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春天来了,跟五代两宋名家学画最美花鸟吧

中国美院高级研修班 2019-07-31 08:23:05

宋徽宗赵佶《五色鹦鹉图》局部


中国宋代花鸟画的发展是中国绘画史上最辉煌的一页。它不但积淀了前代花鸟画的全部成就,而且也造就了诸多历史上杰出的花鸟画家,留下了无数划时代的优秀作品。他们“妙语自然” 的写生精神,至今让人赞叹,令人回味无穷。


北宋 徐崇嗣 花鸟


徐崇嗣,北宋画家,徐熙孙,“没骨花”的创始人。擅画草虫、禽鱼、蔬果、花木及蚕茧等。


其画初承家学,因不合当时图画院程式和风尚,遂改学黄筌、黄居寀父子。后自创新体,所作不用墨笔钩勒,而直接以彩色晕染,世称“没骨图”,也称“没骨花”。


北宋 徐崇嗣《海棠蝴蝶》



北宋 徐崇嗣《鸳鸯花卉图》弗利尔美术馆藏


北宋 徐崇嗣《牡丹蝴蝶图》弗利尔美术馆藏


北宋 徐崇嗣《草虫竹石图》


南宋 林椿《山茶霁雪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林椿,南宋画家。工画花鸟、草虫、果品,以赵昌为师,设色清淡,精工逼真,善于体现自然的形态,所绘花鸟果品,小品为多,当时赞为“极写生之妙,莺飞欲起,宛然欲活”。



南宋 林椿《海棠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林椿的花鸟师法赵昌,刻画精细,色彩淡雅。此图海棠勾画、晕染,工整细致,栩栩如生,以铅白、胭脂设色,清丽端雅。


南宋 林椿《枇杷山鸟图》


江南五月,成熟的枇杷果在夏日的光照下分外诱人。一只绣眼翘尾引颈栖于枇杷枝上正欲啄食果实,却发现其上有一只蚂蚁,便回喙定睛端详,神情十分生动有趣。枇杷枝仿佛随着绣眼的动作重心失衡而上下颤动,画面静中有动,妙趣横生。


南宋 林椿《果熟来禽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绘有林檎果一枝,枝上硕果累累。其上栖息一小鸟,翘起尾巴,挺起毛茸茸的胸脯,作欲飞的情态,形象生动可爱。悬挂着沉甸甸果实的枝柯,仿佛在轻轻地颤动。果叶正反两面的枯荣之态刻画细致,连虫蚀的痕迹都颇为清晰。画面虽然简单,却充满生气盎然的意趣,具有强烈的感情色彩。全图笔法精工,设色妍美,是南宋初期花鸟画的代表作。


南宋 林椿《梅竹寒禽图页》上海博物馆藏


此图写红梅翠竹,残雪未消,寒雀刷羽枝头,神态生动。竹梅为双钩填彩,而雀则用细毫写羽毛,写实逼真。


南宋 林椿《葡萄草虫图》


葡萄累累垂挂,蜻蜓、螳螂、蝈蝈、蝽象伏于藤蔓绿叶间。昆虫以 双勾 填彩法绘制,在色彩上,敷色轻淡,葡萄藤的藤尖点染红色以示其新生初发之嫩,叶子的边缘略以褐色 渲染 ,表明叶片饱经浓霜重露之貌。


南宋 赵孟坚《水仙图》


赵孟坚,南宋画家。工诗善文,家富收藏,擅梅、兰、竹、石,尤精白描水仙;其画多用水墨,用笔劲利流畅,淡墨微染,风格秀雅,深得文人推崇。


南宋 赵孟坚《水仙图页》


南宋 赵孟坚《水仙》弗利尔美术馆藏


南宋 赵孟坚《岁寒三友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 赵孟坚《墨兰图》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 吴炳《嘉禾草虫图》册页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吴炳,南宋画家。工画花鸟,写生折枝,妙夺造化,彩绘精致富丽。


南宋 吴炳《出水芙蓉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绘出水荷花一朵,淡红色晕染,花下衬以绿叶,叶下荷梗三枝。作者用俯视特写的手法,描绘出荷花的雍容外貌和出淤泥而不染的特质。全图笔法精工,设色艳丽,不见墨笔勾痕,是南宋院体画中的精品。


南宋 吴炳《渌池擢素图册》


南宋 吴炳《枇杷绣羽图》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南宋 吴炳(传)《八哥枇杷图》大都会博物馆


南宋 吴炳《竹雀图》上海博物馆藏


此图写棘竹丛生,枝桠横出,枝头有一雀鸟正在悠闲地啄理羽毛。整幅画面景物聚于下侧,可见南宋构图新风的影响。图中竹枝用双钩技法,雀鸟在用色彩没骨画出后,重点部位再用墨线描出。这是吴炳传世作品中的代表作。


宋徽宗赵佶《芙蓉锦鸡图》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芙蓉锦鸡图》是中国历代经典名画中的精品,风格殊异、妙笔纷呈。《芙蓉锦鸡图》作者以其独特的艺术天赋和精湛的绘画技巧,使用笔和设色这两大中国传统绘画技法的元素达到完美的统一,且以特有的笔调活灵活现地传达出所描绘对象的精神特质,达到了高度成熟的艺术化境,使其作品栩栩如生、流传千古。


宋徽宗赵佶《五色鹦鹉图》


宋徽宗赵佶《梅花绣眼图》


宋徽宗赵佶《腊梅双禽图页》


宋徽宗赵佶《蠟梅山禽》台北故宫藏


宋徽宗赵佶《梅竹聚禽图》台北故宫博物院


宋徽宗(传)《红蓼白鹅》台北故宫藏


北宋 崔白《双喜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写秋野景物,草树坡石,布置生动,而秋风飒飒竹树摇撼,山草皆靡,风势甚烈。整幅画面诗意之浓郁,有声有色,真堪称一幅“西风颂”了。而体物之精,笔势欲动,诚如黄庭坚称崔白之画为“盗造物机”,大得自然野趣,偶然着笔,巧夺天工。


北宋 崔白《芝仙祝寿图》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北宋 崔白《雄鸡傲睨图》


五代 黄筌《珍禽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黄筌是五代西蜀画家。其花鸟画重视观察体会花鸟的形态习性,所画翎毛昆虫,形象逼真,手法细致工整,色彩富丽典雅。其子黄居宷、黄居宝等亦擅花鸟,黄氏父子的画风深得北宋宫廷喜爱,对宋代院体画有极大影响,长时间内成为画院花鸟画创作的标准。


黄筌《写生珍禽图》用工细的手法绘有数十种鸟虫。其中有山雀、鶺鴒、斑鸠、蚱蜢、蜜蜂、牵牛、乌龟等。每种动物都描绘得十分精巧、肖似。无论羽毛、鳞翅,都具有很强的质感,称得上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两只乌龟是以侧上方俯视的角度进行描绘,透视关系准确精到,显示了作者娴熟的造型能力和精湛的笔墨技巧,令人赞叹不已。


画幅的左下角有一行小字:“付子居宝习”,由此可知,这幅《写生珍禽图》是作者为创作而收集的素材,是交给其子黄居宝临摹练习用的一幅稿本。


五代 黄筌《芳溆春禽册页》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五代 黄筌《雪竹文禽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黄居寀《山鹧棘雀图》台北故宫藏


此幅中景物有动有静,配合得宜。像山鹧跳到石上,伸颈欲饮溪水的神态,就十分生动。另麻雀或飞、或鸣、或俯视下方,是动的一面;而细竹、凤尾蕨和近景两丛野草,有的朝左,有的朝右,表现出无风时意态舒展的姿态,则都予人从容不迫和宁静的感觉。


下方的大石上,山鹧的身体从喙尖到尾端,几乎横贯整个画幅。背景则以巨石土坡,搭配麻雀、荆棘、蕨竹,布满了整个画面。画的重心在于画幅的中间位置,形成近于北宋山水画中轴线的构图方式。而具有图案意味的佈局,有著装饰的效果,显示作者有意呈现唐代花鸟画古拙而华美的遗意。


黄居寀《竹石锦鸠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画写秋天栎树凋零,几只鸠雀或停栖在枝头,或在山石、水旁觅食啄饮。画面淡雅空潆。山石略加勾点,以皴笔擦出。竹丛栎叶皆以勾填法绘出。几只鸠鸟姿态各异,刻画细致,质感丰厚,此画显示了黄氏风格。


五代 黄居寀《玉堂富贵图》


黄居寀 花鸟


北宋 赵昌《麻雀桃花》


赵昌,北宋画家,专攻花卉草虫。为了深入观察,他经常在清晨绕栏谛视,手调彩色当场描绘,自号“写生赵昌”。所作形态逼真,敷色鲜艳,为时所重。由于赵昌不轻易以画予人,故其作品传世极稀。


北宋 赵昌《写生蛱蝶图》手卷


《写生蛱蝶图卷》画蛱蝶翩翩飞舞,下方红叶、菊花、秋草丛生,画荫下伏着蚂蚱,饶有野趣。大红蛱蝶画法细致工整,花草用墨线勾勒,用笔顿挫有致,色不隐墨,在宋代花卉画中颇为少见。


北宋 赵昌《岁朝图轴》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北宋 赵昌《竹虫图》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北宋 赵昌《小鸟图页》大不列颠博物馆


北宋 赵昌《花卉夹蝶图》


北宋 赵昌《杏花图团扇》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南宋 李迪《雪树寒禽图》上海博物馆藏


李迪,河阳(今河南省孟县)人。北宋宣和年间他任职画院授成忠郎。南宋绍兴年间,他复任画院副使。李迪擅画花鸟、竹石、画犬亦佳。长于写生。


南宋 李迪《禽浴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 李迪《枫鹰雉鸡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 李迪花鸟


南宋 李迪《鸡雏待饲图页》


两只雏鸡一卧一立,面朝同一方向,屏气凝神,仿佛听见母亲觅食的召唤,正欲奔去。画家用黑、白、黄等细线密实地描绘出雏鸡毛绒的质感,此图为李迪晚年所画,构图极其简洁,无任何背景相衬,却捕捉住了鸡雏回眸的刹那间神情,动人心弦。


南宋 李迪 红白芙蓉图(一)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南宋 李迪 红白芙蓉图(二)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南宋 梁楷 《疏柳寒鸦图页》



梁楷,南宋人,祖籍山东。 他是名满中日的大书法家;是一个行迳相当特异的画家,善画山水、佛道、鬼神;他喜好饮酒,酒后的行为不拘礼法,人称是“梁风(疯)子”。


《疏柳寒鸦图页》:枯柳疏枝,两只乌鸦栖息在树干上,一只低头啄食,一只仰望高空,与远处的飞鸦呼应成趣。几枝败柳将冬季萧瑟的气氛巧妙地烘托出来,四只寒鸦形神各异。乌鸦头尾以浓墨点染,羽翼用焦墨勾写,腹部略敷白粉,更突出鸦头之黑,笔简神丰。



南宋 梁楷《秋柳双鸦图页》


以渴笔焦墨绘一节断裂的枯柳,三两根枝条昂扬向上又飘拂而下,突兀地将整幅扇页中分为二,构图大胆,以奇致胜。大片空白处淡墨晕染出的薄云满月,给空谷春山平添了几分神秘。初升的月亮惊起的两只山鸟奋飞呼鸣,打破了夜空的静寂,老柳虽然细弱,枝条却仍坚韧,使观者感受到自然生命的搏动。



南宋 张茂《双鸳鸯图页》

 

一丛芦苇蓼草探入画面,枝叶稀疏,叶留残雪。一对鸳鸯破水而行,游向苇丛。一只鹡鸰轻栖于苇杆,与俯冲而下的另一只遥相呼应。画面中、上部大片空白,使人联想到广阔水域的浩渺烟波,在构图上颇得小景见大之妙。


南宋 马麟《梅花双雀图》


马麟,南宋画家,马世荣之孙,马远之子,擅画人物、山水、花鸟,用笔圆劲,轩昂洒落,画风秀润处过于乃父。


南宋 马麟《暮雪寒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 马麟《层叠冰绡图轴》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画仅绘三枝仰俯有致的宫梅,枝条清癯如铁线,簇簇白梅绽放,构图极精简。


梅枝以细笔重墨双钩,淡墨晕染。梅花以淡墨圈瓣,复以白粉罩染,有透明感,令人感受到梅花清香冷艳的风韵。


本幅款识“臣马麟”。另有宋宁宗皇后杨氏题:“层叠冰绡”,并题诗:“浑如冷蝶宿花房,拥抱檀心忆旧香。开到寒梢尤可爱,此般必是汉宫妆。赐王提举”。钦鉴藏印十二方。


南宋 马麟《橘绿图页》


橘子又称香圆,寓团圆之意。画中橘子由绿转黄,满压枝头。画家以粗细匀整的用笔流畅地勾画出橘叶的外形轮廓,并以黄绿色填涂叶面,橘子的画法一改平涂晕染,直接以笔着色粉戳染成形,从而生动地表现出橘皮粗糙不平的质感。


北宋 晁说之《鹰逐野禽图轴》弗利尔美术馆藏


南宋 李安忠《竹鸠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 李嵩《花篮图页》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李嵩出身贫寒,年少时曾以木工为业。工画人物道释,尤长于界画。人物画用笔细致,神采奕奕;花鸟画精丽严谨。李嵩的绘画题材丰富多彩,从宫廷到民间、从城市到农村、从生产到生活、从吃喝到娱乐、从仙山到龙宫、从历史到现实均在画中有所反映。


南宋 李嵩《花籃》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注:来自书画新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