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径山茶:啜一口春日的雅逸与清梦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2018-08-09 15:01:31



车窗外,是一片盎然的绿,还未到径山镇,满眼葱翠的茶山、茂盛的竹林,早已起伏如海。耳旁是汩汩的清泉汩汩潺潺,同行的朋友开玩笑说,用这山泉水煮上一壶来烹茗,单是想想,都已是腋下生风了。

 

是啊,在杭州,春日里除了西湖的龙井,必然要提的,且名气不输、蜚声中外的,便一定是径山茶了。

 

“我昔曾为径山客,至今诗笔余山色。”径山,这个以茶闻名,和禅有着不解之缘的小镇,让昔日在杭州任上的苏东坡,嗅着茶香,持着“竹杖,一次次的来到这里,登高,寻茶,访僧,品茗论道,留下千古佳篇。




同样是身处名门,如果说西湖龙井“美人如花隔云端”,那径山茶,则地地道道的是“倚门回首”的温婉亲民了。

 

为了寻访径山茶的春味。春日里,记者一行驱车前往径山。盘桓在梦境一般迷蒙的山色里,飘渺无尽的山峦、重重叠叠的竹林,绿色,悄无声息地蒙上了人的眼睛。而我们要寻访的茶园基地,就隐藏在海拔600多米的径山群峰深处。

 

车行道山腰的时候,骤然停下,司机师傅说,前面开不上去,要下车走石阶山路了。

 


待下了车才知道,许多地方,是原本的山色,只是裸露的岩石,衔接着简单人工搭建的台阶。跟随着向导,在山林里攀走,阳光缕缕的漏过,倾下一地的绿意斑驳。

 

待转过弯,最后几个台阶拾阶而上,眼前豁然开阔了。来的时候恰逢采茶的工人们排队提交茶叶,但见一个个竹篓里盛满绿色,满满的要溢出来。




 “我们的茶,生长在这径山上最好的茶产区里。”茶园的主人——老印,说起茶,又追溯起了儿时的记忆。

 

“我五十多岁了,要说做茶,我们径山周遭的村子,可以说家家户户都会,一辈辈传下来的,没什么稀奇。”

 


老印告诉记者,径山茶又名径山毛峰茶,据记载早在唐代便开始植栽,比“西湖龙井”要早好几个朝代。且径山茶是天下名茶,在宋、元时代与杭州龙井茶、天目青顶茶齐名,自宋至清均为“贡茶”。但价格亲民不贵,所以颇受老茶客青睐。

 

走在制茶的院落里,新采摘的茶叶被铺就在几个传统的大竹匾里,老印说,径山茶属于烘青绿茶,以采摘一芽一叶和一芽二叶初展为上,以手工工艺,小锅杀青摊凉后轻揉为主,色泽翠绿,初烘和文火烘干等工序,品质风格具有独特之处。

 


待茶艺师,煮了水,将制好的新茶投入剔透的玻璃杯中,春日碧绿的细芽开始苏醒了。

 

苏醒,在恰适的水、恰巧的温度、恰当的容器里。

 

苏醒的,不仅仅是茶叶的香气,更是满山四时的记忆,更是岁月更迭的痕迹。


 


绿翠的色泽,清馥的香气,嫩绿莹亮的汤色滋味嫩鲜。啜上一口,清香的茶气停留在齿尖,仿佛可以闻到几个小时前,茶叶芽尖挂着的晨露的气息。

 

同行的朋友只呷了一口,便禁不住“香甜”“鲜嫩”“好喝”的称赞起来。

 

“冲泡径山茶,建议选取玻璃杯或者白瓷盖碗,这样既能赏形又能观色。冲泡时,水温最好在85°左右,这样不会把茶叶烫熟,又可以径山茶的香气——有淡淡的花香和坚果香给释放出来。”

 

茶艺师缓缓道。耳旁仿佛只听到岑寂的径山古寺钟声悠悠,望着眼前氤氲的香茗杯中舒展……




而这些连带着春风化雨的淋漓、连带着溪流泉水的叮咚,连带着山川土壤的厚重,连带着采茶时的山歌细语的茶叶,都被一同被密封进茶罐里。漫山无尽的四时风光,都在此刻被定格。



 

是这般得了人间极致的好茶,或许,能有机会遇上像周作人这样清雅的茶客。他说:“如在江村小屋里,靠着玻璃窗,烘着白炭火钵,喝清茶,同友人谈闲话,那是颇为愉快的事。”他又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而径山茶,堪得起这样的雅逸与一屋子的清梦,不是么?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

联系电话:0571-85311262

邮箱:info@txcha.com.cn

注:本文系茶和天下原创




监制:杨倩

主编:王未

责编:杨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