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我所认识的雅矿子弟

六路车终点站 2018-12-05 17:21:59

 

01





树叶最终会飘落,江河终将汇入河海,雅满苏矿业里,一群忙碌终生的矿业人,最终也会告别矿区,汇入时代的洪流。


最早遇到雅满苏二代人的时候是1992年秋天。那年我住在职工第一宿舍,宿舍里的空位置来了个雅满苏的伙伴,一个小伟,一个小张,我和宿舍的老大哥杨哥一起不太情愿的欢迎着位不速之客,毕竟一个十平米的宿舍住个人,生活和起居就没有个人方便啊。


小伟和小张住进来以后,我才发现,第一宿舍和后面的第五宿舍都住进了来自雅满苏矿区的子弟,也是我们的疆二代。回忆我们能够熟悉起来,要感谢白酒的作用。他们住进来以后,通过一次喝酒,酒精的作用,让我们放下了内心的芥蒂,成为了可以无话不谈的舍友,和他们聊天我知道了:雅满苏,是在新疆哈密市以东170千米处,西与大泉湾乡相邻,南与巴州若羌县为界,东偏南与甘肃敦煌市相壤,东与星星峡尾亚车站为界,北与沁城乡相邻。


1958年之前,这里是一片无人无水无植被的浩瀚戈壁荒滩,为了大力发展新疆的钢铁产业,在1958年大跃进运动时,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来到这里,这些建设者多是有文化的一批人。是他们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建设起了雅满苏铁矿,主要开采炼铁用的铁矿石原料。


一间屋子住的久了,慢慢的也熟悉了彼此的朋友圈:对门的老董和海江、小高和小四、一楼的铁忠、三楼的小崔和小朱、第五宿舍的革礼……。


刚开始的时候,有点轻看这些雅矿的疆二代。小伟刚刚住进来不久,他的哥哥就来了,从雅矿来到宿舍,叫我们喝了酒,叮嘱我们照顾好小伟,而我的照顾就是和小伟喝酒、小伟恋爱的时候,为了不做电灯泡,我在街上和别人的宿舍里游荡。我特别能理解小伟的哥哥,他们在矿区艰苦的环境长大,小时候吃苦,大了就害怕亲人吃亏。朱自清的散文《背影》里面的爱都是这样,大同小异,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啊。

02





我喜欢看小说,工作之余喜欢躲在宿舍看小说。有一次小伟带着三楼的小朱来宿舍,他们亲密的像一对兄妹。小伟介绍说:“红梅,这是我们宿舍的海明,喜欢学习。”我心里想,傻瓜啊,谁喜欢学习啊,学习只是为了让自己与众不同罢了!那时候我还有点羞涩,见了女孩子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傻笑着点点头。我记得红梅看到我床头放着的席慕蓉诗歌,惊喜的说:“你也喜欢诗歌啊!”,小伟接着红梅的话说:“海明还喜欢写诗呢!”,红梅挺高兴的说:“我也喜欢写诗,给你看看我写的诗歌!”


红梅回宿舍后,拿了一个黑皮子的厚笔记本,递给我说:“你看看,水平怎么样?”我翻开她的本子,扉页上写着:“朱小小的开始”,里面写满了几十首她写的诗歌,也有摘抄别人的诗歌,我有点震惊,开始细细打量她,才发现这女子不仅写诗,面容也如诗歌一样,有江南女子的温婉,身材还有西北人的高挑,带着一副好看的眼镜。红梅看着我认真的样子,就说:“我的本子留在这里,你看看,提提意见!”那天红梅像一头快乐的梅花鹿。


通过看红梅的笔记本,才发现,女孩子的内心世界本来就是一首诗,真实的用语言描述出来就是一首好诗,红梅的诗歌记录了自己的内心世界,我在诗歌里看到的美好,有一次我问她:“雅矿美吗?”,说起雅矿,红梅有点低落,慢慢说了她生活的地方:“当年建设铁矿的工人主要来自上海和其它的一些内地城市。这些大都市来的支边工人来到矿区,没有房子,爸爸在矿区,妈妈和女性家属,就四处抱来石头盖房子,在房前屋后种树种草播绿;矿上没有路,她们就用小推车运石子铺路;专用铁路线上缺劳力,她们将几十万吨铁矿、砖块卸下……”


在雅满苏的旷野里,环境的艰苦超过了一般人的想象。方圆100公里没有水源,建设初期水要靠骆驼从其它地方拉运、一年当中有180天是8级以上的大风,"黄沙连着天,石头吹着跑"是矿区的另类风景。青春一天天流逝,努力一点点积累,成就了雅满苏矿区。


矿区1984年建镇,矿区的36千米自备铁路与兰新铁路接轨,镇区63千米的三级公路与312国道相交,矿区也成了国家大型二类企业。环境再怎么恶劣,也没有挡住那些热爱生活,珍爱生活的人们,对于美好的向往,向往之中,不仅有富足的生活、还有诗歌、艺术!”从此后,我的轻看之心转化为一种内疚,觉得自己浅薄极了。


再后来,知道红梅和我都在炼钢厂上班,每次下夜班的时候,她说能不能一起回宿舍,毕竟那个年代的社会治安还不够好。我带着她下夜班,上夜班,走了3个月。


这期间我把她写的诗歌投到企业的报纸上,发表了3首。再后来的一天,她欣喜的告诉我,她找到了对象,快要谈婚论嫁了,对象有车接送她上下班了。再后来,她请我见她的妈妈和爱人,我看到了她的妈妈,一个江南女子,周身透射着文化和修养。我一直喜欢琢磨,我看过席慕蓉的照片,也看过舒婷等人,大部分言辞优美的诗文作者,相貌平平,可红梅的外貌和她的文字一样优美,这是不是老天的眷顾?

03





红梅结婚后搬走,我们的宿舍生活还在依旧,他们这些来自雅矿的疆二代,彼此关系密切,情同手足。在单调的生活里,我知道了老董想成为律师,海江想成为健美教练,小高想把自己嫁了……。他们的梦想远远比我们想象的好,没有浮华、只有真实。


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这些来自荒凉矿区的疆二代,为什么他们这么热爱生活,多年后,我才通过体会知道:人,不在于你的起点,而在于你是否坚持自己的目标,心在哪里,结果就在哪里,一切在于自己。


在雅矿这个群体里面,雅矿的疆一代,本来就是新中国有思想、有文化、有追求的一个群体。在哪个年代,他们中间大多数人被贴上四类分子和右派等标签,来到新疆,在困苦的环境里,志向不改;在妖魔乱舞的年代,向往不变,他们坚守着自己的内心,与时代妥协,是为了将理想留给下一代人,让国和家好起来!他们传承给疆二代的文化,是我们现在想回归的文化。


1993年,我在宿舍里面酣睡。半夜,铁忠喝多了,来敲门,年轻气盛的我,不礼貌的和他争吵,小左从后面抱住我,铁忠一拳将我打成熊猫眼。事后,我原谅了铁忠,和小左打起来,最后我被抓进拘留所拘留7天。拘留结束后,我搬离了宿舍,在外面租房子住。自此,和雅矿疆二代的宿舍生活也结束了。


再后面,我们被生活的洪流裹挟前进,结婚,生子,与雅矿疆二代的接触少了,但是见面还像亲人一样。

04





雅矿再次震撼我的,是2015年。哪一年,钢铁的严冬来临,公司组织劳模和发明家到各个单位宣讲,提振士气。我作为工人发明家,有幸和劳模一起交流。在宣讲预演的时候,雅矿的崔登献劳模,胸前挂了3个劳模奖章,拿到中国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是重量级的,里面包括含金量最重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这位国家劳模,20年如一日在矿槽子下作业,患有严重的矽肺粉尘病,肺部已呈纤维状,可他还是不愿离开矿坑,不愿离开班组。


和崔劳模聊天才知道,到2006年的时候,雅满苏矿坑的铁矿资源已近枯竭,雅矿为此举行了闭坑仪式。仪式上,铁矿的全国劳模、离退休人员向养活了三代人的矿坑三鞠躬,司机开车下矿拉了最后一车矿,男女老少在矿坑上照了相、放了炮,流了泪!


雅满苏铁矿闭坑之后,磁海铁矿作为雅矿的主体接替矿继续开采。磁海铁矿位于哈密市东南285公里,在雅满苏铁矿南115公里处,200711月,雅满苏镇政府经自治区批准,迁驻磁海铁矿,雅矿人又一次的东移,不仅仅是为了生活。


2017年,国家加大环保整治力度,磁海铁矿因为位于野骆驼保护区内,迫不得已被关闭。雅满苏曲终人散,不散的只有留在那里的青春印记、奔流过的热血、结晶过辉煌的汗水!


“我以为你会陪我到老,我不顾一切与你依靠。就在现在,我似乎还不知道,你也许永远的走掉,只剩下一个名字,一条街道,一座桥。也许你是无奈,也许我是徒劳,祝福你,更好。泪千行,空锤床,悲切难少,雅满苏,雅满苏!梦牵魂绕……”


这首80后写的雅满苏情结,像一首挽歌,读着有些许辛酸,但是生活仍然在不舍和纠结中进行。


行业的专家常说,钢铁是国家工业的脊梁,铁矿石和耐火材料是钢铁的妈妈,生活在钢铁带来现代文明的社会,我们会不会想起,新疆的钢铁,曾经有过雅矿人的无私奉献!


现在我们的国家强大了,雅矿的疆二代们,你们好吗?你们的父辈为新疆的腾飞拼尽了全力,但愿新时代的美好里面,有你们安身立命的空间!  




长按二维码  识别六路车终点站  关注原创 

友情链接