荒凉的大地

人们取走了一年的收成

取走了粮食骑走了马

留在地里的人,埋得很深


草杈闪闪发亮,稻草堆在火上

稻谷堆在黑暗的谷仓

谷仓中太黑暗,太寂静,太丰收

也太荒凉,我在丰收中看到了阎王的眼睛


黑雨滴一样的鸟群

从黄昏飞入黑夜

黑夜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走在路上

放声歌唱

大风刮过山岗

上面是无边的天空


1989.2.2




从1984年的《亚洲铜》到1989年3月14日的《春天,十个海子》,海子的诗歌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理想化的纯净世界,那里或许有他的期许,他的希冀,他的爱情,他的美。今夜,我们一起走进那个世界,静静地读一读,慢慢的回味思索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